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二十章 颠倒众生

所属目录:不死不灭    发布时间:2014-05-06    作者:辰东
就是这样一个威名赫赫的大世家三番五次的派人来拉拢独孤败天,他头痛不已。屈居人下不是他的性格,然而拒绝的话,无形中便树立了一个大敌。就在今天他又收到了南宫世家当代家主南宫英雄的一封亲笔书信,邀请他到南宫世家小聚。

他站在书房中双眉紧蹙,正在这时房门开了,老骗子走了进来。这三个月期间独孤败天将战天诀中的疗伤篇给了他,开始时老骗子还浑不在意,只是不时的照此篇功法打坐一番,可是两个月后他忽然发现原本空空如也的体内多了一丝流动的真气,当下欣喜若狂。虽然他说过对有无武功已毫不在意,但当发现有功力尽复的希望时还是忍不住大呼小叫,从此天天打坐不辍。经过三个多月的打坐、修养,老骗子原本浑浊的双眼尽现睿智之光,整个人变的精神奕奕起来。

“独孤小子你在发什么愁?你该春风得意才对,杀了那么多土匪大盗,不仅赚得侠名,还得了那么多财物,一石二鸟,真可谓高明至极。还有我帮你训练的那些人……”

独孤败天打断了他的话,“老人家,你相不相信命运?”

“不信。”

“我也不信,我坚信自己的人生道路应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可是就在刚才我心里有一种极不好的预感,我就要大祸临头了。”

“你不是不相信命运吗?”

“不错,可是我心里就是有那种感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如果真的有命运的话,那么我反抗命运的斗争将要开始。”

老骗子看了看他,若有所思,道:“你有什么打算?”

“请老人家带上张平、老戚、丁平,还有那批正在秘密训练的少年到一个隐秘的地方暂时躲起来,继续训练。我想那些匪盗的财物足够你们周转几年了。”

老骗子看了看独孤败天,道:“我怎么越听越觉得你像是在交代后事啊。”

“我只是为了预防不测而已。那些少年是我在穷苦人家发现的资质不错的苦孩子,人品和资质方面应该都没有问题,请老人家多多尽心。至于前来投奔的那些江湖游侠良莠不齐,凡是人品不错的,立刻给他们一个毫无意义的任务,把他们支的越远越好。至于那些‘莠’,全部留在这所巨宅中,嘿嘿……就让他们……”

……

此时独孤败天已了无牵挂,开始起身赶往南宫世家。

南宫世家不愧为清风帝国名门望族,深宅大院,房连房,院连院。虽然不是侯门,但用“深似海”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当代家主南宫英雄在客厅中热情的招待了他。“独孤贤侄果然人中之龙,如此伟岸身材在我清风帝国实属罕见,不愧为顶天立地的大丈夫。”

“前辈过誉了,晚辈简直羞愧的无地自容。”

“呵呵……贤侄不要客气,如果不见外的话就叫我一声伯父吧。”

“那小侄放肆了,伯父。独孤败天心道:“妈的,你个老狐狸有屁快放,到了你的一亩三分地了,还跟我兜圈子。”

“好,这样我就觉得亲切多了,有话我就直说了。本来我请贤侄来是想把酒言欢,畅谈武林趣事,谁知被我那劣女知道了,听说你最近威名远播,而且要来我们府上做客,非要和你切磋一番不可。”

“哦”

独孤败天一愣,他对这个世家的娇女多少知道一些,因为南宫世家的小公主南宫仙儿名气太大了,有清风帝国第一美女之称,国色天香、美艳无双,其名气之大甚至盖过了南宫世家的家主。

“南宫小姐要和我切磋武功,真是让我受宠若惊。”

“仙儿出来吧。”南宫英雄冲着屏风喊道。

一个雍容华贵、风华绝代的女子自屏风后转出,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少女国色天香,美的让人无法正视,使人自惭形秽。

独孤败天一阵恍惚,看马上又恢复了过来。这是她见过的最美丽的女子,只有李诗能够与之相媲美。如果李诗是一轮清冷孤傲的明月,那么眼前的女子就是那骄傲耀眼的太阳。

独孤败天发现少女望想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屑,心中不禁火起:“妈的,你那什么眼神,漂亮就了不起?你还真以为自己是女皇,我XXX,我心中想着,便毫不示弱的迎上南宫仙儿的目光,微含挑衅之意。

南宫现儿见他不低头,竟然挑衅的望着她,她的眼神不屑中又多了一丝怒意,两人初次见面就开始眼神交锋起来。

南宫英雄咳嗽了一声,道:“仙儿还不快给独孤公子见礼。”

南宫仙儿如同一个高傲的公主般轻蔑的看了独孤败天一眼,哼了一声,便坐在了一旁。

老狐狸尴尬的笑了笑,道:“贤侄不要见怪,这孩子被我宠坏了,咳……我还有些事,你们先聊一会儿,我出去一下。”

独孤败天一愣,心道:“妈的,什么?什么?老狐狸竟然跑了,难道让我在这跟他女儿切磋?难道让我勾引她?不对,妈的,这个老狐狸一直想将我收为己用,这是要给我施展美人计,仗着他女儿是清风帝国第一美女想让我臣服,想让我低头,我XXX。”

南宫仙儿侧着头看了他一眼道:“独孤败天?名气很大吗?”神态说不出的倨傲。

独孤败天心道:“妈的,丫头片子等着瞧,早晚老子X了你。”他不慌不忙端起茶碗喝了一口茶水,又轻轻放下,才道:“不大。”

“呵呵……”美女笑声如银铃一般清脆悦耳,但神态还是高傲无比。“不要在本小姐面前装成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这样的人我见的多了。”

“哦,佩服,佩服。”

“你佩服什么?”

“第一,我佩服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他们在你这个骄横无礼、倨傲无比,毫不懂得礼法的娇娇女面前还能保持一副从容不迫有涵养的面孔,我真是钦佩不已。第二,我佩服你,你的内涵和你的面孔相差如此悬殊的情况下,你还能如此高傲,我真是钦佩无比。”

南宫仙儿并没有独孤败天想象的那样大发嗔怒,脸色反而和缓了下来,嫣然一笑百媚生,整个屋子仿佛都光亮了不少。“独孤公子果然真豪杰,不是那些只知道阿谀奉承、毫无廉耻之辈。虽然你刚才对我又损又讽,但我一点也不生气,因为今天我结交了一位真英雄。”

独孤败天微微有些惊异,但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道理:打一巴掌揉三揉。即使自己的语气不那么强硬,南宫仙儿最终也会软化下来,和欲擒故纵颇有异曲同工之妙。先在气势上压倒自己,然后再缓和下来,人都这样一个心理,如果自己敬畏的人给自己一些好处,哪怕仅仅一点点,那么也会对那个人感激不尽。想通这些后,独孤败天不得不发自内心的佩服起眼前这个美艳无双的少女,这是一个深谙驭人之道,心机深沉的女子。

“呵呵……小姐真是一个有趣之人,竟然想出这样一个别开生面的待客之法。”

“独孤公子还再怪我吗?”

“不,绝无此意。”

……

“独孤兄对南宫世家怎么看?”

“实力雄厚,高手如云,称之为清风第一武林世家也不为过。”

“唉!在外人看来南宫世家风光无限,是一个跺跺脚整个清风帝国武林都要颤三颤的大世家。然而这些都是表面现象,其实家族早已到了穷途末路之境,门中高手匮乏,缺少精才、英才,资金不足……南宫世家就像一只牙齿落光,衰老不堪的狮子一般,到了只能慨叹夕阳无限好的境地。”

“呵呵……照小姐这般说法,南宫世家就像一只纸老虎,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其他门派岂不成了纸猫、纸狗……”

“我就知道独孤公子不相信,唉!谁能为仙儿分担一些忧愁呢?仙儿真的好累啊……”绝美的容颜尽现楚楚可怜之色。

独孤败天心中一阵波动,感觉自己的情绪不由自主的随着南宫仙儿的凄伤而凄伤起来,对她充满了怜惜、同情。

“独孤大哥你能帮帮我吗?我真的感觉自己好孤单,爷爷练功不慎走火入魔,不得不将家主之位传给父亲,可是父亲的武功不好,很难让家族长老信服。只有我才能为父亲分担一些忧愁,仙儿真的感觉好无助啊!”

听着这凄婉、哀怨的倾诉,独孤败天差一点忍不住脱口说要为她分担忧愁,他可以为南宫家效力,可以为她做任何事,甚至为她而死。可是就在刹那间战天诀和惊天诀两种功法同时运转起来,战天真气和惊天真气在他体内循环不止,生生不息,他脑中立刻变得清明无比。对南宫仙儿的爱怜、同情一扫而光。

独孤败天想起了老骗子对他讲的那些武功流派,这三个月来他这个江湖菜鸟时不时就向老骗子这个江湖经验老祖宗级的人物讨教,对整个大陆的武功流派有了较深入的了解,特别是对一些奇功秘法更是耳熟能详。

“颠倒众生”四个大字立时跃入他的脑海,不错,南宫仙儿正在向他施展颠倒众生这门奇功。这是一门名震大陆的魔教神功,功如其名,练至大成之境足以颠倒众生。修此功者无不是艳惊天下的奇女子,这些女子举手投足间皆可惑人心神、夺人心志。但值得庆幸的是武林史上练到大成之境者不过寥寥数人而已,但每一个人都在大陆上搅起一片滔天巨浪。

下一篇:
回首页: 不死不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