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四章于事无补

所属目录:《玄界之门》    发布时间:2017-06-16    作者:忘语

“帝夋,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我约定,我引冥水之力助你开启玄界之门,你让我成为冥界之主!事到临头,你难道要过河拆桥!”武夜厉声喝道。

“冥界之主,有实力者居之,活下来,本座自会助你达成心愿。”帝夋淡淡说道,随后便不再理会武夜,继续操控着金色大印和栗升缠斗。

同时,他不紧不慢的打出一道道法诀,催动万灵玄门大阵。

武夜闻言,脸上顿时露出惨然之色。

烟罗丝毫没有理会周围之事,甚至连被困住的石牧也没有多看一眼,一双美眸只盯着死灵骷髅和武夜二人。

七宝妙树缓缓刺入死灵骷髅体内,死灵骷髅虽然已经濒临崩溃,不过看起来还能坚持。

她秀眉一皱,眼中露出一丝不耐之色,单手掐决,周围的领域微一波动,缩小了一半之多。

大片七彩符文浮现而出,汇聚融入七宝妙树内。

七宝妙树飞快涨大,几个呼吸内化为一棵巨大七彩巨树,树枝上长出花苞,随即盛开出一朵朵粉色花朵。

烟罗屈指一点,无数粉色花瓣如雨落下,包裹住死灵骷髅猛地飞快一绞。

死灵骷髅早已是危如累卵,此刻终于无法抵挡,身周的黑色领域轰的一声,终于溃散。

同时其身体也“砰”的一声爆裂开来,那些花瓣恍如最坚硬的武器,轻易将死灵骷髅身体斩成无数碎片。

其魂火自然没能幸免,被一卷而散。

烟罗眸中奇异光芒闪过,这个死灵骷髅她之前有交过手,此刻实力似乎比那时弱了很多,似乎消耗了很多力量一般,竟然三两下被她击杀。

不过这是好事,她自然不会多想,目光一转,看向一旁的武夜,美眸中肃杀之意徒然大增。

“烟罗大人,我愿意再次接受您的灵魂印记,成为您的手下,我还有一些死灵大军,可以全部召唤出来,助您对抗帝夋,只求您能饶过我的性命……”武夜身体一抖,竟扑通一声跪下,哀声求饶道。

他越说越快,脸上神情越发凄苦,连连扣头不已。

烟罗神情冰冷无比,丝毫没有因为武夜此话而缓和,玉指一点。

无数粉色花瓣立刻飞射而出,包裹住了武夜,飞快旋转,形成一个粉色龙卷风柱。

武夜身周的黑色护罩咔咔脆响,立刻被割裂出无数裂纹,随即轰然碎裂开来

“烟罗大人,我……”武夜脸色惨变,凄声呼喊。

无数花瓣没有丝毫停顿,猛地合拢,淹没了武夜的身体。

凄厉惨叫从花瓣中传出,不过立刻便消失。

烟罗玉手一挥,七彩领域消散开来,七宝妙树飞回她身旁,悬浮在她头顶。

武夜和死灵骷髅已经彻底消失,只剩下坠仙台漂浮在那里。

烟罗玉手一招,坠仙台立刻飞射而回,落在她身前。

坠仙台此刻表面伤痕累累,甚至裂开好几条裂纹,几乎快要崩溃,散发出暗淡的黑光。

她眼中闪过一丝痛惜,不过还是立刻挥手打出一道光芒,注入坠仙台中,飞快诵念咒语,两手掐诀。

坠仙台黑光大盛,涨大数倍,一道水桶粗细的黑光射出,没入那团那团召唤冥河之水的巨大红光中。

血光如同受到了刺激,立刻剧烈波动,很快发出一声惊天巨响,爆裂开来,消散无踪。

红光消失,露出一个巨大空间通道,涛涛冥水正从里面飞出。

烟罗飞快掐诀,坠仙台黑光陡然大盛,无数黑色符文从里面飞出,汇聚到空间通道附近,凝聚成一个巨大黑色符箓大阵。

她飞快施法,大半注意放在和栗升激斗不已的帝夋身上。

栗升眼见此景,脸色一喜,轻喝一声,两手朝着虚空一拍而出。

青莲剑阵剑光大盛,陡然一分为五,化为五个稍小一些的青色莲花,组成一个五角星状,将帝夋笼罩在了中间。

大片青色晶丝从五朵小型剑莲中飞出,嗤嗤作响,仿佛无数剑气一般,铺天盖地朝着帝夋飞射而去。

帝夋神情隐隐露出一丝不屑,一挥手,那金色大印飞射而回,悬浮其头顶,金光大盛,一圈圈金色光圈散发开来,护住其全身。

那些青色剑丝一碰到金色波纹,立刻消散开来,丝毫没能碰触到帝夋。

金色光圈之中,帝夋口中念念有词,不知在做什么。

烟罗眼见此景,心中一松,手上动作丝毫不停,一道道法诀飞出。

黑色大阵隆隆运转,绽放出冲天光芒。

“凝!”她玉指一点而出。

黑色大阵运转,然后飞快缩小,最后尽数融入空间通道中。

空间通道随着阵法缩小飞快闭合,蜂拥而出的冥河之水立刻止住。

天庭各处的血色冥水此刻也飞快融入地面,消失不见。

烟罗脸上露出一丝喜色,栗升脸色也是一松。

“师妹助我一臂之力,只有击败帝夋,才能真正阻止玄界之门的开启。”栗升对烟罗说道。

烟罗点头,正要飞遁过去。

轰隆隆!

就在此刻,整个天庭忽的剧烈晃动,无数宫殿之中此刻均亮起一道冲天光芒,直冲天际。

各处宫殿之间一道道粗大光线浮现而出,彼此相连,构成了一个巨大阵法。

天地灵气翻滚,整个天庭风云变色,虚空发出发出闷雷般的声音。

栗升和烟罗眼见此景,顿时大惊。

“原来如此,帝夋将万灵玄门大阵真正的阵法藏匿在整个天庭之中,难怪一直找不到。”栗升有些脸色难看,沉声道。

阵法之中,石牧脸色也是一变。

天空五颗星球传递而下的灵力陡然大涨,如开闸洪水一般灌注到其体内。

他的身体如同气球般膨胀开来,毛孔中喷出一股股血色雾气,那时他体内气血翻滚,身体已经承受不住,故而从毛孔中喷出。

经脉中被海量的五行灵力充斥,仿佛有无数小刀在搅动切割,痛苦无比。

“石牧!”烟罗看到石牧这般,脸色陡然变得阴沉无比,身形飞射而出。

下一刻,帝夋身侧虚空一闪,烟罗身影凭空出现。

七宝妙树光芒大盛,一道七彩虹光浮现而出,摇身一变,化为一座七色宝塔虚影,朝着帝夋轰然打下。

金色光圈之中,帝夋脸色一冷,大手一挥,一道粗大金光从其掌心飞出,里面金色符文闪烁,一闪即逝的没入金色大印。

金色大印表面灵纹骤然大亮,发出一阵呜呜大响,陡然一股金色火焰从中喷出,猛地一震,散发出的金色光圈上也浮现出金色火焰。

嗤嗤嗤!

金色光圈所过之处,那些青色剑丝立刻被焚烧殆尽,毫无抵挡之力。

七色宝塔虚影也和金色光圈相撞,七色宝塔虚影一颤,抵挡了一瞬,不过还是敌不过金色光圈之威,轰然碎裂开来。

不仅如此,金色光圈扩散开来,那五个青色剑莲也轰然碎裂,仿佛脆弱的鸡蛋一般,化为一柄柄散乱的青色飞剑。

栗升眼见此景,眼中大惊。

那威力无穷的金色光圈扩散开来,他不敢抵挡,召唤那些青色飞剑,同时飞身后退。

烟罗脸色也是一变,身形灵光煽动下,往后倒飞爆退而回。

这一切说起来复杂,其实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

各色光芒碎裂,化为一阵阵流萤,帝夋神色从容,在漫天飘散的流萤中缓步走出。

其手掌托着那金色大印,表面金光流转不停,绽放出滚滚金霞。

他身形虽然不算多么高大,不过此刻看起来,却恍如一尊巨人,挡在栗升和烟罗面前。

“呵呵,宝花师妹,许久不见,风采更胜当年,着实让我羡慕。说起来,我们师兄妹三人分别千年,今日又能在此重逢,当真可喜可贺。”帝夋呵呵笑道。

“时隔千年,你还是秉性不改,卑鄙如昔,为了一己私欲,可以牺牲一切。”烟罗冷声道。

“过奖。说起来,如今冥水早已蓄够,你杀掉武夜那个累赘,又能影响什么?”帝夋冷笑道。

听闻此话,栗升和烟罗脸色都是一沉。

与此同时,整个天庭各处散发出的光芒越来越亮,大阵的气息越发浓郁。

一股莫名的气息缓缓出现,不知在何处,沉重无比,压在所有人心头。

栗升和烟罗感受到这股气息,脸色一变。

“你们也感受到了吧,这是上界的气息,玄界之门马上便要开启!”帝夋扬天狂笑,神情间有些癫狂。

栗升和烟罗对视一眼,眼中浮现出决然。

两人一左一右飞射而出,直扑帝夋而去。

帝夋笑声止住,脸上浮现出一丝轻蔑冷笑,体表金光一闪,浮现出大片金色火焰。

他双肩一抖,滚滚金焰飞出,凝聚成一片金色火海,朝着二人涌去。

轰隆!

三人轰然相撞,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

……

陆馗钟等人站在远处,脸上满是焦急之色。

不过此刻以石牧为中心,那里灵力波动剧烈,石牧头顶的巨大漩涡越来越大,散发出可怖的吞噬之力,没有神境后期层次的力量,一旦靠近,就只有被吞噬的下场。

“我们怎么办?难道就这么一直看着?”安华沉声道。

陆馗钟等人面面相觑,一阵默然。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