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十七章 决定

所属目录:神墓    发布时间:2014-05-01    作者:辰东
辰南久久不能平静,心中思绪万千,最后他一拳轰在了茶几上,点点金光将茶几击了个粉碎。他豁的站了起来,自语道:“唉,逼我出手啊!”

然而,自此之后的几天,辰南再也没有见到纳兰若水,她再也没有来过奇士府。

辰南暗暗焦急,坐卧不安。老毒怪坐在墙头上,摆出一副深沉的样子,叹道:“木头啊,那天你根本就不应该让她一个人离去。幸福是需要自己争取的,当它飘远时,你想抓也抓不住了,但愿你还有机会,不要遗憾终生啊!唉,人为什么总在失去时,才会去尝试补救呢?”

“滚,死老头。”

辰南离开了奇士府,他再次走进了皇家典籍室,他想碰碰运气,希望在那里能够遇见纳兰若水。但是他失望了,典籍室的管理人员告诉他,纳兰若水这几天一直没有来。烦闷之下,他随手从书架上抽出了一本书,无聊的翻看了起来。

突然一声苍老的叹息在他身后响起:“唉!”

辰南吓的差一点跳起来,扭头一看,是那个将他领进地下古墓的老人。

老人佝偻着身子,颤颤巍巍走到了他的面前。

辰南胆战心惊,到不是担心老人摔倒,他深深知道在这副衰老的躯体内掩藏着多么强大的力量,他只是担心自己而已,一直以来他都看不透这个可怕的老人,不知道他会不会突然将他灭口。

“呵呵,年轻人不要担心,我说过,我对你没有恶意,你不要想太多。我真的很欣赏你,小小年纪身具灵根,还能够拉开封印的后羿弓,前途不可限量啊!”

“您知道我的身份?”

“我人虽老了,但还没有老糊涂,帝都的事我多少还知道一些,只不过我懒得理那些俗事而已。”

辰南大吃一惊。

老人道:“人这一生啊!唉,有些人注定只是生命中的匆匆过客而已,随着岁月的流逝,这些人终将在心中渐渐淡去,了无痕迹。”

“啊……”辰南现在真的被震住了,老人话锋藏机,似乎在影射纳兰若水的事,他感觉内心世界仿佛**裸的暴露在了老人的面前。他心中暗道:“这个老头真是一个老妖怪,高深莫测。”

辰南道:“属于我的,我一定会去争取!”

老人笑道:“呵呵,不要激动,我们只是随便聊聊而已。”

辰南心中有些忐忑,不知道老人为何又找上了他。

老人忽然道:“年轻人告诉我,你是不是要离开楚国了?”

“这……”他震惊不已。

“我说过,我很欣赏你,我非常想看看一个潜力无穷的后辈,日后的修为究竟能够攀升到何等境界。所以你不要怕,我不会害你的。”

辰南直到现在才确信,这个老妖怪不管是出于何种目的,但目前确实不会加害他。

老人道:“到了我这般年纪,虽然还没有完全放下红尘中事,但也差不多了,我心中只有修炼,只求超脱生死。不过,在你离去之时,我希望你不要令楚国太过难堪。”

辰南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

“帝都藏龙卧虎,高手众多,年轻人千万不要冲动啊!”

辰南听的冷汗直流。

最后他起身告辞时,老人的声音自他背后传来:“不久后,我也许会到大陆上走动走动,说不定我们还会有相见之日。”

路过御花园时,辰南停了下来,绿树掩映间,他依稀看见了两道熟悉的身影。

他向左右看了看,见无人经过,施展无上轻功,身化一道淡影,飘进了御花园。

园内青翠的松、柏、竹中奇石罗列,百年藤萝缠绕其间,将花园点缀得佳木葱茏。而那汩汩涌动的泉水,澄清小湖中的点点金鳞,则为这青郁的美景增添了一股活泼的气息。

竹影掩映间,现出一座玲珑别致的亭台,两道美丽的身影立于亭中,一人风华绝代,美艳无双,另一人雅洁出尘,清秀绝伦。

辰南心中一跳,他已看清了两人的面容,前者是长公主楚月,后者赫然是几日不见的纳兰若水。他见识过长公主的不凡修为,不敢靠的太近,怕被发觉,只得在远处凝神静听。

楚月拉着纳兰若水的手,道:“其实司马凌空已经很优秀了,帝都有几个青年能够比得上他啊!”

纳兰若水有些不悦,道:“你居然替那个好色之徒说话?”

“若水你误会我了,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男人都是那副样子,哪个男人不贪恋美色?”

“可是我真的对他没有半点感情。”

楚月苦笑道:“在世人眼中,我们是金枝玉叶,一生荣华富贵,无忧无虑,但事实确实如此吗?我想你我心中都有答案,我们的身份令我们失去了很多,比如我们不可能在婚前和人谈感情,这是身为贵女的悲哀。”

纳兰若水幽幽叹道:“若我对一个人已经有了一点感情呢?”

楚月正视纳兰若水,道:“那天发生在奇士府的事,我已经听人说了,我当时猜想你只是在利用辰南来拒绝司马凌空,你不会真的对他产生了一丝感情吧?”

听到这里,辰南心中一阵乱跳。

纳兰若水对视着楚月,道:“若是真的呢?”

楚月有些吃惊,道:“你跟他怎么可能呢,这不是真的吧?若论相貌,他远不如司马凌空,若论本领,就更不用说了,他功力尽失,连你这个国手都不能够妙手回春,他已经没有希望了。而且他还不能够从新修炼,说句难听的话,他现在已经是一个废人,我对他已经不报希望了。”

这些话丝毫不漏的传进了辰南的耳中,虽然从另一种角度考虑,这些都是事实,但辰南还是觉得分外刺耳。

纳兰若水将脸扭向了一旁,道:“你不明白的……”但她没有继续说下去。

长公主道:“若水你在玩火,你跟他是不可能的。”

“我知道,所以这几天我一直没有去奇士府。”

“看来,当初让你去奇士府为他治疗,真的是一个错误。好在你没有深陷进去,时间能够淡化一切,要不了多久,你就不会记得这个人了。”

纳兰若水猛的回过头来,道:“你不是要杀了他吧?”


下一篇:
回首页: 神墓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