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千年前之名!

所属目录: 我欲封天    发布时间:2014-03-16    作者:耳根

小胖子眉开眼笑,在那里开心的不得了,他内心激动,仿佛孟浩成为内门弟子,就如他自己也成为了内门弟子一样。

上官修在人群内沉默,半晌之后低下头,转身离去,离去时他脸上露出阴霜,但隐隐又无可奈何,孟浩成为了内门弟子,就算是他身为长老,也没有资格去问询什么,毕竟内门,才算是靠山宗真正的弟子。

“三十岁以下,或凝气七层,或内门试炼第一,可入内门……”上官修暗叹,可内心又不甘心放弃,只能忍下。

此时此刻,无论是上官修还是欧阳大长老,就算是掌门何洛华,都没有发现,在这靠山宗山门外,那片处于荒栾的黑山山顶,空空的洞穴外,站在一个全身血气滔天的身影。

这身影很模糊,看不清面孔,但在此人的身上,却是存在了一股与天地灵力截然不同的气息,似乎这气息被天地所排斥,隐约间四周风云色变,一道道裂缝环绕,但这一幕……外人看去时,却什么都看不到,如一切正常。

“靠山宗……粗俗之名,可就算为避开天道轮回的惩罚,千年前刻意改成此名,但这里终究是……封妖宗!而封妖宗的弟子,竟敢吞下应龙之丹,更获得了妖的传承……有意思,也不枉我帮了你两次。”沙哑的声音从这血色的身影中缓缓传出,那声音带着一丝妖异之感,回荡时,天空轰鸣,一道道红色的闪电瞬间降临,可却在这血色身影千丈之外,纷纷碎灭,如天都不可撼其丝毫。

“早晚,要逆了你这道天!”红色身影似乎皱起眉头,抬头冷冷的看了眼天空,转身向着南域一步迈去,身影刹那消失。

“本体还在沉睡,我这分神扫看天地,竟见了这一幕奇异,有趣,有趣。”笑声回荡,红色身影已无影。

他的出现,他的离去,天空的卷动,雷霆的降临,这一切外人都看不到!

时间匆匆,转眼过去了七天。

这七天,外宗唯一的话题,就是孟浩成为了内门弟子,此事所有人亲眼目睹,但带给他们的震撼,哪怕是过去了七天也依旧存在,时而抬头看向东峰时,也都露出羡慕之意。

也有人遗憾王腾飞,可却无人开口提起,似乎王腾飞这个名字,从内门一战后,就成为了过去。

之前与孟浩结仇的那些弟子,一个个更是忐忑,纷纷惊恐,但孟浩已不在外宗,于是只能去讨好小胖子,以释好感。

小胖子这几天极为威风,成为了低阶公开区内的摊主,完全接替了孟浩,非常享受身边同门的追捧,就连磨牙时也都得意洋洋,更是搬到了外宗一处很是不错的居所内。

这七天,孟浩也过的极为充实,靠山宗虽日落西山,但一些规矩还在,七天来孟浩沐浴更衣,叩拜靠山老祖画像,叩拜靠山宗历代祖先,诸如此事繁琐至极。

期间他没有看到闭关多月的许师姐,但却看到了那位穿着银袍的陈凡师兄,这位师兄在孟浩于外宗时,印象里少见言笑,似颇为古板,但如今孟浩接触后发现,自己无论什么疑问只要开口,对方都会不厌其烦极为详细的解答,让孟浩升起好感,想到了平日里关于这位陈凡师兄的传言,大都是说此人一心向道,不问凡尘,一身正气。

七日后,孟浩这才轻闲下来,被赐予了东峰一处内门洞府,其内灵泉浓郁,灵气弥漫,超出他之前洞府太多。

只是原本的好心情,随着孟浩第一次领取到了内门弟子的灵石与丹药后,却是傻在了那里,呆呆的看着手中的灵石。

这灵石明显超出了他在外门获得,个头略大了一些,里面不再是完全通透,而是有些如雾般的絮状模糊,虽说不多,可却让孟浩面色渐渐惨白。

“这就是中品灵石?内门弟子一年发一块……一块这样的灵石,可换外宗所赐下品灵石百块……”孟浩喃喃,脑海不断地嗡鸣,在他的身边还有一枚古玉,里面专门介绍了凝气修士对灵石的辨认与区别。

“中品灵石之上,就是传说中整个赵国都没有一块的……上品灵石,一枚最少可换下品灵石万块……但却有市无价。”孟浩心脏抽搐,他赶紧拿出储物袋内不多的几块大个灵石,对比之后面色越来越难看。

“灵石根据大小,根据其内絮状的饱满结构,可以看出品阶,上品灵石个头更大一些,里面如雾般的絮状之物覆盖了大半……灵气不会外散流失,想要吸收,则需筑基修士才可做到。”孟浩喃喃,呆呆的看着手中的大个灵石,此灵石超出中品灵石三倍大小,其内雾般絮状之物近乎占据了全部,看起来眼花缭乱,可却没有什么灵气散出。

“这……这不会是上品灵石吧,我……我居然挥霍了两千块上品灵石!”孟浩心在滴血,不断地安慰自己,可想到那木剑的不俗,想到王腾飞的在意,想到铜镜等价交换的复制,他如今岂能不明白自己花费了多少价值的灵石……

“可我怎么觉得,我手里的这大个灵石,要比描述的上品灵石,还要大一些?里面的雾般絮状之物,还要多不少?”孟浩内心咯噔一声,他不敢继续想下去,面色苍白,内心已肉痛到了极致。

好半晌才压下,赶紧将那几块大个灵石收走。

“区区两千块上品灵石,不算什么,不算什么。”孟浩咬牙喃喃,区区两个字,说的极为纠结。

时间一晃又过去了数日。

“小师弟,我观你当日一战,多用法宝之物,但若法宝没了,很是吃亏,你应多去一下法阁,那里有靠山宗千年来的很多典籍,要多看看学习才是。”

“小师弟,我观你近日总猎小兽烹食,此事不对啊,我等修士吞吐天地灵气,本就是要蜕去凡身,可你若还吃凡兽,岂不是糟蹋了灵气?”

“小师弟,你身上储物袋太多,不可如此,应将所有物品放在一个储物袋内,这样才方便取出。”

这几日,孟浩强迫自己不去想灵石之事,而是跟着陈凡师兄,随着越加的了解对方后,几乎每天都会听到陈凡师兄的教导,他渐渐发现这位师兄与外宗传言有些不大一样,虽然的确是一心向道,可却并非是沉默少言,而是不说则罢,一旦说起少则几个时辰,多则一整天。

甚至最后不是他去找陈凡,而是对方一大早就会来他的洞府内,高谈起来。

孟浩又不能拒绝,只能苦笑听着,很多时候听着听着睡了一觉,醒了后居然还能听到陈凡师兄的话语,不由得有些可怜自己的这位师兄。

“内门弟子太少了,所以陈师兄没有人说话,就养成了这样的怪癖……”同样的,孟浩忽然有些明白为何许师姐经常闭关,因为就算是他,也都很多次的升起要闭关的念头,只有如此才可摆脱折磨。

就算是走出了洞府,陈凡也会一边走着,一边在孟浩身旁开口。

“不知道许师姐什么时候出关,看到我后又是什么表情。”孟浩穿着银色的长袍,咧嘴一笑,坐在东峰的山石上,一头长发飘摇,迎着微风看着远处的夕阳,耳边自动忽略了身旁陈师兄的话语。

“小师弟可是在想,许师妹何时出关么。”陈师兄微微一笑,看着孟浩开口。

“恩……啊?”孟浩被这从陈师兄口中传出的不一样的话语弄的一愣。

“小师弟不用害羞,许清师妹天生丽质,你偷偷喜欢也是正常。”陈凡师兄微笑说道,眼中露出戏谑之意,他性格淡泊,极好相处,对于孟浩这里也很有印象,接触之后内心已认可对方是自己的师弟。

“许清?咳咳,没有没有,我才没有……对了师兄,你之前说的修士凝气大圆满之后是什么来着?”孟浩赶紧开口,干咳几声,连忙转开话题。

“凝气之后是筑基,蜕去凡体,才称灵修,也叫修士。”陈凡师兄看着孟浩摇头一笑,不再打趣,而是温声开口。

“筑造灵基,于丹湖内升起九座道台,道台万丈之光,流传全身,此为筑基,且筑基也有区别,根据不同功法凝聚的道台,分九裂无暇筑基,十八裂有缺筑基以及超过十八道裂缝的磐碎筑基,其中以无暇为最,有缺为佳,磐碎为广。”

“我靠山宗内,曾经有一本无暇筑基的功法,是靠山老祖当年获得,也正是凭此功法,他老人家才在赵国声名赫赫,传遍南域,可惜……已随老祖远去而失传。”陈凡不厌其烦的说着,极为详细,他性格就是如此,孟浩这几日也有些习惯了。

“筑基之后有结丹大道,如掌门就是这个境界,此后元婴长存,如陆地之仙。”

“元婴之后呢?”孟浩此刻认真听着,内心满是憧憬。

“元婴之后是斩灵,如当年的靠山老祖,他老人家就是这个境界,可惜此境极难,生死一线,一生要斩数次才可生生斩成,当年靠山老祖外出闭关,直至今日还没有回来。”陈凡轻声开口,目中看似平静,可却露出一抹对修行的执着。

“不知我孟浩有没有一天,可以到了斩灵的境界,斩灵之后呢?”孟浩喃喃低语。

“斩灵之后境界太高,我也不知具体,要去一些南域大宗,才可以略知一二吧,但无论如何,都是为了成仙。”陈凡轻声说道。

“成仙?”

“成仙。”

山风吹来,落在山顶,吹起这师兄弟二人的长发,将他们的话语吹走,越来越远。

“小师弟你日后若外出试炼,不可局限于赵国,要知道赵国只是南赡大地南域的一处偏僻小国,灵气不秀,修士不多。”陈凡转头看了孟浩一眼,温和的说道。

“南域,那里才是真正的修真界,尽管弱肉强食残酷至极,可也代表了南赡大地南方的巅峰,群雄并起,天骄至多。

相比于那里,赵国就平静太多了,我辈修士,当踏一山山,我辈修士,当迈一骨骨。”陈凡目中露出奇异的神采,这句话似乎不是对孟浩去说,而是对他自己。

孟浩心神震动,这番话语他之前懵懂,如今是第一次有人如此清晰的向他诉说,在孟浩的脑海中仿佛在这一瞬,铺展开了一副浩瀚的地图,那地图上有东土大唐,有南域群雄。

“踏入灵途,等若远离凡尘,从此不再是凡人,身为修士本就是逆天而行,你若不强,就没有生存的资格,你若不强,就没有修行的资格,你若不强,也就没有活下去的资格,只能任人宰割,这样的人生……你愿意么?”陈凡望着孟浩,话语传入孟浩耳中,一字字落在他的心里,孟浩眼中露出茫然,默默的陷入思绪之中。

“我是云杰县的书生,自幼父母失踪,我原本的梦想只是成为一个有钱人,不再过苦日子,只想有钱后去看一眼东土大唐……”夜风微凉,吹起他的头发,这一刻的孟浩,在思索自己的人生,如同当年于大青山上去思索未来之路一样。-----第二更,这两章字数加一起是7000,凌晨还有一更,今日万字!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