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章 深入地下

所属目录:《玄界之门》    发布时间:2016-09-14    作者:忘语

一个多月后,青兰城以北,约莫万里外的某片绵延山脉。

冰封万里,雪花纷飞。

石牧站在某个黑黢黢的洞口前,身上裹着一件厚实裘衣,手里攥着一张皱起的青色地图,目光微微闪动。

地图随着寒风飘摇不定,上面隐约可见六七个圆圈,其中大半已被画上叉,只有一个上面还没有。

前方洞口中阴风阵阵,他感到一股股冰冷寒意不停的扑面袭来,不过片刻工夫,头发和眉毛上,就染上了一层厚厚的白霜。

呆立半晌后,他将手中的青色地图收起,迈起大步,向着那个漆黑的洞穴里走去。

他身上的这件裘衣,是在通流坊中花了将近十万灵石购来的一件下品灵器级别的宝衣,其实并没有什么实际防御能力,只是由于其取材特殊,具有不菲的抵御寒气或冰属性术法的功效,倒也正适合这种极端环境。

当石牧踏入洞穴之时,漫天的雪花已将其留下的脚印,悉数填埋,看不出丝毫痕迹。

洞穴内漆黑一片,且更加阴冷,但所幸其有灵目傍身,加上身穿裘衣,倒也不用担心。

这处洞穴只有一条通道,一直延伸往下,空间并不宽敞,四壁全部都是坚硬岩石,有些部位甚至颇为尖锐,只能容其勉强通行,有些地方则需要他躬身或者侧身才能勉强通过。

一路往前,走了不到里许距离后,来到了一个十余丈大小的洞窟空间之中。

整个空间隐约呈椭圆形,四周全是坚冰,光滑如镜,除了来时之路,没有丝毫其他出路的样子。

石牧双目金光流转,朝着周围扫视了一圈,眉头微微皱起。

据其观察,四周的坚冰厚逾十丈以上,前底部俱是坚硬的岩石。

就在其有些一筹莫展之际,他心中一动,似乎想到了什么,抬头望了一眼,而后又低头望去。

“原来如此!”

他喃喃自语一句,运气于拳,朝着下方地面狠狠一击。

随着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脚下地面坚冰轰然溃裂塌陷,其整个人便失重般的随着漫天碎冰掉落了下去。

其身处半空,单手法决一催,一团白色气云出现在其脚下,将他向上一托,顿时止住了下坠之势。

他目光四下飞快一扫,发现周围竟然全都是千韧坚冰,犹如一面面竖立的镜子般,耸立四周。

而自己距离下方地面,似乎还有着一段不小距离。

他望了望上方自己坠落时余下的大洞,手中法决一催,气云拖着其朝着下方降落下去。

几个呼吸之后,“嘭”的一声轻响。

石牧稳稳落地,随后猛然发现,自己此刻正身处在一处看起来犹如水晶世界般的巨大地下洞穴中,前方地面倾斜往下,且除了一些冰石柱子外,看起来无边无际。

他在原地伫立沉吟了片刻,而后朝着前方走去。

结果其越走越有些心惊。

他走在这片冰雕雪砌的环境中,竟恍如觉得自己仿佛身处在另一个世界中,眼前的道路似乎怎么都走不完,然而空气中的寒意越来越浓郁,甚至开始感受到一丝丝冰凉刺骨的寒意透过裘衣,钻入体内。

即便催动真气护住身体,仍不时打起哆嗦。

石牧咬了咬牙,继续往前走去。

如此足足走了小半个时辰,除了地势越来越低,气温越来越低外,周围一切依旧,没有丝毫变化。

那件裘衣和护体真气此刻已几乎无法起到什么作用了。

石牧见此,不由苦笑一声。

他堂堂一名地阶中期武者,此刻竟有种要被冻僵之感!

无奈之下,他只得一催法力,背后蓦然伸出两道火翼,而后将其身体包裹起来,然后才继续跨步前行。

如此又走了一刻钟,他的脚步却再次停了下来。

因为在其面前,出现了一道冰墙,阻挡住了他的去路。

石牧望着面前的冰墙,脸色一阵阴晴变化起来。

根据天宝阁掌柜的信息和其所给的地图来看,极阴之气只有在至阴至寒之地才有可能寻到,且一般出现于地底极深处,这片极寒山脉中只有七处可能地点,前六处他已全部探过了,全是一无所获。

如今他身处这最后一处地点不仅最为寒冷,且如今已深入地面约十余里,而前几处地点最深也不过两三里的样子,由此可见,这里应是最有可能出现极阴之气的地方了,只是至今依旧没有丝毫发现。

石牧轻叹了口气,打量起面前的冰墙来。

冰墙通体晶莹,足有百丈高,向左右无限延伸,不知有多长。

“咚咚”

石牧走上前去,在冰墙上重重敲击了几下,又将手掌贴上去,只感到一阵彻骨寒意。

此处的温度已经低至匪夷所思的程度,也多亏其修行的赤猿火经,并且有着九转玄功第一转的至阳之力护体,若是换做一般地阶武者,即便有这件裘衣御寒,恐怕也早就已经被冻成一尊人形冰晶了。

即便如此,他每多在此地待上一刻,体内真气便飞快消耗,以维持护体火翼抵御寒气。

石牧略一沉吟后,将神识外放出去,在这片冰墙之上搜寻起来,同时催动灵目神通,视线就开始透过层层冰晶,进入到了冰墙内部,想要找出一些端倪来。

然而,他的视线所及之处,依旧是一片茫茫的坚冰,根本看不到任何极阴之气的影子。

石牧无奈下,只好选了一个方向,沿着那道冰墙,边走边继续探查起来。

不将此地翻个遍,他不甘心放弃。

结果他走了约莫半个时辰,前方赫然出现了另一个十分开阔的洞窟,而冰墙则直接延伸了进去,成为了一侧的洞璧。

他踏入洞窟中一看,心中顿时一阵郁闷。

这处洞窟中,同样什么都没有,且温度又降低了不少的样子。

虽说这样的极寒环境下,的确有可能存在极阴之气,但这里此行环境之恶劣,远远超出了他对的想象,自己这么找下去,体内真气和体力在不断消耗,绝非长久之计。

就在石牧打算在原地坐下稍做休息时,突然心中一动,似乎发现了什么。

他当即闭上双目,而后再次睁开之时,连忙快步往前走去。

结果就在冰墙最深处,发现了有一处微微凸起,显得有些特别。

石牧见此,深呼吸了一下,眼中却流露出浓浓的喜色。

他刚才无意间发现,似乎四周的寒流,都在某种吸引力下,朝这处洞窟而来,并最终朝着这处微微凸起处汇聚而来。

石牧当即催动灵目神通,双目金光再次亮起,朝着这处微微凸起处的冰墙内部透射而去。

眼前的这截冰墙,足足有十余丈,明显比两侧的冰墙厚实了不少。

而视线再往内部投去,石牧就看到,在那冰墙中心处,赫然有十余缕细若游丝,近乎透明的气流,犹如灵蛇般在不断游走。

在看到这种游丝后,其心中突然升起一种怪异直觉,且越来越强烈。

这种感觉就与他之前见到冰凰真血时的感受十分相似,就仿佛是一种来自本源深处的强烈渴望,只是此时的感受比起之前那次,要弱上许多。

“极阴之气!”

石牧心中顿时一喜,他几乎可以确定,那些藏匿于冰墙中的细丝,正是其要找的极阴之气。

不过当其平复下心境,回过神时,却又有些无语起来。

此处的冰墙不仅极寒,且厚,想要将其破开,取出其中的极阴之气,看来必须费一番功夫才行。

石牧略一思量,一张口,一根牙签大小的黑色小棍从中飞出,乌光一闪下,骤然变作了一根齐眉的黑色长棍,握于其手中。

正是如意镔铁棍!

自从那如意棍中熔炼入了陨星玄铁之后,其也变得如同那陨铁陌刀一般,无法再收入储物戒中了。

好在其大小随心,石牧便将其缩小,放在口中。

石牧双手一握如意棍,继而棍身向前一挺,向后撤了两步,拉开与冰墙的距离。

待蓄势完满后,石牧猛地向前跨出一步,双手紧握棍身,大力向前猛地一挥下。

“嘭!”

只听冰面之上发出一声巨响,便有无数白色冰晶粉末四散炸开。

而那如意镔铁棍在大力振荡之下,却被撞击得倒飞回去。

石牧手持如意棍往后趔趄了几步后,稳住了身形,朝那撞击之处看了一眼,顿时皱起了眉头。

只见那截巨大的冰墙之上,出现了一个方圆丈许的圆形凹洞,上面布满了蛛网般的裂纹。

那些裂纹看似密密麻麻,但实际都只是分布冰墙表面上,并没有深入到冰墙内部。

显然刚刚那势大力沉的一击,并未对这道厚实的冰墙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石牧朝着那凹洞中心看了几眼,手中的黑色长棍却骤然缩短,再度变为一根黑色小棍,被他收回口中。

呼啦一声!

原本裹覆在石牧身上的两道赤炎火翼,骤然张开,紧接着就有一道白色光焰从其左臂上旋绕而上,与此同时,道道赤红的色纹路也在其手臂上一并浮现而出。

没有了火翼绕身,石牧此时却丝毫不觉得寒冷,相反的,他的身上就仿佛有一股热流在四处涌动,使得他浑身上下都暖洋洋的,十分舒泰。

伴随着石牧左臂之上的白色光焰亮起,周围温度也上升了不少。

就在这时,石牧的双眼透过冰墙,发现那几缕匿于墙中的阴寒之气,也像是受到了其左手至阳之力的刺激,变得更加活跃起来,不断冲击着冰墙,想要朝石牧这边冲来。(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