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第章 以后我保护你

所属目录:龙王传说    发布时间:2016-01-18    作者:唐家三少

天生神力这个词作用在不同年龄的人身上,衡量数值自然也不同。

一个六岁的孩子,能够抡动这么一对铁锤完成一千次捶击,绝对配得上这个词了。

不过,邙天没有喊停,只是在旁边默默地看着唐舞麟继续捶击。

他的动作直接、有力,但却并不会任何卸力、化力的技巧,捶击的反震力无疑都让他的双臂承担了。

五十次、八十次、一百次。

汗水再次涌出,酸痛感甚至比之前更加强烈,双臂热辣辣的,甚至因为用力过度,头皮都开始有些发胀。但唐舞麟还是咬紧牙关,继续的一锤锤捶击下去。

一百五十锤,他的身体开始晃动,双臂胀痛的仿佛不是自己的似的,眼前也有些模糊了,但他却依旧咬牙坚持着。

我能坚持,我可以通过测试的。我是男子汉,坚持就是胜利。

当邙天喊停的时候,唐舞麟自己都不知道挥动了多少下锤子,要不是邙天一把扶住他,他直接就要栽倒在地了。

接过他手中的锤子,邙天清楚的看到,唐舞麟双手掌心都因为锤柄的反震力磨破了皮,手臂更是肿胀了一圈。

这位相貌凶悍的锻造师终于动容了,不只是因为唐舞麟的天生神力,更是因为他的这份坚持。

力量还可以后天锻炼,可坚毅的性格出现在这样一个六岁孩童的身上,却太难能可贵了。

“你们教出了个好孩子,这孩子我收下了。以后每天都是这个时间过来。回去给他涂抹手臂。”当琅玥来接唐舞麟的时候,看到的是眼神温和了许多的邙天,还有他递来的一瓶药膏。

后面的一个小时,唐舞麟一直在休息,这会儿精神已经恢复了,只是双臂酸疼的抬不起来。

他脑海中还回荡着邙天对锻造的讲解。

“什么是锻造?锻造和铸造截然不同。铸造只需要一个模具,用机械将金属按照磨具压制出需要的形状,就是铸造。而锻造,却需要锻造师亲手一下下敲打而成。锻造当然也可以通过机器来完成敲打,可是,金属也是有生命的,机器的锻造,永远也无法真正掌握金属的纹理。所以,最顶级的机甲零件,全都是由锻造师手工锻造完成。好的锻造师是真正的匠人,拥有着不逊色于魂师的地位。”

魂师、机甲师,这都是男孩儿的梦想。

“哎呦。”唐舞麟痛叫一声,因为琅玥拉住了他的手。

琅玥这才发现,自己儿子手掌上的伤口。

“天啊!他、他对你做了什么?”泪水几乎一下就从她眼中涌了出来,她万万没想到,就是这么两个小时的工夫,儿子竟然遭受了这么大的罪。

唐舞麟摇摇头,道:“没什么啊!邙天叔叔说测试了我,我合格了呢,妈妈,我是不是很棒。←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你别哭啊!不疼的。”

“我们回家。”琅玥擦了擦眼中的泪水,眼神中满是痛惜。

“妈妈,我真的没事。我可开心了,通过了邙天叔叔的测试,你不为我高兴吗?这好像就是爸爸说的成就感。”

“高兴,妈妈高兴。”琅玥摸了摸儿子的头,眼中再次泪光莹然。

回到家,一进门唐舞麟就看到坐在桌边的娜儿,立刻蹦蹦跳跳的跑了过去。琅玥进了厨房,去做晚餐。

“娜儿,你知道吗?今天我通过了邙天叔叔的测试,可以跟他开始学锻造了呢。等哥哥靠锻造赚了钱,就可以攒钱买魂灵了,还可以给你买好吃的哦……”孩子心性,他已经完全忘记了手臂的疼痛,将自己这特别有成就感的事情讲给娜儿听。

娜儿听的很认真,只是眼神中偶尔会闪过一丝茫然。

“娜儿,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你的家在哪里了吗?”唐舞麟讲完测试的事下意识的问道。

娜儿摇摇头,“我真的不记得了,我只记得我叫娜儿,其他的都模模糊糊的。麟哥哥,我是不是很笨?”

唐舞麟赶忙道:“不,娜儿当然不笨了。不记得没关系,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我的爸爸妈妈就是你的,你就是我的妹妹啦。”

娜儿看着他,脸上渐渐流露出一丝甜甜的笑容,这还是她来到这里后第一次笑起来。

“哇,娜儿,你笑起来好好看。我悄悄地告诉你哦,哥哥会努力修炼成为魂师的,以后我来保护你,好不好?”

“好。”

唐孜然回来的时候,晚餐已经做好了。

“孜然,你跟我来一下,孩子们先吃饭。”琅玥看似平静的瞥了唐孜然一眼,然后走向了他们的房间。

唐孜然愣了愣,看向儿子,递出一个询问的目光,唐舞麟耸耸肩膀,示意自己也不知道妈妈怎么了。

唐孜然赶忙跟着琅玥进屋去了,琅玥关上房门。

“娜儿,咱们先吃饭吧。你饿了吧。”有鉴于这两个小吃货的饭量,今天琅玥额外多做了很多饭菜。

娜儿对吃显然是没有什么抵抗力的,闻言立刻点点头,大快朵颐起来。

她刚吃了一会儿,却发现坐在旁边的唐舞麟并没有像昨天那样开动起来,抬头看向他时,发现他愁眉苦脸的扭动着身体,一脸的痛苦。

“哥哥怎么了?”娜儿脆生生的问道。

“我测试后,手臂好疼,有点抬不起来了。”唐舞麟本来最近就特别爱饿,更别说放学后还高强度的劳动了,这会儿对饭菜的渴望可想而知。

娜儿眨了眨眼睛,道:“那我喂你吧。”

“好啊!好啊!”唐舞麟大喜。

娜儿的动作有些生涩,甚至有些笨拙,一勺饭、一勺菜,交替的喂到唐舞麟口中。

两个孩子一个六岁,一个五岁半,稚嫩中带着淡淡的温馨,这个不大的小家,似乎连灯火都随之变得柔和了。

“娜儿,你真好。”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