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章 叛变

所属目录:《玄界之门》    发布时间:2017-05-19    作者:忘语

“还记得,我上次离开后有一段时间没有联系你吗?”烟罗没有回答石牧的问题,反问道。

“你当时说有点事情要处理,后来又说已经处理好了……怎么,又出什么变故了吗?”石牧眉头微蹙,问道。

“我们与帝正面交锋之日,不会太远了。上次武岩星之战,我本欲将在此积蓄的数十万死灵大军派来,助你一臂之力。孰料冥域突生变故,在那段时日,一些本应长眠于地下的神境死灵竟开始出没,并开始狙击我的军队。”烟罗开口说道,语气微微有些波动。

“这些神境死灵,应该不是你的对手吧。”石牧道。

“冥域有冥域的规矩,这些神境死灵生物的出现绝非偶然,必是有什么事情招惹,若我不弄清楚缘由便出手斩杀,那从此后,死灵界面便容我不得了。”烟罗说道。

“那你后来可有弄清楚缘由?”石牧目光一闪,问道。

“是武夜搞的鬼。”烟罗忽然转过身来,开口说道。

“什么?”石牧闻言,惊讶道。

在石牧的印象里,武夜似乎是烟罗亲手创造出来,怎么可能会反叛于烟罗?

况且,武夜的灵魂应该还受到烟罗的束缚控制。

“武夜原来一直在隐藏修为,他早已经在不知不觉间修炼到了神境,随时都能摆脱我的灵魂束缚,却利用我对他的信任,一直潜伏在我身侧。那些神境死灵,便是其故意招惹来的。”烟罗说道。

“竟有此事!莫非此次你叫我来,也和这武夜有关?”石牧听到这里,神色凝重了几分。

“不错。此番我离开时,为防生变,将坠仙台交予他和匕灵暂为保管。结果他却将匕灵击得魂飞魄散,夺走了坠仙台,带走了大批死灵大军。”烟罗语气平静的说出了一件令石牧大吃一惊的事情。

“说吧,需要我做些什么?”石牧深吸了口气,直接问道。

“帮我阻挡住其带走的死灵大军,我亲手诛灭这个叛徒。”烟罗语气一冷,说道。

“武夜现在在哪里?”石牧问道。

“冥渊。”烟罗臻首微抬,目光望向北方,口中如此说道。

……

死灵界面,一片褐色山峰向北绵延千余里的尽头,是一片白色冰原,原本就荒凉贫瘠的土地,在阴寒尸气无尽岁月的侵染下,形成了终年不化的浅黑色冻土。

这片冰原的地形并平整,有着高高低低的起伏,上面生长着一层层浅白色的,如同寒草一般的东西,可若仔细去看,就会发现这些并不是什么寒草,而是一层细密的白色碎骨。

除了这层白色碎骨之外,冰原上每隔数百丈,就能看到一副副高大的白色骨架,上面同样被一层厚厚的寒霜所覆盖。

这些骨骼之上,偶尔会亮起星星点点的碧绿色磷火,不过也都只是闪烁数息,就消失不见了,饶是如此,这片冰封荒原看上去仍犹如繁星密布般,不时泛起一片片的绿色星光,此起彼伏,给此地平添了几分幽暗和诡异的气氛。

除此之外,整片荒原再无半点声息,安静得像是一副黑白色的水墨画,却全无丝毫美感,始终弥漫着一种令人窒息的死寂之感。

冰原上空阴气积聚,形成一大片绵延数千里的厚重铅色积云,将天幕压得极低,也将那半轮血月的光芒都挡的有些若隐若现。

“呼……”

“呼……”

阵阵阴风呼号之声不时响起,如同鬼哭狼嚎一般,回荡在寥廓的冰原上,久久不息。

冥渊,就在这片白色冰原最深处。

那是一处极为幽邃的狭长地沟,如同一柄擎天巨斧从天而降,将这片冰封荒原径直劈开了一般,这条地沟周围,终年笼罩在一片灰蒙蒙的雾霭,当中几乎无法视物。

就在此时,灰色雾霭的边缘处,两道耀眼光芒从远处天空急速飞来,并在接近灰色雾霭时,急速飞落了下来。

石牧和烟罗的身影显现了出来。

只听“咔”的一声,却是石牧落脚时,踩断了数块白色碎骨。

这一道低不可闻的清脆碎裂声,在这寂静得可怕的冰原上,却犹如晴空霹雳一般。

前方灰雾之中,忽的一闪,亮起两团绿油油的火苗。

紧接着,如同传染一般,灰雾之中绿光频闪,一团团火焰不断亮起,眨眼间就遍布了整个雾霭遮蔽的范围。

火苗有大有小,有高有低,夜色也不尽相同,其大者方圆数十丈,小者不过寸许,高者悬于千丈高空,低者不逾地面九尺。

石牧见此,瞳孔微微一缩,倒是没有什么意外之色。

这些全都是死灵生物的魂火,粗略估计之下,也有数十万众之多。

这漫山遍野如同鬼火一般的魂火亮起,散发出道道光芒,非但没能让周围的温度回升一些,反而使得周围更加阴寒。

石牧目光望向雾霭深处两巨大魂火,豁然抬起了右拳。

只见他的拳端之上,金红光芒一闪,忽然升起熊熊火光,从中透出阵阵灼人热浪,直将他脚下白色碎骨之上的寒霜,都蒸腾得纷纷融化,散成一片迷蒙水汽。

石牧双目金光一闪,向前跨出一步,一拳猛然轰出。

其拳头表面,轰然燃起熊熊烈焰,凝聚出一道直径足有百丈的巨大火焰拳影飞出,直奔雾霭深处而去。

“轰轰轰”

火焰拳影在空气中不断摩擦,爆发出阵阵巨大声响,耀眼的火光径直将笼罩的雾霭一分为二,从中劈开一道宽逾千丈的巨大沟壑。

沟壑之中,成千上万的白骨骷髅和僵尸腐兽纷纷露出身形。

在火焰拳影正下方的成百上千头死灵生物,方一显露身形,便在灼热的火浪炙烤下,纷纷化为飞灰,只在地面之上留下一道宽逾百丈的黑色焦痕。

千丈范围内,数以万计的死灵生物纷纷退避,火焰拳影呼啸着砸向雾霭深处。

随着火光的不断迫近,雾霭深处那两团巨大的魂火主体,终于显露了出来。

那是一个浑身青紫,腹有鳞甲,牛首人身的巨型鬼王,其头上长着两道百丈长的白色骨角,蜿蜒如戟,斜斜刺向高空。

这骨角鬼王见火焰拳影直冲而来,仰天咆哮一声,双手紧握着两柄巨大的白色骨质巨斧,向前一跃,竟主动迎了上去。

但见其双斧交错猛地一挥,朝着火焰拳影砸了过去。

“轰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火焰拳影砸落的地方,顿时轰然爆裂开来,炸开一团巨大火焰。

紧接着,一道粗壮的火焰巨柱,如同蛟龙一般直冲九天,一头撞入了天空中的铅云之中。

“轰隆”

又是一声爆响。

冥渊上空的铅云中火光炸裂,阴云翻滚,爆裂的气浪四下卷动,千余骷髅兵卒受到波及,被搅成了粉碎。

狂暴的劲风不停席卷,化为一圈圈圆形气墙,向着四面八方滚滚涌去,无数体格较小的骷髅兵卒,都被这气墙冲击着,飞入了高空,身体更是被绞得粉碎,尸骨无存。

方圆数十里内,聚集在这里无尽岁月的迷蒙雾气,也一下子被荡涤开来,就连天空中的阴云也被驱散了不少,原本朦胧的红色月光,才得以重新洒落在这片区域。

火光渐渐散去,那骨角鬼王的庞然身躯,却已如同那些普通死灵一般,碎裂成了无数片,散落在地面中。

这一切看似复杂,实则不过两三息的功夫,一头修为实力可匹敌圣阶强者的鬼王,便烟消云散。

此时的石牧,还保持着右拳击出的架势,此刻才缓缓收了回来,而一旁的烟罗,自始至终,俏脸上神色丝毫未变。。

前方的雾霭被扫除之后,前方的景象也随之彻底显露出来。

方才被石牧轰击出的那道黑色沟壑上空荡荡的,已经再无半个死灵生物,而其两旁却还密密麻麻地聚集着数之不尽的死灵大军。

其中大多数是身穿破旧铠甲的白骨兵卒,当中夹杂着不少通体金色或者银色的高等阶骷髅兵卒,而与骷髅兵卒数量相差不多的,则是一些体型硕大却浑身溃烂的僵尸腐兽。

在这一片大军背后,则还有十余道如同山岳般的巍峨身影,全部都是一些实力不俗的鬼王级别的死灵。

原本气势汹汹的死灵大军,似乎被石牧这一拳之威所震慑,一时间没有再逼上前来。

在这正支死灵大军后方,那一道横向的巨大深渊也随之变得清晰了几分,当中正有滚滚灰色雾气从中冒出。

“武夜何在?”

烟罗蓦然开口低喝一声,声音清冷,恍如一道惊天雷鸣,震得整个冰原都为之一颤。

无数死灵生物听闻此声,眼眶中的魂火都不由猛然一抖,似乎显得有些惶恐,纷纷后退了数步。

就在此时,只见深渊之中灰雾剧烈涌动,一道巨大无比的阴影从中升了上来。

石牧定睛望去,却见从深渊中冲出来的,竟是一头百丈余长的青色狮鹫。

这狮鹫浑身生着青色鬃毛,唯有头颅处,全无血肉皮毛,完全是白骨之状,两个巨大眼窝中,亮着淡金色的火焰。

在其头颅顶端上,还有一道较小的黑影,一手握着一柄黑色骨刀,另一手,则拿着坠仙台。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