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三章 无尽杀戮

所属目录:《玄界之门》    发布时间:2016-10-04    作者:忘语

“杀,杀,给我杀!”

石牧心中杀戮的**越发强烈,他单手抹了一把脸颊,身形跳跃而出,如同脱兔一般,在交战密集的区域来回跳动着。

他的每一次落下,伴随着一阵长刀挥舞和金属骨骼交击声,便有数条生命被其收割。

这一边,他的长刀自下向上斜着劈出,对面的一名士兵连人带刀断成两截,而后身形一晃又出现在另一处,长刀横向挥舞而出,敌军便有数颗头颅抛飞而起。

从铁甲步卒杀到重甲骑兵,从游兵斥候杀到轻甲弓手,石牧不知道自己杀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杀了多少,他只觉得越杀越痛快,越杀越兴奋。

渐渐的,他越来越像一个杀伐果断的将军,却几乎忘记了自己是一名修道者。

终于,敌方首领的头颅也提在了他手中,而此刻他却依旧不想停下,手中战刀紧握,满眼血红地望向自己身后的黑甲士兵。

此刻,在他的识海之中,一片血雾之气大幅弥漫,几乎已经要将他的识海完全占据,只有那根金色小棍所在的中心区域还尚未被侵袭。

石牧再次大步跨出,手中长刀高举,作势就要朝那些士兵劈砍而下。

“石将军……您要干什么?”

“将军……您……”

石牧长刀下的数名黑甲士兵惊恐的叫着,踉踉跄跄向后退去。

“杀……”

石牧仿佛听不到这些士兵口中的哀求,陷入梦魇一般的,口中不断重复着一个“杀”字。

“噗……”

他手中的长刀猛然挥下,一名士兵的黑色铁甲骤然断开,殷红的鲜血从中汩汩涌出,流了一地。

“不要……不要杀我……啊……”那些倒退着的士兵口中绝望的喊着,连忙转身,想要逃开。

只见石牧双目血红,大步一跨便跳到了那几名士兵的身前。

他身子骤然向后一转,长刀猛地一挥,大蓬的鲜血便泼洒而出,数颗面露惊恐的头颅就骨碌碌地滚落在了地上。

而在战场另一侧,那座尸首堆积而成的小山上,那名满脸虬髯,身负重甲的粗壮大汉,单手拄着插在尸首间的偃月长刀,双目一瞬不瞬地注视着石牧的动作。

“杀……杀啊,尽管去杀,尽情释放你的杀戮本性!”虬髯大汉嘴角上挂着一丝诡异的笑容,喃喃说道。

石牧的身上已经糊满了鲜血,他却像是没有丝毫不适之感,甚至心底隐隐有一种,想要伸舌去舔刀刃上鲜血的冲动。

脑海中刚一产生这样的想法,他的身躯就不由自主的猛然一震。

与此同时,在他的识海之中,那根金色小棍上突然亮起一道光芒。

那道光芒只是骤然一闪,就消失不见。

然而其激荡起来的一股无形波纹却没有消失,径直朝四周围冲击而去,立即便将弥漫在石牧识海中的红色血雾荡涤开来。

石牧只觉得头颅中一阵针扎般的疼痛,便猛然从刚才那种失控般的嗜杀情绪中清醒过来,眼中的血红之色也隐隐褪去了几分。

“不……不……”

他低头看到自己满身已经开始发黑的血浆,和周围横七竖八四散倒伏的尸首,心神巨震,不由得抛开手中的战刀,连连倒退。

然而,石牧刚退两步,周围的血腥之气便升腾而起,一嗅之下,他的眼中红光再度一亮,那股暴戾的情绪再度涌上心头。

“啊……”

石牧痛苦的嘶吼一声,身上火光一亮,赤猿法相的虚影凭空出现。

那周身火焰缭绕的巨大赤猿,仰天发出无声一吼,双拳重重朝着地面一砸,一股旋风骤然升起,将石牧周围的残尸和血腥气息尽数吹拂开来。

一时间,战场上的士兵几乎全都停止了厮杀,纷纷面露惊恐地朝着他看来。

石牧双目之中精光闪烁,目光从进到远,仔细地从战场上的每个人身上扫过。

突然,他目光一凝,就看到那虬髯大汉此时的表情,与场间所有人都不相同,其脸上非但没有惊恐之色,反而还挂着一缕戏谑地笑意。

石牧面容肃然,咬牙吐出两个字:

“幻魔!”

说罢,石牧大步向前一跨,口中乌光一现,那如意镔铁棍竟飞射而出,在半空中化为丈许之长,被石牧一把握在手中。

其脚下步伐连点,整个人便飞跃而起,朝着那虬髯大汉掠去。

“给我拦下他!”虬髯大汉见状,双目立即一瞪,眼睛整个便转为了纯黑之色。

话音落下,战场上的所有士兵,突然像是发疯了一般,双目血红,全都挥舞着手中长刀,朝着石牧杀了过来。

迎面数十个黑甲士兵,手中紧握着染血的战刀,朝着石牧冲刺过来。

石牧双手紧握棍身,长棍一挺,猛然朝地面一捅,便将半截镔铁棍插入了地面之中。

紧接着,他的双臂上青筋暴起,骤然将长棍向前一挑,地面上一大块岩石便被他一棍挑起,悍然砸向前方。

那数十人惨呼都未来得及发出一声,便被砸成了肉酱。

石牧脚下步伐不停,径直跨过那块巨石,手中长棍不断挥舞,一边将涌来的士兵挥开,一边朝着虬髯大汉冲去。

然而,在他身前却乌泱泱地涌来了千余名黑甲士兵,更有数百轻甲弓手,正手着挽长弓,朝他这边射出长箭。

“呼啦”一声起。

数百支黑色羽箭,在空中呜呜作响着,汇成一大片黑色箭雨,遮天蔽日的朝着石牧这边覆盖过来。

石牧面色不变,手中黑色长棍左右挥舞,带出呼呼风声。

只见一团团白色气流在他身边翻涌,一阵阵嘶鸣之声在他身边响起,一道巨大的白色气流将他整个包裹了起来。

百兽震惶!

石牧长棍横在身前,骤然一震。

随着一声长啸!

“轰隆隆”

滚雷之音大作,那不断翻涌的白色气流当中,立即有无数地禽猛兽奔腾而出,如一道猛兽洪流,也如一面高达数丈的白色气墙,势不可挡地朝前推动而去。

黑色箭雨一落入白色气墙中,便纷纷折断,化为了齑粉。

而那千余士兵,则在猛兽洪流的冲击下,立即溃散开来。

石牧以一招气势惊人的百兽震惶开道,霎时间身前再无阻挡的士兵,他单手提棍,阔步朝那虬髯大汉飞奔而去。

在他的脚下,被气流猛兽踩踏过后的地面破碎不堪,黑甲士兵支离破碎的碎尸随处可见,地面上的泥土中都渗着殷红的鲜血。

石牧便深一脚浅一脚地,在这片血红色的大地上快速地跳跃着,不过片刻,便来到了那虬髯大汉的身前。

虬髯大汉见此,却依旧稳稳地站在尸山之上,没有迎上来,也没有逃开去的意思。

只见其眼中的黑光一亮,两股浓浓的黑色雾气,便从他的眼眶之中涌了出来。

那两道黑色雾气涌出之后,没有消散开来,反而径直沉入了地面,与泥土混在了一起。

石牧大步向前一跨,眼看就要跨上那座尸体堆成的小山,却突然身形一滞,被一股大力拽了下去。

他低头看去,就见那尸堆之中,探出了数只满是鲜血的手,正紧紧地抓着他的脚踝,想要将他拉入尸堆之中。

石牧手中长棍一挥,一棍便将那数只怪手打成碎末。

他刚要抬脚向前,就突然觉得脚下一软,半个小腿便陷入了地面之中。

他目光一扫,就发现其脚下原本坚实的地面,此刻竟突然软化开来,变得如同沼泽一般。

在他周围方圆半丈的范围内,地面全都变作了血红之色,原本的土壤岩石全都不见,竟都变成粘稠的暗红血浆,他的两只脚就陷在了血浆之中。

那片粘稠的血浆沼泽中,不时地冒出一个个硕大的气泡,每一个气泡破裂,便会有一缕淡红色的气体从中溢出,弥散在空气中。

才不过片刻的功夫,石牧的身边便被这种淡红色的气体完全覆盖。

他猛地一抬脚,想要向前移动,却发现非但没能从血浆沼泽中抬出脚来,反而身子更快地朝下陷了进去,一下子便到了腰间。

石牧眉头微皱,他透过淡红色的雾气,看到数十道影影绰绰的人影,正从血浆沼泽中爬了出来,挣扎着扑向了自己。

那一个个浑身鲜血的人影,扑到石牧身前,探手抓来,就想要将石牧整个拉入沼泽深处。

石牧单臂一甩,一棍挥出,便将数个来到身前的血红人影打得支离破碎,尸体的残渣和鲜血便混杂在一起洒在他的身上。

与此同时,周围的淡红色雾气却越来越浓,弥漫的血腥气味也越来越重,闻得石牧头脑一阵昏沉。

就在这时,石牧耳边突然传来一阵有些沙哑,却十分勾人心神的声音:

“杀,杀,杀……纵情杀戮,享受这快感……回归最本源的你!”

这些话语刚一入耳,石牧原本清明的灵台顿时失守,识海之中再次被血雾占领,眼睛也再度转为血红之色。

其紧握的黑色长棍顿时停滞在半空,任由着周围的血色人影扑在身上,将其撕扯着拉入沼泽深处。

石牧的身躯一寸寸的下陷着,不过片刻,整个身子就几乎全都没入了沼泽之中,只余下头颅的部分还露在沼泽之外。(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