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章 沧海桑田

所属目录:神墓    发布时间:2014-05-01    作者:辰东
“神死了,魔灭了,我还活着……老天你为何让我从坟墓中爬出,我将何去何从?”

日薄西山,晚霞染红了半边天,将天边的红云镶上了道道金边。

辰南收拾起失落的情怀,他知道有些事情根本无从选择,只能一步一步向前走。

他小心翼翼的将脚下的小坟用土填好,而后向陵园外走去。穿过充满灵气的雪枫林时他不由得一愣,他从未见过蕴涵着如此浓厚灵气的树木。他暗暗猜疑,难道这是在他“沉睡”的悠久岁月中出现的新树种?

当洁白无暇的花瓣飘落在辰南面前时,他眼前一阵模糊,尘封的记忆被慢慢打开,那也是一个落花时节……

他想起了心中的那个“她”……

“沧海桑田,人世浮沉……唉!”辰南摇了摇头,大步向林外走去。

当他走出雪枫林之时,也是夕阳西下之际,原本安宁的神魔陵园不在平静,暗黑魔气自墓地中升腾而起,无尽的黑暗开始笼罩整片墓园。

辰南隐隐约约听见后方传来一阵阵低吼,不过他没有在意,他以为日落之后野兽开始出没了。他伸展了一下筋骨,自言自语道:“一万年了,身体还没生锈吧。”他知道自己的功夫不算太好,但对付一般的猛兽应该没有问题。

雪枫林前方不远处出现三间茅屋,一个瘦骨嶙峋的老人立于门前,老人须发皆百,满脸镌刻着饱经风霜的皱纹。

辰南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情绪,这是他再世为人后见到的第一个人,有一丝亲切,有一丝失落,有一丝迷茫……

万年前他降生在他的父母面前,万年后他再生时,却面对这样一个老人。

“我怎么会将父母和这个老人联系到一起呢?”他自嘲的笑了笑。

老人拄着一条拐杖颤颤巍巍向他走来,让人看着心惊,仿佛一阵风就能将他吹倒。

辰南急忙上前扶住了老人,老人挥了挥手,示意他松开,带着责备的语气对他说了几句,但是辰南一句话也没有听懂。

那晦涩难明的语音另他心中一阵发凉,他蓦然醒悟,已经过去一万年了,他那个时代的大陆语言已经被历史撇弃了。

他原本希望通过老人来了解一下现今的世界,但言语不通,破灭了他的希望。

老人见他目光呆滞,面色不由缓和下来,语气也变的平和,但看到他还是一脸茫然之色,老人不由皱了皱眉头,随后拉起他的手向茅屋走去。

辰南木然的跟在老人身后,直觉告诉他,老人对他没有恶意,但由于言语不通,他只能装聋作哑。

老人将他带到茅屋前,用手指了指地上的木桶,又指了指不远处的水井,随后走进了屋中。

“让我去打水?难道他要我在这里当苦力?”辰南暗暗猜想。

当老人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时,他知道错怪了老人,那双枯瘦的手掌递过来一套半新的衣衫,老人显然是想要他换洗一下。

看着老人脸上那淡淡的笑意,他脸色不由一红,此时他衣衫褴褛,蓬头垢面,浑身脏兮兮。

辰南心中一阵黯然,万年前他何曾如此窘迫过,他默默的提起木桶向水井走去。

他运转体内真气,稍稍一用力,身上破碎的衣衫便彻底碎裂落在了地上。

这是当年的神蚕宝衣啊!时间最是无情,当年水火不侵、刀枪不入的宝衣也禁不起万载岁月的侵蚀!

冰凉的井水冲刷掉了他身上的污垢,却冲刷不掉他心中的烦恼。

“我该怎么办?不懂现今大陆的语言,就不能和人沟通,那我还怎么在这个世界生存啊!”

辰南穿好老人为他准备的衣服,走到茅屋前向老人微笑表示谢意。

一阵饭香传来,老人慢慢走向旁边的灶台,同时示意他过去。

辰南端起老人递给他的一碗稀饭,心中感慨:一万年了,没想到我还能够坐在饭桌前,世事难料啊!

他腹中空空如也,不宜吃油腻的东西,一碗稀饭正合宜。吃过晚饭后,天色早已暗淡,辰南随老人走进屋里,老人点燃了蜡烛,点点烛光使小屋充满了温和的暖色。

屋中摆设很简单,一张木床,一把靠椅,一张书桌。

书桌纤尘不染,上面整齐的摆放着十几本书,但封面上的文字,辰南一个也不认识,经过万载岁月后大陆上的文字早已面目全非,他心中一阵失落。

当老人走向另一个房间后,辰南躺在靠椅上心中思绪万千,但没有一丝喜悦之情。

万年前他虽然有着显赫的家世,但本身却平平庸庸,生活在那样一个圈子,他背负了太多的压力,时刻饱受着痛苦的煎熬。他早已厌倦了那种生活,要不是割舍不下心中的那份牵挂,死对于他来说未必不是一种解脱。

造化弄人,万年之后他居然又活了过来,虽然他摆脱了身上那份沉重的压力,但是一切都变了……

辰南感觉苦涩无比,亲人、朋友早已魂归幽冥,红颜知己也早归黄土垄中,如今只剩下他一个人孤单的活在这个世上,他觉得了无生趣。

他自嘲:“究竟是我摆脱了历史,还是被历史遗弃了呢?”

烛泪干涸,火花最后一闪,屋中陷入一片黑暗。

窗外星光点点,夜格外宁静,但辰南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他强迫自己静下心来,运转家传玄功,他想看看万载过去之后他的功力是否依然还在。

真气如涓涓细流在他体内游动,万载过去之后,他体内的功力无丝毫变化。

由于刻意运转玄功,他的感官立刻变得敏锐起来,他若隐若无的听到阵阵沉闷的悲吼从陵园方向传来,另人毛骨悚然。

“有这么多的猛兽?这位老人偌大年纪,一个人在这里守墓,真是危险啊!”

辰南不知道,此时此刻那位老人已经走进了神魔陵园,他手中提着一个花篮,里面放满了馨香的雪枫花。老人对那些凶神幻象、恶魔虚影视而不见,他在每座幕前都放了几朵洁白如玉的花瓣,神态虔诚无比。

辰南的“故居”,那座低矮的小坟由于中空后浮土下沉,几乎已经消失了,只比地面微微凸起一些。

老人颤颤巍巍走了过去,长叹道:“唉!谁叫你没有墓碑呢,恐怕今后你要从世人的记忆中消失了。这样也好,少一分荣耀,多一分平淡,清清净净,免受人打扰。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吧。”

说罢,老人慢慢蹲下,伸出双手,将凸起的浮土小心翼翼的撒到了别处,小坟彻底消失了。十几朵花瓣自空中飘下,留下阵阵馨香。

下一篇:
回首页: 神墓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