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剧变之天地飘血

所属目录:长生界    发布时间:2014-05-02    作者:辰东
燕倾城,沉鱼落雁之姿,闭月羞花之貌,倾城秦国之色,是真正的绝代佳人,此刻双目涌动着怒火,她乃是一代天之骄女,要她当女奴真比杀了她还要难受,她无比愤怒的瞪着萧晨。

“俘虏要有俘虏的觉悟!”萧晨说罢不再理她,开始检查柳暮的伤势。

绝世尤物柳如烟轻笑了起来,道:“萧晨你如果放心的话,可以让我来调教她,保管让她变成合格的女奴。”

“好,就交给你了。”

此刻,持续了一夜的混乱杀戮,已经渐渐平息了下来,几大阵营间的对决似乎分出了胜负。虽然有些修者看到了萧晨与柳暮他们,但没有人前来寻衅,他们方才已经看到了萧晨与柳暮的可怕战力。

当然,如果几大阵营的首脑在此,萧晨他们能否逃离就很难说了。

此刻已经是清晨了,但是太阳并没有升起,天地间莫名其妙的刮起了阴风,本是炎热的岛屿此刻说不出的森冷!

“呜呜……”

像是鬼啸一般,阴风中发出刺耳的啸声,尤其是在这片骨海,显得更加的森然与恐怖。随后,天地间竟然刮起了黄风,气息依然森冷无比,而天地间却是一片死黄色。

黄风是大凶的预兆,是恶魔冲出地狱的征兆!

当然,那只是传言。不过眼下的确异常的森然!所有修者都仰望着天空。

“轰隆隆”

就在这个时候,黄云笼罩天空,竟然劈下一道道黑色的闪电,让这里更加的邪异与阴森了。

最后,大雨滂沱而下,竟然是黄雨!

天地间一片水幕,黄色的大雨,显得如此的邪异,简直就像黄色的尸水一般。

这天地异相让所有人都感觉有些心悸。

柳暮忽然开口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今天地日子似乎是鬼节!”

进入长生界后,萧晨早已不知今夕是何年,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年月。

“是……是的!”尤物柳如烟声音有些颤抖。

“鬼节……又怎能当真呢!”萧晨不怎么相信。

柳暮点头道:“是,当然不可信。我只是看到这天地异相,加之周围这片白茫茫的骨海,一下子突然想到了而已。”

只是,他们的话语刚刚落毕,在震耳欲聋的雷声中,在大雨滂沱的水幕中。一件无比邪异的事情发生了,一座无比恢宏高大的古老城市在雨中骨海间浮现而出!

不光萧晨他们看到了,所有修者都看到了。在一刹那间众人全都屏住了呼吸,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地眼睛。

这座雨中古城太过宏伟了,透发着磅礴的气势,城墙高足有百米。s比之大陆上任何一座大城都要高大。且充满了岁月的沧桑感。古老地城墙也不知道经历了多么久的岁月,仿佛跨越时空自远古而来。

那高达百米的巨大城门,大敞大开着,正对着众多修者,即便大雨滂沱,但雨幕也难以掩盖城门内的景象。

城中一队队士兵,像是死气森森地阴兵一般,整齐划一地在雨中操练,古老的甲胄根本难以判断出到底是哪个朝代的。

后来。有人发出了惊呼,因为有人已经认出那些甲胄,和古书中的记载完全一样,有的是天兵的古老甲胄,有的则是阴兵的古老甲胄!

古城内。似乎还有庞大的兽影在晃动。像极了暴龙与狮王龙,不过距离太过遥远。加上雨帘遮挡,根本无法看清。

如黄色尸水般地大雨滂沱而下,天道间充满了阴森森的气息,雨幕下的古城如地狱鬼城重现人间,粗大的黑色闪电撕裂了虚空,自高天之上不断劈落而下,震耳欲聋的声音像是厉鬼在咆哮,这是一种无比可怕地场景。

黄色地天空,渐渐黑暗了下来,惨黄色的云朵完全变成了墨云,虽然现在已经是清晨,但是此刻比午夜还要黑暗,重重黑雾像是鬼气在缭绕,而闪电地颜色竟然变成了凄艳的血红色。

那凄艳的红格外的刺目,在那翻滚的魔云中不断撕裂下一道道可怕的恐怖血光,像是有一道道奔腾咆哮的血河自高天冲向了地面,将这个黑暗的世界映衬的一片森然与可怖。

白茫茫的骨海阴气重重,但也比不过那坐落在骨海当中的邪异古城,骨海中央的神碑已经不见踪影,也许是古城出现的原因,让这片骨海的面积凭空仿佛变大了很多。

这个时候,血腥味突然传入众人鼻端,有人发出了惊呼:“血……是血水!”

黑暗的天空中,凄艳而又刺目的闪电狂舞,在电光中可以清晰的看到,铺天盖地而下的雨点,竟然变成了鲜红色,血腥味扑鼻,天地间竟然是挂着一层血幕,雨水变成了血水!

这实在太过恐怖与吓人了,这让现场所有人都倒吸凉气,每一个人都感觉头皮发麻,脊背在发寒,浑身的寒毛都竖立了起来,涌起一股发自灵魂的战栗。

城墙高达百余米的古城,不仅透发着古老沧桑的气息,而且沐浴血雨后显得无比的森然,它像是自远古破空而来的庞大凶兽一般,凶煞气息慑人心魄。

有人惊道:“城门楼上嵌的是……”

所有人都不禁仰头观望,只见一个巨大的法轮嵌在上面,许多人都不禁发出了惊呼声。“像极了传说中的佛陀的法轮!”

“佛陀、老子等诸强都已经消失无尽岁月了,他的法轮怎么会嵌在那里?”

“似乎是被砸上去的!”

“似乎想砸塌城门楼!”而又神秘的巨城,在雨中显得是如此的邪异!那像极了传说中的佛陀的法器。它像是被人生猛地砸上去的,法轮周围的古城壁上出现一条条巨大的裂痕,正面城门上的墙体遭受了重创。

显然,曾经有人以法轮攻击此城。但是,法轮却被邪异的黑色墙壁禁锢在了那里。

如果猜测是正确的,那么事情就非常可怕了!让慈悲的佛陀如此奋力出手。可想而知他定然动了真怒,但最后连自己的法器都失去了,可想而知古城有多么地邪异。

毕竟,传说中佛陀那可是与老子一样法力通天的人物啊,修为震古烁今,在那个时代少有敌手。

佛陀、老子已经消失无尽岁月了,会不会与此古城有关呢?所有人都想到了这个可怕的问题。

鲜红地血雨依然在洒落而下,透过那大敞大开的城门,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些穿着古老甲胄的天兵与阴兵。他们被染成了血色,血影绰绰,格外地恐怖。

“可怕……不能在这里呆下去了……”有些修者声音都颤抖了。他们快速向后退去,出离了骨海,进入了死寂森林中,但是这些人刚刚进入死寂森林。便发出了惨叫声。

“啊……”

黑暗地天空。凄艳的闪电,鲜红的血雨,惨厉的叫声,这一切交织在一起,是如此的可怕与恐怖。

“树鬼,恶鬼!”那些人惊恐的大叫着:“所有的古木都活了,都化成了恶鬼!”

后方那无比繁茂的古木林,此刻一片幽森,所有的古木都在血雨中疯狂舞动。古老地树干上显化出了人的面部,真像是厉鬼附身一般。所有的树枝都像是鬼手一般,死死的勒住修者的身体,慢慢将那些修者腐蚀,吸收进树体内。

只有一些实力强大地修者逃了回来。数十人丧命在古木林中。

萧晨与柳暮彼此看了一眼。他们都感觉有些森寒,今日这一切实在太邪异了。让人无法理解。

烟视媚行,颠倒众生地尤物柳如烟,此刻收起了媚态,声音颤抖着:“今天是鬼节,传说是真的,天地阴门大开,生之气息将最弱,死亡君主将降临世界!”

“胡说,在长生大陆你可曾看到过这样地情景?”柳暮微微咳嗽着,脸色有些苍白,他的身体真的不是很好。

猩红的血雨滂沱而下,但却难以淋到萧晨的身体,无形的护体罡气将这一切都阻挡在外,他静静的凝望着古城,道:“当年能够与众神相抗的龙族全部被封印了,恐怕与这座古城有些关系吧。”

“我也这样认为。”柳暮点头同意。

骨海中众多修者的厮杀早已停止了,分成几大阵营远远的对峙着,而萧晨他们则属于“散兵”,不在那些大势力范围内。

古城、血雨的出现,让那些幕后推手也都心惊的不得不再次密谋对话,最后分散在骨海中的人全部聚集在了一起,那些主要人物似乎达成了一致的协议,放下一切成见,不再争斗。

人影绰绰,这一次的幕后推手间的过招,导致的大混战,致使二百余人死于非命。龙岛之上目前只剩下了四百余人,而其中三百余人集中在这片骨海。

没有人敢轻举妄动,面对着这未知的一切,每个人都感觉到了莫大的凶险,众人只能聚在一起紧张的注视着古城。

远处,一条孤寂的身影穿过重重血幕,向着萧晨他们这里走来,他步履虚浮,踉踉跄跄,竟然是一真和尚,月白色的僧衣早已被染成了血红色,淡淡的光芒充盈在他的体外,浑身的鲜血显然不是被天地间的血幕所浇淋的,僧衣残破不堪,很明显他经历过一场惨烈的激战“一真……”萧晨迎了上去。

一真面色悲凄,颤声道:“我师兄死了,死的很惨啊,被人三剑震碎成十八段。”说完这些话,他再也支撑不住,身体摇晃着向地面栽去。

萧晨急忙搀扶住了他,双目中射出两道神光。一痴和尚竟然这样死去了,萧晨一阵沉默。

“不要难过了,你活下来就好。”他这样劝慰着一真和尚。

一痴和尚的修为最起码达到了蜕凡境界五重天,甚至已经破入了蜕凡境界六重天,但却被人三剑劈碎,那个人的修为当真有些恐怖。

这一次幕后推手间的大对决,导致许多高手殒落,达摩联盟除却一真和尚逃出外,其余人全部遇难。

“那个人是独孤剑魔吗?”萧晨问道。

“我只看到一个浑身都被黑雾笼罩的人,他劈碎我师兄,灭杀我达摩联盟,隔空一剑将我震伤,但我连他的庐山真面目都没有看清。”说到这里一真和尚的神色与往昔超尘脱俗的气质大相径庭,他无比悲愤,透发出阵阵杀气。

萧晨左手浮现出北斗光幕,一道道神光涌进一真和尚的体内,稳定住了他的伤势。

“我之所以能够活下来,是因为有人出手相救。”说到这里一真和尚回忆当时的场景时,神色有些激动,道:“一个女子身处朦胧的彩雾中,她……竟然使用出了神之法则!”

“什么?”后面的柳暮惊呀无比,快步走上前来询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她使用了时间的力量?!”

“我亲眼看到的,她动用了传说中的神则,让处在黑雾中的恐怖人物,速度慢到如蜗牛一般,仿似陷入了泥沼中。”

“空间为尊,时间至上!”空间灵士柳暮眼中流露出狂热的神色。

下一篇:
回首页: 长生界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