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五章 深入矿洞

所属目录:《玄界之门》    发布时间:2016-10-15    作者:忘语

就在此时,两旁的巨石后,人影闪动,从中窜出三名身着灰衣的男子,齐齐朝着方博正拱手行礼道:

“见过家主!”

“那叛徒这段时日可有什么动静?”方博正问道。

“我等寸步未离,未曾见那叛徒出现。”为首的一名方脸中年人如此说道。

方博正点了点头,转身对石牧解释道:“石道友,这幽月铁矿只有此一个出入口,自从那叛徒逃入其中,我便派人星夜值守于此,在此期间其未曾出现过。此前潜入矿洞者,已有两人陨落其中,也不知是否与此人有关,此外,根据生还者所述,似乎并未发现此人踪迹。”

石牧点了点头,便要朝着里面走去。

“石道友,请稍等。”方博正突然开口,一翻手掌,取出一个小布袋和一张白色符箓。

布袋里面装着十几枚黑乎乎的圆球,散发出一种刺激性的气味,而那白色符箓散发出一种空间波动。

“这圆球正是昨晚说过的幻蜃烟,石道友可带在身上。还有这符箓是传送符,若是到了万急之时,石道友还是以性命为重,我方家不会有什么怨言。此外,若是遇到那名叛徒还活着,还望不要手下留情,此人尤善妖言惑众,莫要被其蛊惑反受其害,直接斩杀即可。”方博正说道。

“多谢方家主。”石牧眼神一闪,也没有拒绝,接过两物后,朝着在场众人微一拱手,便转过身大步走了进去,很快消失在了众人视野。

“你们继续守在这里,若有任何风吹草动,立即回报。”方博正又对那三名守卫如此吩咐道。

“是,家主放心!”三人齐声应道。

方家诸人对视一眼,而后在方博正的带领下,折返离去。

石牧缓步朝着洞内走去,双目金光闪闪,时刻提防着周围的一切。

矿洞内越是往深处走,洞壁上的那种蓝色矿石越多,散发出阵阵晶莹的蓝光,将洞内映照得明暗斑驳不定,不过在石牧的灵目加持下,自然不会受其干扰影响。

随着深入洞穴,那诡异的磁场之力逐渐增强,石牧只觉身处这磁场之中,丹田中,无论真气还是法力运转速度都大减,有种即将停滞的趋势。

一炷香后,石牧蓦然停住了脚步,面上闪过一丝沉吟。

此刻他体内真气尚能运行,不过照此趋势,再继续前进没多久,恐怕就不行了。

他眼神闪烁,低喝一声,身上金光大放,体表长出了无数金色鳞片,覆盖住了全身。

同时他张口吐出如意镔铁棍,变化到丈许长,提在手中。

做完这一切后,石牧心中稍安几分,旋即继续抬步前进。

又深入了十几丈,磁场越来越强,他体内真气法力被完全禁锢,丝毫动弹不得。

不过双臂的阴阳之力还能略微驱使一二,所幸他体表的金鳞没有因为真气被禁锢而消失,还覆盖在他身体表面。

此外,让其颇为欣喜的是,融入陨铁的如意棒中积蓄的真气,竟可以不受磁场影响,仍可催动变化大小。

就在此刻,“咻”的一声锐响,一道白色光线从旁边飞射而来,打向石牧的脑袋。

石牧脸色微变,迅疾躲闪,白色光线“啪”的一声,打在了旁边的洞壁上,直没入其中。

他眼神一闪,那白色光线似乎是一种类似蛛丝般的东西。

未及其细想,只听“呼”的一声,一个磨盘大小的黑影从旁边飞射而来,速度飞快,竟然带出了道道残影。

石牧定睛一扫,身形随即摇晃了一下,再次躲过了黑影的扑击,同时他手中如意镔铁棍一挥,双方错身之极击中了黑影。

“嘭”的一声!

黑影被打飞了数丈,撞在了墙壁上掉了下来。

却是一头通体布满蓝灰色斑纹的巨大蜘蛛,全身散发出淡淡金属光泽,口中獠牙外凸,一双绿油油的幽冷眼睛,看起来很是吓人。

石牧自然不会被这蜘蛛吓住,这东西他在方家提供的玉简资料中看到过。

不过他心中也是有些暗暗吃惊,这蜘蛛明明被自己如意镔铁棍这一下实打实的击中,此刻看起来竟然恍若无事。

咻咻咻!

蓝色蜘蛛身体刚刚稳住,立刻再次发动了攻击,张开喷出几道白色蛛丝,打向石牧下盘。

石牧冷哼一声,身形一晃,躲过几根蛛丝,朝着蓝色蜘蛛扑了过去。

蓝色蜘蛛复眼光芒一闪,不闪不避,似乎石牧扑来正合它的心意。

就在石牧方一进入其前方三丈之时,其身体猛然一弹,跃到了半空,两只前爪浮现出淡淡冰冷蓝光,朝着石牧当头劈下。

石牧手臂一挥,手中如意镔铁棍骤然伸长数倍,同时化为一道黑影,后发先至的砸在了蜘蛛脑袋上。

棍影发出刺耳的尖啸声,上面浮现出淡淡白色气芒。

“苍鹰盖顶!”

“噗”的一声,蓝色蜘蛛脑袋碎裂开来,蓝色血液飞溅,尸体砸在洞壁上,抽搐了几下,不动了。

石牧挥手收起了如意镔铁棍,看也没有看那蜘蛛一眼,继续朝前面走去。

他没有走多远,前方再次浮现出一股阴寒气息,跳出了一头差不多的蓝色蜘蛛。

石牧已经掌握了这种蜘蛛妖兽的攻击方式,手中长棍呼啸盘旋,“砰砰”几声闷响,便将之击杀当场,甚至都没有动用通天棍法。

他继续前进,不时碰到一些妖虫。

蜘蛛,蝎子,甚至还有蝙蝠。

这些妖虫身体表面都呈现金属光泽,且躯干坚硬无比,甚至赶上了寻常灵器的程度。

不过,这些妖虫攻击手段也比较单一,都是用身体作为武器,石牧虽然无法动用真气,但是纯以肉体之力施展通天棍法,威力也是极大,没有花费多少工夫便将它们悉数击杀当场。

“嘭”的一声闷响!

石牧手中如意镔铁棍一晃之下,化为三道棍影,不分先后,同时击中了一头一人多高的螳螂妖虫,将其直直打飞了出去。

“轰”的一声!

螳螂妖虫撞在岩壁上再摔落地上,身体扭曲成几段,口中蓝色汁液狂喷,眼看是不活了。

他轻呼了一口气,微微有些喘息。

到了这里,方家探索过的通道路线已经早已走完。

此刻他的体内一丝真气也无法驱动,双臂的阴阳之力也被禁锢,单凭肉身连续击杀这么多妖虫,以他的身体也有些大感吃不消了。

石牧手伸进怀里,取出一个玉瓶,倒出一枚白色丹药服下。

没有真气炼化,药力发挥作用慢了很多,不过仍然让他精神一震。

石牧正要继续迈步前进,突然感到一阵毛骨悚然的寒意。

他脸色微变,急忙严神戒备。

沙沙沙……

一阵声音从前方传来,一个巨大身影出现在前面。

是一头水桶粗细,四五丈长的碧绿蜈蚣,每一节身体都锃亮而狰狞,刀锋一般的爪子划过地面铿铿作响,火星飞溅。

石牧脸色首次凝重了起来,这头蜈蚣妖虫给他的压迫远远超过之前遇到的所有妖虫。

碧绿蜈蚣昂起了头,幽绿的眼睛盯着石牧,率先发动了进攻。

它大口一张,一道黑芒从口中喷出,迅疾如雷的飞射而来,一闪便到了石牧眼前。

一股令人作呕的腥臭之气扑面而来。

石牧原本正要用如意镔铁棍击碎黑光,此刻脸色一变,脚下一旋,朝着旁边躲闪开来。

“啪”的一声,黑光擦着石牧的身体飞了过去,击中了地面,飞溅爆裂开来。

原来是一股黑色毒水,地面立刻发出一阵“嗤嗤”声音,仿佛冰雪遇到高温般,瞬间融化,被腐蚀出了一个大坑。

石牧瞳孔一缩,这里的地面坚硬如铁,竟然也被腐蚀融化,可见其毒之厉害。

他右臂一阵专心疼痛突然传来,上面赫然有几个小孔,刚刚躲闪的时候几滴黑色液体飞溅击中了他的身体,金色鳞片竟也被腐蚀穿透。

不过幸好只是几滴,穿透了金色鳞片,腐蚀之力也消耗殆尽,未触及皮肤。

吱吱!

绿色蜈蚣口中发出一阵尖锐叫声,身躯一扭,数丈长的身体仿佛弓弩般射出,一闪便扑到了石牧身前,两只最前端的利爪划过一道寒光,劈斩向了石牧身上。

石牧不及防下,刚刚举起手中如意棍,只听“砰”的一声,双臂一麻,接着胸口一痛,被一股巨力打的倒飞而出,直飞出十余丈,“嘭”的一声撞在地面上。

胸口出现一道深深的伤痕,鳞甲碎裂,鲜血蜂拥而出。

石牧一个翻身跳了起来,脸色苍白。

他刚刚只来得及用用如意镔铁棍格开了一只利爪,否则此刻胸口就是两道伤痕了。

“嗖”

一道绿影飞射而来,那头绿色蜈蚣紧追而至,丝毫不给他一点余暇。

石牧冷哼一声,脚下一点,身体倒飞而出,同时他手在怀中一摸,猛然一挥。

三张黄色符箓飞射而出,“嘭”的一下碎裂开来,化为三团黄云。

黄云飞快变形,化为三座土黄色的牢笼,当头罩在了绿色蜈蚣身上。

上品符箓,城郭土牢符!

绿色蜈蚣身体一僵,飞窜的身体被三座牢笼牢牢禁锢,数丈长的身体只有头尾能够小范围的活动。

“孽畜,去死吧!”

人影一闪,石牧出现在蜈蚣上空,手中如意镔铁棍骤然涨大了数倍,划过一道黑影,狠狠击向蜈蚣头顶。(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