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三章 所托非人

所属目录:《玄界之门》    发布时间:2017-04-07    作者:忘语

“赵兄,我也明白陆兄不愿放弃这里,此乃人之常情,本无可厚非。只是如今的形势下,我们可不能陪着他在此坐以待毙,恐怕得想想别的良策了。”狄彦见陆馗钟离去,才对赵胤说道。

“陆兄这玄武盘云大阵若不解除,我们就是想突破天庭重围离去,也难以做到,只盼望这大阵真的能够撑到你我族中援兵赶到。”赵胤不无担忧道。

“依我之见,我们最好还是提前做好准备,一旦这大阵被破,我等……”狄彦话说了一半,便住口不言。

“你是说……”赵胤也是刚一开口,就隐去了后话。

两人相视良久,彼此似乎心照不宣,各自眉头紧皱着点了点头。

……

大半日后。

流火潮汐的另一端,一片火云从里面冲出,火云一阵翻涌,长鲸吸水一般倒卷而回,化为了三面赤色大幡,飞回石牧手中。

随着火云散去,联盟五艘战舰浮现而出。

“终于出来了!”联盟众妖发出一阵欢呼。

石牧面色有些苍白,转头朝身后的潮汐看了一眼,遗憾的叹了口气。

他脸色虽然苍白,但**却气息浩大,散发出一层红光,不过这红光很快消退,肉身看起来更加匀称圆满。

他的肉身修炼已经半步踏入‘肉身圆满’的境界,若是能再有几日,便能彻底达到肉身圆满。

可惜,他没有那个时间。

“族长!你辛苦了。”大长老飞了过来,眼中尽是钦佩。

“大长老,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真气消耗有些厉害,需要恢复一下。”石牧摇了摇头,说道。

“是!族长尽管休息,这里交给我们就行。”大长老连忙答应道。

“这里距离武岩星已经没有几天的路程,如果天庭真的在这里,要小心前进,别中了他们的埋伏。”石牧想了想,又说道。

“是,族长放心。”大长老点头道。

石牧又叮嘱了几句,这才朝着自己房间飞去。

……

磐龟族本宗。

那座五边形大殿里空荡荡的,并无任何陈列,只在大殿中心处的地面上,摆着一副巨大的土黄色沙盘,上面山川河流平原谷壑无一不全,看起来就如同将实景极致压缩了一般,栩栩如生。

在这幅沙盘之上,可以看到有三十余处地方,都竖有一面黑色的石碑。

石碑碑面上正闪动着蒙蒙黄光,遥相呼应般的接连闪动着。

而在五面石碑的正中,则有一块圆形石台,上面雕刻着一个极为古老玄妙的图纹。

陆馗钟走进大殿之中,目光朝着地面上的沙盘望去,见其上三十余面黑色石碑全都闪耀着光芒,紧绷的面孔上,才露出一丝笑容。

“是谁在外面?”这时,他突然感到外面多了一道颇为强大的气息,立即沉声问道。

“启禀陆族长,在下灵芙族罕折。”一个声音在门外响起。

“哦,原来是罕道友,进来说话吧。”陆馗钟闻言,神色稍缓的说道。

说着,他挥手取出一枚玄龟模样的令牌,冲着殿门处一挥,一层金色光幕立即浮现而出,闪动了片刻后,又消失不见。

“在下刚才在北武城巡视的时候,发现了天庭混进来的奸细,便出手将其除了,觉得此事有必要向陆族长汇报,便冒昧来了这里。”罕折走进大殿,冲陆馗钟施了一礼,恭敬答道。

“武岩星上能够联通外星的传送阵法只有两处,一处是北武城,一处就是我磐龟族族中了。我事先已安排人手封锁阵法并密切监视,想不到竟然还有奸细混入,这可多亏罕折道友了。”陆馗钟闻言说道。

“这些天庭贼子,定然是见武岩星护星大阵无法攻破,想派遣奸细进来武岩星内部进行破坏。在下虽然诛杀了一个,但却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贼人潜入了。”罕折眉头紧蹙,颇为担忧道。

“罕折道友说的确实是个问题,坚固的堡垒往往都是从内部被攻破的。如今看来,还需要加强对玄武盘云大阵阵枢的守护……对了,罕折道友,先前天凤、地龙两族都有意劝我放弃武岩星,不知此事你怎么看?”陆馗钟看着罕折,话锋一转的问道。

“依在下愚见,天庭进攻势头正猛,此刻若强行突围,无异于自找死路。而凭借武岩星的护星大阵庇护,我等才有反戈一击的机会。”罕折说道。

陆馗钟听罢,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开口问道:“如果……”

其话还没说完,便被罕折接了过去:“如果天凤两族执意离去,那我灵芙族也一定坚决与磐龟族站在一起,共抗外侮。”

“好!我果然没看错人。这玄武盘云大阵的阵枢虽然都有阵法守护,但值此非常时刻,恐怕单凭阵法难保无虞。此刻我磐龟族强者人数不足,看来得麻烦罕折道友,帮忙代为守护一处阵枢了。”陆馗钟听罢,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略一沉吟后,继续说道。

“如此大任,在下恐怕难以担当,况且罕折乃一外族,怎敢涉及贵族机要之地,还是请陆族长另请其他强者吧。”罕折闻言,忙推辞道。

“罕道友,如今我们妖族结盟,你们灵芙族也是一员,哪里还要分什么彼此。况且经过我这段时日的观察,罕折道友资质卓绝,行事沉稳,乃我联盟年轻一辈中的翘楚。若说你难以担当此任,那还有什么人能够担当?如今正是联盟生死存亡之际,你可切莫再推辞了。”陆馗钟说道。

“那……那好吧,在下也就不再推辞了。只是不知陆族长要在下守护哪一处阵枢?”罕折犹豫了片刻之后,才开口说道。

“罕折道友,这沙盘之上的黑色石碑便是阵枢所在,西北角最偏远处的阵枢,就交由你来守护了。”陆馗钟在沙盘上一阵指划说道。

罕折目光仔细从沙盘上扫过,就见其上有三十五面分布很不规律的黑色石碑,有的在高山之巅,有的在幽谷深处,有的被青苔覆盖,有的则被瀑布遮蔽,但无一例外,全都亮着蒙蒙黄光,遥相呼应般的接连闪动着。

“原来如此,在下明白。那我这就召集同族,前去守护此处。”罕折拱手说道。

“如此甚好,那就辛苦罕折道友了。”陆馗钟笑着说道。

随后其唤来了一名族中长老,让其陪同罕折,一同朝着西北方向赶了过去。

沿着西北方向一直飞出数百里后,再往西北,每隔数百里便能看到一处黑色石碑。

一直越过六处后,罕折等人才到了那处需要他们守护的阵枢石碑处。

“诸位,守卫阵枢,事关重大,还请打起十二分精神来。”罕折对众人说道。

众人郑重应下后,便全都分散开来,围绕着石碑守卫起来。

罕折抬起头仔细打量着石碑,就见碑面之上正亮着一片蒙蒙黄光,与之前在沙盘上见到的一模一样。

而眼前的黑色石碑高达十余丈,其上一面刻满了各种玄妙无比的符文,而另一面却以古篆大字记录着关于这一大阵的设立历史。

从碑文上罕折得知,这玄武盘云大阵,出自磐龟族第一代族长之手,其是以武岩星地下灵脉为阵源,又从武岩星山川河流借阵势,从而得以建造出此等稳固无比的护星大阵。

看了一阵后,罕折也盘膝坐了下来,闭起了双目。

天空中不时传来阵阵“轰隆”巨响,天庭战舰的攻击竟然一刻都没有停歇,一直在不断的轰击着。

也不知持续了多长时间,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石碑上亮着的光芒照着周围,映出数道模模糊糊的黑色影子。

“唔……”就在这时,石碑周围突然响起一声闷哼,显得十分痛苦。

众人听罢一惊,连忙朝那边围了过去,却见罕折双眼紧闭,一脸痛苦的倒在了地上。

“你怎么了,罕折?”数名灵芙族人连忙围了上去。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那名磐龟族的长老也很是惊讶,跟在灵芙族人后面凑了上去。

“我……我没事。”罕折一边这般说道,眼中却突然亮起了一道异芒。

就在这时,一团白色水雾突然从其身上涌出,瞬间就将周围众人笼罩了进去,同时其身上散发的气息骤然大增,赫然一举突破至神境。

“抱歉了,诸位……都去死吧。”罕折寒声说道。

只听“咔”的一声轻响。

那团白色水雾骤然冻结成了白色坚冰,并从中突刺处数百道如同荆棘一般的尖锐冰刺,瞬间便将周围之人全都刺了个透心凉。

“为什么你……”

此地除了罕折外,要属那名磐龟族那名长老最高,此刻面对突然修为暴增的罕折,也是一脸诧异。

其话还没说完,刺入他体内的荆棘冰晶就如同再次生长了一般,从中分出更多尖刺,径直将其撕裂成了碎片。

罕折站起身来,扫了一眼地面上的残尸,随手一点,一团炽热的火焰便从其指端喷涌而出,将那些残尸吞没了进去。

不过片刻,火焰熄灭,地面上除了一些焦黑的痕迹外,便连那些人的半点气息也都找不到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