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九章 拖延

所属目录:《玄界之门》    发布时间:2017-01-23    作者:忘语

忘语昨天总算从外地回到家中了,一口气睡了十来个小时,才回过乏来。≥CO汗,看来以后真要少出门了。

………………

石牧面色凝重,身上九龙锁金甲金光熠熠,手中如意镔铁棍疯狂舞动,一道道如有实质的金色棍影密密麻麻的在身前浮现,残影纷纷,犹如一堵密不透风的棍山。

另一边,身外化身手中血色残剑光芒大放,也劈斩出一道道血色剑芒。

一时间半空中轰鸣声大起!

两者合力,竟将离尘宗大半圣阶的攻击拦截了下来。

剩下还有三四个人的攻击,则朝着荷花仙子打去。

荷花仙子面色肃然,嘴唇翕动,传出几声晦涩难明的咒语,身前粉光闪动,损灵花浮现而出。

其两手打出一道道法诀,玉手一挥。

损灵花脱手升起,滴溜溜旋转之下光芒大放,身前幻化出一朵接着一朵的粉色花朵,转眼间形成一堵花朵组成的光墙,和那几道法宝光芒狠狠相撞。

轰隆隆!

花朵组成的墙壁一阵巨颤,一大片的粉色花朵化为漫天粉色花瓣四下飘散,荷花仙子身体一抖,踉跄后退,嘴角留出一丝鲜血,但双手十指不断掐动法决,催动损灵花,凝出粉色花朵,旋转着飞向花墙。

……

与此同时,东圣星外。

自青兰圣地的三头护宗神兽出现后,青兰一方的颓势稍缓。

在两方战舰金色光柱不断交错的天幕上,七色麟鹿四足如飞,身形灵动的往来穿梭。

其体态看起来十分轻盈,就仿佛闲庭信步一般,穿梭在两宗战舰的炮火之中,却又始终不向离尘宗和逐云剑派发起进攻。

随着七色麟鹿的不断跑动,其脚下升起的七彩祥云越来越多,不断积累,不断升腾,最终竟然变成了一片绵延百丈的七彩迷雾,横亘在了交战双方之间。

七彩迷雾刚一形成,金瞳狮鹫蓦然间腾身而起,两片巨大的羽翼冲着迷雾不断挥舞起来。

随着一道道青色的气旋,从其翼下飞舞而出,冲进七彩迷雾中,原本几乎静止的迷雾立即开始涌动起来,朝着离尘逐云两宗移动了过去,不一会儿就将数艘战舰笼罩了进去。

这七彩迷雾并不如何浓稠,笼罩在其内的景象也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一开始,迷雾之中并无任何异常,然而不过片刻,迷雾之外的人们就看到,那数艘战舰上的离尘宗和逐云剑派弟子,突然像是发疯了一般,纷纷挥舞着兵刃朝周围的虚空中劈砍而去,口中还不断的呼喊着“不要……不要过来”。

迷雾中的两宗弟子身上光芒亮起,各自施展起法术神通,朝着周围击打过去,不一会儿战舰之上就乱作了一团。

“不好!”

申屠南身后的数名圣阶长老见状,口中大喝一声,连忙冲入迷雾之中,想要喝止弟子。

然而不过片刻,那几名圣阶长老竟然也御起法宝,朝周围虚空中攻击而去。

“七色麟鹿果然名不虚传,连圣阶强者都无法抵挡其幻雾撑起的虚迷幻境!”穆千绝有些意外的叫道。

申屠南听罢,却缓缓摇了摇头说道:“这虚迷幻境并非是它一兽之力所成,那头金瞳狮鹫才是关键。”

穆千绝目光扫视而过,就见那头狮鹫双目之中金光流转,竟有一道道如同水波般的波纹从中荡漾而出,不断朝着那片迷雾中袭去。

“原来如此!”穆千绝恍然大悟道。

“不过是雕虫小技罢了,我的灵禽便可破之。”申屠南淡淡说道。

说罢,其单手一挥,一道白色光芒从其腰间飞出,在天幕中亮起,一声嘹亮而清冽的鸣叫之声便从那道白光之中响起。

紧接着,一道长约七八十丈的巨大白色仙禽,便从那团白光中飞了出来。

那仙禽细长的脖颈转动几下,双翼一展,忽地飞入高空之中,冲那片七彩迷雾,张开尖喙,发出阵阵尖锐的啸鸣之声。

只见一圈圈肉眼可见的声音波动缓缓放大,从仙禽身前传播而出,传进了七彩迷雾之中。

方才还在混乱厮杀的两宗弟子,听到这声声啸鸣之后,立即清醒过来,其看着周围混乱的景象,全都持着兵刃愣在了原地。

就在此时,那只白色仙禽,头颅悠然一抬,目光穿过迷雾,朝着金瞳狮鹫望去,眼中颇有几分挑衅之意。

“嗷!”

金瞳狮鹫见状,口中发出一声怒吼,双翅一展,朝着白色仙禽疾飞而去。

白色仙禽却是浑然不惧,双翼一展迎了上来。

两只巨禽,化作一黑一白两道流光,冲上战舰上方的星空之中,彼此厮杀起来。

就在此时,那头浑身火焰的赤焰螭虎,两道火翼忽然猛地一扇,飞至那片七彩迷雾前,大口一张,“呼”的一下,喷出一团方圆数十丈的巨大火团。

申屠南本来正仰头望着自己的灵禽,眼角余光看到赤焰螭虎的动作,口中顿时惊叫道:“不好!”

其话音刚落,那团火焰就已经冲入了迷雾之中。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

那片七色迷雾在接触到火焰的瞬间,立即剧烈地燃烧了起来,四处喷射的火舌瞬间就将那几艘战舰吞没了进去。

整片七色迷雾覆盖的范围,很快就化为了一片火海,里面不时传出阵阵巨大的爆炸声。

片刻之后,除了数名圣阶强者从火海中逃出以外,数千名离尘逐云两宗弟子,便随着那几艘战舰一起,化为了灰烬。

青兰弟子见状,顿时士气大振,口中不由得连连称好。

“孽畜找死!”申屠南口中怒骂道。

其虽然忌惮粟升真人,却也忍不住大步向前一跨,整个人突然从那片火海中穿了出来,手掌向前一探,骤然拍下。

半空之中,立即浮现出一只百丈大小的紫色巨掌,缠绕着道道紫金色的闪电,朝着赤焰螭虎头顶落下。

赤焰螭虎见状,自然不敢硬捍,只得火翼一鼓,朝着青兰战舰的方向逃去。

然而,那只紫色巨掌掌心之中,却突然浮现出一团紫电漩涡,从中传出一股无形的撕扯之力,牵扯着赤焰螭虎的身躯,使得其难以逃开分毫。

眼看那道巨掌就要落在螭虎身上,两道七彩光柱却突然从巨掌下方疾射而上,打入了那道紫电漩涡之中。

却是七色麟鹿不知何时来到了巨掌下方,从头顶的鹿角之上射出两道七彩光柱,救下了赤焰螭虎。

只见那道漩涡之内一阵电光闪烁,原本强大无比的撕扯之力突然一松。

赤焰螭虎巨大的尾巴忽地一摆,一道粗壮的火焰长龙立即从中呼啸而出,打在了那道巨掌之上。

“轰”的一声巨响。

火焰长龙撞击在巨掌之上,碰撞出无数火团,直将那巨掌打得向后一退。

赤焰螭虎借此机会,立即遁逃开来。

然而,其才刚逃出数十丈的距离,身前就突然亮起一片青光,一朵巨大的青莲在半空之中绽放开来,化作无数道青色剑影从剑莲之上疾射而出。

赤焰螭虎完全无法避开,只能一声怒吼,猛地喷出一团赤红巨焰朝身前挡去。

几乎只是眨眼间,那团赤红巨焰便被无数剑影切割成了碎片。

“嗷……”

赤焰螭虎口中发出一声凄惨嚎叫,身上大片火焰被剑影切割而下,露出了已经变得血肉模糊的躯干。

申屠南回头望了一眼,就见目穆千绝正手掐着剑诀,立身在半空中。

收回目光后,申屠南手腕忽地一翻,取出一柄白色羽扇,朝着身下猛地一扇。

白色羽扇之上金色闪电忽地一闪,扇子顶端突然浮现出一团金色光亮,数十根缠绕着金色电光的粗壮锁链便从那团金光中“呼”的一下窜出,朝着七色麟鹿探了过去。

七色麟鹿步伐轻动,足下立即升起片片祥云。

在祥云的笼罩之中,七色麟鹿的身影忽然变得影影幢幢起来,显得很不真切。

申屠南冷笑一声,手中羽扇一转,那数十道锁链就像是有灵性了一般,在祥云中左右窜动,避开了那些虚影,径直缠绕在了七色麟鹿身上。

只见那道道锁链之上电光频闪,将七色麟鹿击打得嘶吼连连,其原本神骏无比的躯干上也浮现出一道道醒目的焦黑痕迹。

擒住了七色鳞鹿之后,申屠南的目光立即又向粟升真人望去,见其一脸恬淡之色,依旧没有出手的意思,心却却隐隐有些忐忑不安起来。

与此同时,众人上方天空之中传来一声巨大轰鸣声,一黑一白两道影子猛然撞击之后,朝着两方倒飞着分了开来。

金瞳狮鹫身上黑亮的羽翼,此刻已经变得残破不堪,胸膛处两道巨大的伤口皮肉向外翻着,鲜红的血液正从中汩汩地流出着。

而与其遥遥相对着的那头白色仙禽,则显得更加凄惨。

其身上到处都是纵横交错的血痕,不少地方的羽毛已经脱落殆尽,如同斑秃一般,看起来就如同一只斗败的公鸡,再无半点神圣模样。

只见其右腿浮空撑着,左腿却是高高提起着,只剩下了半截。

申屠南见其这副模样,脸上顿时浮现出一层寒霜,手中白色羽扇猛地一转。

只听“咔嚓”一声响,被其束缚着的七色麟鹿左前肢,顿时向外一翻折,断了开来。

七色麟鹿凄惨的嘶鸣声,响彻了半片星空,听得青兰弟子心头一颤,纷纷怒目望向申屠南。

“进攻!”

申屠南却是毫不在意,手掌向前一挥,大批战舰继续向东圣星挺进,道道金光也从战舰舰首处亮了起来。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