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夜袭

所属目录:《玄界之门》    发布时间:2016-02-29    作者:忘语

(新书明天正式上架了,忘语凌晨时分会先更上一章的,求推荐票,保底月票哦!)

同样的一幕幕,在兴贺城中多处地方同时上演着。

这些神秘的人影在黑夜的遮掩下,如同一条条黑色溪流一般,全部经由城中小道,流向了城西,并在沿途巧妙的与巡逻守军错过。

兴贺城西的建筑大都较为低矮,破旧,呈现一片杂乱无章的景象。

这里临近西城门,是最易遭受蛮族入侵战火波及的地方,在过去许多年中,多次被摧毁重建。

直到岳台来此镇守后,情况才有所改观,但愿意生活在此的人,仍多是城中的穷困人家,这里也自然而然成为了城中的贫民区。

在最近这百余年里,贫民区也享受了难得的一段平静时光。

然而今夜的贫民区,却注定不再平静。

半个时辰后。

某个破旧的木屋中,浓浓的血腥味风吹不散。

地上,六具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血泊中,更令人发指的是,其中竟然有一名三十多岁的妇人。

但见其咽喉处有一道姆指粗的血洞,苍白的右手死死抓住一个两岁多小男孩的手,小男孩早没了呼吸,咽喉处同样一个血洞,足可见出手之人又狠又准,一击致命,连喊叫都无法作到。

在血泊旁,七八个人影簇拥着一个脸色阴骛的中年男子,所有人脸色凝重,似乎都在等待着什么。

突然门口人影一晃,一个黑瘦青年悄然进入木屋。

“魈大人,城中所有勇士都已集结完毕,沿路民居也都清理完毕!”

阴骛中年人听到黑瘦青年的报告,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有些干涸的嘴唇。

“时辰差不多了,传令下去,出发!”

很快,以这间木屋为中心的一片民居中,三百多个黑色人影纷纷涌现,很快汇成一道人流,悄悄向西城门方向潜行而去。

每个人脸上都带着跃跃欲试的兴奋神色,双目血红。

这些人看似和人族无异,但其实却是货真价实的蛮族人,不过却是蛮人强暴掠来的人族女子繁衍的后代,在过去的十余年间,被陆陆续续派到城中潜伏下来。

蛮族一直以自己的血统为荣,视人族为奴隶猪羊,有些部落甚至以人肉果腹。

于是这些拥有一半人族血统的蛮人自小在族中饱受歧视,故而比一般蛮人在心底更为憎恨人族,方才屠戮的这些贫民区人族居民丝毫没有留手之意。

兴贺城西的城墙上,每隔数十丈,便有一座阁楼大小的城楼,里边可驻兵百余人,日夜有人轮首。

此时城楼中,两名守城士兵正手持长枪,百无聊赖的望着城外。

突然,两人看到了骇然一幕!

只见城下一片黑暗中,突然亮起了一片火把,然后这片火光迅速漫延开来,形成一片数十里宽,一眼看不到头的火海。

冲天的光亮,让城墙下十数里地都亮如白昼一般。

无边无际的火光下,站满了无数满头发辩,身披兽皮,一手拿着各种奇形怪状兵器,一手拿着巨大盾牌的蛮族战士。

他们身高近丈,壮如野兽,还有不少人裸露在外的皮肤上纹着一些奇形怪状的花纹。

唯一相同的就是,每个人眼中都充满了嗜血的杀意。

“轰!”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整个大地都为之一震。

无数蛮族战士快速结成军阵,向向城墙奔跑而来,如同无边火海中翻涌起的滔天巨浪般,狠狠朝兴贺城涌了过来。

盾牌战士后边,就是携带无数云梯的攻城部队,再后边就是数不清的弓箭手。

“呜!”

一阵急促嘹亮的号角声,顿时撕碎了整个夜空。

数十里宽的城墙上,无数人族士兵井然有序的冲出了城楼,眨眼间,一张张弓箭成四十五度角抬起,无数箭头反射着冰冷的光芒。

在城外蛮族战士眼中,如同巨龙一般的城墙上,突然泛起一片寒光,如同龙鳞完全坚起一般。

“嗡!”的一声震响。

城墙上射出的箭矢如同蝗虫一般漫天飞舞,整个天空都近乎黑了下来。

凄厉的哀嚎声响起!

只是一轮齐射,下方便有数不清的火光永远停在了原地。

然而伤亡不仅没有让这些蛮族战士停下脚步,反而在鲜血的刺激下,发出一声声如兽吼般的叫声,此起彼伏,令人闻声不寒而栗。

在付出了数以千计的尸体后,蛮族大军如潮水般涌到了城墙下,百余攻城云梯顶着箭雨架在城墙上。

数十里的城墙下,无数蛮族战士背着武器,顺着云梯快速向上爬。

甚至一些图腾勇士如灵猿一般,根本不借助云梯,几个起伏就已上了城墙。

不过他们最多只能算是百人敌,在城头无数士兵和军官的围攻下,不是当场被杀,就是被击落城头。

就在守城士兵的注意力全部被城外敌人所吸引时,城内,一支近三百人的小型队伍,却悄然逼进了西城门。

“什么人,站住!”

守门的军官手中银色长枪一摆,厉喝道。

他身后的数百士兵立刻转身,并调整军阵,警惕的盯着模糊的远处。

一阵破空声响起,黑暗中一片寒光激射而来!

惨叫声骤起,没有盾牌的城门士卒顿时被一根根投矛传体而过,死伤一片。

“敌袭!”

守门的军官是一名后天中期武者,手中长枪疯狂舞动,如同一道银色光幕,弹开了近身的投矛,口中怒吼声震天响起。。

就在这时,他眼前一花,一个脸色阴骛的中年男子就到他的面前,抬手一掌向他拍来。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其手掌迅速变大变粗,并长出浓浓的棕色绒毛,很快就变成一个巨大的熊掌,带着浓烈的罡风一压而下。

“呯!”一声巨响。

一股非人的力量涌来,守门军官虎口一麻,格挡的长枪从中间折为两截,一时间他门户大开。

未及他作出其他举动,阴骛中年人另一只熊掌已如铁锤一般,狠狠的砸在他的胸口,守门军官身体破口袋一般倒射而出,瘫软在地,眼看是不活了。

紧接着,阴骛中年人身边涌出六七条人影,身形一闪就杀入守城士兵中。

这些人俨然都是图腾勇士,加上跟在他们身后的近三百蛮人内应,城门口的数百兵丁很快被他们全部杀死。

这时城墙上的守兵已发现了异常,无数士兵从城门两侧的过道杀下来时,赶来增援的巡逻骑兵队,也发起了冲锋,传来震耳欲聋的马蹄声。

阴骛中年人早就料到了一般,单手一抬,顿时超过半数的蛮人内应组成了一道人墙,其余人则跟着其朝城门涌去。

一时间,杀声震天!

面对数倍于己的人族士兵,这些普通蛮人死伤惨重,连其中几名图腾勇士也出现了伤亡,不过他们仍悍不畏死的守住了城门口。

很快,让守军恐惧的事发生了。

随着一阵隆隆巨响传来,沉重的西城门正缓缓向内打开。

城外蛮族大军山呼海啸般的呐喊立刻变得清晰无比,紧接着,一支数万蛮族士兵组成的精锐骑兵从蛮族大军阵中冲出,旋风般的冲进了刚刚露出数丈宽入口的西城门中。

他们很快杀散了城门处的守军,分出一部分,向着城中四散开来,剩余的人则翻身下马,开始争夺城墙。

城中顿时大片混乱,哀嚎声哭喊声此起彼伏,军队集结的号角声此起彼伏。

城内几处军营里更是人声鼎沸,一条条火龙正朝着西城门冲来。

与此同时,镇蛮公府通往西城门的一条街道上,却是另一幅惨烈景象。

但见宽约二十丈的街道上,横七竖八的躺着一地尸体,有人的,也有马的,全都披盔戴甲,死状凄厉。

若是有城中居民在此,定可一眼认出,这些人赫然都是镇蛮公的亲卫队打扮。

在血流成河的街道中央,五个人影正一动不动点的伫立于此。

其中四个身材异常高大的人影,将中间一个身高八尺,脸如冬枣的老者围在了中间。

远远望去,却犹如四个大人围着一个小孩童一般。

老者身披鱼鳞铠甲,外罩蟒龙白袍,银发满头,气色红健,手持一杆与人同高的半月混金镋,看模样足有千斤之重。

他目光冷冷的从围住他的四人身上缓缓扫过,没有说话、

四人也并没有贸然出手,其中东侧一人,脸上纹着一个黑色蜘蛛,目光阴冷,西侧则是一个额头长有手指大小鲜红肉瘤的丑汉。

南北两侧之人,一个是左耳戴着一个拳头大小金环的蒙面女子,另一个则是个面象凶恶的独眼壮汉。

这四人俨然都是蛮族图腾勇士中的强者,且从散发的气息来看,实力堪比人族中的先天武者了。

正在此时,西城门方向,冲天火光更盛,城中各处也随之传来阵阵喊杀哀嚎声。

老者满头又看了一眼倒在身旁血泊中的爱驹乌云踏雪,银发颤了颤,深吸了一口气,手中半月混金镋忽然间嗡嗡声大响,目光仿若刀锋般犀利起来。

下一刻,远在数里之内的人蛮两族之人,都仿佛听到了晴天霹雳般的巨响!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