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山谷妖玉动

所属目录: 我欲封天    发布时间:2014-04-14    作者:耳根

筑基,对于修士而言,意义之大不用详表,那是实力之间翻天覆地的变化,更是寿元的增长,而寿元就代表了生机,故而筑基修士生机旺盛,远超凝气。

一样的伤势,凝气会死,可筑基因强大的生机缭绕,只会伤而已。

孟浩走在莽莽大山之间,远远地离开了赵国的边境,离开了那片消失的土地与家乡,向着南域而去。

只是赵国虽说也是南域的一部分,但却很是偏僻,距离南域中心极为遥远,以他的修为不知要走上多少年。

可孟浩不着急,深入南域只是他的方向而已,他此刻内心最执着的,是让自己修为突破,从此踏入筑基,成为一位筑基强者。

想到曾经整个赵国的筑基修士只有那么十几人,孟浩的内心就越加的怦然心动,充满了期待,他渴望筑基,渴望在筑基后,于天空长久的飞行。

“此去南域凶险未知,且身上的毒还要想办法解开,这一切都需要足够的修为才可达成……”孟浩迈步间双目闪动,他心知自己修行了太灵经的凝气卷,可以修成无暇筑基,这种筑基本就已罕见,但孟浩还有来自上官修的完美筑基丹方!

材料已缺不多,靠山老祖洞府内孟浩又获得了一些,且有铜镜在,孟浩有信心可以短时间就将所有材料都复制出来,若能最终炼制成功,他就可一跃,成为修真界内,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完美筑基。

“不知完美筑基……会有多强?”孟浩双眼明亮,身子向前呼啸而去。

三个月后,孟浩已远远离开了赵国,甚至还穿过了另一个凡尘的小国,深入到了更远的南域荒山之中,很久不曾看到人烟。

所看都是荒山,那一处处荒山,仿佛没有尽头,白天里,鸟兽之声时而传出,天空碧蓝,一望无边,夜里时,万籁天音,繁星点点,月光温柔,让人心醉。

站在一处处山顶,孟浩随着走去,他觉得世界在自己的眼前,且深深地映在了心中,缓缓地铺展开来。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我如今一路走来,不知多少万里,所看所闻,山峦林立,如心中之海,越来越大。”孟浩双眼很是明亮。

“选择筑基,最好是能寻到一些本身就灵气不错的山脉,如此成功的把握会更大一些。”孟浩知晓筑基的艰难,此刻疾驰前行时不断地寻找,时间慢慢流逝,又过去了三个月。

孟浩离开赵国,已足足半年的时间,这段时间里他不再修行,他的修为已到了凝气大圆满,下一步,只有筑基,他的心很平静,冥冥中已有所感觉,自己随时可以冲击筑基。

“筑基存在了几率,要寻找灵气浓郁之地,如此才可减少损耗。”孟浩沉吟中,继续走去,一路上若是遇到凶兽,他大都避开,没有去引起杀戮,且他身上的毒,也在这半年里发作了两次,每次发作都让孟浩全身剧痛,如有无数蚂蚁在体内噬咬,那种痛苦第一次发作时,让孟浩身体从半空直接坠下,全身缭绕三色烟雾,咬牙忍了三天,这才痛苦消失,两次发作,每次都让孟浩全身泌出大量的黑色腥臭体液,那液体落在树叶上,可以让树叶腐朽。

甚至孟浩研究之下,他隐隐觉得,自己体内的几种毒素,除了那三色毒丹外,余下的似乎被排斥,随着发作,被逼出体内。

除此,孟浩在这半年里,也多次尝试从靠山老祖那里得到的宝物,比如那雷旗,在他的炼化之下,施展出来效果超出半年前,一旦散开化作雾气笼罩十丈范围,若有人兽靠近,立刻就有雷霆轰出,威力竟堪比筑基,成了他这半年来,每次休息是必散开防护之宝。

唯独那如意印,孟浩还是无法看出有什么剧痛的作用。

又过去了一个月,在孟浩的前方出现了一片山谷,在山谷的四周,环绕着一座又一座吊桥,有一些穿着粗麻衣衫,带着帽子的人们,背着箩筐,正从哪些吊桥上走过。

看到这些人,孟浩双眼蓦然一凝,这里是荒野,四周本应渺无人烟,可如今在这里居然出现了凡人。

且看那些人的衣着明显与孟浩所在赵国的百姓不同,孟浩目光扫过,略一沉吟,正要离去,忽然他猛地转身,双眼露出精芒,摇摇看着那七八处山谷中的某一处。

片刻后,孟浩脚下剑光一闪,带着他的身体直奔那处山谷而去,刚一临近,顿时一股浓浓的天地灵气扑面而来,使得孟浩双眼一亮,这里是他大半年来,所见到的灵气最浓郁的地方。

这山谷很深,站在半空向下看去,一眼看不到尽头,只能看到越来越浓郁的雾气缭绕,虽说如此,可那浓浓的天地灵气,却是从山谷下不断地涌现出来,使得这山谷四周的植物都极为葱郁,隐隐有些不凡。

“此地的天地灵气,竟比靠山宗东峰还要略好一些。”孟浩很是惊奇,目光落在山谷雾气内,可就在这时,突然的,山谷的雾气竟猛地一震,与此同时孟浩储物袋内的封妖古玉,竟震动起来,孟浩双目顿闪,取出那玉简。

就在这封妖古玉被孟浩取出的一瞬,猛然间,他的脑海立刻有雷霆轰鸣,浮现出了一段文字。

“昔之念,本欲化妖,被斩于八代封妖之手,怜其意,留香土一寸,使其后人可拜。”

这文字来的突然,消失的也快,刹那就从孟浩脑海中散去,一切恢复平静,可孟浩的双眼却是露出明亮之芒,他望着那山谷下的雾气,又看了看手中的封妖古玉,双目闪动。

“斩于八代封妖之手……封妖宗,古玉,妖……这里面到底蕴含了什么隐秘……”孟浩沉吟时抬头看向四周,此刻那些山谷吊桥上的凡人,也大都看到了孟浩,一个个都神色露出惶恐,纷纷在那里跪拜。

就在这时,忽然一声厉啸从不远处另一座山谷内蓦然传出,随着声音的出现,有两道长虹急速而来,那是两只身体明显庞大了不少的秃鹰,在那秃鹰的背上,站着二人。

这二人看起来约莫四十多岁,衣着蓝绿交错,看起来有些杂乱,面色微黑,身子干瘦,但其中一人的手臂上缠绕着一指碧青的小蛇,那小蛇双眼森森,吐着芯子,有淡淡的雾气从其口中喷出。

另一人,肩膀上趴着一条正不断晃动的蜈蚣,这蜈蚣足有一尺多长,色彩鲜艳,一看就是蕴含剧毒。

这二人修为,一个是凝气九层,另一人则是凝气八层巅峰,神色不善,此刻来临时距离孟浩约莫三百丈的距离,冷眼打量。

孟浩神色平静,收起了封妖古玉,看着来临的二人,这种修为的修士,孟浩在赵国已杀不少。

就在那二人打量孟浩时,又有尖锐呼啸之声传来,从另一处山谷内,蓦然间飞出了一条长着翅膀的蟾蜍,此蟾通体紫色,飞出时竟掀起了一片淡雾,仅仅此蟾蜍就具备了堪比凝气八层的修为,在其身上,还盘膝坐着一个老者。

这老者衣着红黄交错,脸上更有一道道的彩泥勾勒成了仿佛图腾般的面具,看起来很是狰狞,此刻飞出后,同样在孟浩另一边三百丈外停下,冷眼看来。

这老者修为不俗,已是凝气九层巅峰,此刻盘膝坐在那蟾蜍上,使得之前的那二人,神色都有些变化。

“老夫灵蟾寨族长,道友若只是路过此地,就请离开吧,此地不欢迎一切外来修士。”老者目光落在孟浩身上,察觉到了孟浩的修为后,微微皱了下眉头,这才开口。

孟浩神色平静,此地是他这大半年来遇到的灵气最浓郁之地,若是离开这里,想要再寻找其他灵气浓郁之地,不知要找到什么时候。

若仅仅如此也就罢了,可此地竟引动了那封妖古玉的震动,孟浩便不能离开。

孟浩没有说话,只是右手掐诀,飞剑一把把飞出,刹那间就足足一百把飞剑形成了剑雨,环绕四周时卷起了旋风,向着四周扩散。

蟾蜍老者与那另外二人,神色一变的同时,孟浩右手向着下方山谷一指,立刻这近百飞剑呼啸而去,直奔山谷岩壁,砰砰之声回荡间,一个简单的洞府就出现在了岩壁内。

“此地在下暂住数月。”孟浩淡淡开口,不再去看那三人,而是身子一晃,直奔洞府而去。

他之前百把飞剑,已形成了震慑,使得那蟾蜍老者皱起眉头,另外两个修士也都是神色迟疑起来。

眼看孟浩就快要踏入山谷洞府,那身上环绕碧青小蛇的修士双眼一闪,右手抬起一指,立刻他手臂上的灵蛇猛地一动,速度之快,竟如一道青色闪电,直奔孟浩而去。

就在这灵蛇临近的瞬间,孟浩眼中寒芒乍现。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