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七章 大快人心

所属目录:《玄界之门》    发布时间:2016-09-07    作者:忘语

石牧望了自己的左臂一眼,心中一动。

呼啦一声!

其身后火光大放,一对赤焰火翼浮现而出。

接着大片白焰从左臂上旋绕而上,使得原本赤焰翻滚的火翼化为滚滚白焰,并顷刻间扩大伸长数倍,远比此前更加宽大。

巨大白焰双翼一个扇动下,其身形顿时化为一道白色流光,朝着远处疾驰飞去。

随着其玄功小成,修为更进一步后,催动火翼飞行的速度也大增,虽然还无法达到传说中瞬息百里的程度,但全力施展下,瞬息十余里还是可以做到的,仅此一项,一般天位根本不可能追的上。

几个呼吸后,石牧在所属洞府灵地边缘的一处荒芜山脉落了下来,背后双翼一收而起。

他目光环视下,突然低喝一声,身上红光大放,尽聚全身之力,一拳朝着前方一座数百丈高的山峰打去。

半空中顿时赤色焰光狂涌而出,凝聚成一只烈焰缠绕的巨大拳影,凝若实质般狠狠轰击在山峰之上。

轰隆隆!

整座山峰一阵剧烈震颤,表面爆发出一轮仿佛骄阳般的火光,接着无数烈焰包裹的巨石朝着周围迸射,山峰中间仿佛纸糊一般,被击出一个几乎贯穿整座山峰的大洞,里面焦灼一片,红光隐隐。

石牧见此,心中一阵欣喜。

赤猿火经第十一层修成后,这一拳之力,不仅力量惊人,且蕴含的充沛火属性元力也已不容小觑。

按其估计,若是十二层全部修成,一拳之威,足可将一座山峰彻底击溃。

他略一停顿后,又翻手拔出了背上陨铁刀棍,身形一晃,一手施展起七杀棍法,另一手陨铁黑刀则舞起十三合一的风驰刀法。

一时间,刀芒棍影浮现而出,层层叠叠漫天都是,恍如千百座大山影子,朝着周围压迫而去。

轰鸣声和破空声大作!

周围巨大石块被纷纷劈碎,并在罡风席卷下,仿佛弹丸一般从地上弹起,朝着远处飞射而去,遮天蔽日,仿佛下了一场石雨。

石牧心潮澎湃,体内一股气息鼓荡,蓦然扬天发出一声长啸,将手中刀棍一收,整条左臂白焰一闪,一掌朝着地面打去。

轰!

冲天白色火焰从左手击落处疯狂涌出。

这种白焰一触及地面,立刻如有灵性般化为一条条肉眼可见的白色灵纹,朝着周围飞快的蜿蜒扩散而出,眨眼间以其为中心,方圆数亩之地瞬间被一层白色所覆盖。

这里附近地面上多草木,一触及白色火焰,就如同蜡烛遇火般,瞬间熊熊燃烧起来,并与地面一同开始融化,方圆数亩之地俨然在顷刻间,化为一片岩浆翻滚的熔岩之海。

附近的几座小山也陷入岩浆之中,飞快下沉,很快融入了岩浆之海中。

石牧见此,虽然神色看似平静,但内心却震撼不已了。

九转玄功第一层修成,左臂白焰威能大增,但却没料到竟能达到此种程度。

要知道这一击他还是留了余力,若是全力施为,恐怕地壳都能被一击而穿了。

石牧手臂一动,白色火焰顿时收敛,地面的岩浆之海慢慢凝固,化为一片黑色岩石。

突然,他脸色微微一变,举起了右手中的陨铁黑刀。

刚刚一掌打出,陨铁黑刀的刀尖不慎沾染了一缕白色火焰,此刻刀尖处竟然被融化了些许。

“白色火焰威力竟然如此之大!”他看着陨铁黑刀,口中喃喃说道。

旋即,他摇了摇头,将刀棍插回背上。

其左手一转威力虽然惊天,但以后施展的时候需要万分小心了,毕竟当初翻天棍中的青袍老猿曾说过,一旦其溃散,白猿老祖留在青兰圣地的魂灯便会熄灭,恐怕青兰圣地中关注九转玄功的有心人绝对少不了的,一旦不小心透露出些许风声,恐怕就不太妙了。

石牧如此想着,心中也有了一番计较,旋即放出青翼飞车,化为一道青光朝着原本的府邸方向飞去。

……

临近府邸处时,那边蓦然传来一阵嘈杂吵闹之声。

石牧身处飞车之上,双目金光一闪,就看到十余名身穿黑衣之人,将自己府邸的那几名管事和一些侍从包围在当中,指指点点地说着些什么,态度举止看起来颇为嚣张。

那些管事和侍从眉宇间虽都有几分怒色,但眼中同样带着几分畏惧,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

倒是那个齐风用自己肥硕高大的身子,将这些人尽可能的护在了身后,脑袋上那顶小圆帽有些歪斜,脸色同样不太好看。

石牧眉头微皱,青翼飞车猛的一个加速飞至洞府上方,飞车青光渐敛,从半空之中缓缓降落下去,同时一身地阶中期的气息毫不掩饰的外放而出。

他的出现,顿时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

那些气焰嚣张颐气指使的黑衣人,一看到石牧身上的服饰,并感受到其散发的气息,便立刻知道了他的身份,一个个都暂时闭上了嘴巴,不再出声。

府上那几名管事和侍从见石牧回来,脸上立即露出一丝喜色,连忙过来躬身施礼。

“出了什么事?”石牧走到近前,冷冷问道。

他边走边注意到,那些人身上衣服虽是黑色,样式却与自己的仆从并无二致,此刻他们看向自己的目光略有些躲闪,似乎有些畏惧。

只有为首的一个豹头人身的异族,还强自挺着胸脯,没有低头。

“府主,是这样的,这些人说翠环欠了他们一大笔债务,要是还不上,就要强行带她走。”齐风用一双肥手整了整脑袋上的小圆帽,如此答道。

石牧眉头一簇,在场间扫视一圈,发现此刻翠环并不在人群之中,就连彩儿也不知道去了那里。

“彩儿哪儿去了?”石牧开口问道。

“咦……彩儿刚才还在这儿呢,怎么一转眼就……”齐风向周围看了一圈,挠了挠胖脑袋,说道。

石牧闻言,心中不由苦笑一声,他自然明白,彩儿那家伙多半是看情形不对,提前溜之大吉了。

他也不再为难那名齐风,转而朝那些黑衣人走去。

见石牧朝自己走来,那些人便立即向后退缩了几步,与石牧保持着一段距离。

“你们是什么人,来我洞府所为何事?”石牧神色一冷,开口问道。

那些人面上带了几分忐忑之色,犹豫了一阵,还是在那豹头人身的异族带领下走上前来,施了一礼,不卑不吭的道:

“禀告这位大人,在下赵三豹,我等皆是赵沉雷府主的侍从。贵府的侍从翠环,其父母生前欠我家府主一笔巨额债务,人道是父债子偿,如今得知其在贵府上,我等只能找上门来。”

“翠环既然已经卖身为我的侍从,便与生身父母再无瓜葛,你等的债务自然也与其再无干系,现在,通通滚出我的灵地。”石牧语气淡淡的说道。

那十几名黑衣人见石牧发怒,顿时吓得浑身一颤,下意识就要退走,只有那豹头人身的异族还留在原地,没有动弹。

其余人见此,纷纷将目光偷偷瞥向石牧,脚步也悄然停了下来。

“怎么,需要我再重复一遍吗?”石牧眉头一皱。

“实不相瞒,我家府主乃是青兰圣地内的一名百年弟子,先于大人您两届进入圣地,在黄阶区域颇有几分声望。大人您要是能割爱让我等带走翠环,小的一定会在我家府主面前多美言几句,相信我家府主大人一定会感念您的情谊。”那豹头人身的异族弓着身子说道。

那豹头异族左一口一个我家府主,右一口一个我家府主,言语上虽然是请石牧卖赵沉雷一个面子,语气里却带着几分傲慢,仿佛对石牧来说,能让他的主子欠下一个人情,是多么荣幸的一件事情。

“滚!”哪知石牧仿若未闻般,只是冷冷喝斥一声道。

“你……”

那豹头人身的异族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也想不到,石牧不过是一个个区区新来的弟子,居然敢不卖赵府主的面子。

其他黑衣人被石牧这一声断喝,吓得纷纷踉跄后退,但看到领头的那个豹头异族没有动弹,也就不敢离开得太远。

石牧也不再多说什么,身上光芒一闪,身影顿时飘动起来,在场间划出几道模糊不清的身影。

“你要干什么?”

“饶……饶命!”

“你……你会后悔的!”

“哎哟!”

“啊!”

兔起鹘落之间,就见那十几个黑衣人如同小鸡一般,毫无反抗之力的被石牧一个接着一个拎在手中,又大力抛出,在半空中划出一道道抛物线,重重地摔在数十丈之外,一时间惨呼声连连。

做完这些事,石牧拍了拍手,自顾地转身朝着府邸方向走去。

这一幕,自然也让齐风等一干管事侍从看的目瞪口呆,嘴巴半张。

他们在这片黄阶区域待了不少年月,自然心中知晓那赵沉雷是何等人物,这也是此前面对这些人敢怒不敢言的原因之一。

由于他们运气不佳,一直被分配在这片荒凉贫瘠的灵地,此处洞府前几届主人实力也大都在这片区域垫底,地位偏低,甚至前一届主人前不久,还在大比中被直接赶出了圣地。

主人尚且如此,更别谈地位低下的侍从们了,因此这些人在其他洞府侍从面前,向来都带有几分自卑。

毕竟在这片区域,主人的地位直接决定着侍从的地位,狐假虎威之事更是屡见不鲜。

今日却没想到,这个其貌不扬的人族府主,不仅胆子大,还是此等羁傲不逊的性格,为了一个没见过几面的手下侍从,一言不合下,便毫不客气的将那赵沉雷的侍从就这么扔了出去,一点面子也没给对方留下。

这一幕,让这些人大出了一口前面受的恶气,不仅大快人心,还让这些人心中不由涌起几分难以名状的复杂情绪。(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