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丁公子

所属目录: 我欲封天    发布时间:2014-04-02    作者:耳根

天河坊内,上官修穿着一身黑衣,正皱着眉头向前走去,在他身后跟着两个凝气七层的黑衣修士,看他们的神色,似对上官修很是恭敬。

如同是陪着上官修在视察天河坊一样,片刻后就从孟浩踏入的那家商铺外走过。

孟浩神色始终如常,实际上就算是有所变化外人也看不出来,他带着斗笠,又盖住了面孔,此刻目光扫过这家商铺。

这是一处丹铺,店铺不大,只有一层,四周有一排排架子,放着一个个显然是空的药瓶,写着丹药的名称,又写着价格。

在不远处盘膝坐着一个中年男子,除他之外,这店铺内就只有孟浩一人。

孟浩走过一排排架子,看着上面丹药的名称与价格,直至看到了一个药瓶上写着地灵丹三字,他双眼立刻一凝。

“居然要三百灵石……”孟浩皱起眉头,他用铜镜复制一粒地灵丹需要二百灵石,本打算找些差价,可如今一看这价格相差并不是很多。

“地灵丹出自南域,小店不多,只有五粒。”孟浩正沉吟时,那闭目打坐的青年睁开眼,淡淡开口。

孟浩点头,又看了一圈,正要转身离去,忽然顿了一下,开口问道。

“这里可有筑基丹?”

那青年听闻此话,立刻笑了起来,但目中却是微不可查的露出一抹疑色。

“道友是第一次来到天河坊吧,筑基丹这种动辄都要十多万灵石甚至更多的珍品,莫说小店没有,在下这辈子也都没见过一粒,你若真想购买,可去天河坊看看。”

“这么贵!!”孟浩声音带着不可思议,落入那青年耳中,让他内心之前的一丝疑惑顿时消散,知道对方应只是寻常问下,而非有购买能力。

孟浩低声嘀咕了几句,话语中大都是对筑基丹价格的不可思议与羡慕,那青年听后不再理会,重新闭上了眼。

孟浩出了这店铺,走在天河坊的街头上,双眼这才一闪露出精芒,但很快就皱起眉头,一方面因卖寻常丹药法宝的想法似有些困难,另一方面则是因看到了上官修。

“他身上穿着黑衣,身后也有黑衣修士,与此城守卫衣着一模一样,想来是他离开了靠山宗后,没有进入任何一个宗门,而是加入到了这里。”孟浩低头,并没有立刻决定离开,而是在这四周继续转悠,不时踏入一间间商铺,只是他眉头越皱越紧。

这里的丹药很全,凝气期几乎全部都有,可一方面数量不多,一方面价格只比孟浩复制高出了一些,想来这样的价格,就算是收购也给不出太高。

“丹药先放一放,去看看法宝。”孟浩转身,走到另一条街道,此地修士不少,人来人往,修为残次不齐,但大都是凝气三五层的样子,如孟浩这样凝气八层者,他一路上只看到了三人,大都是盖住了头脸,看不出模样。

此地宝阁不少,孟浩一一踏入后观察很是仔细,直至黄昏时,他暗叹一声,低阶法宝价格不低,可距离孟浩所需的十多万灵石,他要拿出近千把寻常飞剑,此事太过惊人,孟浩根本不能如此选择。

至于其他法宝,价格不等,可没有一个能价值十多万灵石,孟浩琢磨自己除非是把所有法宝都卖掉,可如此一来他几次周折,定极为显眼。

而他的想法,是只一次交易就立刻快速离开这里。

“难道真要卖出筑基丹……此事要谨慎,不可着急。”孟浩寻了一间客栈,盘膝坐在房间内,内心暗道。

天河坊不大,孟浩在第二天黄昏时,已走遍了整个天河坊,直至此刻站在一间很是奢华的阁楼外,沉吟中迈步走入其内。

这奢华阁楼牌匾大气,与此城同名,天河坊。

此阁三层,孟浩在一层看了一圈,踏入二层时被阻拦,此地二层需拿出足够的灵石,才可让人踏入。

孟浩没有坚持,转身又看了一眼一层,如寻常客人般在这里转悠了片刻,这才离开。

“只有一面门,一层有三个凝气八层修士,还有一个凝气九层在门口的位置……楼梯并未直行,而是有转弯,其上没有灵气波动,应是凡物……

不过我看不到转弯之后的楼梯,还需观察,从外看去,此楼二层的窗户有灵力波动,也被封死……”孟浩皱起眉头,盘膝坐在客栈屋舍内,许久之后这才取出铜镜。

他如今储物袋内灵石万余,半晌之后孟浩一咬牙,取出筑基丹快速放在了铜镜上,此丹立刻融入其内消失不见,孟浩深吸口气,开始一枚一枚将灵石融入铜镜中。

直至整整一万灵石全部融入铜镜内,此镜这才光芒一闪,出现了两粒一模一样的筑基丹,几乎药香刚要扩散,孟浩早有准备,毫不迟疑的迅速全部收入储物袋内,谨慎的看着四周。

好在他速度飞快,香气只散一丝,没有引起外界注意。

盘膝坐在床上,孟浩目中露出思索之芒,半晌后他一拍储物袋,立刻其内出现了一件白色的长衫,这是丁信储物袋内的衣服,孟浩穿在了身上后,又取出了丁信的身份玉牌,挂在了腰上后,在这屋舍内走来走去,目中思索之意更浓。

第二天清晨,孟浩重新披上斗笠,外面套着厚厚的长袍,将里面的白衣遮盖后,试了一下,这才低头离开了客栈。

一路没有停顿,孟浩直奔天河坊而去,很快到来,从那盘膝坐在旁边,神色冷淡的凝气九层中年身边走过时,孟浩迈步走向楼梯口。

几乎就在他临近的一瞬,守在楼梯口的一个凝气八层的修士,眼皮翻看,冷冷看向孟浩。

“展露一万灵石,才有资格踏入二层。”

“滚开,区区赵国小城,也敢阻丁某之路。”孟浩带着斗笠,微微抬头时目中露出一抹逼人寒芒,声音有所改变,更带着傲然之意,几乎在他开口的一瞬,立刻这一层内所有的修士齐齐目光看来。

那凝气八层的修士一怔,他在这里多年,还从未见过有人敢在这里如此说话,可偏偏对方的傲然之意,话语中所透露的含义,让他下意识的一顿,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丁公子请上来。”就在这时,二层上传来一个声音,这声音很是好听,更有一个穿着水罗裙的女子,在上低头,向着孟浩微微一笑。

那凝气八层的修士赶紧让开,孟浩冷哼一声,迈步没有丝毫迟疑的,走上楼梯,但在路过转弯口时,他双眼微不可查的于这楼梯上快速的扫过,直至登上了二层。

二层雕栏玉砌,比之一层更为奢华,四周宝光环绕,竟没有什么架子,而是正中摆着一座需三人环抱的香炉,阵阵香气散出。

四周尽管奢华,但也典雅,几张案几,几块假山,使得这里让人一踏入,就会眼前一亮。

尤其是在孟浩的前方,那穿着水罗裙的女子看起来约莫三十许岁,可却雍容华贵,未语先笑,给人一种很温柔亲切之感。

“丁公子请坐,妾身就是此地二层的执事,公子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这女子微微一笑,坐在了一旁,目光看似随意的扫过孟浩,可却在孟浩衣袍下隐隐露出的白色长衫上,目光一凝,但很快就挪开。

孟浩双眼不露丝毫思绪,此地椅子有七张,分别在不同的位置,孟浩没有迟疑,选择坐在了一张位置不靠近楼梯,也不靠近窗户,而是近乎于正中的椅子上。

“筑基丹,你这里可有。”孟浩坐下后没有废话,直接开口,目中露出阴沉之意。

那女子在看到孟浩选择了这张座椅后,双眼微不可查的一闪,暗自对自己的猜测,更确定了一些,但还是有些疑惑之处。

“赵国里,少有我天河坊不具备之物,筑基丹自然有,需二十万灵石一粒。”女子微微一笑,柔声开口。

孟浩微微抬头,右手蓦然抬起一拍储物袋,立刻一个药瓶出现在手中,毫不犹豫的一甩,这药瓶竟直奔那女子而去。

这女子目光一闪,一把接住,微微一晃后打开,看去时她面色忽然一变,看向孟浩。

“一粒筑基丹,你给个价格吧。”孟浩淡淡开口。

“丁公子好大的魄力,如此珍宝居然就这么的直接扔给了妾身,就不怕妾身直接拿走么。”这女子眼中闪过一缕奇异之芒,缓缓开口。

孟浩没有说话,冷漠的与这女子对望,右手微微一掀外袍,露出了其内白衣腰部,挂着的玉佩。

那玉佩紫色,散发柔和的紫芒,一闪一闪。

这玉佩一露,那女子顿时目光看去,面色再次一变。

“你若敢私吞,一个月内,天河坊会化一片废墟。”孟浩淡淡开口。

这女子拿着药瓶,面色连续变化数下,又看了看孟浩所坐的位置,从孟浩出现在一层后至现在的种种蛛丝马迹全部浮现心中,脸上渐渐露出微笑。

“丁公子不要介意,妾身说笑而已。”她说着,低头将药瓶内的筑基丹倒出,拿在双指间仔细去看,立刻就看到了这筑基丹上的鬼脸,在看到这鬼脸的一瞬,她面色猛地大变,竟立刻起身。

----

推荐榜岌岌可危,摇摇欲坠,急需推荐!!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