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二章 落难公主

所属目录:神墓    发布时间:2014-05-02    作者:辰东
楚月有些焦急,道:“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放过钰儿?”

“最起码要我安然离开楚国边境,在此过程中你不得再派人跟踪我,不然你一定会追悔莫及。”

楚月咬了咬牙,怜爱的看了看小公主,对辰南道:“好,就依你所言,不过你一定要保证钰儿在路上不能受半分委屈,不然将来我定会传下必杀令,倾我大楚全国之力追杀你!”

辰南道:“既然这样,就请你率领人马赶快离去吧。”

“当你离开我楚国边境之时,你若不放钰儿回来,你应该明白后果。”楚月最后深深看了一眼小公主,率领众人向林外走去。

尘沙飞扬,数千铁骑绝尘而去。

辰南放开了小公主,伸手解开了她的哑穴。

小公主刚能开口说话,就开始大骂:“败类、臭贼你个猪头竟然点了我的穴道,我连一句话都没和姐姐说,我诅咒你这个混蛋下十九层地狱……”

“第十九层地狱是你开的吗?有时间我去逛一逛。”辰南一把将她拎了过来,一只手托着她的下颏,道:“现在你是我的俘虏,再敢顶撞我,别怪我不客气……”

小公主一阵尖叫:“死败类、臭流氓你在干吗?”她快速挣出了辰南的手掌,向外跑出去四、五米才停下来,她脸色通红,怒声道:“我早晚要杀了你……”

辰南恶声道:“你若再不老实,今天晚上让你侍寝。”

小公主吓的果然不敢再大声吵闹。

辰南笑道:“早该如此,一个女孩子又吵又闹成何体统。”

小公主恨恨的瞪了他一眼,将脸扭向了一旁。

辰南如此戏弄小公主,心中其实紧张到了极点,从帝都逃出后他一直有一丝隐忧,皇帝的玄祖,那名一百七十多岁的老妖怪,令他感到阵阵难安。

在林中又休息片刻后,辰南押着小公主再次上路,这一次他没有将她夹在肋下,而是让她自己行走,他紧紧跟在她的身边。

直到天黑时在小公主连连喊累的情况下,辰南才在离帝都百里之外的一座小镇停下。他只订了一间客房,吃过晚饭后当他把小公主带进房中时,小公主吓的花容惨淡,一脸惊慌之色。

她语音颤抖:“死败类你……不许乱来,不然我姐姐……我父皇不会放过你的……”

辰南一脸揶揄之色,他心中虽然没有什么龌龊的想法,但却没有放过戏弄小公主的机会,他一边喝茶一边道:“乖乖小侍女去把床给我铺好。”

“你……我早晚要杀了你。”小公主气的脸色铁青。

辰南道:“若想要我不乱来,赶紧按我说的去做。”

小公主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非常不情愿的走到了床边,胡乱将一张凉席铺在了床上,道:“好了,现在你满意了吧。”说完,她气呼呼的坐在了一旁。

“看你容颜倾城,玉手纤纤,不想铺张凉席却这样粗手粗脚,真是……”

小公主怒道:“够了,死败类我受够你了,从来没有人敢这样指使我,你这个家伙太无理、太放肆了,竟然让本公主为你铺床,你不要忘记我姐姐说的那些话,我若是受了半分委屈,你将死无葬身之地!”

“呵呵……”辰南笑了起来,道:“我就是要让你受尽委屈,看你姐姐能把我怎么样。”

“死败类,我早晚把你抓进宫中做太监。”小公主怒气冲冲,简直要抓狂了。

“你这个小恶魔果然狠辣无比,哼,恐怕你永远也没有那个机会了,这辈子你就给我乖乖的做侍女吧。好了,不要吵了,你睡令一张床,明早我们还要赶路呢。”

小公主气的咬牙切齿,恨声道:“不行,你必须给我单开一个房间,我是楚国的公主,怎么能够随便和一个男子同处一室呢?”

辰南道:“小恶魔你不要得寸进尺,你若不老老实实的睡在另一张床上,干脆过来侍寝吧。”

小公主闻听此言,吓的脸色一阵发白。

忽然辰南心中涌起一股强烈不安的感觉,他觉得暗中正有一个修为恐怖的高手在盯着他,但当他仔细去感应时,那种感觉刹那间又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难道老妖怪真的跟下来了?但他为何一直没有出手?”他心中一阵狐疑,他咬了咬牙,暗暗做了一个决定。

辰南来到正在生闷气的小公主身边,快速点了她几处大穴,令她身不能动,口不能言。

小公主一阵惊慌,眼中露出了恐惧之色。

辰南一脸凝重之色,体内真气汹涌澎湃,身体散发出淡淡的金光。他运功于手指,点点金芒、淡淡毫光在他指间乍现,十根手指刹那间晶莹生辉、光芒璀璨。

他的耳边回响着他父亲当年的话语:“困神指能够封人功力、锁人精血,施术者若不及时为受术者化解,受术者半月之内会血脉枯竭而亡,一定要慎用!这门指法威力无边,练至最高境界可困神封仙,但功力不足时千万不可贸然施展,不然会大伤元气。”

辰南没有一丝把握,他不知道以他此时的修为能否顺利施展困神指,但老妖怪给他带来的压力太大了,令他不得不冒险一试。

他功行九转,最后双手齐动,一道道金色的真气透指而出,钻入了小公主的体内,“噼啪”之声不绝于耳,金光令整个房间光芒闪闪。

辰南感觉阵阵倦意向他袭来,他脸色一阵苍白,汗水一滴一滴自他耳鬓滚下,直到最后一道金色真气被打入小公主体内后,他彻底虚脱了,无力软倒在地。

过了好长时间他才恢复些许功力,勉强能够从地上站起,他感觉身体虚弱无比,连忙打坐调息,直至一个时辰后他才睁开了双眼。

辰南暗道:“总算成功了,恐怕这几天不能够和人动手了,但愿老妖怪没有那么大的神通解开困神指力。”

出了帝都以后,小公主是他唯一的护身符,只有将小公主牢牢的掌握在手中,他才能够逃离楚国。

小公主将这一切看在眼里,虽然不知道辰南到底对她做了些什么,但知道肯定不是好事,她心中满是怒意,看到辰南虚弱的样子,她不禁露出幸灾乐祸的神情。

辰南走过去解开了她的哑穴,道:“小恶魔你不要幸灾乐祸,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死定了。我已对你施展了困神指,这个世上除我之外没有人能够为你化解,半月之内我若不为你活络精血,你将血脉枯竭而亡。”

小公主闻言神色惨变,怒道:“败类你太狠毒了,我和你无冤无仇,你竟然对我施展了什么破指法,卑鄙无耻、下流无德、恶心透顶、无耻之极……”

“小丫头,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在皇宫中长大的,嘴巴居然这么恶毒,若再敢骂我就是这个结果。”说着,他一掌切掉了半张桌角,而后用里掐了一下小公主的玉脸。

小公主痛的尖叫道:“啊……你这个臭流氓……”

辰南将小公主丢在床上后,他自己也躺在了另一张床上,他不担心有人潜进,自从灵觉复归后,他的六识变的敏锐无比,在危险来临前一刻他总能够先一步察觉。

今日帝都一战,他已成为楚国公敌,他心中一阵感慨:“唉,居然得罪了一个国家!”

纳兰若水没有和他一起离开帝都,他心中并没有伤感之情,想起这几个月的经历他有些恍惚。

想起老妖怪在皇家典籍室中对他说的那些话,他感觉非常有道理:“有些人注定只是生命中的匆匆过客,随着岁月的流逝,这些人终将在心中渐渐淡去,了无痕迹。”

烛光一闪而灭,如水的月光照进了屋中,辰南进入了梦乡。

小公主也已睡着,但熟睡中还噘着小嘴,似乎不满辰南白天的种种无礼举动。

此时楚国皇宫内皇后正在垂泪,泣不成声:“可怜的钰儿……呜……我的好孩子……”

皇帝劝道:“不要哭了,钰儿不会有事,辰南决不敢胡来。”

长公主楚月在旁道:“如今众位奇士都身中奇毒,所有人都暂时不能出手,若派一般高手去营救我妹妹,恐怕只会打草惊蛇。如果从其他地方调集超级高手恐怕已经来不及了,如今只有请诸葛乘风前辈提前出关了。”

楚瀚虽为一国皇帝,但言语中却对诸葛乘风透着一丝敬意:“诸葛前辈虽然是一位绝世高手,但他被神兽麒麟重伤后一直闭关未出,此时若惊动他恐怕不妥。”

皇后闻听之后,脸上露出一丝希望之色,道:“你们知道这位老人家在哪里疗伤吗?”

楚月道:“其实诸葛前辈一直在宫中疗伤。”

皇后大喜,道:“明日无论如何也要将诸葛前辈请出来,我实在放心不下钰儿。”

楚瀚叹了一口气,道:“也只好如此了。”

万籁具寂,夜格外宁静,此时所有人都进入了梦乡。

一道绿光如风驰电掣一般来到了辰南所在的小镇,绿光中是一道枯瘦的身影,几次闪灭后那条发出淡淡绿光的身影飘进了客栈,径直来到了辰南的房门之外。

下一篇:
回首页: 神墓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