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十章 不灭金身

所属目录:不死不灭    发布时间:2014-05-06    作者:辰东
不死魔功在独孤败天体内缓慢的运行,聚天地精气,吸日月精华。他受损断裂的经脉被不死魔功强行接续,他虽然处在昏迷中,但强烈的疼痛还是让他的身体不断的颤抖。胸骨、肋骨和臂骨上被刀剑砍的深深的裂痕也在不断的被修复,体表那异常恐怖血肉模糊的伤口也开始愈合、平复。

不死魔功乃是人体在极端刺激之下,身体变异而附带来的人体潜能中的一种本源心法。这为他了解人体奥秘打开了一道明亮的窗口,也为他以后进军无上武道提供了一把金钥匙。他体内原本枯竭的真气在不死魔功聚合天地精气、吸收日月精华的过程中开始慢慢的凝聚,开始时如蚕丝,而后如涓涓细流,生生不息,缓缓而流,到后来越来越壮大,如滚滚长河,似滔滔大江在他体内奔流不息。

不断汹涌澎湃的真气在他体内循环往复,生生不息,他体内所有的破损的经脉都被接续完毕,变的更加开阔和富有韧性。最后在不死魔功的带动下,战天诀和惊天诀也开始缓慢运行起来,三种要诀三种行功路线同时运转却不相悖,真气所过之处经脉畅通无阻。尤其是不死魔功新开辟出来的行功路线又为他打开了许多闻所未闻的经脉,使他的**强横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为他以后的修炼打下了扎实的根基,永远不用担心**承载不了强大的内力而爆体身亡。

这次云山之巅大战是他武道修炼的一次里程碑式的磨砺,战斗中他在生死之间徘徊,使他对武道的体悟更进一层。只是此时他的心也冷了起来,他要想攀上武学巅峰,摆在他面前有两条捷径:一,泯情修魔,彻底绝情成就邪道无上绝学————不死魔功。二,太上忘情,无为中淡化七情六欲,以开阔的心胸容纳所有的恩怨情仇,以出世的心态面对人世的浮沉。

经过三日三夜的聚天地精气、吸日月精华,独孤败天的伤势彻底好了,而他的身体更加强横,他体内那汹涌澎湃的真气也更胜往昔。

独孤败天从昏迷中悠悠转醒,他的身上落了一层飘落的黄叶。在不死魔功的运转之下,他周围那些花草、树木在秋霜来临之前已先一步衰败。

他慢慢爬起,在秋风中他站在山巅昂然而立,远远望去凋零的黄叶在他身前翻飞飘舞,他孤单的身影显得无比萧索。

独孤败天站在山巅望着汉唐帝国的方向不言不动,太阳升起又西沉,明月高挂又归去,这一站就是一天一夜。

“树欲静而风不止,杀戮造就了历史,历史造就了杀戮。”

独孤败天钻进了云山的最深处,他躲进了一座密谷当中一呆就是十几天,这十几天来密谷中惨叫之声不绝于耳,另人闻之心头震颤头皮发麻。

在密谷当中一个披头散发的高大男子身上满都是血污,浑身上下插满了削尖的木条,地上大片的血迹早已发干变黑。

“聚天地煞气,袭我残败之体,阻我修行的明王不动————功————散!”

“啊……”声音如鬼哭狼嚎一般。

天地间黑色的煞气、死气不断的袭向他的身体,顺着木条处的伤口丝丝往里渗透。而他的身体内部却充满了淡淡的白光,白光不断的阻挡黑暗之气,黑白之光在他的体表不断的交锋。满是血污的皮肤再次变的血红,向外不停的渗血。

这当然是独孤败天,正在这时他大叫道:“残血”

他身上深深插入的上百根锋利的木条倒飞而出,嗖嗖声中或深深的插入了地中,或射到了附近的树干上。上百道血箭自他身上激射而出,天地间的煞气仿佛得到了指引,疯狂的涌向血箭,黑色的煞气将血箭倒逼而回。煞气随着血液的倒流而涌入,数百道黑气不停的向他涌来。

独孤败天体内的淡淡白光再无力阻挡暗黑之气,条条经脉中都充斥的是天地间的煞气,白光逐渐退缩,最后被压回了丹田。

“破功————散!”

大量的黑气涌向丹田,白光被压缩的越来越小,变的越来越光亮,成了一个光球。光球最后突然“啪”的一声,在刹那间爆碎,点点白光混在黑色煞气之中。

明王不动属性的真气被彻底的废掉了,变成了无属性的精气。

“煞气还虚,散!”

股股黑气自他体表的伤口冲出,同时将他的身体伤的破损不堪。随后无数股血箭自他身体激射而出,他周身一丈范围内布满了猩红的血水。

独孤败天的脸色苍白无比,身体衰弱到了极点。他慢慢的抬起头,眼中神色坚定无比,喃喃道:“要做就做到最好。”

“聚九天灵气,塑我不灭身髓,聚!”天地间游离的精气,日月辐散的精华似被招引一般,源源不断向他涌来。强大无比的灵力自他头顶直贯而下而后又有数百股灵气自他的伤口汹涌而入,他体内受损的经脉迅速愈合而后又被强大的灵力迅速冲坏,而后再次愈合,再次冲坏。

独孤败天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一次次被撕裂、被冲毁,又一次次被凝聚、被重塑。他忍受着**强大的痛苦,苦苦的挣扎着。如此一天一夜后,形势似乎又加剧了,他苦苦的在生与死之间挣扎。

不死之魔独孤败天在清风帝国最高峰云山之巅逃逸,清风帝国理所当然的成了风云际会之地,而清风第一世家南宫家族理所当然的成了各路英雄的必经之地。自从天宇大陆十九位王级高手联名签发了天王必杀令后,一组组的诛魔小队开始奔赴独孤败天有可能逃亡的各个地点。一张巨大的诛魔之网开始在清风帝国撒下,当然云山这个重中之重的地方更不会漏过,方圆几百里已被围了水泄不通,而且包围圈每天都在缩小。

五位王级高手坐镇南宫世家,此时正在把酒言欢。

“幸亏这次发现及时,不死之魔还没有功力大成,呵呵,真是老天护佑啊!”

“对,虽然第一次交锋我们失利了,但那只是意外。”

“帝境高手现在都已经互相约束起来了,相信这次没有人能够救的了他了。”

“除去不死之魔后大陆应该平静几十年了吧。”

“哈哈……”

……

第二天傍晚天地间灵气对独孤败天**的冲毁、重塑已达到了极至,他甚至听到了自己骨头碎裂的声音。

“坚持,一定要做到最好。”

“万魔噬魂,不灭金身!”

在天地间灵气不断涌来的同时,无数淡淡的魔影开始从四面八方聚来,无数的魔影围绕着他开始旋转,最后一齐扑向了他。

魔教最古老而又最神秘的隐魔洞内开始风声大作,十个魔教隐退多年的长老悚然动容,“万魔噬魂,不灭金身!天啊!真魔之体现身了。”

黑暗如无底深渊般的隐魔洞内风声更急,隐隐有风雷之声。

十个白发苍苍的长老赶紧跪倒磕头,道:“请魔祖们放心,弟子等就是粉身碎骨也要迎来真魔之血,助各位老祖早日脱困。”

随后十人退后,一人向远处喊道:“把我那教主徒孙找来。”

……

云山深处密谷内的独孤败天此时**上重复着被被撕毁而后又被重塑的痛苦,精神上则忍受着万魔噬魂般的炼狱折磨。

天地间的灵气和无数的魔魂围绕着他冲击飞舞,如此连续三天三夜天地间的灵气终于散去,万魔也消散于无形,密谷内一片寂静。

独孤败天在谷内昂然而立,内外所有伤势尽复,体表连一道划痕都未曾留下,古铜色的身躯泛着淡淡的宝光。“力量没有增强,但————我终于成就了不灭金身,哈哈……”

他爬上了一座山巅呆呆的望着汉唐的方向,最后跪下磕了三个头。

“我不要做出世的神!也不要做泯情的魔!我要做有血有肉的人!”他嘴角泛起一丝残酷的冷笑。


/zh/manual/how-to-get-cookie/” target=”_blank”>如何获取并设置Cookie采集需要登录才能浏览的内容?,WP-AutoPost

下一篇:
回首页: 不死不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