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二十三章 莫大威压

所属目录:神墓    发布时间:2014-05-02    作者:辰东
辰南大笑着,欺身上前,一把抓住了小公主的手腕,道:「小恶魔你对我污蔑陷害,害我走了数百里山路,居然还敢跑到我这里来偷东西,真是自投罗网啊!哈哈……」

「放手。」小公主使劲挣扎,神情慌乱无比。

辰南伸出另一只手,掐住她滑嫩的脸颊,道:「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

「死败类快放手,你弄疼我了。」

「到现在你还嘴硬,今天我一定要驯服你这个小丫头。」辰南的右手令小公主的脸颊不断的变换着形状。

小公主又羞又气,暗暗后悔来到了这里,她痛叫道:「哎呦,疼,死败类我早晚要杀了你。」

辰南遭她陷害,走了一天的山路,此时闻听此言,顿时火气上涌,他扯着小公主来到了床边,将她按趴在了床上。

小公主一阵尖叫:「败类你要干吗?快放开我……」

辰南伸出手掌对着的她的丰臀就拍了下去,「啪啪」之声不绝于耳。

「啊,哎呦……死败类你敢如此羞辱……冒犯我,你死定了……哎呦……」

「喀啦」一道闪电在房中亮起,虎王小玉见主人被欺负,从旁边一个角落里窜了出来,对着辰南就是一道闪电。

辰南猝不及防,被闪电劈了个正着,浑身上下顿时一片焦黑。他大怒,舍下小公主,身形如鬼魅一般眨眼便欺身到了小玉身前,可怜小玉还未来得及变身,便被辰南掐着脖子拎了起来。

他不懂兽体的穴道,对虎王实施了全方位封穴,小玉的每一寸皮肉都被他点了个遍,最后小玉如小瓷猫一般,一动不动了。

「色虎竟敢偷袭我……」辰南对着小玉的脑门狂敲了几下,痛的虎王龇牙咧嘴,奈何它身不动,口不能言,只能干瞪眼。「居然敢瞪我,我敲,我再敲!」辰南又连着敲了几下,这下痛的小玉虎泪都快流出来了,它再也不敢眼露凶光了。「虎假魔威的家伙,仗着小恶魔给你撑腰,就敢和我叫板了?呆会儿再收拾你。」

当辰南再次回到床前时,小公主吓的一阵惊慌,颤声道:「败类……臭贼……白天我在和你开玩笑,现在不玩了。」

「你玩够了,我还没玩够呢。」他像拎布娃娃一样,把小公主拎了起来,道:「你左一口败类,右一口臭贼,别忘了你现在是我的阶下囚。我本来已经放弃那个侍女计划了,现在你在逼我继续执行,看来真的有必要把你训练成一个合格的侍女。」

小公主闻听此言脸色大变,差一点就要发作,但又忍住了,委屈的道:「以后我不叫你败类,也不叫你臭贼了还不行吗?」

「那是当然,以后要叫我主人,明白吗?」

小公主强忍着怒火,道:「我以后叫你辰南吧,决不再胡乱叫你什么了。」

辰南道:「晚了,以后乖乖给我做侍女吧。」

「死败类、臭贼、无耻之徒……」小公主再也忍不住,一边咒骂,一边又踢又抓。

辰南再次将她按在了床上,「啪啪」之声再次从屋中响起。

小公主羞愤欲绝,脸色鲜红欲滴,但却无丝毫办法。

「败类……你现在在亵渎一国公主,若是传到我父皇耳朵里……哎呦,你就是有十条命也没了……哎呦,不要打了,我保证不会说出去的,快停手……哎呦……」

辰南停了下来,揶揄道:「愿意做我的侍女吗?」

小公主快速缩到了床角,泪眼汪汪的道:「我是一国公主,你怎么能够向我提出这种要求呢?况且我们之间都是误会,我又不是成心整你,下次我不和你开玩笑了还不行吗?」

辰南道:「少来,小恶魔你不要再演戏了,我早就不吃你这一套了。」

小公主道:「好吧,我们尝试做朋友,不再互相敌视还不行吗?」

「不行,你到底答不答应?」

看到辰南又扬起了手掌,小公主一阵害怕,道:「你怎么能够这样逼人呢,我答应平时给你做些事情还不行吗?但我们决不是主仆关系。」

辰南心中大笑,没想到今天这个大恶人做的这么成功,居然真把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公主吓住了。

他不想逼的过紧,以免弄巧成拙,他沉声道:「好,你先等一会,我去冲个凉,呆会儿有话对你说。该死的色虎居然敢偷袭我,弄的我一身焦黑。」

看着辰南走了出去,小公主快速跳下了床,抱起了一动不动的小玉。

「小玉你怎么不动了,哎呀,你快点动一动啊,好带我离开这里。」任凭她怎样摇晃,小玉也不能动弹。

「死败类居然还会给动物点穴,这个该千刀的万剐的可恶家伙……」小公主低声咒骂着。

她虽然想抱着小玉逃走,但一想到那些美丽女子落入坏人手里的故事,她心中就害怕不已。如今小玉不能够保护她,她自己的一身功力也早已被封,天色已黑若这样逃出去,在罪恶之城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辰南回到屋中时,小公主正抱着小玉生闷气。

「小恶魔去帮我打一盆热水进来。」

「你……你不是刚洗完澡吗,还要水干吗?」

「我要泡脚,走了几百里山路了,脚都快磨肿了。」

「你……居然要我打洗脚水,不要做梦了,我死也不会做那种事!」

这一次辰南妥协,他降低了要求,道:「嗯,那就从端茶倒水做起吧,帮我端一杯茶水来。」

小公主在心中将辰南咒骂了一百遍,而后万分不乐意的走了出去。从前院伙计那里接过茶水后,她眼睛转了转,动起了坏脑筋。

「死败类竟然敢如此侮辱本公主,还想喝我端的茶水,哼,今天我要你喝洗脚水。」小公主当然不会扒下自己的鞋袜,她将小玉的小虎脚在茶水中搅了搅,最后忍不住笑道:「臭贼这是你自找的,哈哈。」

当辰南端起茶杯时,突然发现小公主嘴角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他心头一颤,这杯茶绝对有问题。他把送到嘴边的茶杯又放了下来,仔细观察之下,竟然发现有一根白亮的毛发,再看看小公主怀中像小瓷猫一般的小玉,他一下子明白了这杯茶肯定留下了虎王的「痕迹」。

辰南气的将茶杯放在桌上,道:「小恶魔没想到现在你还敢算计我,看来我对你太宽容了,我一定要惩罚你。」

小公主吓了一跳,没想到辰南识破了茶中的「玄机」,她语音颤抖,道:「败……辰南怎么了,你……想怎样?」

「竟敢在茶中动手脚,以后稍不留神岂不被你害死?」说着他站了起来。

「我没动手脚,啊……你不要过来。」

辰南一把将小公主扯了过去,将她怀中的小玉丢在了地上,而后将她抛在了床上。

小公主这时真的害怕、恐惧到了极点,颤声道:「败类,不,辰南……你我要乱来,我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

这时辰南忽然感觉到一股强烈的不安,一股莫大的压力从窗外传了进来,让他感觉到一股发自灵魂的战栗,一股无能为力、无法抗拒的感觉在他心中升腾而起。但这种感觉在瞬间又消失了,那股异常强大的压力如潮水一般转瞬退却。

辰南骇然,如今他已是三阶高手,但刚才那股压力却让他难以生出丝毫抵抗之心,可以想象来人的修为是多么的惊人。他刚刚挟持小公主逃离楚都时,在离楚国都城百里之外那家客栈也曾有过一次强烈不安的感觉,但这次好象比上次还要强烈许多。

辰南一下子联想到了楚国皇帝的玄祖,那名一百七十多岁的老妖怪,他看了看小公主,发现她毫无所觉,只是不安的看着他,他一下子肯定那个人必是老妖怪无疑。他感觉脊背凉飕飕,老妖怪真的跟了下来,这个修为恐怖的老人不光在保护着小公主,而且一定对他有着不可告人的图谋,不然决不会容忍他至此。

小公主看着辰南脸色不断变换,她的心跟着一颤一颤的,生怕他「兽血沸腾」。

过了好一会儿,辰南才平静下来,出于对老妖怪的敬畏,他不敢再对小公主太过无礼。

「小恶魔不要赖在我床上,赶快下来。」

小公主一下子放松了下来,道:「谁愿意呆在你这张床上,臭死了。」

辰南不理她,从地上拎起了小玉,在它身上一顿乱点,一道道金色劲气透进了它的身体。

小玉刚一能动便立刻变身,庞大的虎躯占了半间屋子,它刚要张嘴吼叫,辰南手疾眼快,将地上的鞋、袜都丢进了它的口中,而后又将刚刚换洗下来的脏衣服扔了进去。但这点东西怎么能够堵上虎王的血盆大口,他赶紧又将床上的被褥塞了进去,总算在小玉发出虎吼之前填满了它的大嘴。

小玉的嘴虽然被堵住了,但仍向辰南扑去,辰南赶忙闪向了一旁,冲小公主喊道:「赶快让这头色虎停下来,要不然我扒了它的虎皮。」

小公主叫道:「小玉停下来吧,我们现在还打不过这个混蛋,以后再报仇。」

小玉无限委屈的看了小公主一眼,最后停止了攻击,当它把辰南的臭鞋、臭袜子吐出来后,居然呕吐了起来。

小公主捂着鼻子,道:「辰南你……太坏了,居然将这么恶心的东西丢进小玉的口中,你看它都难受成什么样子了。」

小玉又变成了小猫般大小,呕吐不停,地上一大片水渍。

辰南骂道:「XX,色虎你居然这么娇气,我的鞋袜有那么恶心吗?」

小公主叫道:「臭死了!」

小玉居然颇通人性的点了点头,而后又开始狂吐。

辰南尴尬的摸了摸头,道:「走了几百里山路,有点臭也是正常的。色虎活该,谁叫你用闪电偷袭我的。」

小公主心疼的将小玉抱了出去,帮它不断洗漱,过了好长时间它才停止呕吐。

下一篇:
回首页: 神墓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