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十八章 双诀合一

所属目录:不死不灭    发布时间:2014-05-06    作者:辰东
七人在这片峰顶开始搜寻,不多时淘气女叫道:“大家快来,我找到了好东西。”

话音刚落,就听卜雨丝在她身后道:“妹妹发现了什么好东西,姐姐帮你看看。”

“给你。”只见一个衣不蔽体的高大男子横着向她飞来,正是占她便宜,捏她后腰的独孤败天,此时他双目紧闭,昏迷不醒。卜雨丝抬起脚来对着他的屁股就是一脚,独孤败天又横着飞了出去。“砰”落在了地上,虽然他处在昏迷中,但还是痛的直皱眉。

这时其余五人也赶了过来,胜男怒道:“妖女你怎么能那样,一听有好东西第一个跑来,一看是独孤败天就一脚将他踢开,别忘了凌宗主是让我们找他而来的。”

“好妹妹别生气,谁叫你那么淘气,和我开那种玩笑。姐姐向来胆小,匆忙中我只看到一个人向我袭来,出于本能我就给了他一脚,我怎么知道他是独孤败天呢。”

明知道她在说谎,淘气女也没有办法。

不多时司徒三兄弟和好多参加精元石大会的群雄也赶到了这里,众人望着刚刚大战过的场地惊呼声、惊叫声不绝于耳。

独孤败天被带回了雾隐峰,当他醒来时已经华灯初上。他缓缓睁开了眼睛,屋中一盏油灯,光线很柔和,室内很洁净,纤尘不染。他又慢慢闭上了眼睛,脑中一幕幕的回映着他和仙灵的惊天大战。虽然没有任何声音方面的信息,但大战时的画面还是给了他无限启迪。尽管这次仙灵的出现使他异常震惊,但经过上次在清风帝国开元城外群山中那次“惊天归来”的经历,他很快就平静了下来。对于在他身上发生的种种奇特的事情,他有了一个朦胧的感觉,隐隐中他有一丝明悟。

战天诀三个大字再次浮现在他的脑海中,这本惊涛千重的完善篇不仅弥补了惊涛千重的缺陷,而且功意更上一层楼,臻至到了完美的境界。

惊天诀和惊涛千重的完善篇战天诀在他体内前所未有的同时运转起来,两股真气如水乳交融般融合在一起,自丹田至百脉循环往复,生生不息。帝级神识自屋中向外蔓延开去,一种玄而又玄的灵觉——————他感觉司徒三兄弟、老骗子、张平、老戚几人正向这间屋子走来。

一会儿众人推门而入,刚一进门老戚便道:“老大别一不小心死翘翘,不过这次还真是托了他的福,要不然我们怎么能够住在雾隐峰上呢。”

张平道:“被那个没毛怪掳走那么长时间,回来时衣不蔽体、脸色苍白,一看就是被吸尽了元阳,你们说是不……”

“是你个头。”独孤败天翻身坐起,一拳捶在了张平的头上。他脸色红润、精神奕奕,没有一丝委顿之色。

司徒三兄弟见独孤败天醒来高兴的不得了,泯月高兴的直摇他的胳膊。司徒皓月笑道:“打架狂你终于醒了,担心死我了。”说着冲着他的胸口就擂了一拳。

司徒傲月道:“哥,你还是轻点吧。把他捶晕过去,又要等上半天了。”

看着他们这样在乎自己的安危,独孤败天非常感动,笑道:“无妨,我没有任何不适。”

老骗子在旁边若有所思。

正在这时一个美丽的雾隐峰女弟子走进屋中,道:“独孤公子果真已经醒了,家师真的说对了,我们宗主有请。”

雾隐峰顶一间精舍内宗主凌飞和几名长老盘腿而坐,独孤败天上前赶忙施礼。几人客套一番后,凌飞道:“少侠身体既已无恙,可否将昏迷前的事情详细的讲述一下。”

“恐怕让宗主失望了,我被那道光影挟持到半空中之后便失去了知觉,对以后的事情一无所知。”

凌飞皱了皱眉头,然后双眼神光湛湛一眨不眨的盯着独孤败天,见他脸色毫无波动,最后挥了挥手道:“你下去休息去吧。”独孤败天施礼告退。

回到房中后,面对司徒三兄弟、张平、老戚、老骗子几人狂轰烂炸式的提问,他头痛不已。独孤败天以“我被光影虏到空中便失去了知觉”一语带过。他觉得很愧对几人,几人如此关心他,他却不说实话。但一想到其中涉及到不死之魔的事情,他就释然了。不死之魔这件事是一个变数,如果他说出来的话不知道会造成怎样的一种冲击,也许会兄弟反目成仇,也许会……他只能一个人将这些东西藏在心底。

第二天一大早,雾隐峰的广场便聚集了上万的群雄,广场上鸦雀无声,群雄静静的望着高台上的雾隐峰宗主飞云流仙天王凌飞。凌飞冲下拱了拱手道:“各位英雄、各位豪杰,昨天雾隐峰顶和十里之外的群山发生了异象,相信大家都看到了。我们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是圣迹。数百年来大陆修武之人资质超绝者达到帝级境界便停滞不前,所以绝大多数的人认为圣级境界的武功只是一个传说,不可能存在。可是就在昨天我们数万人真真切切亲眼看到了圣迹,这是对我们武人最大的鼓舞……仙道可证,天道可寻……”

……

精元大会终于结束了,雾隐峰顶显现圣迹的事情沸沸扬扬传编了整个大陆武林……

自从和司徒三兄弟分别后独孤败天和老骗子、老戚、张平几人如逃亡一般躲避着路途上的武林人。自那日独孤败天在上万余双眼睛的注视下被仙灵掳走后,他就成了焦点,时不时有人找他“搭讪”。尽管他极力“解释”说对所有的异象都一无所知,但还是有人不停的找上他。

此时此刻他正被淘气女缠着,“大个子你到底说还是不说?我知道你一定隐瞒了好多事情,我就不相信你被掳到半空就昏了过去,你脸皮那么厚,心灵哪有那么脆弱。”

独孤败天把眼一瞪,道:“怎么说话呢,谁脸皮厚?再说脸皮厚和心灵脆弱有什么关系?如果真的有关系的话,你的那颗心岂不硬的成了一个铁疙瘩。”

……

下一篇:
回首页: 不死不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