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古怪陨铁

所属目录:《玄界之门》    发布时间:2016-02-23    作者:忘语

“赵兄有话但说无妨。”石牧眉头微微一皱。

“此刀不论锋利度程度还是材质坚韧都无可挑剔,不过师弟应该会比较奇怪此刀为何如此之重吧?如此重的刀,便是一些天生神力的武者,也是无法使用的。”赵平缓缓说道。

石牧目光一动,没有说话,但心中确有这个疑问。

刀法虽然不像剑法那般以轻灵飘逸为长,但是也以变化为主,太过沉重的刀对普通武者来说自然是弊大于利的。

世上如他一般天生神力,修炼的还是以力量见称符功法者,自然不会有多少的。

“赵某当年得到这块天外陨铁时,自然欣喜若狂,花了无数心血才将其锻造成此刀。不过说来石师弟恐怕不信,此兵器刚刚锻造出来时,重量其实只有百斤左右。”赵平苦笑说道。

“只有百余斤?”

石牧听闻此话,心中一惊。

“此刀锻造成之后,我并没有立刻竟其售出的打算,可是数日之后,怪事发生了。此刀的重量竟然越来越沉,一个月后便足足重了一倍,到了第二个月,重量再次增加了百斤左右。”赵平叹息了一声,说道。

“竟有这等怪事?”石牧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

“说起来的确让人难以置信,不过却又是千真万确之事。之后的时间里,此刀重量的增加幅度变得缓慢了起来,不过到如今,也已经达到了五百斤,日后应该还会继续变重。也就因兵器如此重缘故,一直没人能够使用,才会一直留在铺中的。”赵平苦笑着说道。

“此事确实古怪,不过究其原因,应该还是材质的问题,应该是那块天外陨铁的缘故。”石牧缓缓说道。

这种刀无故增加重量的事情前所未闻,不过看赵平的神情不像是说谎。

“赵某也是如此想,也请过一些门中前辈看过此刀,可是无人认得这是何种材料。石师弟要不介意此刀以后会更加沉重和惊人价格话,我倒乐意将此兵器出售的。”赵平叹了口气道。

“好,此刀如此神异,我倒是更想要了。不知需要多少银子?”石牧略一思量后,不假思索的说道。

随着般若天象功的修炼,他的力气同样会越来越大,自然不会在意此刀更重的问题。赵平闻言,露出了一丝犹豫神色,片刻之后才比出了五个手指。

“五万两?”石牧眉头微皱,说道。

“是五十万两。”赵平报出了个然石牧脸色一沉的数目。

“石师弟,并非赵某漫天要价,当初锻造此刀之时花费了无数珍贵材料,有些甚至是炼制法器才能用到的奇珍异宝,五十万两也不过刚刚够在下回本而已。”赵平眼见石牧变色,忙解释的说道。

石牧仍然眉头微皱。

他现在身上的银子加起来差不多也就四十多万两左右,恐怕还要贴上一些其他东西才能凑够五十万两,这黑刀虽然各方面都让他满意,不过要花光身家,却也不现实。

“这样吧,若是石师弟身上银两不够,那便可先支付六成。剩余的,师弟为我炼制一批符箓,便算是抵消了,如何?”赵平见此,眼睛转了一圈后,蓦然提议道。

“这倒也行,但不知赵师兄想要炼制那些符箓?”石牧目光一亮,点了点头。

“石师弟稍等一下。”赵平脸色一喜,忙转身走到里间,片刻后,又拿着一张白纸走了出来,递给了石牧。

“好,此事便一言为定了。”

石牧只是目光一扫上面的内容,就一口答应道。

“石师弟放心,制符需要的材料稍后我会派人送到你的住处。”赵平见此,大喜起来。

石牧点了点头,从怀里取出了三十万两银票,递给了赵平。

“对了,赵师兄刚刚说过,锻造此刀使用了炼制法器的材料,那不知能否在这黑刀上铭刻一些符文,让其变成一件真正法器?”石牧忽的又想到一事,开口问道。

他对于法器了解不多,不过在灵符宝经上看过,所谓法器是在武器之上附加一些符文,使其拥有一些寻常武器所没有的威能。

比如在武器上铭刻一些火属性符文,便能使武器发出火焰攻击,威力比起寻常武器大了很多。

只是想要将武器晋升到法器,对于武器材料要求极高,只有那些用极品材料锻造的武器才有可能,普通刀剑是根本承受不住法力灌注的。

据说法器之上还有灵器,那是真正有了灵性的宝物,已经超脱了武器的范畴,属于神仙一般的手段了。

据说灵器之上还有更厉害的存在,不过到底是什么,石牧也不知道了。

“此事赵某也想过,我虽懂得一些炼制法器的手段,但可惜此刀铸成加重之后,刀身愈发坚硬,一般火焰根本无法使其熔炼,更别说在上面铭刻符文了。”赵平摇了摇头,苦笑一声道。

石牧闻言,脸上顿时一沉。

他愿意花五十万两白银买这把黑刀,其中一个原因便是看中其材质特殊,大有可能炼制成法器的。

“不过此事也并非毫无转机,我曾听离火会中一位前辈说过,藏经阁的鞠师叔养有一头自其他界面召唤来的化金蜥,此蜥所吐毒液几乎能够腐蚀所有金属,使其软化的。”赵平眼见石牧脸色不善,连忙说道。

“此话当真?”石牧怔了一怔。

“此事千真万确!赵某曾经见过那位前辈从鞠师叔那里讨要了一些化金蜥的毒液,给一件品质极高的长剑铭刻符文,那毒液却是厉害之极,这黑刀虽然材质特殊,但是毕竟也是金属之列,应该没有问题的。”赵平语气肯定的说道。

“多谢赵师兄指点,看来我要去找一下鞠师叔。”石牧思量了片刻后,冲对面一拱手,便将黑色长刀放回木盒,单手一夹,风风火火的朝着外面走去。

小半个时辰之后,石牧来到了藏经阁二楼。

“咦,怎么又是你这小子,这次又来做什么?”刚一走进藏经阁,一个尖利的声音响了起来。

巨大金色鸟笼里,鹦鹉彩儿拍打着翅膀,歪头看着石牧,大声叫嚷道。

(总算三更完毕,忘语快累死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