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九章 恐怖的美女

所属目录:神墓    发布时间:2014-05-02    作者:辰东
辰南心中一动,他知道神骨的价值,前几天小公主曾经从神风学院副院长手里诈来五万金币,这块手骨绝对还值那个价。昨天夜里虽然他有机会取走它,但他没敢动,他怕惹来杀身之祸。

辰南盘算了一下,而后向雅间走去。

当屋中两人听到敲门声时吓了一大跳,开门前都将腰中的剑拔了出来。

辰南笑道:“别紧张,我没有恶意。”

屋中两人金发碧眼,四十多岁的样子,一人身材高大魁梧,另一人身材偏矮,但看起来很结实,两人皆是西方武士打扮,每个人的手中都握着西式巨剑。他们对辰南充满了敌意,每个人的身上都充盈着强大的力量,随时有可能会爆发而出。

高个子武士道:“你偷听了我们的谈话?”

辰南脸上带着笑意,道:“放松一些,我真的没有恶意。我确实听到了你们的谈话,但不是偷听,你们不是想卖掉那块神骨吗,我想买下来。”

两个武士的神色渐渐缓和了下来,放下了手中的巨剑,将辰南让进了屋里。

辰南恭维道:“二位本领果然高强,竟然在数千人手中夺到了神骨,佩服!”

矮个子武士道:“真正的高手都在寻找那件神秘的宝物,要不然凭我们的修为怎么能够得到它呢。”

辰南已经看出这两人皆是一阶高手,但怕两人起戒心,所以他并没有道破。

高个子武士道:“你想出多少金币买我们手中的神骨?”

辰南道:“一万金币。”

“不行,这个价格我们决不会卖,你走吧。”两个西方武士断然拒绝。

辰南道:“价格可以商量嘛,你们打算将它卖多少金币?”

两个西方武士低声商量了一会儿,道:“五万金币。”

“天啊,你们抢钱啊,贵的太离谱了吧。”

矮个子武士道:“这已经是最低价格。”

辰南道:“三万金币,我买下它。”

“我们不想讨价还价,一口价五万金币。”两个西方武士一脸坚决之色。

辰南见两人没有商量的余地,最后以五万金币买下了神骨,他决定到神风学院去漫天要价,痛宰那个副院长一顿。

付完钱后他已身无分文,他不仅花掉了小公主的四万多金币,还将他自己身上的钱全部“贡献”了出去。两个西方武士接过金票后,从包裹中取出神骨递给了辰南,而后便匆匆离去。

辰南将神骨从新包了起来,向神风学院赶去。走进学院大门时,他心中一阵忐忑,生怕遇上东方凤凰和小公主,还好没有“冤家路窄”这种巧合。

不过他却遇见了一个熟人,确切的说是眼熟的人,是前几天录取新生中的那名性感、火辣的金发美女。当日在金发美女无边魅力之下,在场所有色狼都猛吞口水,令辰南至今记忆犹新。

再次见到金发美女,他依旧涌起了一股惊艳的感觉,金发美女正从对面走来,惹火的身材袅袅娜娜,摇曳生姿。

当她从辰南身边路过时疑惑的眨了眨眼,而后突然停下来,道:“你是小麻烦的哥哥败类?”

辰南哭笑不得,金发美女居然这样称呼他。

“喂,美女,我们认识吗?”

金发美女笑了起来,道:“当日所有新生都看见你调戏魔法系的天才美女东方凤凰,想不让人认识都不行。你胆子可真大,居然还敢跑到这里来,你不知道学院好多男生都在到处找你呢。”

辰南一阵发寒,暗叹东方凤凰的魅力果然惊人,他向左右望了望,小声道:“没那么夸张吧?”

金发美女道:“你大喊一声‘败类在此’试试看,包准会有一大批人立刻出现在你的眼前。不过好在见过你面的男生不是很多,要不然早有人上前找你麻烦了。”

辰南面现尴尬之色,没想到他真的成了名副其实的败类,人人喊打。

金发美女笑道:“你妹妹小麻烦更出名,不仅揪掉了副院长一大把胡须,还敲诈了他五万金币,简直是神风学院所有学生的偶像。现在你们兄妹是这里的名人,几乎无人不知。”

辰南恶寒,他这个“名人”简直是所有男生的公敌,他心虚的向附近望了望,还好没有人敌视他。

“请问美女,副院长在哪里办公?”

“你不是找你妹妹来的吗?她和东方凤凰就住在我隔壁,我帮你去叫她吧。”

辰南一听脸都绿了,要是把那两个女人惹来,他吃不完兜着走,他急忙道:“别,千万不要去叫她们,你告诉我副院长在哪里就可以了。”

金发美女告诉了他副院长的办公地点,而后笑着转身离去。

辰南走出去几步,又回头道:“喂,美女你帮了我的忙,我还没来得及问你的名字?”

“露丝。”

辰南忽然看到露丝转头时笑的有些异样,他有些担心,大声喊道:“露丝千万不要告诉我妹妹我到了这里。”

“知道了。”

按照露丝指点的路线,他很快来到了副院长办公的地方,他刚要敲门,里面便传来了副院长的声音:“进来吧。”

辰南暗叹副院长果然功夫了得,他已经将自己的脚步放到了最轻的程度,没想到还是被里面的老人发觉了。他推门而入,副院长看他进来后笑眯眯的道:“小伙子功夫不错啊,你找我有事吗,难道想加入神风学院?”

“院长大人我们已经不是第一次见面了,我和您已经算是熟人,我有什么说什么。实话和您讲吧,我这次来想和您做一笔生意。”

“哦,你要和我做生意,到底是什么样的生意呢?”副院长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边说边端起茶杯小饮了一口。

“我想卖给您一块神骨。”

“噗”闻听此言,副院长将刚喝进口中的茶水吐了出来,将他身前的办公桌弄的一片狼藉,他一下子站了起来,再无刚才的稳重之色,急声道:“你……有一块神骨?”

辰南不慌不忙坐在了副院长的办公桌前,自己倒了一杯茶水,喝了一口,道:“是的。”

副院长焦急的问道:“是哪一个部位的神骨?”

“是一块左手骨。”

“什么?太好了!哈哈……”副院长高兴的大笑了起来。

辰南喝了一口水,道:“院长大人,这块神骨现在还是我的,您没有必要那么高兴吧?”

副院长意识到自己失态,咳嗽了一声,又坐在了靠椅上。他闭目沉思了一会儿,脸上又现出了笑眯眯的神态。不过辰南怎么看都觉得这种笑容充满了奸诈的意味,他心中一阵嘀咕。

副院长脸上泛起和蔼可亲的笑容,道:“辰南最近过的还好吗?”

“噗”辰南将口中的茶水一下子喷在了身前的办公桌上,令狼藉的办公桌更加脏乱。

“年轻人怎么了,不要激动啊!”

辰南怎么也没有想到副院长竟然叫出了他的名字,他惊愕的望着眼前那个笑眯眯的老人。

“你……认错人了,我不叫辰南。”

“呵呵,枪挑二阶飞龙骑士,箭射四阶巨龙,年轻人了不起啊!”

辰南稳了一下心神,道:“我是来和你做生意的,不想听你说些无聊的东西。”

副院长笑道:“好啊,先让我验验货。”

辰南打开包裹,将散发着淡淡光芒的神骨取了出来。副院长接过去仔细看了看,眼中露出惊喜的神色,道:“不错,确实是古神的左手骨,难道你找到了古神的遗宝?”

辰南道:“古神的遗宝至今下落不明,我怎么会得到它呢?”

副院长道:“感谢你为神风学院带来这块神骨,我代表全院所有师生谢谢你……”

辰南怎么听怎么觉得不对劲,他打断了副院长的话,道:“谢我干吗?我又不白送给你们,一口价十万金币,我不想讨价还价。”他表现出一副坚决的神色。

副院长笑道:“年轻人,我们得到了一些关于你的消息,我们若是散播出去,我想很多人会对你感兴趣的。”

“什么消息?”

“听说不久前有一个青年一怒为红颜,手持后羿弓大闹楚国帝都,不仅威逼楚国皇帝,还掳走了楚国的小公主……”

“够了,你们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楚国不是封锁消息了吗?”

“呵呵,我们也是这两天得到的消息,楚国保密工作的确很严密,但神风学院门徒遍布天下,大陆上的任何风吹草动最终都会传到这里。”

辰南看着副院长脸上那不变的可恶笑容,真想捶他一顿,他不动声色道:“你们想怎么样?”

副院长笑道:“放心,我们不会乱说话,你将神骨送给我们,我们感激还来不尽呢,一定会为你保守秘密。”

辰南叫道:“你……谁将神骨送给你们了?你们这是**裸的打劫!”

副院长笑眯眯的道:“尽管楚国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公布这件事,也没有对你下必杀令,但若是有人将你抓住送给他们,我想他们一定会很高兴的。罪恶之城现在风起云涌,有那么多的修炼者聚集在这里,你的事若是被大肆宣扬出去,一定会有大批人对你疯狂追杀,去换取楚国的高官厚禄。”

辰南听后身上一阵恶寒,这种情景想想就可怕。

副院长道:“感谢你为神风学院带来这块神骨,我代表全院所有师生谢谢你……”

“死老头子,我几时说把神骨给你们了?”

“哦,难道你真的想一个人单挑数千人?佩服,佩服!”

辰南现在真想把副院长按倒在地狠狠的踹上几脚,他望着这个满脸可恶笑容的老人,道:“死老头子你们……我就是被人追杀,也不会把这块神骨给你们。”

副院长笑道:“年轻人不要激动,我们不会白白收下你的神骨。”

“你们打算出多少钱?”

“提钱多俗啊。”

“你……呜……我不嫌俗啊,这块破骨头是我花了五万金币买下来的。”

“感谢你为神风学院带来这块神骨,我代表全院所有师生谢谢你……”

“死老头子你换点有新意的话好不好,怎么总是这句啊!”

副院长咳嗽了一声,道:“咳,不会让你吃亏的,你把神骨交给神风学院后,我们保证不会让任何国家或组织在罪恶之城通缉捉拿你。”

“罪恶之城又不你是家的,你说话能算数吗?”

副院长道:“我现在在代表神风学院说话,学院在罪恶之城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况且学院的正院长也是罪恶之城的城主之一,这样一个决定还是能够做主的。”

辰南在心中大骂副院长奸诈、无耻,楚国到现在还没有通缉、追杀他,还有哪个国家或组织会对他不利呢。除非副院长故意将他的事情说给在此寻找古神遗宝的修炼者,不然他暂时还没有危险。

副院长脸上挂着笑意,道:“你看怎么样?”

辰南欲哭无泪,没想到这个老头这么奸诈、可恶,居然拿以前的事要挟他,令他没有丝毫办法。“死老头子你简直就是一个恶棍、土匪、强盗、混蛋……”

“感谢你为神风学院带来这块神骨,我代表全院所有师生谢谢你……”

“死老头闭嘴,不要再重复这句话了,我快有杀人的冲动了。我的钱啊,五万金币啊,居然为神风学院免费服务了,我哭啊……”

副院长道:“年轻人看得出来你现在手头似乎有点紧,我私下先借你一千金币吧,记得要赶快还我啊!”说着他取出一张金票递给了辰南。

辰南一把抢了过去,道:“死老头请问你贵姓?”

“呵呵,不用客气,免贵姓李。”

辰南用力拍了一下桌子,放开喉咙大声骂道:“李老头子,我XXXXXXXX,姓李的,我XXXXXXXX……”而后他甩门而出。

当他踏入院中的一刹那一下子愣住了,只见院中围了一大群女子,具吃惊的望着他,为首两人正是小公主和东方凤凰,另外还有许多男生正在向这里赶来。

“哇,小麻烦你哥好帅啊,刚才他居然在大骂副院长,简直酷到了极点。”

“是啊,你揪下了副院长一大把胡须,你哥大骂了他一顿,你们兄妹简直是我们的偶像!”

小公主气愤不已,大声喊道:“我说过那个败类不是我哥,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你把自己的五万金币都给他了,还说没有关系。”

“是那个败类从我这里抢去的。”

……

辰南一阵头痛,他已经听不清那些问题女生在说什么,看着小公主那可怕的眼神和东方凤凰那杀人的目光,还有不少男生眼里那野兽般的光芒,他泛起一股无力感。

他收回了踏入院中的那只脚,快速退回了副院长的屋中。

“咦,年轻人你怎么又回来了,难道还我钱来了?”

“死老头你不要装蒜,我被你们学院的学生困在这里了,你快想办法。”

副院长不慌不忙站了起来,他脸上挂着一贯的笑容,道:“我去看看。”来到院中看到小公主之后,副院长不自觉的摸了摸参差不齐的胡子,院中的学生忍着笑意看着他。

“你们干吗围在这里?”

别的学生都对副院长有一丝敬畏,惟独小公主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她大声道:“院长你身后的那个败类抢走了我五万金币,还调戏……”

她刚说到这里,被东方凤凰一把捂住了嘴巴。

副院长道:“是嘛,我现在有些事情要处理,没有时间帮你们解决问题,等我回来再说吧。”说罢,副院长穿过人群扬长而去。辰南气的真要抓狂了,这个可恶的老头居然把他丢在这里不管了。

“喂,死老头子快回来,我不就是骂了你几句嘛,死老头……”

这时东方凤凰将捂在小公主嘴上的手放了下来,冲着辰南喊道:“败类,我看你这次往哪里逃?”

满院子的人一齐向辰南逼来,女生脸上带着戏谑的神情,男生则都是一副恶狠狠的凶相。辰南顿时变色,这些人当中除去那些王孙贵女外,剩下的人都是阶位高手,若是齐向他出手,他死定了。

“咳,东方小姐,我想我们有些误会,上次……”

小公主在旁叫道:“上次你非礼凤凰姐姐,我在旁边看到了。”

辰南此时真想狠狠的痛揍她一顿。东方凤凰再次捂住了小公主的嘴巴,旁边那些男生眼中简直要喷出火来了。

辰南知道说什么也没用了,他转身跑进了副院长的房中,一脚踢开后窗跳了出去,而后快速向学院大门那个方向跑去。一群人在后紧追不舍,辰南跑出很远一段距离后,偷眼向后观看,立时吓了一大跳,只见东方凤凰和七、八个女生施展风翔术快速向他飞了过来。

“我XXX,魔法师真是麻烦!”

眨眼间那些女魔法师就追到了他的背后,闪电、风刃、火焰……各种魔法攻击铺天盖地向他袭去。

辰南左躲右闪,但脚下速度不变,依旧向前飞跑。他知道后面那群狼一样的男生比这些女魔法师要可怕多了,若被他们围上非被撕烂不可,他拼着挨几下魔法攻击也不敢减速。

东方凤凰咬牙切齿的施放着魔法,令辰南吃尽了苦头。这时小公主驾御着小玉快速从后面飞赶了上来,她惟恐天下不乱,一边指挥小玉对辰南进行魔法攻击,一边冲着前方的人喊道:“抓住前边那个人,他就是上次调戏东方凤凰姐姐的败类。”

这时辰南和东方凤凰两人皆有一股抓狂的感觉,对可恶的小公主简直恼火到了极点。如此大的动静引来神风学院内不少学生侧目,后来许多学生纷纷加入痛打败类的队伍。这下辰南更惨了,大批的武者兜在他屁股后面,许多魔法师在他头顶上方狂轰烂炸。

若不是这些魔法师怕损害学院的建筑物和伤及无辜,辰南早已被轰倒在地。即便这样他也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因为现在多了许多男魔法师。这些人早已听闻前几日有个败类调戏东方凤凰,这次看到“元凶”立时狠下重手,和辰南一副深仇大恨的样子。

当辰南跑到神风学院大门口时,他衣衫褴褛,面目漆黑,头上冒着缕缕青烟,狼狈到了极点。

“我XXXX……”他在心中将奸诈的副院长、可恶的小公主和暴怒的东方凤凰大骂了一百遍。

他终于逃出了神风学院的大门,但他身后的追杀大军却对他紧追不舍,数十个魔法师在空中对他狂轰烂炸,大批的武者在后狂呼呐喊,场面壮观不已。幸好街上行人众多,令天上的魔法师放不开手脚,要不然辰南就是有十条命也丢了。

街上的行人吃惊的望着这路追杀大军,神风学院已经多年未曾出现过这样的情景,即便当年追剿一个著名的凶徒时也不过出动了几十名学生而已。

辰南叫苦不迭,身后的武者还好说,转了一圈已经被他甩了一大半,但天上的魔法师实在令他头痛,这些人如影随形,怎么也无法摆脱。他从东城跑到了北城,而后又从北城折了回来,最后他向环城河跑去,一路上惹得鸡飞狗跳,街上一片大乱。

临近环城河时由于没有街上的行人做掩护,辰南简直成了活靶子,若不是那些魔法师不想闹出人命,他恐怕一命呜呼了。

在跳进环城河前,辰南忍着身上的伤痛,冲空中大叫道:“凤凰老婆等着瞧,为夫以后一定要好好教训你。”说完,他一个猛子扎进了河中。

东方凤凰咬牙切齿,气的脸色铁青,最后她忍不住尖叫道:“啊……我一定要杀了这个混蛋!”

下一篇:
回首页: 神墓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