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七章 找上门

所属目录:《玄界之门》    发布时间:2016-09-12    作者:忘语

“九转玄功典籍作为圣地三大造化神通之一,需在吾处换取。至于第三转口诀,需一万玄灵点……”塔灵并没有停止变淡,不过在消失之前,还是回答了石牧的问题。

“一万玄灵点……”石牧闻言,不由目瞪口呆起来,额头上不由冒出了豆大汗珠,顺着双颊滚落。

由于塔灵最后的声音几近于无,加上他有些失神,至于第四层需要多少玄灵点,他并没有听清楚。

不过对于现在的他而言,其实也没有太大意义。

石牧摇了摇头,伸手抹去脸上汗珠,心中震惊之余,也略微安心了一点。

光第三转口诀就需要如此多的玄灵点,一般弟子绝无可能兑换了,即便是千年弟子,恐怕也最多能兑换个前三层,且如此做话,恐怕其他事情都无法做了。

石牧看着通天十八棍典籍,眼神闪烁,最后还是一咬牙,轻轻一挥玄灵璧。

一道白光飞射而出,穿透禁制上,打在了通天棍法典籍上。

玄灵璧白光流转,上面的玄灵点数瞬间减少了九十五点。

通天十八棍典籍玉简一闪,直接飞出了禁制,落在了石牧手中。

石牧看着手中的玉简,叹了口气,表情有些复杂,并没有立刻翻看,转身朝着出口处飞去。

他离开圣典阁后,径直出了玄灵塔,而后将彩儿放出,祭出青翼飞舟,朝着自己的洞府飞去,不多时便回到了洞府。

“咦……”

他目光一闪,洞府大门此刻赫然大开着,他的几个侍从站在门外,脸上鼻青脸肿,一副愁眉苦脸模样,似乎被人打过。

石牧脸色一沉,飞身落了下去。

“太好了,府主,还有彩爷你们回来了!刚刚有一帮人来到这里,不由分说硬闯进了洞府。”几个侍从看到石牧落下,脸上露出大喜之色,连忙迎了上来,齐风正在人群之中,大声说道。

“什么人那么大胆子竟敢硬闯府邸……”彩儿闻言,大叫起来,但说到一半,便被石牧一眼瞪得脖子一缩,后面的话硬生生吞了下去。

“慢慢说,来的都是些什么人?”石牧转过头来,眼睛一下眯成一条缝,如此说道。

在圣地,在未经洞府主人允许,硬闯别人洞府是极大的挑衅行为。

“就是上次过来讨要冷翠环的那些人,不过这次那个赵沉雷亲自来了。”齐风低声说道。

石牧眼中冷芒一闪,冷哼一声,大步朝洞府大门走去。

齐风等人见状,互望一眼后,守在了门口。

此刻,洞府大厅之中,一个身材高瘦的青年男子大咧咧的坐在一张石椅之上。

此人看起来二十五六岁,鹰钩鼻子,双目深陷,不时闪烁着丝丝冷芒,看起来十分阴枭。

阴枭青年身旁站了几人,其中一个正是那个赵三豹,此刻一副谄媚讨好神情。

“三豹,你确定已经打听清楚了?”阴枭青年开口说道。

“府主,此事千真万确,我亲自向几个和那石牧一起拜入圣地的新入门弟子打听过,那个石牧当时确实只有地阶初期修为,应该是最近刚刚进阶成功。”赵三豹说道。

“以初期修为通过入门考核,的确有些不可思议。”阴枭青年喃喃自语般的说道。

“估计这个石牧在入门考核中走了大运,他在考核中排名第三十五,勉强挤入了上位弟子行列。不过这小子毕竟只是个人族,和府主你根本无法相比。”赵三豹讨好的说道。

“哼,那是自然!不过三豹,你的修为也有地阶初期,又是飞豹一族,应该不比这个人族小子弱,怎么还要劳烦我亲自跑一趟。”阴枭青年哼了一声,说道。

“此人再怎么说也是名义上的圣地上位弟子,我以礼待之,说明了来意,但其不仅不给面子,且言辞态度蛮横,我怕给府主您惹麻烦,就没有出手。这次您亲自来了,只需说句话,那个石牧还敢不乖乖将那个冷翠环交出来?”赵三豹眼睛一转,说道。

上次他被石牧轻易扔出去的事情,没有告诉赵沉雷,此次怂恿赵沉雷过来,也有趁机报仇的意思。

赵沉雷哼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就在此刻,一阵沉重脚步声从外面传来。

咚咚……

脚步声沉重如山,地面也轻轻颤抖了起来。

阴枭青年脸色微微一变,脸上露出一丝凝重,朝着外面看去。

人影一花,石牧高大身影出现在大厅之外,几乎遮住了外面的所有亮光,大厅内的几人瞬间有一个错觉,似乎整个天都被这个人影遮住。

阴枭青年瞳孔一缩,脸色变得凝重,缓缓站了起来。

“阁下看来就是赵沉雷了,如此强闯石某的洞府,真是好大的威风!”石牧看着赵沉雷,说道。

“大胆,你是什么东西,竟然敢直呼我家府主姓名!”赵三豹狐假虎威的大喝了一声。

石牧眼中冷芒一闪,看向赵三豹。

赵三豹脸色一变,仿佛被刀枪穿胸,气焰顿时萎靡了下去,脚步不由后退几步,躲在了赵沉雷身后。

“我这个侍从有失调教,让石牧师弟见笑了。”赵沉雷笑道。

“阁下早于石某进入圣地,应该比石某懂规矩才对,今日带人硬闯我洞府,还打伤了我的侍从,若是不给个交代,这件事可不能就这么算了!”石牧神情丝毫不动,口中说道。

“呵呵,石师弟不必生气,我们今天原本是来拜访你的,不过在外面等了许久也不见你回来,便到擅自里面来坐了。我的几个手下性子急躁,和你的侍从起了冲突,这件事是我的不对。你们几个,自掌三下嘴,向石师弟认错。”赵沉雷先是淡淡一笑,随即面色一沉,对赵三豹几人喝道。

赵三豹几人脸色一变,似乎完全没想到赵沉雷会说出此话,不由得有些犹豫。

赵沉雷眼神一冷,扫了几人一眼。

几人脸色一变,如坠冰窖,连忙跑了出来,朝着石牧行了一个大礼,然后没有丝毫犹豫,噼里啪啦自打三下嘴巴,出手倒是颇重,几人嘴角都流出了血丝。

“石府主,刚刚是我们多有冒犯,还请您恕罪。”赵三豹几人说道。

石牧眉头一皱,没想到赵沉雷在众目睽睽之下来这一手,如此一来,他如果再继续追究,反而显得有些气量太小了。

“既然你们已经认错,去向外面那些被你们打的人认个错,此事就算了。”石牧摆了摆手,说道。

赵三豹身体一僵,低着头的眼睛中异芒一闪。

石牧实力强横,他向其低头没有什么,但是外面那些侍从无论实力地位都从未让其放在眼中,要他向那些弱者低头认错,简直是奇耻大辱。

“还愣着干什么,石府主的话听不懂么,还不快去!”赵沉雷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赵三豹心中念头翻滚,眼睛里浮现出道道血丝,不过最后还是对赵沉雷的恐惧占了上风,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其他几人看到赵三豹这样,也跟了出去。

片刻之后,几人垂头丧气的走了后来。

石牧放出了神识,知道他们几个在外面确实向齐风等人低头认错了。

“既如此,几位擅闯的事情就此揭过。”他点了点头,说道。

“哈哈,多谢石师弟宽宏大量。”赵沉雷瞳孔微微一缩,随即哈哈笑道。

“赵师兄今日过来拜访,有什么事情?”石牧坐了下来,问道。

“呵呵,倒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为了石师弟的那个侍从冷翠环的事情。想必石师弟也已经知道了,此女欠我一大笔债务,却一直躲在石师弟的洞府,丝毫没有还债的意思,我们只好上门讨要了。”赵沉雷说道。

石牧眼神微闪,沉默了一下,道:“关于此女的事情,我上次已经和这个赵三豹说过了,冷翠环如今既已被圣地分配至我洞府做事,你们若要和她算账,还请等她离开此地再说。”

赵沉雷闻言,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所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石师弟当真为了区区一个冷翠环,而不顾念我等同为圣地弟子的同门之谊吗?”赵沉雷语气依旧平静的说道。

“不敢,不过冷翠环既然是我这里的人,她的事情我便不能坐视不管。”石牧淡淡说道。

赵沉雷脸色陡沉,眼睛瞳孔一缩,双目中骤然亮起两道刺目银光,朝着石牧刺了过来。

石牧脸上丝毫不惊,眼中金光大放,也飞出两道如有实质的金光,和两道银芒撞在了一起。

噼啪一阵脆响!

金银光芒相撞,双双碎裂开来,空间中泛起一阵波纹,一圈无形波动朝着周围扩席卷而去。

石牧身上红芒一闪,便抵消掉了无形波动。

赵沉雷身上浮现出一层银光,身体晃了一下,这才将无形波动挡住。

赵三豹几人却在这股逸散的无形不动下,身躯一震,不由倒退了数步,五官中流出了鲜血。

不过幸好这无形波动只有一波,几人很快恢复了过来。

赵沉雷脸色微变,刚刚虽然只是略一试探,但是石牧的实力竟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