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五章 湖底惊魂

所属目录:神墓    发布时间:2014-05-02    作者:辰东
辰南急忙向旁闪去,水怪那锋利如剑的牙齿与他擦身而过,但它那如蛇一般的躯体却一下子缠上了他的腰腹。

这是他头一次在水中作战,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发挥。他左手匕首向回转而来的水怪巨口猛刺而去,右手匕首在则狠狠的斩向缠在他身上的蛇身。

血水涌动,辰南的两把匕首都给水怪造成了致命的伤害,他左手匕首深深刺进了水怪的上腭,右手匕首则斩断了它的躯体,血水令他眼前一阵模糊。水怪一阵剧烈扭动,向湖底沉去,眨眼间便被水蛇淹没了。

他不敢停留,急忙向上游去。可是正在这时旁边一丛石钟乳背后再次出现一条水怪,这条水怪有水桶组细,长足有三丈,看起来要比刚才那头要凶猛许多,在黑暗的湖底水怪的双眼如****一般明亮,不过看起来透着森森的寒意。

辰南不感轻举妄动,手持双匕冷冷的注视着它。

这头水怪没有向他冲来,却张开血盆巨口喷吐出一道电光,他虽然避过了那道电光,但水中处处导电,强大的电流令浑身发麻,在刹那间他失去了行动的能力。

水怪扭动蛇躯,长大的尾巴狠狠的抽在了辰南的身上,将他在水中横着抽出去三丈距离。鲜血自他的口中涌了出来,在他无法运功抵挡的情况下,这大力的甩抽令他受了严重的内伤。

胸腹间剧烈的疼痛令他麻痹的身体恢复了知觉,他刚要动,突然发现又有四、五条三丈多长的水怪从远处向这里飞快游来。

辰南感觉头皮一阵发麻,一条这样的水怪已经令他难于应付,这么多条简直没有任何战胜的希望。

他口中向外溢着鲜血,身子一动不动,几条水怪嗅到了血腥味后一起向他飞快冲来,均张着血盆巨口,露着森森白齿,吓人之极。

在几条水怪的血盆巨口即将触到辰南身体时,他快速沉了下去,闪电般挥出了两把匕首,鲜血狂涌,两条水怪重伤。

在这瞬间他感觉强大的电流再次让他失去了行动的能力,同时一条巨尾狠狠的抽中了他。他的身子快速向湖底坠去,望着湖底那如草丛般的水蛇,辰南吓得亡魂皆冒。

一阵剧烈的疼痛再次让他的身体恢复了知觉,十几条水蛇已经咬中了他,辰南感觉被咬中的地方一阵发麻,而且这种麻痹的感觉正在迅速蔓延向身体各处。

他知道中了剧毒,他一边吐血一边强行运转玄功,一层淡淡的金光自辰南身上透发而出,震掉了咬在他身上的水蛇,但随后无数条水蛇蠕蠕而动,将他埋在了下面。

此时无论他的怀中还是手脚之间都爬满了水蛇,辰南的身体不禁起了一层小疙瘩。虽然有护体真气阻挡,它们已经无法再伤害他,但他心中还是泛起阵阵寒气。

透过密密麻麻的水蛇,辰南看见几条水怪正在嘶咬那两条受伤的水怪,鲜血狂涌,同时又有十几条水怪向那里游去,黑暗中十几双如****般明亮的怪眼冷电森森,令人心悸。

短短一瞬间,那两条受伤流血的水怪便被同伴扯裂分食了,连一根骨头都没有剩下。辰南看的一阵发寒,这真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衰弱就意味着死亡。

那些水怪虽然不断向湖底打量,但面对那密密麻麻,数万条蠕蠕而动的水蛇,它们也只得怏怏退去。

过了好久湖底又恢复了平静,辰南家传玄功一直流转不停,他已经将体内的毒素排了出去,只是严重的内伤却无法在短时间内痊愈。他慢慢曲膝蹲到了地上,而后双脚用力在地上一蹬,身体如一道金箭一般快速向上冲去。

十几条水怪感觉到了水中的强烈波动,快速向他追来。辰南心中暗暗焦急,他将两把匕首对准了自己的肩头,准备在身体失去知觉前刺痛自己,用疼痛恢复知觉。同时他将玄功运转到了极限,令护体真气充盈在体表。

强大的电流再次向他袭来,辰南在感应到电流的一刹那,将匕首轻轻刺进了肩头,电流没有他想象的那样猛烈,他知道家传玄功散发而出的护体真气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肩头的疼痛,加之护体真气的作用,辰南这一次没有失去行动能力,但水怪的速度远远快于他,几条水怪眨眼间便追了上来,张开血盆巨口向他咬去。

辰南没有办法,只能回头和几条水怪近距离搏斗,两道剑气自两把匕首激发而出,刺穿了两条水怪的身体,令它们鲜血狂涌。但他也被一条水怪的巨尾结结实实抽了一记,令他感觉浑身筋骨欲断。

幸好他被向上抽去,强大的力量令他快速冲出了地下湖,负伤的水怪再次遭到了同伴的围攻,眨眼间骨肉不剩。

当辰南距离湖面只有一丈距离时,水怪又已尾随而至,他用力将两把匕首抛了出去,依稀间他看见血花涌动。水怪似乎知道他即将要逃离出湖水,这一次不再攻击受伤的同伴,一齐向他冲去。

在这生死存亡的一刹那,辰南激发了身体内的每一分力量,此时他身体金光大盛,如熊熊燃烧的烈焰一般,他四周的湖水沸腾了起来,他的身子如金箭一般快速冲出了水面,向不远处的岸上落去。

在他身体触到地面的一刹那,辰南虚脱了,身上再没有半分力量,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若是平时,他可以在水下呆上半天不用换气,但今日生死险境中他连番受伤,加之不断剧烈运动,过早的耗光了精力,使他差一点呛水。

过了好久辰南才缓过气来,他摇摇晃晃站了起来。

「我XXXX……湖底竟然有这么变态的水怪,他XXX的,若不是我逃的快,这次就成仙了,XXXX……」

湖水已经恢复了平静,神骨在漆黑的湖底散发着淡淡的光芒,那些水怪早已无影无踪。

「XXXX……竟然害的老子自残身体……」辰南一边咒骂,一边包扎双肩的伤口。他在湖边休息了一会儿,而后捡起地上的外衣和长刀向罪恶之城赶去。

下一篇:
回首页: 神墓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