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十章 佛老成魔

所属目录:神墓    发布时间:2014-05-01    作者:辰东
一晃又过去了一个月,期间纳兰若水为辰南再次医治,但还是毫无‘起色’。楚月也曾经来过,送给辰南一本薄册,上面有几篇内功心法,要他选择其一,尝试从新修炼。可见,楚月对于恢复他的功力的事情,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

然而,楚月失望无比,辰南修炼任何心法,都毫无结果,连一丝真气都凝聚不起来。长公主有些焦急,最后将后羿弓从皇宫带到了奇士府,要辰南试一试在没有内力的情况下能否拉开,结果可以预想。辰南装模作样的拉了一通,最后泄气道:‘不行,我拉不开。’

楚月娥眉微皱,道:‘怎么会这样子呢,毫无道理啊,若水从不打诳语,她说你的功力理论上可以恢复,而且……从新修炼武功也不应有什么影响……’

辰南适时的道:‘我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古怪,不过刚才手握着后羿弓的感觉很特别,我仿佛觉得体内的真气似乎有复苏过来的迹象。’

楚月眼中一亮,道:‘当真?’

‘真的,我确实有那种感觉。’

楚月考虑了一会儿,道:‘那好吧,我将后羿弓放在你这里,你用心去感应,说不定能够恢复功力。不过我要派一些人手来守护,毕竟神弓乃我楚国传国之宝,万一被贼人知道,来这里来盗窃就不妙了。’

辰南装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道:‘公主殿下为了我能够恢复功力,竟然将国宝相借,如此恩德,我若恢复功力,定当誓死报效楚国。’

楚月淡淡一笑,飘然离去。

从那天开始,辰南的院外多了一些侍卫,日夜守护着他的院落。

‘是防止盗贼偷窃,还是怕我带着后羿弓潜逃呢?’关于这个问题,他没有深想,毕竟楚月给他的印象还不错。

※※※※※※※※※※※※※※※

因为爱所以爱,爱不需要道理。

辰南现在有些迷惑,他承认一直以来,对纳兰若水都有一丝好感,也有男性同胞们常有的幻想,但他认为那决不是爱。可是最近若是哪一天见不到美女名医,他就会觉得心中空荡荡。

起初,他还不太相信自己的感觉,直到纳兰若水有事,从他的视线中消失了几天,他才相信那种感觉,在那几天中,他觉得心中失落无比。辰南知道,他心里已经有了一点纳兰若水的影子,他已经有一点喜欢上她了。

‘难道我真的喜欢上她了,只因为朝夕相处,日久生情?这就是爱的理由?’

他不知道美女名医的想法,但却感觉纳兰若水似乎在逃避着什么,面对他时不再像过去那样坦然。

‘难道她也……’

‘她在犹豫,她有顾虑。’

‘因为我没有显赫的身世?因为我没有强横的实力?’辰南摇了摇头,不再想这些烦人的事。

※※※※※※※※※※※※※※

这一天,辰南走进古书库后,为老人将那本古书的最后几页彻底翻译完毕。

老人握着整理出来的书卷,道:‘我已经得到了我需要的,你呢,找到了你想要的东西了吗?’

辰南一惊,道:‘啊,您说什么?’

‘嘿嘿……’老人笑了起来,脸上的沟壑一阵颤抖。

‘年轻人你很不简单啊,小小年纪,修为就已如此惊人,而且还懂得古文,真是奇才啊!’

‘啊,老人家您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啊?’

老人道:‘年轻人不要再演戏了,我对你并没有恶意。其实自你第一天踏进书库起,我就已发现你是一个高深的修炼者,修为应该刚刚达到第三阶。’

辰南心中震惊无比,他散发于体外的修炼者气息极其微弱,他没想到老人第一次见面时就已经看透了他。

老人道:‘如若你还未满二十岁,你的一身修为在大陆二十岁以下的修炼者中足以位列前二十名,如若你已接近二十五岁了,你的一身修为在大陆二十五岁以下的修炼者中可以位列前二百名。无论属于哪一种情况,你都可以算的上一名杰出的青年高手。’

辰南不语,静观其变。

老人道:‘年轻人你掩饰的很好,我相信没有多少人能够看透你身怀绝技,但我却不在此列。’

辰南点头道:‘老人家果然目光如炬,晚辈在前辈面前无所遁形。’

老人点了点头道:‘你在寻找什么?’

辰南不答,反问道:‘前辈在寻找什么?又得到了什么?’

老人笑了起来,满脸的皱纹堆积在一起轻轻颤抖,样子有些吓人。

‘嘿嘿,年轻人,我让你翻译古籍,却打乱句子的排列,你心里一定对我很不满吧?’

辰南道:‘没有,您多想了。’

老人道:‘我这也是没有办法啊,那本书乃旁门左道之物,其中涉及到许多禁忌,为常人所不容。我怕你得知后,鄙弃老夫,不为老夫翻译,所以才出此下策。’

辰南道:‘旁门左道之物?’

老人道:‘是啊,我也是迫不得已,如今我已经一百七十多岁,身体已经衰老的不成样子了,我修道不成,习武也没有天赋,不能令身体再次返老还童……’

‘一百七十多岁!再次返老还童?!’辰南惊叫了起来。

‘是啊,七十余年前,我武道小成,于百岁高龄返老还童,这几十年来,虽然我功力日渐深厚,但始终无法迈进更高层的境界,身体逐渐衰老,时不待我啊!仙武之境离我越来越远了。’

辰南惊讶的张大了嘴巴,没想到眼前这个风烛残年的老人竟然是一个绝世高手,老人所说的‘小有成就’,决非‘小有’,一定是功力大成。

老人接着道:‘为了延续生命,我不得不研习邪书,另辟他法,以期有朝一日悟透生死。

辰南吃惊道:‘研习邪书,悟透生死?’

‘是啊,其实这个世界上本无正邪之分,“正”只不过符合绝大多数人的认知,而“邪”则为绝大多数人所不容。到了我这样的年纪,什么事情都看透了,早已没有了正邪之分,也就不在意要修炼的是什么书了。只要能够延续我的生命,就是“正”。’

辰南虽然觉得这些话有一丝道理,但还是觉得后背凉飕飕的,他心中暗道:‘人说佛老成魔,这个老家伙不会是功力达到一定境界后,堕入魔道了吧?’

下一篇:
回首页: 神墓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