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梦境再现

所属目录:《玄界之门》    发布时间:2016-02-09    作者:忘语

石牧所化白猿心中泛起一阵强烈的兴奋感,忍不住手舞足蹈起来,并随后摆出了一个双手朝天,龇牙咧嘴的古怪姿势。

这个动作刚刚做完,石牧脑海中又是“轰”的一声,眼前景色一变,精神回到了自己的身体,盘膝坐在了林间草地之上。

此刻时间已经接近天明,东方的天空也微微泛白。

石牧站起身来,看着已经露白的天空,神情有些震惊,连身上衣衫沾满了露水也没有理会。

刚刚入梦的时间感觉只有短短的十几个呼吸,但是现实之中竟然过了一整夜。

石牧摇了摇头,急忙闭目回想梦中领悟的吞月式。

结果让他颇为无语的是,尽管竭力回想,但是脑海中却是一片空白,除了记得“吞月式”这个名字外,具体的修炼法门竟然完全记不得了。

只是他心中偏偏清楚知道,自己已经学会了此法决。

这种矛盾的古怪感觉让他心中大为骇然,现实和梦境隐隐得搅在了一起。

他摇了摇头,将心中的古怪感觉抛开,平静了一下心情。

此刻天色渐渐明亮起来,石牧沉吟了一下,迈步朝着住处走去。

他可不愿意被人察觉到自己晚上孤身外出的。

两天后,一个万里无云的黑夜里,一轮圆月如玉盘一般静静的悬挂于天空中,宁静柔和的月光撒下满天清辉,把整个山谷照得一片清冷银白。

此时此刻,山谷一间偏僻的低矮石屋中,石牧正在简陋的石床上盘膝静坐。

突然,他似有所觉的睁开眼睛,眼中精光一闪而过。

他终于又等到一个有月光的夜晚!

悄悄的打开石门,石牧身形一闪,就无声无息的来到了外面,他警惕的观察了片刻,又听了听周围的动静。

此时万簌俱静,月光下人影全无。

他小心的借着建筑的阴影快速前进,熟门熟路的出了石屋区域,再次来到了之前的那片草地。

石牧小心的沿着周围转了一圈,直到确认安全后,这才像上次一样盘坐在草地上,静静的感受着着月光的抚触,慢慢调整自己的呼吸,让自己处在一种心无旁骛的状态。

半柱香时间后,他身体先是一紧,然后慢慢放松下来,整个人如老僧坐禅一般一动不动起来。

下一个呼吸后,石牧已再次进入梦中。

……

一阵冷风吹来,石牧精神为之一醒,此时他才发现,自己已再次化身为一只白色猿猴,正以一个两手朝田,呲牙咧嘴的古怪姿势,站立在一块形状古怪的银色巨石之上。

“吞月式”这三个字在其心中一闪而逝。

他尝试着抬一下头,果然和以前一样不能动弹分毫。

不过他也不以为意,目光向上一转,就看到天空中布满着密密麻麻的白色光点,但与以前不同的是,以前这些光点还没有芝麻一半大,现在却有米粒般大小,在石牧看来,已经可以称为小型光团了。

这些小型光团好像受到一股神秘力量牵引一般,刚刚在天空中浮现出来,就如同潮水般投向了下方,纷纷没入了白猿的金色双瞳中,原来的地方又会有新的光团形成。

如此源源不断的循环往复,从高空看去,就形成一道白色光河,河流的终点就是一头双手朝天,姿势古怪的白猿。

这些白色光团一进入白猿体内,并没有像以前一样悄悄散入到白猿体内,而是在某种莫名力量的束缚下,竟然莫名的汇聚在它的脑海中,化为一团团白色雾气。

起初这些雾气杂乱无序,东一团西一团,有浓有淡。

但很快,在一股奇异的力量作用下,这些雾气渐渐向中间汇聚,并越来越小,越来越稠密,逐渐形成了一团近似液体的乳白色云团,并缓缓旋转收缩起来。

随着不断出现的白色雾气不停的被卷入到气团旋涡中,使得旋涡始终保持着初始大小,并越来越稠密起来。

石牧先是感觉到头脑一涨,似乎有什么冰凉的东西钻进自己的脑袋里一般,很快一股难以言明的清凉舒适感觉从脑海深处涌出,仿佛浸泡在某种灵丹妙药中,他隐隐感觉到有什么神奇的变化在脑海中发生了。

他不知道这样的状态还要保持多长时间,百无聊赖中忍不住四处打量起来,这时才发现,他身下的银石巨石竟然坐立在一片不知多高山峰的悬崖上,四下一片缓缓涌动的茫茫云海,风吹云动间,有几颗弯曲苍劲的虬松若有若现的出现在云海中。

此外,这山峰上还遍布着很多石牧从没见过的奇异植物,远处灵泉隐现,不时传出虎啸龙吟之声,山势极为徒峭,形势笔直细长,宛如一柄刺破苍穹的绿色长剑,而剑尖就是白猿所处的悬崖。

此山周围虽然也是山峦层叠,有的高大雄伟,有的古奇苍俊,有的山势连绵不绝,但是论高度,没有一个能达到此山峰的一半,在山顶的银色巨石上仰望夜空,仿佛天上明月繁星都伸手可握一般。

石牧可以肯定,这个地方在以前的梦境中绝没有出现过,而白猿选择在此山修炼吞月式,看中的就是这座悬崖所在,是最接近空中月亮的地方。

时间在他的四处观察中走的很快。

也不知过了多久,白猿脑海中乳白色液状旋涡的底部,渐渐形成了一粒白色的细小晶粒。

随着乳白色液状漩涡的不断旋转,一层又一层细密的白丝不断裹缠在下方的白色晶粒上,使其慢慢变大。

渐渐的,这颗晶粒变成了米粒般大小。

就在这一刻,“轰”的一声雷鸣在石牧脑海中炸响,一阵天旋地转的感觉让他眼前一黑。

“啊!”的一声惨叫,盘坐在草地上的石牧,身体突然向后一倒,强烈的震动立刻让他醒了过来。

此时的他,浑身上下大汗淋淋,露水和汗水混在一起,已完全湿透了身上的黑色衣衫。

他脸色苍白无比,眼神涣散,脸上肌肉还隐隐有点抽搐,刚才梦中那声惊人的雷鸣声,仿佛在灵魂中炸响一般,震人心魂。

好在此处草地极为偏僻,此时又是靠近凌晨,人体最困的时候,所以并没有人发现此处的异常。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