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各方反应

所属目录:龙符    发布时间:2016-01-17    作者:梦入洪荒

“郡主,那三县聚集了众多邪教高手,尤其是那蛮族神使,就算三皇子都不敢轻易招惹,十九皇子没有情报,被派出打头阵,万一出了什么问题?朝廷那边不好交代。”

一个心腹婢女在向楼拜月禀报。

“我自有计划,古尘沙和小小霸南省兵力对抗三县的邪教,那的确是死无葬身之地,但你别忘了,他是献朝皇室血脉,又激发了巨灵神血脉,对于献朝那些余孽来说是宝贵种子,就是把他处于危险境地,献朝余孽中的高手才会出现解救他。”楼拜月胸有成竹:“那太师闻洪若是出来,倒能借助他之手,杀死蛮族神使。”

“太师闻洪若是出现,恐怕郡主也有危险。”这心腹婢女知道很多秘密情报,是真正贴身侍女,她的武功,居然也是宗师境界,双目似电,脸上隐约有青色气流浮现,五指象牙翠嫩,光泽柔和,却蕴含恐怖杀伤力:“听说闻洪修炼万星飞仙术,早就大成,只怕已修成不死之身!否则不可能当年从皇上手上逃走,若不是他撑着,献朝早就灭亡。”

“他根本不是皇上对手,无需担心。”楼拜月眼神看着天空,“皇上的修为早就超越了三十六变,诸多邪神也就是苦苦挣扎而已。”

心腹婢女不说话,只是沉默。

“妙香,你和玉香,蝶香,兰香,芸香,熙香,萝香,雪香,梅香,思香才是我真正心腹,也是我真正培养的人,以后你们不能嫁人,只能跟着我,后悔不后悔?”楼拜月突然问。

“这是奴婢不知道多少世修来的福气。”妙香连忙跪下:“我能跟着郡主修道,以后逍遥自在,为人中龙凤,掌控力量,青春不老,长生不死都有希望,岂又是区区男女之情能比得了的?”

“你有这样想法很好。”楼拜月站立起来:“你们十人分别修炼的是十极洪荒道,每人掌握一极,最后合璧,威力增加千百倍,此法乃皇上传我,传闻无尽大陆,在太古之时,有十皇,分别掌握天之极致,十皇若能合璧,就可改变某种规则。当然这是传闻,但你们十人合璧,完全可击杀道境一变强者这是事实,一定要刻苦修行,不能有半点懈怠。”

“是!”

这时,又有婢女进来,却是玉香。

她手里拿着情报,跪下双手奉上:“郡主,出了大事,十九皇子在霸南省遇到黑煞蝙蝠刺杀。然后他把黑煞蝙蝠杀死,尸体和身上魔经都已上路运到了这里,经过多方检验,的确无误。”

“有这等事?”楼拜月把情报拿过来细细观看,不肯漏掉任何字,半晌之后才放下,脸上出现笑容:“还真有点意思,黑煞蝙蝠纵横五六十年,作恶多端,居然被不明不白死在他手里。”

“是不是献朝余孽在帮他?”玉香试探着问。

“不,献朝余孽若有动作,我这边会有情报,看来是别的高手在帮他,这么说,此人还招揽了另外强者,或许是另外强者投靠辅助他,想借皇子之势谋得好处,给我查!”楼拜月吩咐。

“不知从哪里查起?”妙香问着。

“从京城他宅子中查起,我听说最近他的宅子里面多了许多武士,武师,还有宗师投靠,那小义子武艺也进展迅猛,那些人到底是谁?”楼拜月开始布局。

“这件事奴婢有查过,但十九皇子府中经营得颇有章法,很多探子都被清查出来。奴婢尝试着收买府邸中武士,但那些武士木讷不言,整天生活简单,除了吃喝就是练武,居没有什么感情,好似从小就训练的死士。”妙香回禀此事。

“看来他是得到起码数百年历史大势力支持,要训练这种死士那不是一朝一夕,起码有数百年底蕴。”楼拜月脸上出现笑容:“越来越有意思。”

“属下还有事禀报。”

“说!”

“十皇子古震沙在两日前冲击道境成功,实力大增,上书朝廷,说愿意来献州建功立业,获取功勋,得个郡王帽子,皇上已经同意,现他已上路,不过并不是钦差大臣,只是辅助三皇子梵亲王办差而已。”妙香抛出来重大消息。

“哦?他居然突破了?这么快?倒出乎我意料。天下一旦多事,龙蛇就纷纷出水。献州这潭浑水中也包含机遇,倒要好好把握。”楼拜月屈指微弹,袖中玉瓶飞出,落入妙香手中:“这瓶中有十滴天露,每人一滴,好好修行,我等你们十人全部修成道境,就可去探寻十皇宝藏。若是有缘获得,那就一步登天。”

“多谢郡主。”两女跪下磕头。

京城,皇宫,上书房。

八个大臣正在处理政务,来自各省的奏章流水似的被送进来,小事这些上书房大臣都可自己做主,若大事如官员任免,杀人勾决,兵马调动,赏赐功臣,赈灾开荒,修路治河,海外诸国那就必须要写成节略,请皇帝决断。

上书房除了这八个大臣之外,还有两个皇子也辅助参政,这是莫大.荣耀,代表了皇帝对儿子的信任。

其中一位自然是七皇子古法沙,而另外一位是四皇子古华沙。

七皇子乃皇后亲生,修为最高,缕被重用,虽未册封太子,却有太子实权。四皇子虽淡泊名利,万事不管,但早早修炼到道境,也被天符大帝提拔到上书房参与政务,但他很少发言,只是默默做些无关紧要的事。

现在他也就是抄抄写写,看似手脚不停,实际上在消磨时间。

他一向如此,别的大臣也都不管他。

“元国公,这份奏章你看下,是献州霸南省传过来的,十九殿下尘国公亲手击杀横行六十年之久老魔头黑煞蝙蝠,尸体和魔经被查验之后,现已经三千里加急送到京城,天工院医药部的高手过去检验,是道境二变九牛二虎之强者尸体,这里还有验尸单。”有个上书房大臣把奏章和文件放下来。

这大臣鹤发童颜,面目慈祥,书卷气浓烈,几乎不用看就知是研究了一辈子学问的大儒,说话办事都有规矩可循,礼法尺度丝毫不差。

“朱老师,有劳了。”楼冲霄心中虽大为震惊,但也保持风度,眼前这大臣叫朱厦,是儒林大贤,曾经还做过他老师,在朝廷门生弟子众多,还颇得几位皇子尊敬,万不敢在他面前失仪。

他小心接过细细观看,然后交给其它大臣。

大家都过目之后,再交给古法沙。

“想不到老十九立此大功。”七皇子古法沙面无表情,“黑煞蝙蝠此魔作乱多年,不但如此最近还投靠蛮族,杀死我朝官员百姓,建立邪神祭坛。哪怕是别的高手杀死他,都可获得朝廷爵位赏赐,一个伯爵是跑不了的。诸位,你们怎么说?”

“这是论功行赏之事,必须要陛下决断。”又一上书房大臣道,这大臣也是老者,却是文相:“牵扯到十九殿下,我们不能妄言。”

“文相说得是。”大臣梁涛表示赞同。

梁涛是朝廷清流代表,门生也自不少,是皇子们老师,还曾经让古尘沙罚站过,他心中倒暗暗吃惊:“十九皇子半年前还装疯卖傻,想不到出去就一鸣惊人,此等变化却让人看不懂。若是能拉拢到我们清流一派来,却也大有可为。”

上书房大臣也分为几个派系,相互争斗,在朝廷中却也不稀奇,梁涛的清流派系就和楼冲霄的军方激进派系有巨大冲突。

“四哥,你的意思呢?”古法沙问埋头写节略的古华沙。

“老十九武功怎么进步这么快?等他回京我得详细问下。”四皇子古华沙答非所问,文不对题。

古法沙笑笑,却也不再问,他知道这老四不喜管闲事,性格极其深沉,背景也颇为深厚,问他任何事情都等于白问。

“父皇在闭关,朝政之事由我们上书房诸位大臣商量可定,但我建议老十九这件事也不甚紧急,暂且压下,功劳记录档案,等父皇出关之后,一并禀报?我想父皇定有赏赐。”古法沙拍板下来。

“这里还有一件事,十殿下已带着家将,甲士一千人前往献州,在路途发来奏章,说甲士武器铠甲不足,要兵部从天工院调拨一千件角蛟铠,一千套火符枪,火符弹十万枚。”一个青年大臣拿奏折汇报。

这青年大臣不足三十岁,但刚毅果断,步履沉稳,修为深湛,出事雷厉风行。

这是天符大帝亲自从科考进士中提出来的青年才俊,状元郎,叫做方林,才情办事都是一流,更重要乃寒门弟子,家族普通,年纪轻轻就成上书房大臣,不知让多少人嫉恨。但他做事谨慎,处理关系滴水不漏,几年下来居然未让人抓到任何把柄,渐渐就在朝中站稳了脚跟。

“岂有此理!老十放肆!”古法沙拿过奏章,看完之后都有些恼火:“他当角蛟铠是大白菜?一千件?火符枪是天工院最新研制,连父皇卫队都没装备,他就敢狮子大开口?还有,一千甲士是什么意思?他也是国公,按照编制,只能有五十甲士的名额,居然多出来二十倍?胆大包天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