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十一章 皇宫下的古墓

所属目录:神墓    发布时间:2014-05-01    作者:辰东
辰南现在已经肯定,这个老人的修为最少已经达到了第五阶境界。

老人道:“年轻人你在寻找什么?”

“如前辈所言,我确实在查找一些东西。我说过,我对上古的神话传说非常感兴趣,尤其是神魔陵园的来历,让我如痴如迷,我想借助皇家的浩瀚典籍揭开其神秘面纱。”

老人双眼中绿光一闪而逝,道:“神魔陵园乃千古之迷,不知困扰了多少代人,你若能够找到其中的蛛丝马迹,定然会轰动整个大陆,你可有发现?”

辰南泄气道:“没有,我几乎将整个古书库都翻遍了,但神魔陵园如无尽虚空的一片虚无所在,任何一本书都没有其来历记载。”

老人道:“唉,真相早已湮灭在历史当中了,若想明白万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恐怕只有踏入仙境才能够有所了解。”

辰南点头同意,楚国乃东方大陆最强大的帝国之一,其皇家典籍可谓包罗万象,但其中却无神魔陵园来历的丝毫记载,可见真的不能够从史籍中探知其真相了。

这时他突然感觉到一股异样的波动在古书库内轻轻荡漾,和当初第一天初次踏进这里时的感觉一模一样。上次他没有在意,这次他闭上双眼用心去感应那丝波动,慢慢的,他的脸上露出了震惊的神色,那丝波动竟然是从地下传上来的。

老人看到他脸色大变后,点了点头道:“年轻人果然不简单啊,连这丝微妙的波动都能感觉到,可见你身具灵根。”

辰南道:“前辈,那是什么?”

老人道:“也罢,为了报答你为我翻译出古经书,我就领你去看一看吧。”

老人领着辰南来到了一面书架前,用力将书架挪向了一旁,而后在地上一阵摸索,一个黑洞洞的穴口出现在辰南的眼前,波动正是从那里向外传出。

辰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堂堂皇家古书库竟然会有这样的所在。

老人道:“七十年前,我武道小成,身上灵根开启,无意中感应到了这丝异样的波动。没想到你天生具有灵根,唉,人和人不能比啊!”

辰南有些疑惑,道:“皇家古书库怎么会有这样一个秘密洞口呢?”

老人笑了起来,道:“这个洞口是我秘密开掘出来的。”

“您开掘出来的?”辰南有些吃惊,这个老家伙的胆子也未免太大了吧。

“有何不可,我就是在皇帝的龙椅下明目张胆开个洞穴,他也不敢说什么,因为我是他玄祖。”

晕,狂晕,辰南真的有点无所适从了,没想到这个老人来头这么大。

“跟在我身后,我领你下去看一看吧。”

※※※※※※※※※※※※※※

洞穴成螺旋形蜿蜒向地下,辰南深一脚,浅一脚的跟在老人的身后,他心中多少有些忐忑。

沿着黑洞洞的地道向下走了约有三十几米,下方传来一片光亮,大概又下降了十几米,两人来到了光亮的所在处,老人开掘出来的地道和一条隧道成“丁”字形相交在了一起。

隧道古迹班驳,四壁为坚硬如铁的金刚岩,可以想象当年开凿这样一条道路是多么的艰难,隧道上方,每隔三丈距离便镶嵌一颗夜明珠,光亮正是这些明珠所放。

辰南惊叹:“好大的手笔啊,一颗明珠就已价值连城,想不到在这里,这么多的明珠都被用来当作普通的照明之物。”说完,他双眼冒出金光,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些明珠。

老人道:“小子出息点,你不会想盗墓吧?”

“啊,这……这是一座坟墓?”辰南觉得后背有些发凉,发觉那些明珠发出的光芒都有些妖异了。

“当然,活人谁住在地下啊。”

“不会吧,堂堂楚国皇宫竟然会建在一座坟墓之上?”

“当初建造皇宫之时,谁知道地下有什么,谁会挖地五十米啊。”

老人领着辰南沿着古隧道向较为明亮的一端走去,空旷的隧道内只有“嗒嗒”的脚步声,另古墓显得格外幽森而又冷寂。

沿着蜿蜒曲折的古隧道,二人来到了一座明亮的大殿,大殿虽在地下,免去了雨雪风霜的侵蚀,但也雕刻上了岁月的痕迹,古迹斑斑。大殿的四壁是一副副精致的浮雕,多是神话传说中的神、魔、妖、怪……浮雕间嵌着明珠,另整座大殿亮如白昼。栩栩如生的浮雕在明珠的照耀下,仿若有灵魂一般,似欲破壁而出。

古殿的正中是一座白玉台,玉台晶莹剔透,散发着柔和的光芒,一看就是极品宝玉。吸引辰南眼球的并非白玉台,而是玉台上的人,一个高大魁伟的中年男子站在玉台的正中央。

中年人一头漆黑的长发随意飘散在肩头,古铜色的脸膛,长眉入鬓,鼻直口方,一双黑亮的眼睛慑人心魄,望之另人胆寒。不过最让人心神震撼的是中年人的气势,绝代的霸气,睥睨天下的雄姿,令中年人看起来如俯视众生的魔神一般。

辰南眼中一热,眼泪差一点滚落下来,中年人的神态和他父亲太像了,眼神同样睿智、犀利,气势同样霸绝天下,那种惟我独尊的盖世丰姿深深震撼了他。

老人道:“看到了吧,那丝异样的波动就是从眼前已逝之人发放而出的,这位前辈真乃人杰也!”

辰南听到“已逝”二字,心神剧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再次仔细打量眼前之人,最后在他的长发之中发现了一点光亮,赫然是一把剑柄。“飞剑”二字在他心中一闪而过,绝代霸气的中年人被飞剑贯顶而毙。

“死了,这样一位绝代高手竟然死在了飞剑下?”辰南有些不相信,眼前这位中年人的气势决不弱于他的父亲辰战,肯定早已超越了第五阶境界,当年辰战踏足武道颠峰之后,即使那些道法大乘的修道者也难撄其锋。他曾听他母亲说过,修武到了那般天地,尘世已无刀兵可伤,再难逢抗手。

下一篇:
回首页: 神墓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