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空间元素感应力

所属目录:《玄界之门》    发布时间:2016-02-14    作者:忘语

当石牧走出圆形石台之时,灰衣老者脸色已恢复了平静。

“敢问前辈,在下的元素感应能力是不是已达到三度以上了?”石牧将方才灰衣老者脸上闪过的异色看在眼中,试探着问道。

“咳,应该……算是吧!”灰衣老者一双三角怪眼盯着石牧上下打量不停,脸色再次变得古怪起来。

“前辈,弟子身上有什么不妥吗?”石牧听了灰衣老者的回答先是一喜,然后再见到老者神色,心中隐隐感到一丝不妙。

“术士与武者不同,一个人的元素感应强弱,几乎就代表了其在术法之道上的潜力大小。我们几大宗门早已达成了一种共识,拥有三度以下元素感应力的灵根者,基本上不可能有进阶星阶术士的可能,所以即便耗费大量资源,最终也是徒劳无功的。所以三度以上的元素感应力,才是各大宗门真正确定是否有培养价值的界限,如果拥有五度以上某种元素感应力,理论上甚至有进阶月阶术士的一丝机会。”灰衣老者收回目光,略一沉吟后,突然开口解释道。

听到这里,石牧忍不住侧首看了一眼黑色晶柱,心情开始有点激动起来。

灰衣老者看到石牧的举动后,摇了摇头,似乎有点惋惜,又啧啧称奇地继续说道:

“除了黑白两色水晶外,你若是将其他水晶柱中的任何一种激发到五格以上,门中自然会对你重视无比。不过你所激发的黑色水晶柱,代表的元素感应力是十分虚无缥缈的空间之力,其稀少程度几乎是所有元素感应力中仅次于时间之力的存在。放眼整个黑魔门,历来都没有人激发过此种元素感应力,更根本没有正式对应的修炼法门,稍微沾点边的,大概就是阵法师和魂师了。但选择这两种术士法门的话,修炼起来自然事倍功半了,进阶高阶术士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

灰衣老者此言一出,石牧顿时大为失望起来,但转念一想后,心中又变得坦然起来。

他进来之前,原本对自己术士天赋不抱希望的,现在哪怕只是成为一名学徒,对他来说仍不失为一件大好事情。

他记得没错的话,广源殿中发布的任务中,很多让人眼红的任务,术士学徒就可以接取的。

想到这里,石牧心中已有点迫不及待了。

“请问前辈,那我现在有没有资格成为正式的术士学徒呢?”他有点担心的看了一眼蓝色和红色水晶柱,这两者都没有达到三格。

“这个没有问题!”灰衣老者毫不犹豫的答道。

“那我可以选择成为阵法师?”一听到灰衣老者的回答,石牧眼中兴奋之色一闪,急切的问出了自己最关心问题。

“就凭你的资质,除了阵法师和魂师外,还有什么其他选择吗?”灰衣老者三角怪眼一翻,有几分无语的样子。

灰衣老者话语虽然刻薄,对石牧来说却犹如天籁之音,他心中兴奋之极,如果真能成为阵法师,以后修炼自然就不愁资源了。

“注册术士学徒地方在真正的灵法殿,你跟我来吧!”对石牧这样初闻自己可以成为术士就兴奋若狂的人,灰衣老者见得多了。

他也不理石牧,直接向殿后走去,然后在在一块看似普通的墙壁上摸索了两下,一声轻响,一个一人来高的暗门徒然出现。

石牧见状,连忙跟了上去,心中则暗暗惊叹此机关设计的巧妙。

暗门后的通道并不长,两人很快来到一间密室。

密室空间不大,布置的非常简洁,只在中间位置的地面上铭印着一个巨大的圆形图阵,无数银色花纹和不知名的玄奥文字,以某种神秘的规律密布在图阵上。

“发什么愣,还不进来!”灰衣老者已站在图案中心处,见石牧仍在四下张望,不由怪眼一瞪,不耐烦的喝道。

石牧不敢多话,连忙走入图阵中,这时灰衣老者才拿出一道黄色符箓来,手腕一抖符箓顶端就腾起一道火光,快速燃烧起来,很快脱离灰衣老者的掌控,化为一团被奇异能量包裹着黄色光团没入图阵之中。

“嗡”的一声,空气一阵震动。

地上图阵中银色花纹和文字好像活过来一般,流动旋转起来,丝丝白色霞光散发了出来,片刻后霞光向上一卷,石牧和灰衣老者就在原地消失不见了。

一阵熟悉的天旋地转后,石牧发现自己已来到了某个地下殿堂中。

整个大殿通体都用某种不知名的青色石材制成,占地足有亩许,却空空荡荡显得非常空旷宏伟,顶部镶嵌着数十颗拳头大小的夜明珠,把整个空间照得亮如白昼。

殿堂中间位置赫然耸立着一面巨大的青色玉壁,一个巨大青铜兽首香炉就放置于玉壁前,一根婴儿臂粗细的紫色香烛如一根木棍般笔直地插在香炉内,香烛头部还留有灰黑色使用后的残痕。

石牧目光一扫之下,最终落在了巨大青色玉璧上。

青色玉壁从上到下的印着上百个不同标记,最顶部二个淡红色的星辰状标记,第二排则是八个云团状绿色标记,再往下,则是百余个白色光点标记。

所有标记都光霞蒙蒙,看起来神秘异常。

看着这些神秘异常的标记,石牧不知怎么突然联想到霍荗那日在川香楼所说,黑魔门一共只有十名术士,百余名术士学徒,心中隐隐有了几分猜测。

“不许说话,不许东张四望。”灰衣老者突然脸色一肃,厉声喝道。

石牧心中一凛,连忙眼观鼻鼻观心的恭然肃立,殿堂中的气氛瞬间凝重起来,灰衣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走上前去,挥手在香炉中巨烛上一拂。

“嗞”的一声,香烛顶部亮光一闪已无火自明,一股肉眼可辩的青烟袅袅升起。

灰衣老者立刻恭身敬候起来。

片刻之后,青色玉壁顶部最左边的一个星辰状标记一闪之下,从中喷出一道淡红色光柱,在香炉上方滴溜溜一凝后,赫然幻化成一个模糊虚影来。

石牧凝神一看,虚影赫然是一个留着黑色长髯的中年儒生。

“谢师!”灰衣老者当即冲虚影恭身一礼。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