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七章 最后一步

所属目录:《玄界之门》    发布时间:2016-10-06    作者:忘语

“罢了,念你刚经历了幻魔磨砺,又是初犯,下不为例。好了,回去好生修养吧。”岳护法大袖一甩,说道。

“多谢岳护法,弟子告退。”石牧如蒙大赦,转身走出了幻魔殿。

从玄灵塔出来后,石牧仰天长呼出一口气,接着身上光芒一亮,便化作了一道赤色流光远遁而去。

片刻后,那道赤色遁光再次落下,光芒一敛,他的身影便落在自己的府邸中。

刚跨入院子,就看到齐风正在跟几个仆从吩咐着什么,一见石牧,便连忙走了过来,冲其一拱手,口中恭敬说道:

“府主,您回来了!”

“嗯。”

石牧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便不再多说,抬脚朝着主屋方向走去。

还没走出几步,石牧就听到彩儿的身影在耳边响起:

“石头,你这么快就回来了?莫非已经闯过幻魔道了?”

彩儿不知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扑楞着翅膀落在石牧肩头上。

石牧想了一会儿,才缓缓点了点头。

“石头你怎么了,俺怎么觉得你有些魂不守舍的?是不是幻魔道里有什么绝世美女,把你的魂儿都勾去了?”彩儿歪着脖子打量了石牧一眼,打趣道。

石牧先是一愣,继而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把就将彩儿抓了过来,放在眼前仔细打量起来。

彩儿两只翅膀被石牧抓在手里,惶恐地叫嚷起来:

“石头,你要对俺做什么?彩……彩儿的肉可不好吃……”

石牧一听这话,不由得扑哧一笑,一把将彩儿扔了出去,大步朝着主屋走去。

……

翌日。

石牧通过幻魔道考验,获得晋升千年弟子资格的消息,飞快传遍了整个黄阶区域。

石牧一时间声名大振,风头无两,甚至都盖过了被青兰圣主带走的赵戬。

接下去的数日里,以往与他相熟的诸如青长天、马珑,紫菱等弟子,纷纷登门相贺,一些过往并未有过太多交集的人,竟也前来与他结交,甚至连青兰榜上排名前十的数人,也都带了重礼来石牧府上。

石牧并不喜欢此等应酬,除了相熟的人会亲自接待以外,那些不相熟的也不好拒之门外,交由齐风去应付。

次数多了,石牧便也不好意思总是避着不见,偶尔也会应酬一番,一来二去的,竟也结交到了不少朋友。

……

半月之后,便是石牧晋升千年弟子的正式日期,他的一众新交故友全部都来为其送行。

一时间,玄灵塔前竟聚集了近百人。

“石兄,成为千年弟子后,可莫要忘了我等,闲暇之余多回来走动一二。”青长天笑着说道。

“石大哥,一定要常回来看看我们。”马珑说道。

“那是自然……”石牧笑道。

石牧话未说完,就突然感到一阵强烈的灵力波动传来,他连忙抬头朝天空之中望去。

只见众人头顶上,原本白云漂浮湛蓝无比的天空,竟突然裂开了一道黑黢黢的巨大口子,一只金鳞覆盖的巨大龙爪便从中探了出来。

石牧心中一凛,只觉那龙爪之中,传来一阵令其颇为熟悉的气息。

“那是什么?”

正当众人惊呼不已的时候,巨大龙爪一划,那道裂隙刹那间扩大,紧接着一头身逾百丈的巨大九首金蛟从中猛然探出,九颗硕大头颅冲着众人发出一声长啸。

“嗷……”

九首金蛟一声咆哮过后,周身金光大放,身形在金光中飞速变小,化为了一个身着金袍的高大男子。

“石牧小儿,这次老夫看你还能如何逃脱?”金袍男子冷声喝道。

“敖祖……”石牧咬牙说道。

“老夫今日来此,只为寻此子一人之仇,与他人无干,闲杂人等速速滚开!”金袍男子敖祖一声大喝,身上圣阶强者的庞然气息瞬间激荡而出,一股无法言喻的狂暴威压朝着众人席卷而去。

“圣……圣阶强者……快逃啊!”众人见此面色骇然。

“石兄,此人决非我等所能抗衡,能逃便赶紧逃吧!”青长天说完,身上青光一闪,竟然当先遁走。

“石大哥,小妹我实力微薄,也先走了。”马珑一语说罢,竟也化作一道遁光,远远飞走了。

“石大哥保重!”紫菱说着,身上紫光一亮,身影便也消失不见。

不过片刻,原本围绕在他身边的百余人,竟然一个不剩,全都走光了,敖祖对这些人的逃离视若无睹,只是死死盯着石牧。

石牧面色安然,不觉有些失落,眼中的神采也黯淡了几分。

“石头,就算所有人都离开你,俺也不会离开,俺要和你并肩作战!”就在这时,一直站在石牧肩膀上的彩儿,却突然挥舞着翅膀,对石牧说道。

石牧听罢一愣,眼中的光芒顿时又盛了几分,张口一吐,便将如意镔铁棍取出,紧握在了手心。

“敖祖老贼,来吧,今日你我便做一了结!”

他一声断喝,手臂一挥,手中如意棍黑光大放,周围卷起阵阵白色气流。

其从左到右猛然横扫,一道数十丈大小的黑色棍影便划破虚空,发出令人惊悚的刺耳尖啸,朝着敖祖袭去。

“雕虫小技!”敖祖不屑说道。

其单手屈指成爪,骤然朝石牧探出,半空中便有一只巨大的金色龙爪破空而出,径直将那道巨大棍影击了个粉碎。

金色龙爪余势不减的继续悍然探下,朝着石牧抓去。

石牧面上神色不变,手中长棍一卷,数道白色龙卷蓦然冲击而上,径直轰击在了那金色龙爪之上,然而却是一轰即散,只使得龙爪下落速度微微一滞。

他趁此机会足尖猛地一点,朝后退去。

就在这时,金色龙爪蓦然金光大放,如瞬移般出现在石牧头顶,一把将他按在了地上。

“轰隆隆!”

一声震天巨响过后,石牧身下的大地顿时裂开数百道裂隙,其中最大的一条竟直接延伸到了那座白色高塔之上。

“噗”

石牧脑袋一歪,张口吐出一口鲜血,其身体被龙爪死死按住,手中虽紧握着如意镔铁棍,却怎么都无力挥出分毫了。

“石头!”彩儿飞落在他身边,有些惨然的哀叫道。

“你快逃……”石牧咬牙吐出几个字。

“俺……俺不逃!石头,俺看你这次是在劫难逃了,咱俩主从一场,你待俺不薄,俺要陪着你死!”彩儿语气坚决。

“你……好吧,既然你这么想陪着我死,那我便送你一程。”石牧面上神情突然一冷,这般说道。

只见其身上光芒骤然一亮,火光汹涌而出,赤猿法相刚一浮现,便发出一声怒吼,粗壮的双臂向上擎起,径直将那金色龙爪推离了几分。

石牧翻身而起,手中如意棍上黑光一闪,便被他挥舞而下,重重砸在了彩儿身上。

“嘭”的一声闷响。

彩儿身上顿时爆开一团血花。

“啊……石头,为什么!”彩儿羽毛上满是鲜血,问道。

“如果真是彩儿,其虽然修为低下,但在危险来临前,必然有所发现,也一定会最先逃走。然而刚才金蛟出现之时,你却没有任何警醒,此刻居然还说要与我同生共死?更何况青兰圣境非比寻常,岂会那般轻易被你撕开裂隙?”石牧如此说道。

“桀桀桀……没想到,你居然连与你朝夕相处的灵宠都不相信。”彩儿口中突然发出一阵怪笑,说道。

“你错了,我正是因为相信彩儿,所以才不相信你。”石牧说罢,面色一凝,黑色长棍上骤然燃烧起熊熊火焰,继而猛然砸落了下来。

彩儿被石牧一棍砸中,顿时便化为了一阵黑烟的消散开来。

石牧抬头去看悬浮在空中的金袍敖祖,此刻竟也节节溃散开来,化为了一团黑色雾气,周遭树木,山丘,甚至连玄灵塔也随之消散开来。

紧接着四周便有黑雾涌上,将周围的空间重新遮蔽。

石牧眼前一花,发现脚下再次现出那条黑晶小径。

接下来的时间里,他每在幻魔道上前进一步,便会陷入一次幻境。

这些幻境尽数紧扣着他过去的种种回忆,以前的故人,如金小钗,珍姨,甚至连柳岸等人在幻境中一一呈现。

这些幻境十分真实,幻化出的内容往往直指他内心的薄弱之处,即便以石牧的心智,也常常不知不觉的深陷其中,无法分辨真实和虚幻,有数次险些彻底沉沦进去。

所幸他依仗坚强的意志和时常行走于生死之间的一点明悟,每每在最后关头苏醒,一步步闯了过来。

不知过了多久,石牧眼前景色一花,他再次破除了一处幻境,回到了黑晶小道上。

此刻其周围浓雾密布,除了足底,什么也看不清。

“最后一步了!”

石牧轻呼了一口气,闭目调息了一阵,口中喃喃说道。

每经历一场幻境,他便隐隐感觉心中意志又坚定了几分,仿佛凡铁经历了一次次淬炼,变得更加坚韧。

他深吸了一口气,继续往前迈出脚步。

然而这一步刚一跨出,黑色小道前方蓦然白光大放,凭空出现了一个白色光门。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