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四章 奇士

所属目录:神墓    发布时间:2014-05-01    作者:辰东
辰南越听越心惊,这里住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怪人啊,简直一是个恐怖组织的聚居地。

最后,楚月又道:「这里卫兵很少,但每天都会有几个身怀绝技的奇士轮流巡守,所以这里绝对安全。」

辰南叫苦不叠:完了,完了,我的逃跑大计泡汤了。

送走楚月后,辰南心中忐忑不安:那个玩毒的家伙,他的那些蛇虫不会跑的我的院子里来吧?还有那个鼓捣魔法的破坏狂,不会住在我隔壁吧?

辰南住进奇士府后,开始精研自己的家传玄功,如今他六识敏锐,灵觉尽复,又恢复了十六岁以前的自信,他有信心在最短的时间内成为一名绝世强者。

澹台仙子在他体内布下的浅黄色无华真气破除后,几日以来他的修为一日千里。

辰南内视之下发现,他体内的真气发生了质的变化,颜色更加光亮,流转更加顺畅,同时散发于体外的气息也越来越微弱,几乎不能为人所察。这另他欣喜异常,即使绝世高手不留意,也难以发现他深怀绝技。

辰南运功于手指,点点毫芒在他指间乍现,他一阵激动,他已能够将真气化作剑气密布于体表,他的家传玄功终于再次步入了第二重天的大乘之境。

金色的毫光将他的手指衬托的晶莹如玉,他伸开两根手指,向一柄长剑轻轻夹去,“嘣”的一声,精钢打造的长剑竟然断为两截,掉落在地。

辰南欣喜若狂,他的一身功力终于恢复到了未被澹台璇暗算时的颠峰状态,而且随时有可能再做突破,迈入其家传玄功的第三重天。

自信的恢复,另他体内的血液在沸腾,假以时日,他若能够催发出数丈长的璀璨锋芒,他便可以纵横天下了。

「修道者、魔法师……我要让你们见识一下武者修炼到高深境界时的修为……」

一阵巨大的爆炸声在奇士府响起,整个府宅都跟着一阵晃动,辰南在第一时间跑到了院中。他的隔壁被一片水蓝色的光幕包围着,爆炸声正是从那里发出,如果没有那片水蓝色的魔法屏蔽,他的院落也难以幸免。

「不会吧,我居然真的和那个爱鼓捣魔法的破坏狂是邻居,天啊!」

这时魔法屏蔽渐渐淡去,那个院落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一个浑身焦黑、瘦小干萎的老妪漂浮在空中,发着难听的笑声:「嘎嘎……虽然又失败了,但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了,嘎嘎……」

辰南暗叹:「晕,这简直是一个老巫婆啊!」

「嘎嘎,小子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啊,小样新来的吧?」老巫婆利用风系魔法中的漂浮术来到了辰南的院中。

「是新来的。」辰南硬着头皮回答道。

正在这时,辰南另一边的院落中发出了一声大叫:「小花别跑……」

一条水桶粗细的锦鳞大蟒出现在辰南的院墙上,随后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跃上了墙头,拍着大蟒的头,道:「小花不要害怕,不要乱跑,快回院中去。」

大蟒似乎听懂了老人的话语,慢慢向回爬去。

辰南看的目瞪口呆,心中哀呼:「不会吧,我跟他也是邻居……天啊!」

老人看着空中的老巫婆,怒声道:「死老太婆,你又在搞破坏,吓的我家小花到处乱跑,你一天到晚怎么没有一刻能够保持清静啊!」

「嘎嘎……老毒怪,我又没跑到你的院中去,我在自己的院中进行魔法研究,关你屁事!」

「你惊扰了我的小花、小绿、小金……你这个疯婆娘整日无所事事,就知道搞破坏。」

「老毒怪你侮辱了我的人格,玷污了我伟大的魔法研究事业,我要惩罚你。啊……你竟敢对我下毒……闪电波!」

老巫婆从空中摔了下来,辰南一阵心疼,到不是心疼老巫婆,而是心疼她身下的那片花草。

与此同时,站在院墙上的老人被一道闪电击中,他须发皆张,根根倒竖,一头栽落到了辰南的院中。他浑身上下一片焦黑,冒出缕缕青烟,隐隐有肉香传出。

「老毒怪快给我解药,不然我彻底将你电熟,今晚吃烤排骨。」

「死老太婆,解药都被你电成灰了,我怎么给你,你快把我恢复过来,我赶紧给你配解药。」

辰南站在院中,左看看,右看看,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老巫婆口吐白沫,直翻白眼,老毒怪更是痛苦不堪,龇牙咧嘴,哼哼唧唧。

辰南道:「两位前辈各让一步吧,再这样下去,你们都会没命的。」

老巫婆大口的喘着气,道:「好吧,老毒怪,我先将你一半烤熟的排骨变成生排骨,余下的一半,等你为我配制好解药再说。」

「那你还不快点。」

一阵柔和的白光将老毒怪的身体包围了,仅片刻工夫,他的伤势就好了一半,他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

辰南道:「老人家,我为您开门,您慢点。」

「不,不能走门,那样太慢了,再延迟半刻,那个死老太婆就要咽气了。快扶我上墙,还从墙上回去。」

辰南快速走了过去,扶着老人爬上了墙头,而后他装作不会武功的样子,也爬了上去。来到墙上后,辰南向下一望,差一点晕过去。

老人的院中挖了大大小小十几个坑,蜈蚣坑、蝎子坑、蟾蜍坑、毒蛇坑……每个坑中都密密麻麻,满坑的爬虫蠕蠕而动。此外,院中没有坑的地方种了一些杂七杂八的药草,一些比较特异的蛇虫在那些药草之间爬来爬去,比如一尺多长的金色蜈蚣、水桶粗细的锦鳞巨蟒……

老人道:「小兄弟你先下去,到下面接着我。」

「不不不……」辰南的脑袋摇的跟个拨浪鼓似的,开玩笑,打死也不下去。

最后,辰南双手握住老人的手腕,将他向院落中放去。

一只通体碧绿,巴掌大小的蜘蛛突然出现在墙头,一看就是剧毒之物。辰南一紧张,双手一松,老人扑通一声掉了下去。

「啊……天啊……」老人惊呼连连。

辰南紧张的问道:「老人家你没事吧?」

「天啊……天啊……」

「怎么了,您摔着哪了?」

老人的身下是一片旺盛的药草,他将药草掀起后,露出一个磨盘大小的蟾蜍。

「天啊……我的小绿被砸晕了。」

「晕倒!居然在心疼那只蛤蟆!」辰南从墙上一下子跳回了自己的院中。

「太可怕了,他妈的……蟾蜍居然可以长到肥猪那么大!」

下一篇:
回首页: 神墓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