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章 至爱

所属目录:不死不灭    发布时间:2014-05-06    作者:辰东
独孤败天内心一阵剧烈的波动,一种莫名的恐惧在他心中升腾而起,这是一种发自灵魂的震颤,是一种天生的直觉——————末日来了。他强烈的预感到危险即将到来,是的,这些日子以来内心的那种不安一直持续到现在,在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了,这次云山之行将可能是他生命的一个转折。

七位王级高手合在一起的威凌之势震慑了在场的每一个人,以独孤败天那恐怖的帝级神识修为都感受到了那沉重的压力。几位王级高手的强大气势使本来比较喧哗的云山之巅立刻变的鸦雀无声,场上所有人都静悄悄的望着他们。“其实这次大会并不是我们几人组织策划的,我们乃是受了前辈高人之托,将天下所有知名青年高手聚到一起,来了解一下后辈的实力,因为不久的将来我们可能有一场大仗要打。不久前一位不世出的绝代高手从沉睡中醒来,就在他心境空灵剔透的刹那间他感觉到了一种不安,一种让他感觉到深深恐惧的魔息波动……魔劫……”

后面的话独孤败天没有听进去,此时他的内心已激起了滔天的波浪,“什么!绝代高手从沉睡中醒来?难道真的像柳如烟曾经撒过的谎言那样,千年前的绝代高手疗伤一睡数千年,此时已经慢慢苏醒?难道真的有一个老不死的从坟墓里爬出来了,他感应到的那种不安是我所造成的?没道理啊,我现在这么弱,怎么会被他感应到呢。”他的心境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此时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在静静的倾听,独孤败天也回过神来了。

“魔息的波动只延续了短短的一瞬间,那只有一个可能,那个恶魔也将要从沉睡中醒来……”

消息是震撼的,与会者无不变色,使原本平静的武林激起了千重浪。

接下来,七位王级高手指名点姓提了二十个人,这二十个人可以说是当代青年高手的中坚力量。其中包括五大武学圣地的传人,还有一些独孤败天所熟知的人,如:蓝海天、卜雨丝、伤心人……最后一位赫然是他是现在的大敌南宫仙儿。这二十个人在接下来的比武中可以直接进五十强,不必参加开始时的淘汰赛。

独孤败天心中暗道:“前二十人中居然没有我,这帮人真是……真是老糊涂。”其实他很反感这次大会,“凭什么你们几人一号召,天下青年高手就要前来,这帮人啊……怎么这么听话。”

正在这时有人小声道:“你们看,那把剑就是这次大会的奖励,泣血神剑。”

“原来是一把名剑。”独孤败天心中暗道:“怪不得会来这么多人。”他虽然事前早已知道这次大会会对最后的优胜者予以奖励,但一直不知道是什么。他自从来到云山之巅后一直心神不宁,根本就没有听到几位王级高手说到奖励的事情,甚至连几位王级高手的姓名都没有在意。

泣血神剑悬于一座高台之上,很奇特的一把宝剑,没有剑鞘,剑身通体暗红色,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虽然隔着很远,但独孤败天凭着超强的帝级神识感应到自那把剑上泛出阵阵的寒气。他知道那并非寒气,那是杀气,同时明白了这把剑为什么是暗红色,这是一把煞剑,是一把曾经斩杀过上千条生命的神兵,是一把千人斩。虽然他知道这是一把神兵,但却不怎么喜欢,这不是他理想的神兵利器。他知道这把泣血神剑最适于南宫世家的小公主——————心机深沉,狠辣、狡诈无比的南宫仙儿。

台上老头子们的训话终于完毕,独孤败天长长出了一口气,唠唠叨叨终于结束了。几个月前他刚开始行走江湖时对王级高手崇敬不已,但随着他功力逐渐深厚,对王级高手的观感也逐渐发生变化,只有钦佩,没有崇拜。也许王级高手在普通的江湖人眼里是无敌的象征,但对于接触了一系列奇异事件的独孤败天来说就显得不再是那么高不可攀了。

独孤败天在心中暗暗思量:什么是魔?在这些人眼就中那曾经悠远的年代所流传下来的遗训:“遇舍身成魔者杀无赦”是金科玉律,是撼之不动的真理。前辈先人所说的魔就是魔,是否为魔取决于数千年、数万年前那些老古董的遗命。

也许是预感到他可能有大祸将要降临,也许是知道了这些王级高手组织的新天王封王大会有可能是针对他这个曾经舍身成魔的人,此刻他对他们产生了一丝反感,甚至有一丝厌恶。他慢慢的向人群外走去,想一个人静静的呆一会儿。

云山之巅乃清风帝国的最高峰,全年有一半时间处在云雾包裹之中,难得的是今天是一个好天气。他极目远眺:远处的群山如一条条小蛇蜿蜒通向远方,山脚下那原本滚滚而流的大河现在看来却是那样的微不足道,如一条翠绿色的玉带蜿蜿蜒蜒、曲曲折折。地平线上的那片原野一片空旷,“即使那里有人,我也看不见吧。”独孤败天暗暗的想:“万物在天地间显得那样的渺小,而人再怎么标榜自己为这个世界的主宰,也不过是万物的一份子,在整个天地间也显得微不足道。”

一阵微风吹过,把他拉回了现实。“妈的,感慨个屁啊,人是生活在现实当中的,老子还是想想如何应付以后的事情吧。现在除了李诗应该还没有人知道我舍身成魔的事,这个女子……唉!这是一个定时炸弹,随时有爆发的可能。我是不是应该辣手摧花,将她彻底……以我现在的功力对付她应该没有问题,恩,应该好好的和他的师兄们‘聊一聊’,向他们摸一摸李诗的武功底子。”

这样想着,独孤败天不禁向人群那边走去,突然他发现了一个让他心悸的倩影——————司徒明月。“月儿,她也来了。”想起了过去的点点滴滴,他内心一阵阵的波动,但他又慢慢的平静了下来。“曾经的过去,就让它随风远去吧。”他大步朝司徒明月走去,“前两次我总是逃避,甚至都未曾和她真正的说上几句,今天做个了结吧。”但他内心还是有一股苦涩的感觉。

司徒明月站在人群的外围,穿着一身洁白色的衣裙,如莲花般清丽脱俗。这时她也看见了独孤败天,两人目光相撞时内心都是一颤。独孤败天看到了司徒明月眼中那浓浓的忧郁,他心里一阵颤抖,“月儿怎么了,曾经那个欢乐的小女孩怎么变成了这样,她是长大了,但怎么会变的这样忧郁呢?曾经那个调皮可爱的月儿到哪里去了,怎么会这样?那眼中的哀愁……”他感觉心中阵阵的疼痛:“是我伤害了她吗?两次见面我都没有给她解释的机会,我……我他妈的是个混蛋。”

看着面前那忧郁的双眼,独孤败天的心中蓦然一惊,他那强大的帝级神识透过那双忧郁的双眼分明感应到了一股浓浓的爱意无限的哀伤,在这一瞬间他明白了。“我真是太糊涂了!我真是太傻了!”他感觉自己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是不可原谅的。“以往所有的一切都是月儿故意做给我看的,我真的是太傻了。”

往事点点滴滴聚在他的眼前:

司徒明月第一次回家探望时,在长风镇外的树林旁她和她的师兄坐在一起,亲昵的为他的师兄擦汗……直到和司徒三兄弟发现他们后,她才尴尬的站起身来……

独孤败天一阵汗颜,当时他和司徒三兄弟从大路上走过来时司徒明月怎么会看不见他们呢,她是看见了而装做没看见,她是在做给自己看。

回到长风镇之后司徒明月在他的的房门前对他说:“他为我付出了很多。我发现他身上有好多你的特征,同样的不屈不服,同样的坚韧。我把他成了你,谁知却越陷越深,终于像爱你一样的爱上了他……”

这些话可以委婉、含蓄的说出来,但她就这样直白的说出她已经爱上了她的师兄。

“他有理想、有抱负,他要在武林中闯出一片天下,他要在大陆上做出一番事业……”

那时他独孤败天还是一个混混儿,司徒明月在说这些话时明明知道这样做会伤害他的自尊心,但她还是说了出来。

独孤败天心中一阵震颤,司徒明月所说的、所做的都是在给自己看,她要自己不再爱她,这就是她的目的。表面上看起来,她已经移情别恋,是想抛开自己,但在面对她时,自己却明明感受到了她对自己那深深的爱意。是的,月儿在演戏,她肯定有什么难言之隐,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掩盖那个“隐”。

他清楚的记得自己强行把她送到司徒世家的门口时,司徒明月满脸的泪水,“败天哥哥,我不会离开你的。”独孤败天明白了,在那一刻司徒明月才是真的真情流露,那才是她的心声,她始终如一在爱着自己。但自己那时的反应真的是太迟钝了,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这些。

想起那次离别的最后,司徒明月无限哀伤的对自己道:“败天哥哥你再抱抱我好吗?”那分明有一股生离死别的味道,那凄婉的声音,那哀怨的神情……

然而当时自己却一动也没有动,记得月儿最后离去时哭泣道:“败天哥哥你好狠的心。”那分明是一颗心在片片碎裂。

独孤败天的心在抽搐,月儿她受了多大的委屈啊!我怎么这么傻啊!

他想起了在南宫世家被南宫仙儿施以颠倒众生时陷入昏迷时的那个梦境:

司徒明月深情的拉着他的手:“败天哥哥,无论将来发生什么事情你都要相信我,相信我只爱你一个人。”

“傻丫头,我怎么会不相信你呢?”

“未来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我怕你会误会我,怕你不听我的解释,怕永远的失去你。败天哥哥我不奢求你永远爱我,但我要你永远相信我……永远相信我……永远相信我只爱你一个人。”

忽然少女变的凄然:“败天哥哥你没有相信我,你不相信我了,你不再信任你的月儿了。”

他从来不相信命运,但在这一刻他在心中大呼:“那不是梦,那是冥冥之中的一种暗示。我为什么不相信月儿,从小到大她始终都在深爱着我一个人,我为什么不相信她!”

“月儿并没有背叛我,是我自己自己背叛了我的心啊!”

在开元城他和银髯道人大战时身负重伤,口吐鲜血,司徒明月在场外那撕心裂肺的哭泣声:“败天哥哥……”至今还萦绕在他的耳旁。

力竭之后自己昏迷了三天,醒来之时自认为没有被月儿发现,那怎么可能呢,月儿那样的关心自己,一直守护在床前,肯定早已发现了。要不怎么那样巧偏偏在自己醒来之时听到了她的话语:“败天哥哥,你终于走上江湖了。你不去无双帝国,却跑来了清风帝国。要不是我代表师门来看望李林将军,根本不可能看见你。我知道你讨厌我了,不想见我。是我意志不够坚定,你为什么不给我一点时间呢,其实我一直很想念你。”

那时月儿说想念自己一定是真的,至于说给她时间考虑那一定是假的,她知道自己那时已醒来,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

独孤败天的双眼湿润了,月儿太委屈了!那个曾经快乐、阳光的月儿是我的至爱,这个变成了无比忧郁的女孩是我的痛,也将是我永远的爱!

下一篇:
回首页: 不死不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