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章 诱敌

所属目录:《玄界之门》    发布时间:2017-01-04    作者:忘语

石牧与冥罗二人正说话间,黑色巨鳄已经飞快地游入了魔雾覆盖的范围。

刚一进入,石牧胸前的黑色灵纹便亮起一道光芒,保护着他不受魔气侵蚀。

烟罗依旧站在最前方,身形巍然不动,冥罗则继续吃着口中食物。

在魔雾之中穿行了大约半个时辰,海面之上涌动的魔气就逐渐变得剧烈起来,石牧只觉得耳畔呼啸之声越来越大,并不时伴有闷雷之声炸响。

“快到中心区域了。”冥罗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收起了白色布袋,正色说道。

“嗷呜……”三人身下巨型黑色鳄鱼也忍不住低吼起来。

冥罗将最后一块肉铺咽下,伸出小手,在黑色鳄鱼背脊上轻拍了几下,安慰道:“小黑鳄不怕,有姐姐罩着你。”

石牧看着其一副小丫头模样,却对着一只如此凶恶的巨兽说出这样的话,不觉有些忍俊不禁。

结果这头巨型黑鳄竟真的停止了低吼,情绪似乎平静下来了。

下一刻,冥罗盘膝坐下,身上乌光流转,双手交叠着打出一道道法诀,一层淡黑色的巨大光罩浮现而出,竟然真的将他们三人和黑鳄一起罩了进去。

石牧见状,顿时哑然无语。

就在这时,前方海域上传来一声“轰隆”震天动地的巨响,一道清晰的白色电芒在魔雾中炸裂开来。

石牧心中一凛,朝前望去,就见前方魔气翻天覆海一般疯狂涌动,形成了一道巨大的魔雾漩涡,如同一条粗壮无比的黑色妖龙,扭动着身子扶摇直上,冲入高空。

而在魔雾漩涡周围,受到魔气力量牵引,数百道白色水龙卷也扭曲着,如同数百道钢枪一般扎入天空。

“石牧哥哥,坐稳啦!”冥罗笑嘻嘻地说道。

她话音刚落,黑鳄巨尾摆动,身形灵敏无比的从一道道水龙卷之间穿了过去,一头扎进了魔雾漩涡中。

石牧只觉身身下的黑鳄轰然一震,便被一股巨大力量牵引着,向上飞去。

只见黑色巨鳄载着三人,沿着魔雾漩涡螺旋而上,从几乎凝实的魔气中飞快向高空中爬去。

“咔嚓”一道白色电芒轰然劈下,径直砸在那层淡黑色的光罩上,直震得黑鳄身躯猛然一颤。

不过好在那层光幕足够坚实,并未在电芒的劈打下溃散开来。

“嗷……”

黑色巨鳄口中发出一声咆哮,身下四只粗壮的巨爪疯狂地舞动起来,身子在魔雾漩涡中更加飞快的爬升起来。

黑色巨鳄爬升百丈之高,径直冲入了高空中的黑云之内,而后又“呼”的一下从高空中坠落了下去。

“嘭”的一声巨响,黑色巨鳄带着石牧三人径直砸入了海水之中。

等重新浮上水面之后,石牧发现周围魔气荡然一空,竟然已经离开了魔雾范围,进入到了暴风魔角的中心区域。

与外围的狂风暴雨不同,这里竟是一派风平浪静的模样。

“他们应该就在魔角岛上。”冥罗指了指前方百十丈外的那座小型岛屿,开口说道。

“嗯,按我们之前的计划来吧。”烟罗说道。

说罢,其手中七宝妙树一挥,半空之中立即亮起一片彩芒,石牧和烟罗一起跃入彩芒之中,身影同时消失不见。

两人消失之后,冥罗大大咧咧地坐下,重新拿出一袋鼓鼓囊囊的肉脯,拿出一把塞入嘴中,小脸上浮现出一抹满足的神情。

……

魔角岛上。

一处三角形的祭坛之上,正亮着一团土黄色的光芒,中心如同漩涡一般流转不定。

一名面色阴郁的黑魔族中年男子,正眉头紧蹙地望着那团漩涡,冲着身旁一名身材矮胖头发稀疏的男子说道:“哼!这帮古蛮族的混蛋,不也是天庭的一条狗么,竟敢如此对待我们,让我们两个堂堂的魔尊守门。”

“蚩别老弟,消消气!我们如今已经投靠了天庭,就听从他们的安排吧,反正只要他们开的价码足够高就行了。”那名矮胖男子说道。

“地哲,你是为了利益而跟从他们,我可不是!我只想跟从强者,肆意去释放我胸中的怒火!可是,如今千年已过,天庭居然还是不相信我们,到如今我们也只有给古蛮族打下手的份儿。”蚩别怒道。

“老弟呀,别生气啦!此处禁地里的又不是什么好活计,没什么油水可捞,我们犯不上非要去凑热闹。”地哲嘿嘿一笑说道。

两人正说话间,突然身子同时一僵,眼中露出不可思议地神情来。

地哲望了蚩别一眼,随后开口对周围的数十名黑魔族人说道:“你们守好此处,我们出去一趟。”

众位黑魔族人立即应了一声。

那两人身形一闪,下一刻便来到魔角岛之外。

“呵呵,我当是谁,原来是冥罗丫头!你躲了我们俩这么久,怎么今天突然来找我们了?事先说好了,我这里可没有给你吃的东西。”地哲望向坐在黑鳄上的冥罗,笑呵呵地说道。

“我才不稀罕你个小气鬼的东西!我来找你们,是想让你们给你们的主子带句话,就说我冥罗大人愿意归顺他们了!”冥罗闻言,有些不舍的将手里肉脯收了起来,拍了拍手说道。

“什么主子!”蚩别一听此话,顿时怒上心头。

“哎哎,蚩老弟,别冲动!冥罗,你这话当真,不会是诓我们的吧?”地哲立即将其拦了下来,眼珠子滴溜溜一转,有些狐疑的问道。

“嘻嘻,我冥罗大人只是想通了,都一千多年了,宝花姐姐恐怕是真的回不来了,我也没有继续负隅顽抗下去的必要了,不如跟着他们去天庭看看,有什么可以吃的。”冥罗笑嘻嘻的说道。

“呵呵,冥罗你能想通就好。可千万别学封姫那死心眼儿,明明视色如命,却偏偏送她那么多美男面首都不肯要,非要与天庭对抗,却落得那般凄惨下场。”地哲笑道。

“嗯?封姫姐姐是怎么死的?”冥罗眉头一蹙,开口问道。

“哼!还能怎么死?当初我们和古蛮族那些家伙一起去的,她孤身一人,哪里是我们的对手。”蚩别冷冷说道。

“要不是我手下留情,她的罗刹部族可就没有一人能够存活了。”地哲笑着说道。

冥罗气极,银牙紧咬,一字一句地说道:“这么说来,是你们将她打得肉身毁灭,神魂不全的?”

“咦!她居然没有魂飞魄散?你怎么知道的?”地哲有些意外道。

“你们两个败类,我是不会放过你们的!”冥罗小小的身躯颤抖不已,其上爆发出来的气势却十分惊人

“不会放过我们?哈哈哈……笑话!你以为我们会放过你?你以为我们真想让你,或者释无涯他们归顺?你们都归顺了,我们的地位何在?对我们来说,带着你的尸身和神魂去天庭,远比带活着的你去,更加有用!”地哲放肆地笑着说道。

“跟她费什么话!”在他身旁的蚩别早已经怒火难耐,双拳一握,就要施展什么手段。

然而,两人身形刚刚冲出没多远,就感到身形一滞,竟无法动弹起来。

就在两人错愕之际,身后一片七彩光芒亮起,一棵高逾十丈的巨大神树突然浮现,其中两道树杈蜿蜒探出,分别将地哲和蚩别死死缠住。

在两人身后,一片七彩光芒亮起,一棵高逾十丈的巨大神树突然浮现,其中两道树杈蜿蜒探出,分别将地哲和蚩别死死缠住。

紧接着,烟罗和石牧的身影,也同时浮现而出。

“宝……宝花圣祖……”地哲面露震惊之色,口中颤声叫道。

蚩别也是一脸惊讶,难以置信的说道:“这……您……您回来了?”

“看起来,你们很不想让我回来。”烟罗黛眉一挑,冷冷说道。

“我……我们……”地哲断断续续地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在其一旁的蚩别,面上掠过一阵复杂神色,突然眉眼一横,大声叫道:“是,我的确不想让你回来,没有了你的束缚和约束,我过得别提多快活了。”

地哲正要阻止其说话,就突然感受到了烟罗此时身上的气息,面上的恐惧神情顿时荡然无存,开口说道:“宝花大人,恕我直言,其实当年您何必非要与天庭为敌?活于一世,万般皆假,只有利益是真。当初以您神境后期大乘境修为,都不是帝夋对手,如今难得重获新生,堪堪恢复至圣阶巅峰,又何必飞蛾扑火呢?”

烟罗一直静静听着两人说完,这时候才徐徐开口说道:“听你们这么说的话,看来是不会乖乖交出魔源了。”

说罢,烟罗手上法诀掐动,七彩光芒顿时流转起来。

“你……你要做什么?”地哲见状,顿时露出畏惧神色。

“地哲你怕什么!不就是强行抽取魔源吗?大不了损失些修为,以宝花如今的圣阶修为,又能耐我两人如何?等古蛮族那几个家伙赶来,他们一样要死。”蚩别喝道。

“损失些修为?你觉得你们还有活下去的可能吗?一会儿我就一口一个,将你们两个无耻败类全都吃到肚子里去。”冥罗两手叉腰,恶狠狠地说道。(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