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章 圣禽

所属目录:《玄界之门》    发布时间:2016-10-08    作者:忘语

“这是千年弟子服饰,你且收好。自今日起,你便算是正式千年弟子了。”墨长老说道。

“多谢长老。”石牧说道。

“把你的玄灵璧给我。”墨长老道。

石牧没有犹疑,立即将自己的玄灵璧取出,递给了墨澜长老。

只见其将玉璧接过,在眼前观察了一阵之后,便伸出两指,口中默念起了一段玄妙的咒语。

伴随着吟诵之声响起,墨澜长老的指端便亮起了一道红色光芒。

只见其将手指在玉壁上轻轻一点,那玄灵璧上便骤然亮起一阵红光。

石牧就看到,玉璧之中原有的那片红色树叶,竟然晃了一晃,变作了两片。

其上脉络清晰,叶片饱满,看起来栩栩如生。

两片红叶出现之后,墨澜长老并未停止动作,而是单手并指如刀,在玄灵璧上行云流水般地刻画起来。

其动作流畅,如同执笔作画,片刻之后便刻画完毕,收回了右手。

只见在那玉璧表面之上,已经浮现出了一个圆形的六芒星图案,而图案周围还镌刻着一圈造型古拙的符文。

看着这一幕,凌风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惊奇之色。

“这是……”石牧有些疑惑道。

“此乃千年界印,是自由进出圣地第二层区域的凭证。”墨长老说道。

石牧接过玄灵璧,感受着玉壁上千年界印的特殊气息,心头顿时一喜。

“另外还有一事,由于你在黄阶区域修炼还不足百年,所以你百年弟子身份也可以同样保留。此外,你原先的侍从去留由你,你可以将其尽数带往玄阶区域。不过,你原先的灵地和洞府都要收回。”墨长老说道。

“多谢长老。”石牧说道。

“不必言谢。凌风,你的性子太过恬淡,师弟都已经超越你了,你也应加把劲儿了。”墨长老转过身,对凌风说道。

“墨长老,您也知道,弟子剑道注重修心,不宜操之过急。等个一二十年,再跨入千年弟子行列,对弟子来说也为时不晚。”凌风一摊手,坦然说道。

“呵呵,随你吧,老夫也是个惫懒性子,不然也不会和你这般投缘了。好了,石牧府上应该还有许多事务要处置,你们这就回去吧。”墨长老说着,摆了摆手。

“是,弟子告退。”两人站起身,一躬身说道

出了玄灵塔,两人道别一声后,便化为两道遁光,朝着各自的府邸飞去。

石牧刚一回到府邸,就看到齐风正闷着头,心事重重地从门洞中迎面走出,竟差点撞在自己身上。

“府主恕罪。”齐风一抬头,见是石牧,连忙躬身说道。

“无妨。你这步履匆匆的,是要干什么去?”石牧倒也没在意,只是有些好奇地问道。

“启禀府主,我想着您已经通过了幻魔道的考验,恐怕不日便要离开这里,前往圣地第二层了。所以我便提前吩咐府上侍从,将灵地里成熟了的灵草灵材收集好了,今日便全都送往通流坊售卖。我会尽快将府上财务款项整理造册,呈给府主您过目。”齐风口中这般说道,脸色却有些黯然。

石牧看在眼里,略微一思索,心里便明白了过来,料想其多半也是心忧石牧走后,自己在这圣地第一层中如何自处。

“嗯,你做的很好。不过,将款项造好册子之后,你还需另将府中侍从再造一个册子,等去往玄阶区域时,不可遗漏任何一人。”石牧说道。

“府主您……您是说,我等可以追随您前往第二层吗?”齐风胖乎乎的身子微微颤抖着,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

“先去办手头上的事吧,等到了玄阶区域,还有很多事要你操办。”石牧笑着说道。

“是。”齐风欣喜地应了一声,步伐轻快地走了出去。

……

两日后。

石牧府邸厅堂之上,以齐风为首的数名管事手中捧着厚厚一叠账本,全都神色恭谨地站在一旁。

“府上的流水账务我就不查了,这些年来你们做的很好。细枝末节的地方,齐风你处理好就是了,明日我便带你们迁入圣地第二层。”石牧吩咐道。

“是,府主。”齐风等人齐声道。

就在这时,厅堂外快步走进来一名侍从,一躬身说道:

“启禀府主,马珑府主求见。”

“马珑?带她进来。”石牧说道。

不一会儿,石牧就看到,一身火红衣衫的马珑,带着弟弟马烈,一同穿过庭院,走了进来。

“石大哥。”马珑姐弟两人当先一施礼说道。

“里面坐下说话把。”石牧将两人迎进客厅,说道。

“石大哥,怎么不见你家彩儿呢?”许久不见,马烈一开口问的,居然还是彩儿。

石牧微微一愣,刚想开口说话,就听见外面传来一阵叫喊声:

“是哪个要找彩爷?”

话音刚落,几人就看到一只吃得圆滚滚的彩毛鹦鹉从外面飞了进来,扑楞着翅膀落在了石牧身上。

“彩儿,是我。”马烈笑道。

“俺跟你很熟吗?叫彩爷。”那肥硕鹦鹉丝毫不给面子,昂着头说道。

马烈脸上笑容一窒,有些尴尬地轻咳了两声。

“彩儿,你就别捉弄舍弟了。”马珑见状,连忙打起圆场。

“好吧,既然马姐姐这么说了,那俺就不跟他计较了。”相比马烈,彩儿对马珑的态度简直好了不知多少倍。

说完,彩儿便翅膀一扇飞落在马珑肩头,一边半带谄媚地说着“马姐姐你今天真美”,一边眼睛朝着马珑手上的储物戒瞟。

马珑“扑哧”一笑,手腕一翻,掌心便出现了一颗极品灵石,朝着彩儿嘴边递了过去。

彩儿眼中精光一亮,立即俯身一啄,将灵石衔入嘴中,“咔咔”地咀嚼起来。

石牧看到彩儿这副德行,不由得一阵无语,道:

“彩儿,刚才去哪儿了?”

“咔咔……俺去灵泉了,咔咔……咱都要走了,还剩些火精魄……可,可不能浪费了。”彩儿嘴里还在咀嚼着灵石,含糊不清地答道。

“这么说,你又带人去扑捉火精魄了?”石牧问道。

“咕……对啊,一网打尽,一个不剩啦。”彩儿咽下灵石,得意地说道。

“那火精魄呢?”石牧刚问出口,就知道自己多此一举了。

“都在俺肚子里了。”彩儿挥舞着翅膀,拍了拍自己圆滚滚的肚子说道。

石牧听罢,心中不由苦笑一声。

马珑姐弟俩看到这一幕,则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对了,还没问马姑娘你们此番前来,可是有什么事情?”石牧看着马珑,开口问道。

“记得十年大比结束之时,石大哥曾答应过小妹,若有需要之时,可来向石大哥求助。”马珑说道。

“我的确说过,怎么?马姑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吗?”石牧问道。

马珑听罢,没有立即开口,而是深吸了一口气后,才开口说道:

“我想请石大哥答应,让我们带走彩儿。不论需要什么代价,我们都愿意付出。”

“彩儿对我来说,不是什么物品,我不能让你带走。”石牧一听,顿时一愣,语气有些不快的说道。

彩儿也是一阵发懵,挥舞着翅膀飞回石牧肩头,开口说道:

“虽然俺生得英明神武气度不凡,让你们仰慕崇拜不已,但俺已经有石头这个主人了,是不会跟你们走的。”

“石大哥,你们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这样吧,我先给你们看样东西。”马珑见石牧有些生气,连忙说道。

说罢,马珑便从储物戒中,取出一枚巴掌大小的赤红色卵石,摊在手心中给石牧看。

“这是什么?”石牧眉头一挑,问道。

“这是含有我族中圣禽精血的一枚赤火石。”马珑解释道。

说罢,就见她的掌心亮起一道红光。

片刻之后,一滴殷红的精血便被她凝聚出来,滴在了那枚赤火石上。

只听“呼”的一声响。

马珑掌心中的那枚卵石上便腾起了大片火焰,继而便如同一片火幕一般,悠悠地悬浮在了半空之中。

石牧目光一闪,看到那片赤红色的火幕之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禽鸟虚影,正仰天发出一声嘹亮的鸣叫。

他心中一愣,连忙回头朝自己肩上的彩儿看了过去。

这一看之下,他就发现,火焰中的那禽鸟虚影,竟与彩儿十分相似,仿佛其就是彩儿放大数十倍之后的样子。

然而那虚影所展现出来的气势,却是彩儿所完全无法比拟的。

“这是……”石牧喃喃问道。

“这是我族中历代供奉的圣禽,彩儿应与其同属一脉彩儿很有可能乃是我族中圣禽的血脉后裔。”马珑解释道。

石牧满脸不可置信地在那虚影与彩儿之间来回看了几遍,怎么也不能相信彩儿会与那圣禽有什么关联。

这时候他忽然注意到,彩儿一反往常顽劣模样,此刻竟然一动不动地站在自己肩头,聚精会神地凝视着那火焰之中的禽鸟虚影。

“依你们之见,是要带彩儿回去认祖归宗吗?”石牧正色问道。(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