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老祖,弟子的毒……

所属目录: 我欲封天    发布时间:2014-04-08    作者:耳根

第一步落下,他身体气血爆发,整个人从中年成为了少年,但随之而来的速度,却是快了三倍。

第二步落下,他的身体颤抖,衣衫脱落,从少年直接变成了婴儿,全身晶莹剔透,有三色光芒环绕,速度再快三倍,刹那间就临近了此地洞府的出口。

此刻,第三步落下,他的婴儿之身瞬间枯萎,竟变成了一颗三色环绕的结丹,速度再快三倍,已然涌入此地出口的漩涡中。

三人都是结丹老怪,来这危险的地方岂能没有准备,只不过其他几人死的太快,以至于没有来得及施展罢了,而他三人战至现在,此刻同时出手,只要有一人逃出去,立刻就会散开消息,引南域大宗强者来此,灭杀靠山老祖。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三人疾驰的刹那,天机老人那里双目一闪,他竟没有选择逃遁,而是右手抬起掐诀,立刻衣袍上那独眼如活了般栩栩如生,爆发出幽光猛地看向四周,似针对靠山老祖,但又似针对那欲逃走的三位结丹修士。

“不自量力。”靠山老祖森然开口,右脚抬起向着下方猛地一踏,顿时脚下出现波纹横扫,那波纹瞬间扩散整个天空,一声惨叫蓦然传出,那是半个身子已踏入虚无中,准备逃离此地的方夜宗修士,随着他的惨叫,其身体快速枯萎,也就是眨眼间,整个人就枯萎成了一颗三色杂丹,直奔大地,点燃了第四盏油灯。

与此同时,靠山老祖右手抬起向着大地一抓,顿时从地面禁制齐齐晃动,隐隐出现了一些稀薄,一道黑光瞬间从禁制内飞出,那是一个黑色的头骨,在靠山老祖身边一绕,直奔那此刻用传送玉简,已经传送出去的修士而去。

顺着其传送波纹,这黑色的头骨发出桀桀笑声,刹那消失。

紧接着,靠山老祖左手抬起,向着那已冲入出口漩涡的结丹一指,这一指之下,此丹明明已进入漩涡,可却猛地一颤,一声凄厉的惨叫传出时,此丹轰的一声爆开,可这磅礴之力却没有外散,而是倒卷直奔靠山老祖而来。

被靠山老祖拿在手中时,成为了一团白芒,隐隐可见那白芒中有之前那修士的身影在挣扎,可如今被靠山老祖抓着,一捏之下,立刻这白芒凝聚,重新化作了三色结丹,甩落地面,点点燃了第五盏油灯。

与此同时,靠山老祖左手一挥,瞬间按在了前方,与天机老人衣袍上独眼射出的幽光碰到了一起。

轰鸣之声在这一瞬惊天动地,使得大地的禁制,在这一刻出现了大量的裂缝,天机老人嘴角溢出鲜血,面色苍白,可目中却是没有丝毫慌乱,而是带着奇异之芒,身子快速倒退。

大量的生机从四周丝丝涌现,不断地钻入靠山老祖的体内,靠山老祖的面孔已然恢复了大半,此刻站在那里,背着手,冷眼看向天机老人。

“你是哪个老不死的元婴分身,混在一群结丹小崽身边,敢来算计老夫!”

“不愧是靠山老祖,一眼就看出了老夫的这具分身,不过老夫来可不是算计你,若没老夫,那些结丹筑基之修,如何敢来这里,况且老夫这里还有件天大的造化,与你相商。”天机老人声音沙哑,笑着开口,随后双唇微动,向着靠山老祖传音。

靠山老祖皱起眉头,目中露出沉思。

此时,半空中黑光一闪,那黑色的头骨飞出,在此骨的口中,赫然含着一颗三色结丹,飞入靠山老祖身边时,被靠山老祖大袖一甩,落地后赫然将那第六盏油灯也点燃!

这一幕幕落在孟浩眼中,让孟浩心神再次震荡,他望着天机老人,此人竟只是一具分身,而且居然是元婴境,且听其话语之意,图谋甚大!

“连分身都是元婴,此人……真正的修为是什么境界!”孟浩倒吸口气,他想到了对方的三色毒丹,面色立刻一变。

“事情就是这样,南域注定要乱,靠山老祖你意下如何?”天机老人微微一笑,缓缓开口。

“什么狗屁黎仙,老夫不稀罕,不过你既然来了,这一身元婴修为,倒是可以让老夫多恢复一些。”靠山老祖双目一闪,桀然开口时身子向前一步迈去,右手抬起向着天机老人隔空一拍。

“靠山老祖你要想清楚,你区区斩灵而已,敢抗黎仙之令?”天机老人面色一变,立刻右手抬起向前一指,轰鸣之声回荡,一片磅礴的雾气立刻翻滚出现,将他身影淹没,靠山老祖冷哼一声,迈步直接踏入雾气内。

紧接着,雾气急速翻滚,其内轰鸣与天机老人怒吼之声交错,使得这整个洞府开始了坍塌,四周的一处处禁制开始碎裂,可却又明显的修补。

孟浩面色变化,身子一晃远离那些正崩溃与修补的禁制,看向天空时,雾气中天机老人的惨叫蓦然传出,更是随着雾气的收缩,他的身体直接冲出,此刻满身鲜血,眼中露出怨毒。

“妖术,狼烟!”就在这时,雾气内,传出了靠山老祖森森之声,随着声音的出现,雾气猛地一吞,再次将天机老人笼罩其内,雾气中赫然出现了万丈光芒,隐有烽火狼烟显露,可却看不清晰,更从其内有惨叫凄厉的传出。

“靠山老祖,老夫大不了不要这分身,但你想顺利吞噬,却是不可能!”

这一幕交战,无论是在视觉以及感受上,都给了孟浩强劲的冲击,这一战已经不能用术法来形容,可孟浩想不出词语,他看不到雾气内之事,但却从靠山老祖的声音以及天机老人的厉吼中,感受到了此战超出了结丹太多太多,更是超出了他的想象。

使得孟浩怔怔的望着天空,脑海嗡鸣间,仿佛打开了生命中的另一扇门,让他明白,这才是修士,这才是天地间,逆天而行,叱咤风云的修士!

时间不长,轰鸣回荡天空,雾气翻滚间蓦然收缩,刹那靠山老祖的身影就从收缩的雾气中迈步走出,可仔细去看,却让孟浩一愣,因这一刻的靠山老祖,在样子上竟有些不同,居然与天机老人有那么几分相似。

仿佛这身体是属于天机老人,而如今却被靠山老祖占据,正在快速的吸收融化,当完全变成原本模样时,就表示他生生的将天机老人的这具分身完整的吞噬。

更是在其身上有大量的黑色印记漂浮在身体三寸之外,环绕全身,使得他站在天空的身影,看起来充满了诡异之感。

在他的手中,赫然抓着一个小人,这小人面孔狰狞,但却双目紧闭,其模样……正是那天机上人!

这是他的元婴!

此地一片安静,雾气消散,大地的禁制不再碎裂,正快速的愈合,看样子似用不了多久,便可以愈合完整,靠山老祖右手一甩,立刻其手中天机上人的元婴直奔大地,落入此刻七盏油灯中唯一没有被点燃的第七盏灯台上,以元婴为油,以天机老人生机为火,熊熊燃烧。

此时此刻,七盏油灯幽火映照整个洞府,使得此地忽明忽暗,充满了一股说不出的阴森恐怖。

靠山老祖目光扫过大地,看到了孟浩,微微点头,转身就要走向直奔大地裂缝。

孟浩一急,连忙快走几步,抱拳一拜,大声开口。

“老祖,弟子为了引他们过来,吞了他们的毒丹,还请老祖解开。”

“区区小毒,老祖我一口气就可以解开,你先等着,等我将这元婴小娃的身体完全炼化后,寻其神找到其本尊也吞了,就为你解开,罢了罢了,你很不错,老祖有赏,此物给你,算是赏赐。”靠山老祖头也不回,右手抬起一甩,立刻一块下品灵石落在了孟浩的面前,而靠山老祖的身子,如今已落在了地面上,正要踏入裂缝内。

孟浩愣愣的看着面前的那一块怎么看都是普普通通的下品灵石,咬牙开口。

“就赏赐一块下品灵石?”

“下品灵石?没错,这的确是一块下品灵石,但你仔细看看,它真的只是一块下品灵石么?”靠山老祖淡淡开口,身子没有停顿,直奔下方大地裂缝。

孟浩怔了一下,再次看向手中的灵石,迟疑时眼看靠山老祖身影要消失,立刻再次开口。

“老祖你……弟子的毒,要等多久?”

“用不了多久,很快的,也就三五百年的功夫,好了,老祖我要闭关了。”靠山老祖干咳一声,暗道这小子的毒不好解啊,自己如今修为没恢复,要解的话等于是之前的吞噬都用上,觉得不划算,况且自己还有大计要进行,至于那灵石……那的确就是一块普普通通的下品灵石,此刻他也不觉得欺骗了小辈而尴尬,这种事情他当年做的多了,莫说是宗门弟子,就算是当年的封妖宗的修士都被他坑过不少,此刻只是干咳几声掩饰,连忙低头身子一晃,消失在了裂缝内,随着他的消失,这裂缝快速愈合。

------------

咳咳,靠山老祖太没节操了,我看的都恨啊,不过,更没节操的情节,更有意思的情节,让诸位意想不到的情节,在后面呢,道友别着急。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