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十一章 调戏成真

所属目录:神墓    发布时间:2014-05-02    作者:辰东
按照魔法师指点的方向,辰南很快便找到了那片二层楼阁,由于已是深夜时刻,所有的房间都不再有****,整片院落静悄悄。他隐身在三号楼阁前那座假山之后,细心观察了一阵,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才轻飘飘跃上二楼走廊。

辰南站在第一个房间门口仔细倾听,里面除传出两名女子均匀的呼吸声外,还传出了小公主的梦呓:「死败类……我早晚要你好看……敢冒犯我……」

辰南听的目瞪口呆,小公主居然做梦都在恨他。

「这个可恶的小丫头!」

他无声无息打开房门向里走去,他不担心惊动里面两人,东方凤凰是一个魔法师,灵觉不可能如武者那般敏锐,小公主一身功力早已被他封住,功力尽失的情况下也不可能发觉他。

两个女孩的房间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如兰似麝,令人沉醉。如水的月光自窗棂洒落进来,令屋内景物清晰可见,东方凤凰和小公主的木床一左一右,相距不远,两人玉体横陈,玲珑的曲线极具诱惑之态。

月光下东方凤凰睡姿恬淡,绝美的容颜流露出一股端庄、圣洁的气质,只是裸露在毯外的一条如玉的如手臂和一条雪白修长的大腿,令圣洁的美女多了一丝妖娆、妩媚之色,透着一股别样的诱惑。

小公主的睡姿更是让人喷血,玉体上的薄毯早已被踢掉在地,她只穿着一身小衣,身上大片雪白的肌肤都暴露在外,藕臂、**交相辉映,在月光下泛着惑人的光泽。

两个绝世美女的睡姿诱惑之极,辰南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突然小公主的床头闪现出两道绿光,虎王小玉警惕的睁开了双眼。

辰南手急眼快,擒龙手闪电而出,金色的光掌将它包裹住席卷而回,可怜的小玉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被辰南擒到了手里。辰南在它身上一阵狂点,直到小玉身体僵硬不动后他才停下来,而后将它丢在了床上。

「劈劈啪啪」的点穴声惊醒了睡梦中的两名美女,她们几乎在同一时间睁开了双眼,当她们看到屋中站着一个男人时,本能的流露出惊恐之色。但她们还未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就被辰南同时点住了穴道。

当两女看清屋中之人是辰南时又惊又怕,尤其是东方凤凰,在她的意识中辰南是一个曾经冒犯过她的好色之徒。此时看到他闯进屋中,她一下子联想到了最坏处,吓得几乎快晕过去了。

小公主也害怕不已,最近以来她不仅栽赃、陷害过辰南,还煽风点火、鼓动神风学院的男生追杀他,令辰南狼狈到了极点。

「嘿嘿,小丫头身材真是棒到了极点啊!」辰南冲着小公主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

直到这时小公主才发现不妥,她身上的薄毯早已被踢掉在地,致使她大片雪白的肌肤暴露在外,此刻她又羞又气,心中大骂辰南无耻的同时也暗怪自己睡觉太过不老实。看到辰南一屁股坐在了她的床上,小公主吓得呼吸都快停止了,她不断瞟向东方凤凰,示意辰南看向那里。

辰南看的有趣之极,忍不住笑了起来。

东方凤凰气的差点没过背过气去,小公主居然在出卖她,要把她供给辰南,她狠狠的瞪了小公主几眼。

看辰南还坐在她的床上,小公主急的都快哭出来了,随后她可怜兮兮的望着辰南,同时不断向东方凤凰努嘴。她哑穴被点,嘴巴活动不便,勉强能够做出示意的动作。

东方凤凰真快抓狂了,她若能够动,一定会对小公主施展出最狂暴的魔法,她暗恨小公主不讲义气,此时她对辰南的恐惧反倒消除了不少。

最终辰南向小公主伸出了手掌,东方凤凰虽然此刻对小公主极度不满,但也不由得对她深深同情,同时她为自己长出了一口气。

小公主恶狠狠的望着辰南,眼睛都快喷出火来了,但出乎屋中两女的意料,事情并没有像她们想象的那样糟糕。辰南将小公主扶起后,运转玄功向她各大穴位注入一道道金色的真气,房间内金光闪动。

东方凤凰感觉奇怪无比,不知道辰南在做什么,一时胡思乱想起来。

小公主当然知道他在干什么,见他不计前嫌来这里帮她化解困神指力,不由得对他敌意大减。不过一想到这本来就是辰南施加给她的,而且现在也只是暂时为她化解一下而已,她心中便又开始咒骂起辰南。

此时楼外的那座假山上,一个紫衣老人和一个蓝衣老人正在注视着屋中的一举一动,他们用低不可闻的密语在交谈。

紫衣老人道:「这个小子胆子可真不小,上次偷偷摸摸溜进来一次,这次居然又来了,你看他到底在做什么?」

蓝衣老人道:「好象是一种活络血脉的秘法,看不出这个小子还有两下子。」

紫衣老人道:「嗯,我想起来了,那个小麻烦这几天好象找了几个教师帮她化解什么禁制,不过都没有成功,想来她身上的禁制和这个小子有关。」

……

半个时辰之后,屋中金光一闪而逝。

辰南将小公主平放在床上,捏着她一侧的脸颊,道:「小恶魔,你不断陷害我,我还费尽周折来救你,你现在是不是考虑一下做我的侍女?」

小公主费力将嘴张开了一点点,向辰南恶狠狠的咬去,不过最终没咬上,反倒像是在亲吻辰南的手指。她气得脸色通红无比,剧烈的喘着粗气,最后她恼恨的闭上了双眼。

东方凤凰虽然比别人清楚一些,知道辰南和小公主不是真正的兄妹关系,但此时还是被他们之间的复杂关系搞晕了。

辰南转脸望向她,道:「凤凰丫头,你发动那么多人追杀我,可是我真的调戏过你吗?你们将我追杀成重伤居然还不罢休,还在全城扫荡,可是我连你的手都没有碰过,我真是冤啊!」

东方凤凰听辰南叫她为「凤凰丫头」,气的脸色铁青,对他怒目而视。

「现在你还敢瞪我?」辰南站起来走到她的床前。东方凤凰一阵发慌,心中恐惧到极点。

「咦,这是什么,难道是你的魔杖?」

东方凤凰枕旁放着一根精致的魔杖,杖身一尺多长,晶莹璀璨,赫然为紫玉雕琢而成。在紫玉魔杖顶端镶嵌着一颗红色的魔晶,魔晶灵气四溢,一看就是价值连城的宝物。

辰南叹道:「真是一颗宝贝啊!」说着他用力将红色魔晶从紫玉魔杖上掰了下来。东方凤凰看的心疼不已,恨不得将辰南杀了,这个家伙居然将她的魔杖给拆了。

这时站在假山上的蓝衣老人呆不住了,若不是紫衣老人将他拉住,他就冲了出去。

「老家伙你干吗拉着我,你没看到那个混帐小子把我孙女最爱的魔杖给拆了吗,那可是一件珍品啊,我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才从一个魔法狂人那里偷到。」

「偷的东西你也好意思说,不就是一根魔杖吗?他又吃不下去,先看看再说,看看这个小子的人品如何。」

「气死我了,这个混帐小子……」

辰南仔细打量着红魔晶,道:「听说普通一颗魔晶就已值很多钱,像这样的一颗极品魔晶一定能够卖一个好价钱。」说完他将魔晶塞进了自己的口袋。

东方凤凰肺都快气炸了,这个家伙居然将她的魔杖拆了去换钱,简直是暴殄天物。

当辰南将注意力从魔杖转移到东方凤凰身上时,他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道:「既然所有人都说我调戏过你,那今天我就让它名副其实吧。」

东方凤凰吓得脸色惨白,身躯不由自主发出了轻微的颤抖。

站在假山上的蓝衣老人再也呆不住了,急着要冲上楼去,但却被紫衣老人一把抱住。

「别冲动,那个小子不敢胡来,他在吓唬你孙女。」

蓝衣老人低声怒道:「这个死小子,我早晚要他好看……我一直对凤凰说魔法没用,很易被人偷袭、暗算,但她从来不听,这一次我一定强迫她学习一些武技。」

辰南看东方凤凰露出惊恐的神色,笑道:「别害怕,我还不至于那么没品,不过你若是再找人全城搜捕我,我可不能保证下次还会这样君子。」他虽然嘴上说自己有品、是君子,但手下却没闲着,将两女的衣服翻了个遍,最后找出几十枚金币,揣进了自己的怀里。

「穷啊,我的钱都被那个该死的副院长掠夺去了,只好和你们借几个钱花。」

屋中两女惊愕的望着他,没想到这个让他们感到惊恐的大恶人竟然做起了小偷、强盗。

辰南走到小公主的床前,对着她的额头用力敲了一下,道:「小恶魔好好反省一下,什么时候愿意做我的侍女,我什么时候彻底为你解开禁制。」

小公主痛得想大叫,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她在心中将辰南大骂了一百遍。

辰南最后走到东方凤凰床前,本想也敲她一下,但忽然临时改变了主意。他隔着薄毯在她丰满、高耸的双峰上用力抓了一把,而后打开后窗如飞而去,只留下一句笑语在房间内飘荡:“都说我调戏你,但我什么也没做,却被你和一群疯女人用魔法狂轰滥炸,现在收回一点利息吧。”

东方凤凰羞愤欲绝,直欲抓狂。

此时一直站立在假山上的蓝衣老人再也忍不住,一下子飞上了二楼。

紧随他而来的紫衣老人,一把抓住他的肩头低声道:「那个小子已经走了,你难道要这个时候进去,这样岂不是更尴尬。」

蓝衣老人一阵犹豫,而后跃上楼顶,朝辰南离去的那个方向追去,紫衣老人见状赶忙追了下去。

「喂,老头不要激动啊,我们几个老家伙不是说好了嘛,只要这个小子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我们暂时不惊动他。」

蓝衣老人道:「我呸,这个混帐小子刚才调戏了我孙女,你没看到吗?这还不算出格?刚才就是因为你这个老家伙,我才一直没有出手,要不然他怎么能够占到我孙女的便宜?」

紫衣老人道:「谁知道那个小子开始假正经,最后却来了个『乌龙探爪』……你不要这样冲动好不好?」

蓝衣老人怒声道:「他能够拉开后羿弓有很多种可能,决非你们想象的那样,没有必要再继续观察下去,今天我一定教训一下这个可恶的小子。」

紫衣老人道:「我说老头,你难道想将这件事闹大吗,这样对你孙女可没有半点好处啊。」

蓝衣老人停下来想了想,道:「今天我暂且饶过他,改天一定找个机会好好教训他一顿。」

辰南在跃出神风学院的高墙时打了个冷颤,他自语道:「怪事!」

下一篇:
回首页: 神墓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