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六章 质问

所属目录:《玄界之门》    发布时间:2016-11-09    作者:忘语

“你……”

莫长老听闻此话,神情一怔,打量了石牧一眼,脑海中灵光一闪,似乎记起了石牧的身份。

“哦,原来是你,抱歉,方才一时之间没有认出来。至于袭击九号据点的任务,你们完成的很好,辛苦了。对了,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联盟凭借此役一口气收回两座关键据点,大挫黑魔一族的锐气。你们立功不小,联盟事后会对你们进行论功嘉奖。”莫长老说道。

“嘉奖我看就不必了吧!我等袭击九号据点的近四百人,恐怕基本都已死绝,再大的奖励,对于死去之人也没有什么用处吧。”石牧眉头一挑,言语间毫不客气。

此言一出,莫长老脸色一沉,在场不少人也是面色一变,纷纷以不可思议的目光望向石牧。

毕竟在他们看来,敢于如此与圣阶存在说话,在过去根本是想也不敢想之事。

“石牧,对于那些牺牲之人我也十分难过,你能活着回来我很高兴,联盟如今正值用人之际,需要你这样骁勇善战的队长。你有什么需要,但所无妨,联盟会尽一切可能满足。”莫长老伸手止住了几名站起来的天位弟子,如此说道。

“莫长老,石某今日来此,只想问你一句话,我等数万联盟弟子这些年在前线和黑魔一族誓死拼杀,在你们眼中,莫非只是一些可以随时舍弃的弃卒?”石牧缓缓说道。

石牧这番话是说给在场数名圣境长老听到,毕竟此前的这番决定虽是出自莫长老,但他们不可能毫不知情。

不过这几位对此并没有丝毫回答之意,就如同没有听到一般。

居中而坐的莫长老沉默了一下后,才缓缓的说道:

“战争,是讲究策略的,需要统观大局,权衡利弊,想要达到最终的胜利,就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伤亡更是无可避免。如今黑魔一族冲破结界,对我弥阳星域万千生灵虎视眈眈,尔等牺牲于大而言,是为整个星域,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于个人而言,也是一种磨练,毕竟惟有历经磨难,方有可能不断获得感悟突破瓶颈。”

“莫长老此言说的真是大义凛然!但即便要我等去执行危险任务,为何不在事先向我等说明,莫非是担心我等不愿前去不成?若是有了准备,这四百名弟子也不至于落得个几乎全军覆没的下场吧?你口口声声为那些牺牲之人难过,为何我所见到的,却并非如此?”石牧冷笑,一连三问。

莫长老眉头一皱,没有说话。

“既然莫长老无法回答,那石某也无法在这浮空城要塞逗留,就此请辞。”石牧脸色冷漠,开口说道。

“大胆,你先是出言不逊,顶撞莫长老,忤逆犯上,如今又欲临场怯战,半途溃逃……”那名脸上抹着厚厚脂粉的妖娆少妇,手叉着腰怒斥道。

“石某在前线已为联盟拼杀十余年,早已过了约定的十年值守之期,想要离开,有何不可?再说你又是何人,我在向莫长老请辞,与你何干?”石牧冷冷瞪了她一眼,开口问道。

“你……”妖娆少妇闻言,一时语塞。

“石师弟莫要动怒,这位是离尘宗付瑶师妹,也曾参与此前那场大战,在十号据点攻坚战时,拼死杀敌,我联盟能顺利拿下该处据点,其居功至伟。”光头大汉荣格开口说道。

“哦,若我没记错话,我等进攻九号据点没多久,便遭遇十号据点数百援兵伏击,其中天位魔族便起码有数十人之多。敢问这位付师姐,面对十号据点剩余不到三分之一的守军,你们是如何死拼的?”石牧问道。

“这……”石牧言辞犀利,顿时让那荣格无话可说。

“在场的几位队长,皆是拿下八号和十号据点的功臣,石师弟此言,莫不是要说我等替联盟拼死作战,奋勇屠魔的弟子都是废物?我等所立下的所有战功皆是虚妄不成?”那名面色黄亮,额头生有黑色斑点的瘦长青年,斜了石牧一眼,淡淡说道。

此人语调不阴不阳,可说出来的话却是诛心之言,一下子便将石牧放到了场间所有人的对立面。

“既然说到战功,我便来说说战功!我石牧来到浮空城要塞十余年间,历经大小战阵千余次,屠黑魔族人三千四百一十七人,其中天位境的就有七十三人。无论伏击刺杀,还是运输刺探,在我麾下的作战小队,哪一次不是以最小的代价,换回最好的战果?敢问莫长老,我石牧可有一次对不起过联盟?何至于被莫长老当作弃卒,莫不是因我来自青兰圣地,而非你离尘宗吗?”石牧说道。

石牧最后一句话说出口,场间顿时响起一阵嘈杂之声,来自青兰圣地和逐云剑派的几名圣阶长老脸色也不由得变了变,纷纷将目光移向莫鳞禹。

“混账!突袭九号据点的队伍中,就没有我们离尘宗的弟子吗?莫长老身为要塞值守长老,做事岂会不公?”付瑶怒喝一声道。。

“石师弟莫要说这等诛心之言,莫长老来到要塞之后的一系列行动有目共睹,若非如此,我联盟一方又岂能取得如此大的战绩?”黄脸瘦长青年冷笑一声说道。

“对了,石师弟此刻说的如此义正言辞,但你实则已临战抗命,私自逃离了战场,否则以你区区初期修为,又如何可能安然出现于此?要知道,联盟首要法则,可是是坚决执行战令,不得违逆!”付瑶跟着说道。

“依付师姐之见,我就该在原地白白等死,做一个冤魂才是对的?当初我等接到的命令,可是由圣阶长老突袭八号和十号两处据点,引走部分九号据点驻守的黑魔族,而后再由我等突袭拿下九号据点。然而实际是,九号据点的黑魔族不但丝毫未少,我等反被作为诱饵吸引八号和十号两处据点的火力,最终陷入重重包围,石某陷入苦战,运气不错,侥幸逃脱,敢问莫长老和在座诸位长老,这也算是临战抗命,私自逃离?”石牧眉头一挑,傲然道。

莫鳞禹面沉似水,两旁几名圣境长老更是沉默不语。

“再者,即使是作为弃子,我等也成功将八号和十号据点的黑魔族人引了出来,否则你们又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拿下那两处据点?我的小队成员与那么多联盟弟子战死,你们非但没有丝毫愧疚,反而却对劫后余生的我横加指责,不知是出何用意?”石牧继续说道。

听完石牧的话,场间大多数人都不由自主地低下头来,来自青兰圣地的那名圣阶长老更是摇了摇头,直接闭上了眼睛,闭塞了视听。

黄脸青年还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莫鳞禹挥了挥手制止了。

“好了,此次功过暂且不提。对于此战牺牲的诸位弟子,联盟不会坐视不理,自会做出交代。石牧此番能自黑魔族手中逃离回来,不管怎么说,于联盟要塞来说也是一件幸事。石牧你长途跋涉而归,恐怕也是十分疲惫了,先下去休息吧,至于你请辞一事,我已经知道了,也不必急于一时。”莫鳞禹摆了摆手,示意石牧离去。

石牧知道,继续说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随即一挥衣袖,连告退也未说一声,便转身走出了总殿。

莫鳞禹盯着石牧的背影,眼睛微微眯了眯,但立刻恢复如常。

……

石牧径直大踏步走出了主殿大门,门口两名守卫弟子见石牧神色不善,自然识趣的不敢多说什么。

石牧在门口略一停留,长出了一口气后,便翻手祭出飞舟,翻身而上,朝某个方向疾驰而去。

半个时辰后,当石牧从一处朱红大殿中走出来时,原本冷厉的面色才缓和了一些。

此刻他战盟令中的功勋点已经全部清零,尽数转为了玄灵璧中的玄灵点,竟足足有十多万点之多。

说起来,这还要多亏了熊屠等三人了,这三人未来得及兑换的魔魂,被其毫不客气的接收了过来。

有了这些玄灵点,只要尽快回到圣地中,便可以一口气将后面几层九转玄功口诀兑换回来了。

想到这里,石牧的心情就更好了一些。

接下来的时间,他连驻营山的洞府都没有回去,就径直来到了浮空要塞的港口处。

此刻,开阔无比的港口处,各色旗帜在风中猎猎飘扬,百余艘大小不一的金银两色战舰,整齐地悬停在港口右侧。

不远处,另有十余艘银月战舰正打算起飞,周围更是不时有遁光飞车来回穿梭,看起来好不热闹。

在港口某处空地上,一队队联盟弟子在其所属队长带领下,纷纷朝港口处行去,全都战意昂扬,整装待发,眉宇间满是兴奋之色。

石牧看着眼前一派热闹景象,竟比他之前初来此处之时犹胜几分,想着之前发生的事情,不由得眉头一皱,心中生出一丝厌恶。

他摇了摇头,转过身子,朝着港口左侧方向走去。(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