第三卷 第十七章 灵圣惊世战

所属目录:不死不灭    发布时间:2014-05-06    作者:辰东
蓦然间独孤败天也开始旋转起来,紫色的罡气烈焰中无数道血红的剑气直冲而起,紫色的罡气和血红的剑气随着他的旋转而向周围翻涌、扩散,最后也旋转了起来。

独孤败天和他周围的罡气、剑气如龙卷风一般旋转舞动,罡气和剑气形成了旋转的风刃。树木、山石稍微触之便化为粉碎,消融、消逝。泛着冷色光芒的弯月斩和锋芒毕露的五角星随着这道“龙卷风”而直冲天际,在高空中相互碰撞在了一起。“轰轰”之声不绝于耳,碰撞时所发出的耀眼光芒使天上的太阳都黯然失色。“星月”撞击后的巨大冲击波使得峰顶附近的森林成片的倒下,巨大的山石到处激射。

如此巨大的响动使得雾隐峰顶的群雄大惊失色,天空中的异象——————耀眼的强光,再难使群雄认为只是发生了地震。有更多的人涌下雾隐峰,朝光芒所在地奔去。

雾隐峰顶地下几十米深处的一个密室中一个白法苍苍的老者盘膝坐在玉床上,喃喃自语:“仙灵居然被惊动了,恩,世上又多了一个圣级高手。十九年前汉唐帝国长生谷出现异象,一个月前清风帝国开元城外群山间出世一个圣级高手,今日又出现了一个,天下将乱矣。自从三百年前我帝级功力大成后,又修炼近百余年,终有望踏入圣级境界,却得前辈高人示警,不能够入圣。二百年来我在帝与圣之间徘徊,始终不敢逾越雷池半步。究竟是谁有那样的魄力不顾先人遗下的警训踏足了那让人又敬又怕的境界呢?难道是……”

与此同时,大陆上数十个更强大的神秘所在有了不同的反应……

独孤败天长发飘扬,数丈范围之内都是熊熊燃烧的紫色罡焰,紫色罡气之外是冲天的血红剑气。他一步就从一座山峰迈向了另一座山峰,竟然是传说中技近乎道的缩地成寸。

仙灵由衷的道:“圣级境界的武学果然不同凡响。”

独孤败天道:“你刚才所用的不也是武学吗?难到超凡脱俗的仙人所用的术法也和武学大同小异?据我所知,不是如此吧。”

仙灵道:“仙人修炼的术法和武学大不相同,我只是一个仙灵,是一个灵体,比起真正的仙人差的太多了,就是和‘他们’比起来也有所不如。独孤兄请再战,我将动用我修炼的一些法器。你尽管放开手脚,不必担心是否损坏这些法器。”

“好,请赐教。”

仙灵自口中喷出了一把淡蓝色的小剑,三寸多长,晶莹剔透。小剑仿佛有灵性一般围着仙灵盘旋飞舞,不住的轻鸣。

“去”

仙灵轻喝道,小剑迎风一晃变成了一把三尺青锋,明晃晃,锋利无比,透着杀意,迅疾如一抹流光般向独孤败天斩去。他赶紧拔出肋下长剑,虽是一口凡铁,但在内力的贯注下立刻变的如一潭秋水般,明亮无比,剑身雾气迷朦,隐隐有光华流动。独孤败天大喝一声:“迎风斩。”铁剑顿时光华大作,发出了璀璨的光芒,紫色剑罡自剑尖喷吐而出,如一道长虹迎上了仙灵的那口飞剑。

“铿锵”之声不绝于耳,无坚不摧的先天剑罡被飞剑斩的七凌八落、四处激射。紫色剑罡逐渐暗淡,最后消于无形。仙灵的的飞剑在空中欢快的轻鸣,像是在向主人报功,又像是在对独孤败天示威。飞剑在空中一个盘旋之后又化作一抹流光向独孤败天斩去。

“当当”之声不绝于耳,总算将飞剑际退数丈之远,而被独孤败天贯以圣级功力的铁剑却变的跟一把锯一般,犬牙交错,眼看就要断成了数十段。独孤败天把铁剑向旁一扔,双手互击,大喝道:“魔玉手。”他的两只手掌先是变成了血红色,血气弥漫,而后又变成了青黑色,魔气缭绕,最后白光一闪,青黑色的手掌变的洁白如玉,泛着妖异的晕光。如果世上真的有至美,那么此时此刻独孤败天的一双手掌无疑是天下最美丽的一双手掌,比那天下最美丽的女子的手掌还要充满魅惑,晶莹如温玉,修长而光洁。

飞剑蓝光大盛再次向他斩来,独孤败天那双充满魅惑而又妖异的魔玉手发着诡异的晕光迎了上去。“当”一声大震后,飞剑一阵轻颤,不住哀鸣,而后又光华大作,向他袭来。独孤败天一双魔玉手划着诡异的弧线迎上了飞剑,“啪”洁白如玉的魔玉手将它牢牢夹在了两掌之间。飞剑不住挣扎哀鸣,但就是难动分毫,最后三尺青锋又变成了一把三寸多长的小剑,蓝汪汪、亮晶晶。

独孤败天抖手一扔,小剑化作一道光电向仙灵疾射而去。仙灵将口一张,将飞剑收了回去,然后笑道:“好功夫,让我好好领教一下独孤兄的魔玉手。”

独孤败天腾空而起,魔玉手连连挥出,由紫色罡气组成的巨大手掌一个接一个的印向仙灵。仙灵不断躲闪,从这个山峰飞向那个山峰,一个又一个的峰顶被由罡气组成的巨大手掌击的一片狼籍,山石飞溅、烟雾弥漫。一组巨大的手掌齐齐飞出,将仙灵罩在了中央。

“灵光盾。”仙灵喊道,一个光罩将仙灵互在了里面。光罩光彩流动,承受着魔玉手连续不断的轰击,过了一会儿,灵光盾开始出现龟裂。仙灵已经力竭,大声呼道:“独孤兄快停下来,我坚持不住了。”

独孤败天停止了攻击,慢慢从空中落下。仙灵道:“看来我大限已至,命不久矣。”淡淡的身影愈发暗淡。

独孤败天紧蹙双眉,道:“让我试试看。”说罢一手抓住仙灵的手掌,另一只手掌擎天,以掌对日,口中喝道:“偷天夺日。”说完身外熊熊燃烧的紫色罡气和血红的剑气尽敛体内。大范围内的阳光聚成一道光柱照在了他擎在头上的那只手掌上,而附近的空间则发生了扭曲,附近所有的光线都往那只手掌聚集。由于空间扭曲,光线被急剧抽空,独孤败天三丈范围内变的一片暗淡。

太阳的精华、天地的精气源源不断自独孤败天那只擎天之手吸进他的体内,又从另一只手导出贯注进仙灵的体内。偷天夺日**乃逆天而行,附近的花草渐渐枯萎,山林成片枯黄。而仙灵那原本暗淡的身躯却逐渐变的凝实,光华渐盛,隐隐露出一个女子的躯体。

“独孤兄快停下来吧,在这样下去,附近的山林就全毁了。”

“些许草木毁了又如何?”

“一草一木皆是生命,修炼之人最忌杀戮,以免天道相谴。”

“什么是天道?你所谓的天道不过是强大的神灵制定的准则,就像这片大陆上的统治者规定的各种法规制度,有什么公平而言?无不为强者服务。”

“独孤兄太偏激了,道也好,法也好,既然它存在就有它存在的理由。”说着仙灵挣开了独孤败天的手掌,接着道:“况且我所说的天道不是你想象的那些仙规戒律,那是连仙佛都要遵循的道。”

独孤败天腾空而起,凝身定在空中,周身三丈范围内紫色罡气又熊熊燃烧了起来,三丈之外血红剑气直冲高空。“什么是天?什么是道?天道尽在我心中。顺天也好,逆天也罢,我要走我自己的路,神阻杀神,佛挡杀佛,即使是那虚无飘渺的天道拦我,哼,我也要——————灭道。”

仙灵摇头叹道:“独孤兄你要入魔了,我真的很为你担心。”

“如果率性而为也算入魔的话,那么就让我在滚滚红尘中堕落成魔吧。”一脸霸气的独孤败天仿佛魔神临世一般。

正在这时,淘气女胜男、李诗、鲁风坤、蓝海天等七大青年高手已来到了独孤败天和仙灵大站的所在地,望着被削掉峰顶的几座山峰,几个人呆若木鸡。

独孤败天和仙灵早已感应到他们的到来,仙灵冲他微微施了一礼,道:“独孤兄就此告辞,望你体天道,善念为怀。”说罢化作一道流光朝雾隐峰顶飞去。与此同时独孤败天发出一道血红的剑气朝雾隐峰顶直袭而去。

雾隐峰顶聚集着上千的群雄,见一道流光飞来,而后又突然消失不见,惊呼不已。惊呼声还未落,一道血红的剑气自天而降,正击中高台上雾隐峰宗主和几位长老看守的精元石,精元石顿时粉碎,化为虚无。

惊呼声顿时响起,有人道:“圣迹,战天武圣显圣了。”

“天那,武圣发怒了。”

“没错,战天武圣怪我们亵渎了他的遗物。”

……

七大青年高手爬上一座山峰后,望着遍地枯萎的花草和成片枯黄的山林心中再次剧震。卜雨丝眼中一亮,道:“诸位想想看,这像不像是传说中的神功偷天夺日**所造成的后果?”

鲁风坤道:“哼,什么神功,分明是魔功。”

蓝海天眼中精光一闪,道:“不错,的确像是传说中的魔功偷天夺日**所造成的结果。”

李诗道:“我们分头找找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发现。”

七人在这片峰顶开始搜寻,不多时淘气女叫道:“大家快来,我找到了好东西。”

下一篇:
回首页: 不死不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