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四章 大战云山之巅(上)

所属目录:不死不灭    发布时间:2014-05-06    作者:辰东
“哈哈……这就是正道吗?天道无稽,那我宁愿做一个魔!既然如此就让我在这滚滚红尘中堕落成魔吧!”

“放肆,独孤败天你竟然不知悔改,死到临头还敢大放厥词,你已经无药可救了。”

“什么‘不知悔改’、‘大放厥词’、‘无药可救’,我哪一点做错了,我应该悔改什么?我被逼舍身成魔难道是我的错吗?”

一位王级高手道:“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既然你曾经舍身成魔那你已经死有余辜了,你已经犯了大陆的禁忌。”

“放屁,这是我的错吗?你个老不死的真是老糊涂了,枉我还尊称你一声前辈。就因为先人那简简单单的一句话‘遇舍身成魔者杀无赦’,你们就要杀我。别说我还没有成魔,就是成魔又如何?魔怎么了?我当日舍身成魔之时想的不是杀人,我想到只是怎样去救我的那些朋友。而你们这些老不死的不问青红皂白,上来就说我是魔死有余辜,难道这就是正道吗?”

台下立时大乱,居然有人敢骂王级高手为老不死的、老糊涂,在他们看来这简直就是魔对正道的亵渎。

“杀了他。”

“死到临头,不知悔改,杀!”

“杀魔!”

……

独孤败天双眼神光湛湛扫视全场,强大无比的帝级神识铺天盖地般汹涌而出,随之而来一种沉重的压迫感逼向众人,场上又慢慢平静了下来。“你们说我是魔,那好我问你们我这个魔出道以来到底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没有人回答。

“我来告诉你们吧,我这个魔出道这几个月以来将清风帝国大大小小的匪盗收拾了个一干二净;将在大陆上流窜多年的几个凶狠大盗绳之于法;将数百个无家可归的贫困孩童收养了起来。这就是我这个魔所做的事情。”说到这里他缓缓的扫视着每一个人,他看到了司徒明月的担忧,看到了看到了水晶宫传人水晶的迷惑不解,看到了其他圣地传人的漠然……看到了……看到的最多的是众人的冷漠和仇恨。

独孤败天心中泛起一丝寒意,他彻底的心凉了,灭魔是这一根深蒂固的思想是难以破除的,眼下只有一个字:战!

七大王级高手之中一人道:“我们也不为难你,只要你自废武功从此不再习武,我们就放你一条生路。”

“嘿嘿……”独孤败天冷笑,“那你们七人就连手和我一战吧,我现在没有什么话好说了。”

七人相互看了一眼,六人退到了台边,只余一人站在了台中央。蓦然间独孤败天纵身飞跃而起,一把抓住了悬在高台上方的泣血神剑,又快速的落回了台上。

七大王级高手大吃一惊,台下人群更是早已沸腾了:“杀!杀了他……”

“好,从此以后我独孤败天就是魔!魔就是我独孤败天!正道的侠士们你们来吧。”独孤败天手握泣血神剑,剑锋斜指南天,傲然立于高台之上。

一阵秋风袭来,吹的他的衣衫猎猎作响,秋风吹乱了他乌黑的长发,也吹乱了他的心。从此以后迎接他的将是血与战,他心中泛起了一股寒意:独孤家怎么办?我给家人带来了灭顶之灾,也许……也许……也许没有那么严重吧。他们不是说只要我自废武功就可以饶我一命嘛,这样想来是不会为难我的家人的。

台上七大王级高手再次将他围在了台中央,而台下众人也组织的守住了各个通往山下的路口。这时十几个年轻人也跃上了高台,有五大圣地的传人李诗、水晶等人,有卜雨丝、有蓝海天、伤心人……这些年轻人正是七大王级高手点名提到的那二十个可以直接进入决赛的青年高手。

七大王级高手,十几个次王级高手团团围住了他,他好比困在了铜墙铁壁中一般。独孤败天静静的站在台中央,看着这些高手们他的脸上渐渐露出了笑意。“我独孤败天虽死犹荣,这么多高手围困我一个人,哈哈……”

五大圣地中玉虚宫的传人于意冷笑道:“不死之魔人人得而诛之,对你没有什么道义可言。”

望着这个圣地的传人,独孤败天感觉一阵的厌恶,这个有着阳光般灿烂容颜的‘少女杀手’给他一种非好长不好的感觉——————阴险。他凭着一种玄而又玄的直觉总感觉这个人表里不一,是个难对付的角色。

“哈哈……好正大的理由,那你们所有的人都一起上吧。”独孤败天手握血红的泣血长剑冷冷的对着众人。

七大王级高手感觉有些不好意思,让他们当着天下群雄的面围殴一个后生晚辈,那他们以后就不用在江湖混了。七人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站到了台边。十几个次王级高手也有人陆续向后退去,最后只剩下五大圣地的传人。这五人果然如外界传言那样,对外时共进退。

独孤败天冷冷看着这五人,手中泣血神剑喷射出血红的锋芒,吞吐不定。“你们是圣门传人,我是万恶的魔,魔对圣,哈哈……来吧,满足你们除魔卫道的愿望。”

李诗虽然表面看起来没有一丝波动,但内心却早已不再平静。单从她个人角度出发对独孤败天没有一点好感,尤其一想到在长风镇时他调戏过自己,心中便有一中想抓狂的感觉。然而他说的话不是没有道理,这个有些坏坏的男子其实并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相反他确实做过不少侠义之举。

玉虚宫传人于意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联合众人尽快杀死眼前这个魔。自从独孤败天那强大无比的帝级神识外放以来他心中便产生了一种深深的恐惧,这是超越他的神识修为,他绝不允许同龄人中有远远超过他的人存在。

浑身充满阳刚之气的幻天轩传人王道一脸凝重之色,他深深的觉到了对手的可怕,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独孤败天。

这几人中最尴尬的莫过于水晶宫的传人水晶,面对这个曾经和她有着肌肤之亲的魁伟男子,她心中说不上是一种什么滋味。不久前在这云山之巅再次见到他时,水晶心中简直震撼异常,她在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找个机会将他杀掉灭口。可是在这一刻她动摇了,面对天下群雄这个人还能够如此张狂,大有睥睨天下之势,这才是一个真正的……但她不敢想下去了,因为她面对着的这个人是一个魔,一个注定为天下所不容的魔。

五大圣地传人中表现最为奇特就是云烟阁的传人华云飞,这个独孤败天眼中最为漂亮也让他感觉最为“恐怖”的“兔子”双手抱肩,笑嘻嘻的站在一旁,浑然没有上前动手的意思。

于意道:“独孤败天你是魔,我们是圣门传人,自古以来正邪不两立,今日我们要替天行道。”

“你可真罗嗦,我早就说过了,你们一起上吧。”

“我们是圣门传人,不会一起上的,如果真的那样做了,对圣门来说是一种耻辱。”说话的正是‘兔子’华云飞,说完之后他朝后退去。王道紧随其后,李诗犹豫了一下也向后退去。看着这三人都已经退下,水晶毫不忧郁的闪身走向一旁,同时心中长出了一口气。

玉虚宫的传人于意脸色一变,但很快又恢复了常色。“好,这下公平了,就让你我来一场公平的决斗,看看你这个不死之魔到底有和惊人之处。”

“嘿嘿……”独孤败天冷笑:“废话少说,来吧。”说完之后手中原本暗红色的泣血神剑蓦然间变成了鲜红欲滴的血红之色,同时耀眼的血红剑芒自剑尖喷射而出,腾空而起。高台之上仿佛打了个血色的闪电,一道血红之光直劈于意,冷冽的杀意令台下的群雄都感觉到了阵阵刺骨的寒意。

“伏魔神剑之道高一尺。”于意手中宝剑上下翻飞,舞出大片大片的银芒将血红的剑光阻挡在外,而后一道耀眼的银色匹练破空飞出向独孤败天斩去。

“去你妈的伏魔神剑,老子魔尊天下,杀!”

下一篇:
回首页: 不死不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