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六章 无尽天雷

所属目录:《玄界之门》    发布时间:2017-03-24    作者:忘语

石牧半躺在地上,仰头望着天幕中愈加阴沉的铅云,心中忽的一动,生出一丝不好的预感来。

果不其然,还不等他站起身来,异变突生!

天空中的乌云中轰然一震,接着丝丝缕缕的银光乍现,并越来越亮,赫然又是九道银色光球从中直落了下来。

噼啪之声大作!

这些银色光球表面电光缭绕,彼此间交错,四下旋转着朝砸了下来。

与之前一次不同,这九道银色光球,并非是如同串珠一般,一个接着一个砸落下来,而是从四面八方,一起朝着石牧身上汇集过来。

这么一来,他所有退路几乎同时被这银色天雷封堵,根本无处可逃,只能迎头硬捍。

石牧目光一凝,手腕连忙一翻,打出数道法诀,两道金锏便立即从其身前虚空中飞舞了出来。

只见那两道金锏光芒一闪,在半空中骤然放大百倍,就如同两道巨大的金色巨柱一般,朝着那九道天雷迎了过去。

“轰隆隆”

一阵剧烈的轰鸣声响起,天空中顿时亮起一片银光,九道球形天雷骤然间汇集在了一起,砸在了两道金锏之上,轰然炸裂了开来。

几乎没有任何迟滞,两道金锏便在天雷的轰击下,径直炸成了粉碎,连丝毫抵抗之力都无。

在击碎了那两道金锏之后,九道球形天雷非但没有就此散去,反而就此汇集成了一道巨大的银色雷柱,由上至下,带着大片银色电芒缭绕,朝着石牧的头顶灌注了下来。

其速度惊人,眨眼即至!

石牧神色微变,心念一动,身上九龙锁金甲顿时光芒大亮,一道球形光幕浮现而出,将他整个人笼罩了进去。

这道球形光幕与之以往相比,显得颇为不同,其上金光更加鲜亮,光幕也更加凝实,上面赫然浮现着九道栩栩如生的金龙虚影,张牙舞爪,纷纷汇聚在了一起,张开大口,喷出一颗颗金色光球,顷刻间凝聚成一颗硕大的金色光团。

金色光团刚一凝出,那道银色雷柱就已近在石牧头顶咫尺处,并随后轰然砸落了下来。

“轰隆”

一声震彻天地的爆响之声响起,一阵暴烈无比的狂风,顿时从石牧周围卷起,朝着四面八方荡涤了开去。

金色光团在坚持了不足一息功夫后,便轰然溃散,化为点点晶芒。

下一刻,只见九龙锁金甲球形的光幕上,金光摇曳着,从正上方坳陷下去了一个硕大的深坑,看起来就仿佛随时都要破溃开来一般。

“嗷……”

一阵阵龙吟之声接连响起,九道金龙虚影连续不断,朝着光幕上的凹陷之处汇集而去,一条接着一条,猛烈地冲击着,想要抵挡住银色雷柱所带来的巨大冲击。

不等这一轮冲击结束,浓厚的黑色乌云中电芒一闪,又有九道银球电光浮现而出,并争先恐后般的落了出来。

九道银色天雷同时砸下,九龙锁金甲化出的球形光幕顿时支撑不住,开始从顶端破溃开来。

而那道原本看似有些渐渐势弱的银色闪电光柱,在九道新的银球天雷的汇入后,光芒顿时一盛,并随即暴涨一倍,从球形光幕的破口处,灌注了下来。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整个大地轰然一震,荡起滚滚烟尘,一道模模糊糊的半弧形阴影从中显露出来。

片刻之后,烟尘散尽,那道阴影才彻底显露了出来。

那是一道半圆形的石质穹盖,模样就如同一座石质拱桥一般,弯曲跨过石牧头顶,将他紧紧护在下方。

之前那道银色闪电光柱,在击破九龙锁金甲的球形光幕之后,便砸在了石牧上方的这座石质拱桥上。

此刻的石牧两臂高高擎起撑在石质拱桥上,显然并不好受,面色已是惨白,胸膛起伏,口里不断喘着粗气。

其垂头朝自己胸腹处望去,只见一道土黄色的小鼎虚影,正闪着明亮的光芒,从其体表处浮现而出,表面一圈圈细密的符文缭绕,灵动之极,散发出一种厚重的气息。

与此同时,在那土黄色小鼎附近,另有一道差不多大小的青色小鼎虚影,也几乎在同时浮现了出来,其表面光芒流转着,不断的吸纳着周围天地间的灵力,散发出勃勃生机。

石牧微微有些惊讶,他发现进入神境以后,这青鼎虚影对于灵力的吸收速度,比之从前快了不少,而此时遮挡在他头顶上的石质拱桥,防御力比之前的石甲,也明显要强大上许多。

容不得其多思量,上一轮银球天雷攻击的余波还未平息,紧接着又有九道天雷钻出乌云,骤然袭击下来。

石牧见此,心中不由的暗暗叫苦不迭。

这天雷一批接着一批,竟好似无穷无尽一般。

……

“轰隆隆”

又是一阵狂轰滥炸,石牧撑起的那座拱桥之上,石屑飞溅,烟尘四起,已经被雷电轰击得千疮百孔,几欲坍塌。

而石牧身上的青色小鼎虚影,此刻已经变得青翠欲滴,凸现于石牧体外,其上青光四溢,正猛烈地吸纳着从四面八方流转而来的灵力。

而这些吸纳而来的灵力,很快便顺着石牧的双臂,汇入那座石质拱桥上。

随着那土黄色小鼎虚影上的光晕不断扩大,那座石质拱桥上,被雷电接连击出的溃口,也在不断的修复着。

如此一来,勉强可以支撑损耗。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随着半空之中“轰隆”之声越来越密集,银色天雷下落的速度也越来越快,石牧虽然已经尽力相抗,但石质拱桥的修复速,终究还是落后于了天雷。

“轰”的一声巨响。

九道银色球形雷电在前一轮雷电炸裂,火光还未熄灭之际,倏忽而至,再次轰击在了石质拱桥之上,桥面顿时应声而断,将藏身于下方的石牧暴露了出来。

从开始到现在,石牧已经接连抵挡了七十二道银色天雷,即便不断有灵石补充,其体内灵力也已濒临消耗殆尽,想要再次使用石甲,都已经无法做到。

其手腕一翻,一块火属性仙品灵石取出,丝丝青色灵力从中快速流出,朝着石牧体内涌去。

“咔嚓”

就在这时,阴暗的天幕上白光一闪,一道宽大无比的白色光隙在云层中闪亮了一瞬,从中再次落出九颗圆滚滚的球形闪电。

石牧抬首望去,瞳孔微微一缩。

这九颗电球比之前出现的天雷体积大上了一倍,表面电流激荡,一道道蛇形电丝如同长鞭一般相互连接,竟串连成了一个整体。

石牧望着天上的雷电,眼中浮现出一丝决然之色,其手腕一翻,数十片白色五骨片和赤红色小旗,接连飞舞而出,落在了他身旁的地面上。

此刻,他虽然已经恢复了一些灵力,但却也只是杯水车薪,根本不足以调动其他防御手段,就连九龙锁金甲的球形光幕,都无法调唤出来。

仓促之间,他也只能布下这样一个简单的防御法阵,来抵挡天雷的轰击。

只见那些白色骨片和赤色小旗落在地面之上,上面发出阵阵夺目的红光,彼此相互联结,在石牧头顶上空,笼罩出一层半球形的赤色光幕,将他护了起来。

这层光幕刚一形成,那九道天雷便以蛟龙游曳之姿,带着一股沛然气势,从天空中砸落下来,径直轰击在了那道半球形的赤色光幕之上。

只听“砰”的一声轻响!

那道红色半球形光幕,在接触到天雷的一瞬间,没有丝毫迟滞,便如同烟雾一般溃散了开来,就连地面上的白色骨片和赤色小旗也随之燃烧起来,化为了焦炭。

这一次,再无任何遮挡,也再无任何阻碍,巨大的银色电球,一颗接着一颗,落在石牧身上,并随之轰然炸裂化为大片银色电光。

漫天银色电光如潮水般汹涌翻滚,将石牧吞没了进去。

“啊”

一声凄厉的嘶吼声,响彻天际,而后又戛然而止。

九颗球形天雷层层笼罩着石牧,道道电流穿身而过,疼得其牙关紧咬,脸颊更是煞白一片。

大颗冷汗从其额头上滚落下来,还来不及掉落便又蒸发成了水汽,消失不见。

只见天雷贯体的一瞬间,石牧胸腹处青,赤,黄,金四种光芒同时亮了起来,四只小鼎图纹纷纷从石牧体表凸显而出,光芒大作。

在其胸腹处,那青色小鼎虚影中青光一闪,化出一道青色灵力流入赤红小鼎虚影之内,赤色小鼎顿时光芒大作。

紧接着,赤色小鼎中红光一现,又化出一道赤色灵力流入土黄小鼎虚影之中,土黄小鼎内光芒立即明亮数倍,比之赤红小鼎又更强上一倍。

而后,一道土黄色灵力又从黄色小鼎中,汇入了金色小鼎虚影之中。

这一过程看似无用,却是石牧体内九转玄功之力相互感应,激发而出的本能防御,正应了五行之中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的根本法则。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