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两败俱伤

所属目录:《玄界之门》    发布时间:2016-03-08    作者:忘语

时间好快啊!又到周一了,忘语今天会三更,兄弟姐妹们,有推荐票,月票的投出来吧!

…………………………

时间一点点过去。

石牧由于硬接过蛮族先天强者宗渊两击,后来又在战场上手持陨铁黑刀斩杀过数名后天图腾勇士缘故,在边境区域也渐渐创出了名头,被人称做“火刀”,被一些蛮族图腾勇士所知。

大半年后的一日。

芮州边境,一处地形险恶的山谷中,传出阵阵兵器的撞击之声,其中还不时参杂着喊杀声和惨叫声。

谷内空地上,八九名身形高大的蛮族图腾勇士正和五个人族宗门弟子疯狂撕杀,石牧赫然身处其中。

他们周围的山地上,已横七竖八的躺着二十余具尸体,其中人族占了大多数。

这些人族尸体大多残缺不全,如同被野兽撕扯过一般,残肢断臂、破碎的内脏流的满地都是,使得整个山谷血腥气冲天,闻之欲呕。

石牧等十余人,在完成一次突袭蛮族据点任务的返程途中,途经这座山谷时遭遇的埋伏。

起初不过只出现了七名图腾勇士拦阻去路,人族一方见己方人多势众,加上这些年轻宗门弟子大都年轻气盛,自然不可能弃战而逃。

结果刚一交手没多久,山谷前后陆陆续续的又涌入了十余人,局面一下逆转,人族一方死伤惨重。

当为首的天吅阴宗内门弟子夏侯玄意识到情况不妙时,已失去了脱身的最佳时机。

人族人数不及对方,加上刚刚执行完任务,人困体乏之下,顿时便陷入了一面倒局面,纵然众人拼死相抵,砍杀了数名图腾勇士,但己方也付出了沉重代价。

此时,双方存活之人大都负伤在身,石牧也不例外。

他满脸血污,背部一道二尺长的伤口清晰可见,将里面的金丝甲也划了开来,血肉翻卷,鲜血将衣衫浸得湿漉漉的,肋下和大腿上还有数道巴掌长的爪痕。

若不是他及时催动了珂儿给的那枚回春符,止住了伤口流血,此刻恐怕也要支撑不住了,因为如今场上的九名图腾勇士中,赫然有四人正在围攻他。

石牧在局面危机情况下,当机立断的使用了一枚金甲符,拼着受伤以迅雷之势斩杀了对方两名修为相对较弱之人,加上夏侯玄也一口气斩杀了对方数人,这才渐渐渐渐稳住了局面,但石牧也因此被认出了“火刀”身份,成为了对方重点关注的对象。

此时的石牧面色镇定自若,手中黑刀运转如风,将围在周围的四名图腾勇士的攻击尽数挡在外边,但心中却早已有些焦急起来。

此刻己方除了一身浴血的夏侯玄,尚能勉强应付两名图腾勇士外,其余三名宗门弟子已是几近力竭,其中一人一条手臂早已不翼而飞,俨然凭借一股信念在苦苦支撑。

围攻石牧的四人一方面因为忌惮石冇牧手中黑刀,一方面看出了另外几处战团大占上风,故而并不急于进攻,施展起了拖延战术。

石牧心中也很清楚,在图腾勇士疯狂的攻击下,那三名宗门弟子恐怕支撑不了多久,到那时他和夏侯玄处境将会十分危险。

他闪转腾挪间,目光扫过后方谷口之时,心中更是一凛。

以他过人的目力,赫然清楚的看到,在距离山谷口数百丈外,隐约有十余个黑点在不断变大,俨然朝着这边飞快赶来。

他眼中一丝金光闪过,这些人赫然全是蛮族图腾勇士!

就在此时,两声惨叫声几乎同时响起!

却是夏侯玄手中一杆长戟穿透了围攻他的一名图腾勇士咽喉,将其刺杀当场,而自己也被另一个手持石斧的矮个蛮人劈中了后背,伤口深可见骨,鲜血蜂拥而出。

这时,那名只剩一条手臂的人族弟子也被图腾勇士一斧劈掉了小半个身子,鲜血内脏流淌一地,殒命当场,但其临死奋力一击,也将对方一只眼睛击瞎。

独眼蛮人满脸鲜血,却立刻举着石斧怒吼着冲向了夏侯玄。

夏侯玄受伤情况下仍以一敌二,顿时显得更加吃力起来。

石牧心中念头急转,目光在山谷内又扫了一圈过后,终于下定了决心,将身上唯一的一枚金甲符悄然捏在手中。

他身形一晃,躲开了左前方一个高大蛮人弯刀横劈,借势卖了个破绽给右前方的一名光头蛮吅汉。

光头蛮吅汉见状,眼中顿时凶光大放,熊爪般右掌一动,向石牧一掌劈来,顿时一股强烈的罡风向石牧右肩重重压了过来。

后方两个长相一模一样的孪生蛮人见状,也纷纷舞动如螳螂刀臂般双臂,抡吅起四轮刀光,夹着森寒刀气,一左一右的封死了石牧全部退路。

石牧左手金光一闪,往身上猛地一拍,一层薄薄的金光立刻笼罩全身。

同时他猛然转身,向两个孪生蛮族撞去,手中陨铁黑刀红光大亮,十三道火红刀影飞卷而去,对光头蛮吅汉的攻击毫不理会。

“斩!”

在双方就要接触时,石牧一声暴喝,体力真气疯狂注入陨铁黑刀之中,十三道火红刀芒猛然向中间一合,现出一道丈许长的火焰长刀,雷霆闪电般地向左侧一名孪生蛮人当头劈下。

“铿铿”一阵金铁交鸣声。

孪生蛮人惊恐之下,如刀般双臂立即交叉着挡在了身前。

只听“喀嚓”一声,这孪生蛮人两条刀臂被直接砍断,接着传来“噗”的一声。

一颗满头发辫的硕大头颅飞了出去,失去首级的尸体仍站立在原地的,颅腔中鲜血如喷泉般****而去。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丝毫没有拖泥带水之意。

但下一刻,另外两道刀光和熊掌也同时落在他的身上。

“砰砰”数声闷响!

石牧体表金光一阵狂闪过后,迅速暗淡下来。

目睹兄弟被杀的另一个孪生蛮人,此时完全红了眼,开始不顾一切的疯狂攻击起石牧,根本没注意到,石牧的左手已捏了一个奇怪的法诀。

”一声尖利破空声!

一道白色气团从石牧口中射了出来,距离如此之近,孪生蛮族猝不及防下被立即击中胸膛。

“轰”的一声,此人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胸口便多出了一个磨盘大小的血洞,轰然倒地。

紧接着石牧陨铁黑刀一转,泛起数道黑色刀芒正好挡住了光头蛮吅汉后继攻击,左手一拳碎石拳格开了高大蛮人从旁劈来的一刀。

短暂的一击过后,石牧与其余两名蛮人顿时分开,退后几步后,才各在数丈外跌跄的重新稳住身形。

石牧面色又多了几分苍白,此时无论体力还是法力,都已几近耗竭,但手中陨铁黑刀再次横在了身前,刀面赤光隐隐,似要再次发动攻击一般。

高大蛮人和光头蛮吅汉眼中终于露出惧意,二人互望一眼,同时退后了几步,在距离石牧十余丈外游走起来。

就在此时,几声惨叫声一连串的响起!

石牧心中一惊,却是另外两个宗门弟子倒在了血泊中。

不过在二人临死反扑下,与之对阵的两个图腾勇士,也是一死一伤。

那个受伤的图腾勇士,却全然不顾胸口伤势,准备从后边夹击夏侯玄,对其形成三面夹击之势。

夏侯玄处境一下变得危急万分!冇

就在此时,石牧突然前倾一步后一跃而起,手中陨铁黑刀瞬间斩出十三道刀影,向那个冲向夏侯玄的受伤图腾勇士当天罩下。

高大蛮人和光头蛮吅汉见状,怒吼了一声,连忙追了上来。

夏侯玄眼见三名蛮族同时攻来,眼中闪过一丝疯狂之色,手中长戟上突然泛起一阵黑光,戟光挥动间凭空画出几道诡异的弧光,瞬间就到了那个独眼蛮人的咽喉前,全然不顾其他两名蛮族对自己的进攻,俨然抱着两败俱伤的想法。

“轰”一声巨响。

那个受伤的图腾勇士一声惨叫,两道黑色刀影在他身上划过,鲜血飞溅,整个人断成了三截。

一声惨叫传来!

夏侯玄手中的宝剑刺穿了独眼蛮人的咽喉,但他却被另外那个手持石斧的矮个蛮人挡腰劈成两截,腹内的鲜血污物流了一地。

“哈哈,突延大人带着部下赶来了,火刀,你的死期到了!”那个光头蛮吅汉先是惊怒交加,但再一看清楚石牧后面冲来的十余人身影,顿时大喜起来。

一高一矮两个蛮人也是精神一振,分立光头蛮吅汉左右,三人彻底封住了前方谷口的通道。

前方被阻,后有追兵,情况岌岌可危!

石牧脸色一沉,将身上剩余的数枚攻击符箓取出,法力同时一摧。

“嗖嗖”破空声中,火球、火蛇、巨石、水剑等法术全部向中间的光头蛮吅汉飞去。

同时其左手两根食指微微一动,背后二道灿烂银光极快的盘旋飞出,在空气中发出呜呜怪叫,向一左一右那两个图腾勇士直扑而去。

正是两柄新炼制的月光海胆!

左手那名手持石斧的矮个图腾勇士冷笑一声,右手石斧一动,圈起一片白茫茫的斧浪,迎上去了一道银光。

右侧那名高大蛮族勇士手中弯刀一阵模糊下,幻影重重,让人虚实难测,同样迎向了另一道银光。

结果银色弯刀尚未触及目标,刀上紫红色符文瞬间亮了起来,一层紫红色的光芒布满了整个弯刀!

两名蛮族勇士似刚感觉到异常,还没来得及动作,下一个呼吸,二团紫红色小太阳几乎同时升起,巨大耀目的紫红色光芒同时将夹在中间的那个图腾勇士淹没进去。

“轰隆隆“一阵巨响过后。

三个图腾勇士已消失不见,三人原本站立的地方,出现两个连在一起的数丈方圆巨坑。

石牧一击得手过后,不敢有丝毫停留,反手在在自己身上拍了一张符箓,立刻化为一股轻风般向前方谷口处飞奔而去。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