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七章 绝色双姝

所属目录:神墓    发布时间:2014-05-01    作者:辰东
“你忘了,昨日你当了一朵珠花,被那个当铺的掌柜当成了宝贝,连夜派人送到了风宁城的总铺。总铺的老板看出了珠花上的皇家标记,当时就吓坏了,他赶忙禀报了风宁城城主赵胜。赵胜这几日正听我调遣,所以我很快就知道了这件事,顺藤摸瓜就找到了你这个小调皮。”

楚月捧起小公主的小脸柔声道:“在外面吃了不少苦头吧,让姐姐仔细看看,嗯,皮肤晒黑了一点点,也比以前瘦了。下次千万不要到处乱跑了,听见没有。”

“嗯,姐姐下次我再也不到处乱跑了,我的……我的那些侍卫都……”说到这里,小公主有些哽咽。

“乖,不要伤心……”

“讨厌,人家都已经十六了,还把人家当成小孩子。”小公主转瞬间又笑了起来。

“姐姐,我给你看一样好东西。”说着,小公主从怀里取出一个玉盒,小心翼翼的打开,顿时一阵馨香飘散开来,一片晶莹剔透的火红莲瓣出现在玉盒之中。

“啊,这是……”楚月吃了一惊。

小公主得意的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烈火仙莲,是我为父皇的六十岁寿辰特意准备的。”

楚月激动的捧着玉盒道:“不愧称之为仙莲,光这样闻着它的气味,就已经让人神清气爽,身轻体舒。”

晶莹的莲瓣经旭日的照射显得更加璀璨夺目,沁人心脾的芳香远远的传到了辰南等人的那里,那些士兵、军官纷纷称奇。

“啊,莲瓣上怎么好象被人咬了一小口啊?”楚月笑了起来,捏住小公主的的琼鼻,道:“一定是你这个小馋猫忍不住,自己先咬了一口,对吧?呵呵。”

“姐姐……”小公主一边扭动着身躯,一边撒娇道:“不要捏我的鼻子,要不然就不和姐姐一样漂亮了。”

“你这张小嘴啊,就像抹了蜜一样甜。”

小公主看着烈火仙莲气呼呼的道:“本来是完整的一瓣仙莲的,都怪那个败类辰南,那个卑鄙、无耻、下流、龌龊的臭贼用诡计抓住了我,点住了我的穴道,我为了冲开穴道逃跑,才不得已吃下了一小口仙莲。”

“什么?”楚月惊叫了起来。

“就是那个臭贼,我已经把他抓住了。”小公主用手指了指远处的辰南。

“败类辰南过来。”

听到小公主喊他,辰南一阵头大,不情愿的走了过去。

待走到楚月和小公主的近前,辰南一阵失神,在远处他只依稀看到楚月的绝代芳华,如今近在咫尺,那美丽无双的容颜让他感到一阵阵窒息。

楚月一身白衣飘飘,身材修长,曲线曼妙,婀娜的娇躯让人挑不出一丝瑕疵。玉容不施任何脂粉,凤眼、琼鼻、樱唇完美的组合在一起,勾勒出佳人的绝世容颜。秋水为神玉为骨,楚月的风姿当的上“完美”二字。

小公主不可谓不美丽,当得上人间绝色,但毕竟年龄尚幼,和芳华正茂的楚月比起来还是略显青涩。她像是一只活泼的小精灵,在楚月的身边环绕着,活泼灵动间充份地流露出对其姐的依赖。

此绝色双姝,着实艳惊天下。

“哼,你这个无耻败类的胆子可真不小啊,居然敢这样盯着我姐姐。”

辰南赶忙行礼,道:“见过公主殿下。”

楚月淡淡的道:“免礼。”

“姐姐你看到了吧,就是这个家伙,别看他外表看起来傻呵呵的,但是内心却坏到了极点,是最无耻的败类、臭贼。”

晕!辰南郁闷无比。

“这个家伙从头到脚已经坏透了,他……”小公主突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扭捏道:“要不是这个家伙还有点用处,我早就杀了他了。”

楚月对着她笑道:“他怎么了?”

“姐姐……”小公主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不停的摇晃着楚月的手臂。

辰南从开始到现在一直观察着这姐妹二人,他从来没有想到小公主会有这样纯真乖巧的一面,居然在拉着楚月的胳膊撒娇。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还是那个和三皇子仁剑斗智斗勇,深沉老练、足智多谋的小公主吗?这还是那个将他折磨的死去活来,万恶无比的小恶魔吗?

“姐姐你看,他在色眯眯地偷看你。”

小公主举起小拳头对着辰南就是一顿乱捶。

楚月将小公主拉了过去,满脸笑意,溺爱的摸了摸她的头,道:“好了,告诉姐姐,这些天都发生了些什么,你是怎么过的。”

小公主顿时眉飞色舞,像一只欢快的的小麻雀一般唧唧喳喳开始说起山中的惊险奇遇。

从山中的奇花异草、珍禽异兽到会飞的巨龙,被她描述的活灵活现,当她不小心说到在水潭沐浴碰见辰南时,她一下子惊醒了过来,立刻打住了话语。

楚月从小公主的片言只语立刻将事情的经过猜了个大概,她的双眼不禁射出两道寒光,另辰南冷汗直流。

辰南心中惊叹:高手,气息内敛,高深莫测,且有一种淡然出尘的气质,难道是修道者?

楚月身上流露出一股飘渺的道家气息,让辰南更加认定她是一个修道者。看着那两道宛若实质般的寒光,他内心一阵害怕,暗暗猜测楚月是否会为了妹妹的清誉而杀人灭口。

楚月将小公主拉到了一旁,低声道:“告诉姐姐,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公主忸怩道:“没……没什么啦。”

楚月柔声道:“跟姐姐还有什么不好意思呢,姐姐又不会害你,快说出来,让姐姐听听到底该怎样处置那个败类……嗯……辰南。”

“是这样的……”小公主红着脸扭扭捏捏将水潭边的事情说了一遍。

楚月气的脸色铁青无比,差一点立刻拔出剑去斩了站在不远处的辰南。

“你……你怎么没有杀了他啊?”

小公主恶狠狠的瞪了不远处的辰南一眼,才回过头来道:“本来我想先折磨折磨他的,可是后来……”

当听到小公主、诸葛乘风等人力斗巨蛇之时,楚月仿佛身临其境一般,暗暗捏了一把冷汗,直到最后听到巨蛇化金龙失败时更是吃惊的睁大了双眼,不住的称奇。

小公主娓娓道来:“后来就只得到了一瓣烈火仙莲,那个臭贼辰南也跑了……我们遇到了拜月国的三皇子仁剑,那个该死的败类居然倒霉的被他们抓住了……后来……”

楚月越听越心惊,最后脸色冰冷无比,冷声道:“这个仁剑真是嚣张啊,竟然敢打我们楚国传国之宝后羿弓的主意,竟然敢欺负我妹妹,真是该杀!”

小公主很不服气的道:“要不是我的手下都已经身负重伤,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即使那样,他还是中了我的埋伏,手下几乎伤亡殆尽。”

楚月笑道:“呵呵,就知道我们的小调皮最厉害,后来呢?”

“后来……”说到这里,小公主一下子愤愤不平起来,“姐姐你知道吗?那个没用的败类辰南居然……居然拉开了封印的后羿弓……”

楚月越听神色越凝重,最后道:“你说的是真的吗?他真的连续三次拉开了后羿弓?”

“当然是真的,我亲眼所见,最可气的是这个家伙第四次已经没有力气了,居然耍诡计把我们都给骗了,三皇子主仆二人如丧家之犬一般逃跑了,我……我被他捉住了。”说到后来小公主无比泄气,最后又气愤的叫道:“这个家伙真是太坏了,我……我竟然被他骗了,这个没用的家伙反到成了最后的大赢家。”

楚月笑了起来:“呵呵,能让我们的小调皮上当也算有两下子。”接着,她面色一凝,道:“后来呢?”

“后来……后来……”小公主又忸怩了起来。

“说吧,姐姐不会笑话你的。”

小公主稳定了一下心神,一口气将后来所有事情都说了出来。

楚月秀眉微皱,沉声道:“钰儿你没有在那样羞恼的情况下杀死他,可见你已经成熟了,这件事你做的很对,如果将他收服,我们楚国无疑凭空多了一名绝世高手。不过你不应该再继续折辱他,既然你留下了他的性命,应该让他感恩戴德才对,不应让他心生怨愤。”

“难道让我对那个臭贼欢声笑语不成?看到他我就恨的牙根都痒痒,他先前竟然那样对我……哼,没有杀死他就是对他的最大的仁慈了。”小公主满脸不高兴之色。

楚月道:“你平时不是挺机灵的吗?要他感恩戴德,不一定要对他欢声笑语,你可以恩威并施啊,只有这样他才会忠心不二。”

小公主苦着脸,道:“真后悔没有将他杀了,一想到今后要对这样一个坏家伙露出笑脸,我就有一股抓狂的感觉,真是让人气愤啊!”

楚月笑了起来,道:“呵呵,又不是要你每天都对着他。”

“唉,这样一个没用的家伙居然要威风起来了,想想就气人。”

“到现在了你还说他没用吗?一个平凡的人能够拉开封印的后羿弓吗?强如诸葛前辈武学修为超凡入圣,也难撼动神弓分毫,而他武功平平,却能够拉开神弓,这是平凡之举吗?这件事如果被传扬出去,必然会惊动所有修炼有成之人。”

小公主若有所思,想到辰南面对远古巨人时身上外放的璀璨金芒,便认可了楚月的话。

“好吧,下次我不再敲他的头,不再掐他的胳膊,也不再拧他的耳朵了。”

楚月哭笑不得,没想到精灵古怪的妹妹居然会这样报复辰南。

辰南在不远处心虚不已,不知道楚月会怎样对付他这个亵渎了公主清誉的“恶徒”。

不一会儿,楚月拉着小公主的手向他走来,莲步款款,袅袅娜娜,端的是仪态万千,风华绝世。

“辰公子。”

“草民在。”

楚月笑道:“辰公子不必多礼,凡我楚国有杰出才能者,即使面对君王也不必行大礼,皆以国士相待。辰公子能够拉开我楚国传国之宝后羿弓,可列国士之流,无论人前背后都会受人尊敬。”

辰南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想象中的厄运并没有到来,似乎有时来运转之象。

楚月又道:“不过辰公子能够拉开后羿弓的事情不能够公开,毕竟这件事太惊人了,为了避免那些不必要的麻烦,只好委屈辰公子了,你只能够做一名无名的国士。”

辰南忙做惶恐状,道:“一切听从公主安排,不过……”

“不过什么?”

“拜月国的三皇子已经知道了我能够拉开后羿弓的事实,他会不会……”

楚月道:“他不会也不敢说出去,我们不去找他的麻烦,他就已企求多福了。”

其实辰南最想说的是:他会不会派人来刺杀我。

但听到楚月如此说,他也不好多说什么了。

小公主站在一旁,不高兴的嘟着嘴。辰南看了她一眼,小公主立刻恶狠狠的瞪了过来,为避免小恶魔找麻烦,他赶紧扭头望向别处。

楚月道:“好了,我们上路吧。”

骑兵上马,步兵归队,大队人马浩浩荡荡向风宁城进发。

下一篇:
回首页: 神墓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