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九章 皇家古书库

所属目录:神墓    发布时间:2014-05-01    作者:辰东
辰南合上书长出了一口气,总算将现在这个世界修炼者的实力等阶弄明白了。不过他相信修炼者的最高境界决不止于五阶,据他所知,当年他父亲辰战的修为,就已远远超越了东方武者的第五阶修炼境界神凝气固。

他客观的估计了一下自己的实力等阶,他的家传玄功已经步入了第三重天,刚刚能够将剑气催发于体外,勉强能够算得上一个三阶修炼者,在大陆上来说,已经是一名真正的高手了。

无意中发现的这本书,令辰南感觉获益匪浅。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他在书库中认识了一名奇怪的老人。

老人异常苍老,两眼浑浊无神,牙齿早已落光,褶皱的皮肤如同皱皱巴巴的纸团一般,光秃的头顶上稀稀疏疏有几十根头发。

辰南初见老人时吓了一大跳,还以为某位死后冤魂不散,从棺中诈尸了呢。出于礼貌,他每次见到老人都微笑致意,但从来没有说过话。

这一日,辰南正在枯燥的翻看着史书,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在他背后响起:“年轻人,这么喜欢历史啊。”

辰南吓的差一点跳起来,那名奇怪的老人像幽灵一样,无声无息的来到了他身后不足一尺处,他暗怪自己看书太过投入。

“啊,是啊,比较喜欢,但这里好象没有什么古老的书籍,最早也就追溯到五千年前而已。”

“哦,你喜欢看古籍?你能够看的懂上面的文字吗?”

“嗯,我对古文字还有些造诣,差不多的古籍都能够看懂。”他扬了扬手中的书,道:“您看,这是四千年前的文字,虽然比现在的文字繁复,但还是可以辨别的。”辰南并没有说谎,他对文字确实比较敏感,另外现在大陆的通用文字是从原仙幻大陆的古老文字演化而来的,他两厢对照,就不难辨别这些处于中间过度期的文字了。

辰南有一股错觉,仿佛看见一股绿光自老人那浑浊的双眼一闪而逝。

老人问道:“你为什么喜欢看古籍呢?”

辰南道:“我对上古的神话传说比较感兴趣,想从古籍中了解一二。”

老人嘿嘿笑了起来,辰南听来,感觉森然无比。

“年轻人如果你真的能够看懂古籍的话,我领你进另一个书库吧,那里才是真正的古代文献,远比这里的书籍久远。”

辰南大喜,同时对老人的身份开始猜测起来,他已经看出老人决不是普通人,要不然决不可能随意将他领进另一座书库。

穿过前殿,二人向后殿走去,后殿格外安静,推开厚重的大门,一排排书架呈现在辰南的眼前,书架上放满了古迹班驳的书籍。

自从踏进古书库的第一步,辰南便感觉到了一丝微妙的异样波动,波动如涓涓细流,似淡淡清风,若有若无,让人难以捉摸。

“晕死!难道这里的古书都成精了不成,怎么会有这样的波动呢?”如今辰南体内禁制全消,灵觉尽复,对外界的感应,远比常人敏锐。

老人似乎毫无所觉的样子,道:“你看,这里全是古籍,大多都是价值连城的孤本,你若能够看懂,这里无疑是一座宝藏。”

“宝藏?”辰南有些不解。

老人道:“这些书籍当中有许多关于武功、魔法、医药、毒术等的著作,有许多都是失传的绝学。皇家派专人来整理、编译这些古籍,也只能译出其中的少部分。就不知道你对古文字的造诣有多深了,若是胜过那些翰林院的学士……”

辰南没等他说完,便扎进了书堆中。

一连数日,他都徜徉于古老的历史当中,这另纳兰若水诧异不已,她无意中得知辰南能够看懂古籍后,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当辰南将一份自古籍中整理出来的医学典籍送给她时,纳兰若水激动的尖声叫了起来:“天啊,《医圣手札》,我不是做梦吧。”她高兴的一下子抱住了辰南。

感受着那柔软的身躯,辰南一阵陶醉,他反手向纳兰若水抱去,但娇柔的身躯却快速的离开了他,在远处传了一阵轻笑。

自此之后,每当辰南看到纳兰若水的微笑,他都忍不住一阵心跳加速。

※※※※※※※※※※※※※※※

“今天是不是再找一本医书整理出来送给她呢,说不定……”

“小子,发什么花痴啊,瞧你那副没出息的样子,真让我老人家羞于与你同为男人。”老毒怪手臂扒在院墙上,露出头来,适时的打击道。

“死老头子你又偷窥我,真是太变态,太恶心了。当心我买一挂鞭炮,点燃后扔进你的院子里去。”随着越来越熟悉,辰南和老毒怪逐渐开起玩笑来,到后来见面就互相挖苦。不过一直以来,他都不敢和老巫婆嬉闹,老巫婆在他的东院和后院换来换去,令他胆战心惊。

“你敢!你若点鞭炮,我让你七步断肠,十步断魂,十三步形消肉烂,十五步化骨无形。”

“靠,你个变态死老头子。”辰南一阵发寒,快速向奇士府外走去。今天纳兰若水没有为他针灸,说是要仔细研究完《医圣手札》之后,再为他治疗。

辰南来到古书库后,那名老人早已到了。

“年轻人不错啊,看来你真的对古文字有些造诣,真的能够看懂那些古籍,今天我老人家要麻烦你一下。”

“哦,老人家请说,如果能够帮的上忙,我一定帮。”

老人从怀中掏出一本颜色发黄的古书,放在了桌子上,取过来纸笔刷刷点点开始抄写起来,不一会儿工夫,整张纸便被抄的满满的。

“喏,你能帮我把这张纸上的内容给翻译过来吗?”

辰南接过来一看,那些字句根本不通顺,道:“老人家,这些句子不通啊,您没抄错吧。”

老人道:“你尽管翻译就是,不必管它通不通,每天你为我翻译三篇可以吧?”

“可以,没问题。”辰南心中暗道:“这个老家伙疑心还真是重啊,居然将句子拆散开来,让我翻译,他娘的,竟然要这样保密,这是什么书呢?”

他先前对老人的一点好感荡然无存,知道这个古怪的老人一开始就在打他的注意,其根本目的就是要他翻译这本书。

纸张上的文字,按照辰南的估计应该是六、七千年前的字体。寥寥几十字,但其中却包含了“神”、“尸体”等一些让辰南敏感的词汇,这让他对那本书更加好奇了。

下一篇:
回首页: 神墓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