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尘国公

所属目录:龙符    发布时间:2016-01-08    作者:梦入洪荒

这次出手和十皇子抗衡,他是经过深思熟虑后行为。

一来是皇上让楼拜月亲近自己消息传出去后,自己成为了众矢之的,哪怕是再韬光养晦,有人也不会放过自己,比如今天,十皇子压迫怎么都躲不过去,如果再装,恐怕真要被他废掉。

二来他就要成年,是册封爵位的关键时候,如果能够展示武力,倒可以封得个不错爵位。

三来他可以把实力增加的原因推到巨灵神血脉上去,有解释的机会,还使得自己有很大利用价值。

当然,他展现了实力之后,就再也无法伪装,肯定会引来更加强烈阴谋和报复,但这却是没有办法之事,只有见招拆招,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总之,不表现实力,就是死,表现了还有一线生机。何不搏一搏?

“该死!”

十皇子古震沙双臂酸麻做梦也想不到平时装疯卖傻的废物居然有如此实力,能接自己的五鬼大擒拿。

“我纵横沙场,杀人数百,怎会拿不下这个废物,颜面何存?”他心中有了怒火,全身发出闷雷滚滚的声音,斩雷劲催动了。

“嗯?”古尘沙看见这气势,也严阵以待。

对方实战经验丰富,从刚才就看得出来,五鬼大擒拿催动之下,居然有鬼哭神嚎的味道,要不是自己修炼天子封神术多日,恐怕心神被夺,任对方绞杀。

两人对持,生死搏杀一触即发。

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声音,是太监在高唱:“皇上驾到!”

噗通!

众人都拜倒下去,顾不得看这场热闹。

古尘沙,古震沙也连忙跪下,匍匐在雪地中,谁都不愿意在这时候被人告个大不敬之罪。

远远的銮驾过来,上百个大内侍卫骑马跨刀,四十九个身穿黄衣的力士推着明黄色的大车缓缓前进。

那大车是被这些力士凭空托起,在地面上滑翔,平稳如飞。

这些力士,乃是朝廷豢养的“黄巾力士”,效仿上古天子身边的神将。

传闻,上古天子身边有力大无穷,护法降魔的巨人,身批黄巾,在古史书中记载,就是“黄巾力士”。

天符大帝登基之后,统一四海,慑服百国,身边的仪仗就开始学习上古天子,挑选了大批宗师级别的高手,训练多年,成为“黄巾力士”。

这不是奢侈,而是以礼仪养气。

黄巾力士的旁边,更有宫娥穿梭,提着金灯香炉,也有三十六个。除此之外,更有七十二太监举旗。

正中央那明黄大车上端坐的就是天下第一人,大永王朝之主天符大帝了。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所有王公贵族士兵全部山呼。

“都起来吧。”天符大帝走下车来,进入事先搭建好的大帐篷内,先是皇子们鱼贯而入,其次就是王公大臣,地位低级的官员则是站在外面。

帐篷内暖气哄哄,却并未烧炭,而是悬挂着一枚火红色的珠子,是“火珠”。

“火珠”乃是万年暖玉琢磨而成,阳气旺盛,常年和人体接触,可以驱除寒湿,强健筋骨,壮魂魄,意志凝练。

这东西十分难得,也只有皇室才能够用得上。

古尘沙站在诸多皇子后面,只感觉暖烘烘气流阵阵袭击而来,不停按摩身体,骨子里寒气都消散了。

有些皇子目光在他身上瞟来瞟去,有吃惊,有凝重,有杀气,有则是沉思。

楼拜月则是站在另外一边,好像发现新鲜玩意儿,眼神中饱含深意。

“等下倒是要小心人找我麻烦。”古尘沙却在想着。

这时,天符大帝说话了:“今天狩猎想必你们都明白了,明年开春,朝廷就要对蛮族进行征战,这次要犁庭扫穴。”

“皇上深谋远虑,朝廷现在兵强马壮,国力更是前所未有之鼎盛,正是征战的大好机会。”楼冲霄首先道。

“这次和以往不同。”天符大帝摆摆手:“以往是诸多大将带兵,四面进攻,这次我却是要诸多皇子各自领兵,对蛮族进行围剿,看看哪个皇子最为出色,诸位觉得如何?”

“臣等听从皇上吩咐。”诸多大臣都躬身。

“很好。”天符大帝环顾四周,十分满意,目光突然落到了古震沙的身上:“小十,你刚才催动了斩雷劲?气血还未平息,身上杀意浓烈,这是做什么?谁有惹了你?”

“父皇。”

十皇子古震沙出列跪下:“儿臣是在和十九弟比武呢,想不到十九弟的武功居然进展到了宗师之境,连儿臣都奈何他不得。我看十九弟的功夫加以时候,恐怕都要进入道境,成为诸多皇子之首呢。十九弟修炼献朝的巨灵神功,似乎激发了巨灵血脉,力大无穷,传闻献朝皇室只要有人能够激活巨灵血脉,献朝就会大兴,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阴险!”

古尘沙一听,就知道这十皇子表面粗鲁,争强好胜,其实心机深沉,这番奏对立刻就把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说什么假以时日,自己就成为诸多皇子之首。什么巨灵神血脉出现,献朝大兴。这些都是诛心之言。

“父皇。”他连忙出列也跪下:“刚才是十哥突然出手,我看来势凶猛,不得以抵抗,儿臣万万没有和兄弟争强斗狠的心思。”

“你慌什么。”天符大帝并没有怒意:“你修行巨灵神功,是我授意的。我古踏仙的儿子没有弱者。还有,人家都说你是献朝血脉,说献朝余孽会联系你,这些都是妄言,我相信你大是大非还是分得清的。”

“父皇英明。”古尘沙松了口气,“儿臣知道眼下四海升平,百姓安居,人心思安,这是万世不拔之基业,都乃父皇之功,纵然有献朝余孽也翻不起大浪来,那些余孽如果联系儿臣,儿臣定会一体擒拿,交给朝廷,儿臣向父皇讨个差事,就是让儿臣来镇压献朝那些余孽,儿臣这么多年来受父皇大恩,寸功未立,实在是心思不安。”

听见古尘沙的这番奏对,周围的皇子王公贵族都吃惊不小。

“此子奸诈,果真韬光养晦,立刻表明自己对朝廷有用。的确,献朝余孽一直是朝廷心腹大患,现在此子激发了巨灵劲,恐怕就会引起许多余孽的联系,把那些余孽揪出来,此子乘机谋夺个差事,倒是轻轻松松。”

楼冲霄突然发现自己小看了古尘沙。

“很好!”天符大帝赞许:“既然你有为朝廷立功心思,我自然要成全,还有献朝余孽虽然现在不服朕,但朕也不愿意再杀戮他们,当年攻破献朝,杀人太多了,那是没法的事。比如那太师闻洪,就是个难得人才,如能为朕所用,省去多少事情。十九,你听着,还有朝廷诸公也都听着,朕可以容人,天下都能容纳,只要为江山社稷有利,你们都放手去做。”

“父皇乃真天子。”古尘沙连连磕头道:“上古天子,运转天道,最为接近上苍,儿臣最近苦读古书,已有心得,如果那太师闻洪真的来接触儿臣,儿臣一定劝说他为朝廷效力。”

“你们看看,十九可不傻吧。”天符大帝对楼拜月道:“传我旨意,十九皇子读书习武有成,且已成年,封尘国公爵位,赏府邸一座,许甲兵五十名,赐钱三十万,专行办理安抚接纳清查献朝余孽一事。”

“儿臣叩谢父皇!”古尘沙心中大喜,知道赌对了。

他运转天子封神术,模拟巨灵神血脉,在父皇眼中有了巨大价值。

“高灵,在。”

六宫大总管无声无息跪下。

“内务府这些年克扣十九的用度,我其实多少知道一点,以奴欺主,真是大胆,十九毕竟是朕的儿子,再怎么不得宠,也是朕来处置,轮得到你们?”天符大帝语气已有些严厉。

“皇上说的是,这都是臣的失误。”大总管高灵道:“那些克扣十九皇子用度的太监,明天臣就去处置了,这次十九皇子府邸赏赐的各种事情,臣一定安排得妥妥当当。”

这番对话,诸多王公大臣顿时面面相觑。

以往是十九皇子根本不得宠,今天似乎突然得到了赏识,这是个信号。

关键古尘沙得了差事,安抚献朝余孽,这就等于是获得建立势力的资格,以后可以招揽幕僚,做出大事来。

许多皇子也都暗暗警惕,看来以后又多了个竞争对手。

“父皇,儿臣有话要说。”

十皇子古震沙上前跪了两步。

“说。”天符大帝今天心情似乎不错,和颜悦色。

“儿臣刚刚和十九弟的比武还未分出胜负,索性就在御驾之间再比一场。”十皇子古震沙脸色阴冷,似有杀机,“今天父皇狩猎,我和十九弟就比武助兴吧。”

他知道,天符大帝尚武,最喜欢皇子之间相互比武。

“比武就不用了,我今天封十九,大约你们心中还不服气,小十,你在诸多皇子中除了几位年长的亲王之外,是修为最高的,也曾经带领兵将征战蛮族,杀了一些蛮族大将。”天符大帝站起身来,“巨石候擒拿了许多蛮族高手,今天都带来了,被圈养在山里面,今天就是考验你们实战能力,皇子和皇子之间比武不能下杀手,而杀这些蛮族高手,你们可以尽情施展,知道了么?要历练,要见血。行仁义是针对人而已,那些蛮族,信野兽,信妖魔,吃活人,就要除恶务尽!”

“儿臣遵旨。”

所有皇子都跪下。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