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被袭

所属目录:《玄界之门》    发布时间:2016-03-13    作者:忘语

夜色笼罩,空中铅云涌动,俨然是个无月之夜。

鼠巢据点附近的山地密林之中,一个个高大人影,正悄无声息的从四面八方朝着据点方向汇聚而去。

这些人影在距离据点尚有数里处停了下来,没有人说话,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没过多久,一团漆黑乌云从远处滚滚飘荡而来,张牙舞爪,不时幻化成虎,豹等凶兽模样,邪气森森。

乌云在据点附近一座小山丘上落下,消散开来,露出其中一个身穿黑色兽袍,颇为矮小的蛮族男子。

此人戴着一顶古怪黑色帽子,外型很像一个黑色羊头,脸看起来并不老,只是手臂干枯的很,仿佛老树根一般,握着一个白骨法杖,一头镶着一个白色骷髅头颅,黑洞洞的眼眶中闪烁着两团黑色火焰。

山丘上已经站着几个高大蛮人,对这个矮小蛮人恭敬的俯身行礼。

“见过统领大人!”

“都已经准备好了吗?”被称为统领的矮小蛮人开口说道,声音低沉嘶哑。

“已经安排妥当,这个基地的四个出口都已分配族人把守,今日必定将这个据点拔掉,里面的人族符师一个也跑不掉!”一个状若棕熊,背负双斧的中年蛮人立刻上前一步,恶狠狠的说道。

蛮族统领点了点头,目光远远看向据点。

“统领大人,据我们的情报,这个据点中有星阶术士坐镇,本族勇士虽然骁勇,但是恐怕还不是那人对手。”中年蛮人迟疑了一下,又说道。

“有我在你担心什么?我就是为了要会一会这些所谓的人族术士,才来这一趟的。”蛮族统领傲然说道。

“是,有统领大人您出手,我等便可以放心了。”中年蛮人忙奉承的说道。

统领大人摆了摆手,一挥手中白骨法杖,顿时一道白光****而出,发出刺耳锐响。

埋伏在据点附近的蛮族同时呼喊,带着无边杀意,朝着据点扑去。

……

鼠巢据点,坤字号房间。

石牧盘膝坐在床上,正缓缓运转般若天象功。

随着体内真气运转,他身上若隐若现的浮现出一道道黑色气劲,如绸带般环绕在周身。

在修炼脱胎决的这段时间里,他对般若天象功的修炼也没有放松分毫,如今距离进阶第六层,也已是遥遥可期了。

就在此刻,一阵巨大隆隆声音忽然从外面传来,整间石室都隐隐有些震颤。

石牧心中一凛,连忙翻身跳下床,抓起了陨铁黑刀,正要朝着外面走,突然想到了什么,俯身从床下取出一个盒子,里面赫然是厚厚一沓各色符箓。

他一把将所有符箓抓起放入怀里,这才推开石门朝着外面快步走去。

到了外面,隆隆的声音更加响亮起来,从四面八方各个方向竟然都有传来。

“难道有人的攻打据点?”

石牧心中诧异,目光四下一扫,选择了一个方向掠去。

他奔出没有多久,身旁一个通道中,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石牧心中一凛,握紧了陨铁黑刀,不过随即又松了口气,来的是五六个符师,冯离也在其中。

“石师兄,你可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那几人起先也是一惊,看清是石牧这次松了口气,一个身着天阴宗服饰的男符师忙出言问道。

“我也不是很清楚,似乎在攻打此据点。”石牧摇了摇头道。

他话音刚落,前方通道里传来一阵喊杀和法力碰撞的声音。

一行人脸色大变,然后互望了一眼,朝着前面冲去。

石牧悄然落后了一步,靠近了冯离,正要说话。

就在此刻,通道在前面拐弯,冲在最前的两个符师没有多想,直接转了过去。

“小心……”石牧见此,脸色一变,连忙出声提醒道。

不过已经迟了!

随着一阵刺耳破空声骤然响起,几道乌黑箭弩从对面****而来,将两个毫无防备的符师洞穿。

那两个符师发出凄惨的叫声,身体被箭弩带起,狠狠钉入转弯处的墙壁之中,大指粗细粗细的箭尾急骤地上下颤动,荡出一片扇形光影。

一个符师被射中要害,瞬间断气,另一个青年符师还没有立刻死掉,目光求助的看向石牧等人,手臂努力想要抬起一些。

“嗖”的一声怵人锐啸!

又一只漆黑骨矛****而至,钉入了青年符师的喉垩咙,矛头入墙半尺,周围墙壁浮现出一圈龟裂痕迹。

石牧面色凝重,身形一闪,俯身靠在了拐弯的墙壁旁,手掌一翻,取出了四五张符箓,同时侧耳倾听起来。

其余几个符师看着钉在墙上的两人,纷纷露出恐惧之色的后退了几步。

石牧身旁空气一动,冯离靠了过来。

石牧看了他一眼,又瞄了远处的几人,声音微不可查的说道:“来的应该是蛮族,该不会你……”

“石兄,在下与蛮族仇深似海,绝不会做对人族不利的事情,况且在下已将身家性命都交予你身上了。”冯离面露苦笑,悄声说道。

石牧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再次转过了头去。

当务之急是弄清楚据点此刻的情况,只可惜前面弯道是连接其他地方的唯一通道,不收拾堵住了此处的蛮族,根本无法离开这里的。

只是现在这个情况,在不知前面有多少蛮族情形下,即使以他实力,也不愿冒然硬闯的。

就是石牧有些迟疑的时候,冯离在目光闪动了几下后,蓦然低声的说道:

“石兄,若是我没有感应错,前面应该有四个蛮族。”

“你是如何得知?”石牧闻言,惊讶了起来。。

“我身上的图腾自从变异之后,便能够感知到其他身负图腾之力的人,不过这个感知能力有距离限制,有效范围约莫只有五十丈,再远便只能感知到一个大概。”冯离毫不隐瞒的说道。

“若真的只有四名后天图腾勇士话,他倒是不用太畏缩的。”石牧听了,心念飞快转动起来,倒是没有多怀疑对方所说真假。

就在此时,又一声“轰”的巨响传来!

仿佛有什么庞然大物轰在了据点山峰之上,地下通道剧烈晃动了起来,周围的墙壁上甚至裂开了一道道裂缝。

冯离脚下不稳,朝着地面栽去,其他几个符师更是东倒西歪。

石牧却瞳孔一缩,不等震动停歇,身体骤然弹射而出,一个闪动的跃入拐角处通道中。

前面通道中,正如冯离所言有四个蛮族。

其中两人手持弓箭,不过因为地面震动所扰,身形正处于摇晃不定中,根本无法再瞄准什么。

石牧大喜,想都不想的手一扬,几张符箓****而出。

光芒一闪,七八道白色冰锥浮现而出,朝着那四个蛮族****而去。

蛮族四人脸色大变,急忙朝着旁边躲闪,险之又险的避过了几个冰锥。

不过就在此刻,人影一花,石牧已经扑到了近前,手臂一动,一道灿烂火焰刀光朝着最前面一个持绿色长弓蛮族当头劈下。

这个蛮族弓手大吼一声,长弓挡在了头顶。

在其想来,这柄长弓弓身是用蛮族荒原特产绿晶所铸,坚硬胜铁,只要挡住这一刀,旁边的几个同伴就能够出手救援。

“咔嚓”一声。

绿色长弓在火焰刀光之下,竟脆弱的仿佛豆腐,轻易被一斩为两截。

刀光丝毫不停,“嗤”的一声,悍然将这个蛮族弓手劈成了两半。鲜血四溅横飞。

石牧神情仿佛钢铁一般,在漫天血雨中丝毫不动,手臂一挥,刀光横斩而出,劈在了旁边另一个刚将手中弓箭拉开,正对准其松手的持弓蛮族身上。

血光一闪,此人干净利落的被斩成两段,瞬间血雨再次纷飞。

另外两个蛮族终于回过神,怒吼一声,各自挥动手中兵器的扑了上来。

两人身体双臂鼓胀起来,显然已经驱动了图腾之力,一人手持一柄黑色鬼头大刀,另一人一柄巨斧斩了过来。

石牧身形一转,陨铁黑刀一个横斩。

咔咔!

两个蛮族手中一轻,鬼头大刀和巨斧直接断成两截。

刺目火光在二者身前一闪而过后,石牧面无表情的收刀退后。

两个蛮族眼中满是惊惧神色,脖子上浮现出一道红痕,随即飞快扩大,脑袋一歪的滚落而下,两具无头尸体则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

从石牧动手到击杀四个蛮族,不过短短几个呼吸,地面的震颤此刻才停歇下来。

他目光顺着通道再向前方看去后,眉头微微一皱。

在四名蛮族尸体后面,赫然还躺了三名符师的尸体,应该是之前听到的打斗声,被那四个蛮族所杀的。

其中一具尸体,正是那个和他有过冲突的天阴宗光头男子丘明,其胸口破了一个大洞,早已没有了气息。

一阵脚步声传来,冯离跑了过来,看着地面上的四个蛮族尸体,脸上骇然之色一闪而过。

他虽然知道石牧能轻易镇垩压变异后的自己,实力绝对不弱,但也绝没想到能达到一个照面就斩杀了四名图腾勇士的程度。

“石兄,下面我们现么办?”冯离长吐一口气后,慎重问道。

“既然蛮族已经侵入到这里,看来整个据点也沦垩陷的差不多了。此地符师虽多,但大多实际战力不高,至于那些炼符纸的工奴更是无法指望的,想要活命只能硬冲出去了。”石牧毫不犹豫的说道。

“据点里还有方上师,他是星阶术士,难道也不是这些蛮族的对手?”冯离迟疑了一下,不禁问道。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