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山谷冲修

所属目录: 我欲封天    发布时间:2014-04-15    作者:耳根

但还没等孟浩有什么动作,那条碧青灵蛇在孟浩身前十丈外,身子忽然停顿下来,竟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尖锐嘶吼,仿佛感受到了孟浩身上有什么让其恐怖的气息,居然在停下后颤抖,身子刹那倒退,竟不敢靠近。

与此同时,在孟浩的天灵,蓦然间有三色烟雾散出,化作了一个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的鬼脸,盘旋在孟浩头顶,向着那灵蛇似传出了无形的低吼。

那灵蛇凄厉惨叫,竟在这无形的低吼下,全身立刻腐烂,瞬间成为了一片血水洒落下方,这一幕看的那老者面色一变,更是让另外两个修士倒吸口气,神色露出骇然。

就算是孟浩,也都怔了一下后,内心一沉。

那三色烟雾,是他体内的毒,此毒这大半年来发作两次,可如今这还是首次自行幻化出来,显然是此毒极为玄妙,可以感受外界毒物,如宣告宿主一般,不允许其他毒物临近。

甚至孟浩在这大半年来,也渐渐察觉出,自己体内之前吞下的三宗毒丹,在那两次发作时,已自行的被逼出体内。

仿佛它们与那三色之毒相互排斥,且明显不如三色毒霸道,故而被驱逐出了孟浩的体内,如今看到那灵蛇死亡,孟浩越发感受到了体内那来自天机上人的三色毒的霸道。

但显然此地那三人不知晓这一切,此刻看向孟浩时,神色都露出忌惮之意,尤其是那失去了灵蛇的修士,更是嘴角溢出了鲜血,身子快速退后,看向孟浩时带着惊恐骇然。

“原来道友也是毒修……”凝气九层修为,盘膝坐在蟾蜍上的老者,此刻的神色凝重,起身向着孟浩抱拳。

“既如此,道友可在此地居住,不过这山谷诡异,下方浓雾看似灵气充足,可每当月圆之夜,此地之雾都会喷发,淹没整个山谷。”蟾蜍老者双目闪过一抹幽芒,缓缓开口。

“多谢提醒。”孟浩面无表情,淡淡话语时身子一晃,踏入洞府内,一块被他削出的山石轰的一声落下,将这洞府挡住。

外界一片安静,蟾蜍老者双眼连续闪动数下,看向另外二人,这三人沉默片刻,一拍身下灵兽,齐齐飞离这里,在远处另一片山谷内,与此地另外四个修士聚集到了一起。

这四人都是凝气八层的修为,穿着青绿交错的长衫,盘膝环绕在一块青黑大石四周,这大石时而有幽光闪过,每次光芒出现,都会使得此石隐隐透明,可以看到其内仿佛存在了一具有着两个头颅的飞鸟骸骨。

随着蟾蜍老者三人的到来,这四人纷纷睁开眼。

“那外来者也是一个毒修,不知是不是看出了什么,没有离开。”失去灵蛇的那位凝气九层的修士,眼中露出怨毒,恨恨开口。

“节外生枝了……此人什么修为?”盘膝打坐的四人里,一个面色苍白的中年,皱着眉头说道。

“凝气九层巅峰!”蟾蜍老者平静开口,不是他判断错误,而是孟浩不轻易踏入凝气十三层,毕竟一旦踏入,就立刻与天地隔绝,故而平日里都是出于凝气九层巅峰的样子。

“此人修为不俗,但若我等一起出手,他必死无疑,若放任他留在那里,就算是如今还没察觉到什么,可半个月后就是月圆之夜,他定有所察觉。

尤其是当我等去拽动红绳时,他身为毒修,岂能不心动,要说我,我们一起出手,将他即刻灭杀。”那失去灵蛇的修士再次开口。

其他几人纷纷迟疑,毕竟孟浩的修为是凝气九层巅峰,他们之中唯独那蟾蜍老者在修为上可以对抗,其他几人根本就不行,一旦战起来,就算是胜了也会出现死伤,此刻迟疑中,一个个都看向那蟾蜍老者。

“此人不用我等出手,我已暗示他月圆之夜此地的不同,他若感兴趣,定会在月圆之夜外出查看,到时候不用我等出手,那红绳一拽之下,喷发出来的瘴气就可让此人死的彻底。

若他不外出……瘴气弥漫四周,他也必死无疑!总之,此地是我灵山三寨先祖传下之地,外人……看到就要死。”老者眼中戾芒一闪,四周六人纷纷点头。

此刻的孟浩,盘膝坐在那山谷洞府内,四周灵气之浓,让孟浩体内修为也都活跃起来,随着运转全身,吐纳之时他体内丹海磅礴,隐隐似要有凝固的趋势。

孟浩深吸口气,抬头看了一眼洞府的大石,目光一闪间,两把木剑飞出,落在身体两边,更是右手抬起向前一挥,一张符?飞出,漂浮在了前方,悬在那洞府大石上方。

这符?是他当年从王腾飞那里得到,威力如何他不知晓,始终没用,但此物能被王腾飞当日拿出,绝非寻常。

“此地之人看来有些隐秘之事不愿让外人知晓,不过他们若不来惹我也就罢了,若是赶来打扰我的修行……”孟浩眼中寒光一闪即逝,神色平静,从储物袋内取出上官修有关完美筑基丹的龟甲,看着看着,皱起眉头。

“想要炼成完美筑基丹,需要丹炉,丹炉上官修留下了一个,可还需要自身具备一定的炼丹造诣,否则的话失败率太高,那些药草都极为珍贵,每失败一次,若复制的话虽说可以解决,但这代价也太高了。”孟浩沉吟,他不会炼丹,此事对孟浩而言,有些麻烦。

半晌后孟浩取出一种分丹所需要的药材,拿出铜镜,开始尝试复制,几个时辰后,灵石损耗极为严重,按照孟浩的计算,他就算是有灵石山,可这种复制用不了多久,自己就要重新回到一贫如洗。

“这还只是一粒分丹所需……这完美筑基丹,要炼制分为两个步骤,第一个步骤是炼制七枚不同的分丹,每一个都没有什么具体的效用,第二个步骤,是将这七粒分丹炼化在一起,方可炼出完美筑基丹,这里面少一个分丹都无法成功!

七粒分丹,上官修炼制出了两粒,可还有五粒……以我从未炼过丹药的基础,怕是数十次能成一次?如此一来,我这些灵石根本就不够,甚至会影响了我自身的筑基。

炼丹……炼丹,我若具备了足够的炼丹造诣,此事立刻就解。”孟浩皱了下眉头,他手上有从天河坊买来的一些简单的炼丹方法,可这种炼丹之术,若自学的话,不知要学多久,且不一定成功,毕竟这些炼丹方法太过寻常,真正的丹药大家,其炼制方法都是绝密,轻易不会外传,那往往是一个宗门的瑰宝。

“按照正常的方法,是先将完美筑基丹炼制完成后,才去筑基,这样就不会仓促,上官修选择的就是此方法。

可……”孟浩眼中寒光闪动。

“这方法看似符合要求,但修为一日不到筑基,就要面临诸多危险,上官修就是因此才死,否则的话若他早就筑基,也不会死在我手中,他的方法……不可取!”孟浩沉吟片刻,目中露出果断。

“不管如何,我要先筑基,然后若有可能,我就炼制完美筑基丹,若时间上实在来不及,完美筑基还没有炼成,道台裂缝就已经天成,难以修补,那么……无暇也可!”孟浩一咬牙,果断的放弃了先炼制完美筑基丹这虽说怦然心动,可如今却不现实的念头。

“也唯有到了筑基,我才可以踏入南域后,方便寻找解毒的方法,否则的一个凝气修士,很难做到这一点。”孟浩内心打定主意,此刻不再思索太多,收起龟甲与药草,直接取出了一枚筑基丹,开始了复制。

虽说他修为到了凝气大圆满,突破筑基把握更大,可孟浩为求稳妥,还是决定借筑基丹之力。

片刻后,孟浩看着眼前五粒筑基丹,深吸口气后,他一拍储物袋,立刻一杆缭绕了闪电的小旗飞出,被孟浩右手掐诀一指,此旗顿时自行刺入地面,不需要孟浩修为,这小旗自行吸收四周天地灵气,化作了一片雾,笼罩洞府,将孟浩四周十多丈范围笼罩。

“吞下筑基丹,身体会有一段时间僵直,不过有这雷旗在,可保我无忧,且以我如今的修为,或许这僵直的时间会极其短暂。”孟浩看了一眼那化作雾气的小旗。

可以说靠山老祖的宝贝,最神秘的是那封妖古玉,最让孟浩喜欢的,除了灵石山外,就是这小旗,至于那如意印,孟浩始终无法研究明白,准备筑基之后再尝试研究。

此刻他深吸口气,毫不迟疑的拿起一粒筑基丹,直接放入口中,筑基丹入口就化,顿时一股磅礴的灵力轰然间直接在孟浩体内磅礴,让他全身一震,尽管这不是他第一次吞下筑基丹,可依旧还是感受到了身体在这一瞬,如成为了一叶在怒浪中的孤舟,脑海嗡嗡,但却保持体内修为快速运转。

磅礴的灵气在孟浩的运转之下,渐渐流入丹海内,使得其丹海咆哮翻滚,其内妖丹起伏间,仿佛整个丹海要化成一座道台!

一旦道台出现,则孟浩的修为就会从凝气突破,迈入到真正的修真门槛,踏入……筑基境!

一旦筑基,将从此再不是凡人,将真正的踏入修真之路,从此不可回头,因身后的路,已不再是凡尘,因一旦退后,就代表了不适合生存在这修真界!

这是逆水行舟。

这是不进则退!

(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