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封妖古道,其念如经

所属目录: 我欲封天    发布时间:2014-04-12    作者:耳根

老者放下船桨,回头看了孟浩一眼,笑着走来,拿起酒壶倒满后喝下一杯。

“解何惑?”

“解一句话,此话是,古道,执封天之……”孟浩拿着酒杯,轻声开口,可刚刚说出这几个字,立刻那老者面色蓦然大变,甚至就连其旁那小女孩也是面色瞬间苍白,整个北海在这一刹那,竟掀起了轰鸣大浪,使得这舟船剧烈的摇摆。

“停下!”老者低喝,他手中的酒杯此刻成为了青烟,他看着孟浩许久。

孟浩一愣。

“不要再说那句话,老夫解不了,这天地无人可以解,你若真想明悟,便入海心。”老者沉默许久,看向那小女孩,这小女孩面色许久才恢复,轻轻的点了点头。

“何为海心?”孟浩沉默片刻,缓缓问道。

“海底深藏千年之念,便是海心,你要寻答案,先寻自己的心。”老者望着孟浩,大有深意的开口。

孟浩目中露出思索,不知过去了多久,当孟浩抬头时,他忽然一愣,因为这孤舟上,老者已没有了踪影,就连那小女孩也都消失,偌大的湖面,此刻只剩下了孟浩,甚至在他低头时,连那孤舟也都消失了。

孟浩怔在那里,抬头看向远处时,他忽然双目一凝,他看到了不远处的岸边上,正有一群人,推着一艘崭新的舟船,慢慢推入湖水上,笑声传出,那些人的欢声如同祝福,环绕着那艘崭新的船只。

这艘船,驶入湖中,划船的是一个中年男子,他带着他的妻儿,在这湖水开始了渡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孟浩目不转睛,忘记了岁月的流逝,他看着那中年男子成为了老者,看着那稚子长大,子承父业,直至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

那艘曾经崭新的舟船,渐渐出现了裂缝,渐渐有了沧桑,渐渐出现了老迈之感,它,成为了一艘老船。

直至有一天,这艘舟船残破不堪,如生命走到了最后,哪怕是修补也都无法去让生命延续,它,沉入了湖底。

它生在大地,死在湖底,一生的岁月都在湖水上,陪伴它的除了当年将其创造出来的凡人代代子嗣,便只有这片湖,这,就是它的一生。

它的生命里,湖水相伴,别人不懂湖水的声音,可它懂,直至它沉入湖底,这一沉,仿若死亡,可对它而言,如同新生。

因为它,苏醒了。

在它苏醒的一刻,它看到了一个小女孩在湖底,冲着自己微笑。

“你……是要永远陪着我么?”

“我不知道永远有多远,但我生前可以懂你的声音,死后……我也想陪着你,继续属于我的一生。”在这一刻,它明白了,自己……是船灵,是多少年来聆听这湖水的声音,诞生的船灵。

生前,它的人生在湖水中,死后,它的灵也将守护这片湖,永远,直至永恒。

从此,在这片湖泊上,多出了一艘孤舟,在那船舱里,有了一个温酒的小女孩,他们一直在这湖泊上游荡着。

孟浩脑海猛地一震,眼前所看到的一切,渐渐模糊,当再次清晰是,他在舟船上,老者拿着酒杯,正微笑的看着自己,那小女孩双手拄着下巴,一样微笑。

“这是我的心,封妖宗的传人,你……懂了么?”老者喝下酒水,沉声开口。

孟浩沉默,眼中露出茫然,他……不懂。

“不要去强寻答案,因为那样的话,你获得的答案是虚假的,真正的答案,在你的生命中,你走下去,或许能找到。”老者神色有些沧桑,看着孟浩。

“大哥哥,你脚下……有它的气息,不要招惹它,要记得……封妖古道,其念如经。”小女孩忽然开口,在她开口的一瞬,立刻这北海忽然卷起了大浪,此浪滔天,卷动八方,轰鸣间无数浪花涌现,将这孤舟直接淹没,如天地成为了黑暗。

孟浩没有闪躲,只是闭上了眼睛,许久,当他睁开眼时,他是盘膝坐在北海的岸边,北海平静,没有波浪,没有孤舟,如之前的一切,都只是一场虚幻。

小女孩没有出现过,那老者也没有出现过,这一切的一切,仿佛只是一场道梦。

“脚下有它的气息……”孟浩目中露出不解,低头看向自己的脚下,除了鞋子,一无所有。

“封妖古道,其念如经……”孟浩皱起眉头,似懂非懂,他缓缓的站起身,向着北海抱拳,第三拜。

“今日不懂,但他日孟某定可明悟。”孟浩抬头,望着北海,轻声开口。

北海波澜回荡,似回应孟浩的话语,孟浩沉默中起身,可就在这时,他双眼蓦然一闪,转头看向远处,只见有数道长虹,正从远处呼啸而来。

“孟浩!”

“他居然在这里,掌教外出就是去寻他!”

“将其擒住,一切事情就明了!”

那是三道长虹,其内有三个修士,其中一人修为凝气九层,余下则是凝气八层,三人踏在一支巨大的长笛上,那凝气八层的二人孟浩认识,正是当日追杀孟浩的周、徐二人。

至于凝气九层者,是一个三十多岁的青年,神色冷漠,在半空踏着翠绿色笛子,冷冷看向孟浩。

在这三人下方,大地还有五人正在疾驰而来。

孟浩神色平静,淡淡的看了几人一眼,没有理会,而是向北海抱拳一拜,几乎在他抱拳的瞬间,天空上曲水宗的周、徐二人双眼一闪,齐齐掐诀出手,立刻天空乌云弥漫,雷霆轰轰似要降临。

还有那凝气九层的青年,此刻一拍储物袋,顿时有一面大鼓飞出,在上一敲,鼓声如雷,轰轰传遍四周,使得地面无数沙石升空,直奔孟浩。

瞬间,一道闪电轰轰而来,落向孟浩天灵,可就在那闪电临近的一瞬,孟浩神色平静,右手抬起向着那闪电一拳而去。

轰的一声,那闪电在这一刹那,竟被孟浩一拳直接崩溃,化作无数弧形电光四下散开,紧接着,孟浩眼中精芒一闪。

“找死!”孟浩身子向前一步迈去,脚下立刻飞剑呼啸,将他身子托起化作一道长虹,刹那临近天空三人,在那无数沙石临近的一瞬,他右手握拳向前一击。

凝气十三层大圆满之力,在这一刹那轰然间从孟浩身上爆发出来,隔绝了四周的天地灵气,但却使得孟浩这一拳,在轰出时,那些来临的沙石全部粉碎,更是掀起了一阵大风,直接让那三人面色大变,有种如山岳扑面砸来之感。

三人同时喷出鲜血,尤其是周、徐二人,就连脚下的长笛都在这一刻崩溃碎裂开来,二人神色露出无法置信,可还没等退后多远,两道剑光以闪电般的速度刹那而来,从他二人脖子处扫过,掀起两颗头颅,在那鲜血四溅中,这两个凝气八层的修士,立刻死亡。

紧接着,孟浩转头,看向如今面色惨白,身子颤抖快速后退的那位凝气九层的曲水宗弟子,至于大地上那几人,如今已经骇然至极。

“你……你是什么修为!!”那凝气九层的曲水宗弟子内心颤抖,眼中露出无法置信,在他看来,能瞬杀两个凝气八层,这种事情凝气九层都做不到,除非是……筑基。

可孟浩如今给他的感觉虽说深不可测,但却没有那种筑基的威压,这就让这位凝气九层的曲水宗弟子,内心惊疑不定。

就在他话语说出的一瞬,孟浩那里神色平静,但却迈出一步,这一步落下,如踏在了这曲水宗弟子的心头,让他内心咯噔一声,转身立刻就跑。

但他只是凝气九层,速度哪怕是再快,也无法与孟浩这远古以来从未出现过的凝气大圆满比较,他几乎刚一后退,孟浩一步落下就直接跨越数丈,出现在了这曲水宗修士的身边,右手抬起,一拳落下。

这凝气九层的曲水宗弟子双目强烈的收缩,生死危机之感在他身上前所未有的掀起了波涛骇浪,他低吼中一拍储物袋,立刻飞出了数把飞剑,一个小鼓,更有一枚刻着符文的玉简,试图去抵挡。

孟浩神色没有丝毫变化,一拳落下,那数把飞剑刚一碰触,立刻齐齐崩溃粉碎开来,随后则是那面小鼓,掀起了一声巨响后,直接爆开,最后……则是那玉简。

这玉简可以抵抗凝气九层一击,但在孟浩凝气大圆满之下,连一息都无法阻挡,顷刻粉碎。

所有的一切,根本就无法去抵抗丝毫,哪怕是这位凝气九层的曲水宗弟子用尽了法宝,也依旧不行,眼睁睁的看着孟浩的拳头越来越大,直至落在了自己的胸口。

轰的一声,这曲水宗内也算声名赫赫之辈,甚至在赵国也都盛名的弟子,胸口直接凹陷,整个人喷出鲜血,身子如断了线的风筝,倒退七八丈后,气绝身亡。

至始至终,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孟浩连杀三人!

这一幕让下方那几个曲水宗的弟子,一个个面色苍白,脸上露出了强烈的惊恐,此刻也不知谁第一个反应过来,顿时逃遁,几人全部分散,他们脑海中如今唯一的念头,就是逃!

逃的越远越好,这孟浩不是他们可以抵抗,且对方杀起人来面色都不变,在他们看来,这更为恐怖。

孟浩不是面色不变,他内心也有轻叹,只是当年严子国之事,让孟浩学会了灭口,学会了杀人要果断,虽非他愿,但出手……必须如此。

此刻看着四下逃遁之人,若是换了他之前的行事方式,不会继续出手,但如今,他双眼冷芒一闪,右手抬起时立刻十把凝聚了他凝气大圆满修为的飞剑蓦然飞出,在半空时,这些飞剑的品质无法承受孟浩的修为,立刻轰然爆开,化作了无数碎片横扫。

惨叫接二连三的传出,那几个要逃遁的曲水宗修士,全部身亡!

-----

来点推荐票吧~~~诸位亲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