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血腥剧变

所属目录:《玄界之门》    发布时间:2016-03-17    作者:忘语

费都眉头一皱,只见鞭子断裂之处有明显烧焦的痕迹,沙朗手中的手杖上黑光隐隐,呈现出火焰的形状。

“嘿嘿,想不到短短几年不见,你的巫火之术倒是有些长进。不过就凭这点末微伎俩,就想要挡得住我们部落的天狼勇士吗?”费都冷冷笑道,身上陡然散发出一股庞大气势,身下所骑黑色战狼仰天发出一声狼嚎。

后面的二十几头战狼同时嚎叫起来,后面的步兵也随之齐声发出一声如狼嚎般叫声,齐齐踏前一步,一股无形的古怪波动顿时压迫而来。

沙朗被这股气势一逼,脸色一沉,顿时认出了这是天狼部落扰乱人心的常用伎俩。

思量间,其手中法杖猛地一挥,一道黑光****而出,化为一层黑色光幕,挡在了部落众人之前。

光幕刚刚成型,无形波动便汹涌而至!

一声裂帛般的闷响,黑色光幕立刻溃散开来,不过总算也将那股庞大波动挡了下来。

沙朗脸上涌现一股潮红之色,身体往后退了一步,手杖上的黑光一下消散开来。

腾鸦部落的众人脸上都露出一丝畏惧之色,目光都望向沙朗,但没有人退后半步。

“沙朗,识相的话,不要妄图和我们天狼部作对。我给你两条路,要么交出我要的东西,要么灭族,你任选一条吧。”费都冷笑的说道。

沙朗脸色铁青一片,看着眼前二十几名图腾勇士,面色有些吅阴晴不定的样子。

“二十担粮食太多了些,只能给你们五担,美酒,马匹部落里还有一些,可以如数奉上,如何?”良久之后,他缓缓说道。

听见族长答应,腾鸦部落不少人面露怒色,再次呼喝了起来。

沙朗一挥手,压下了周围的不满声音。

“嘿嘿,五担粮食?沙朗你当我们天狼部是讨饭的吗?二十担粮食一粒也不能少。对了,我们少主说,自从一年前见过你的女儿沙娇后,便一直念念不忘,若是你答应的话,便赐予她侍妾的地位,这粮食么自然也就可以免了。这可是你们腾鸦部落全族的光荣,将她带出来吧。”费都狞笑道。

“费都,你不要得寸进尺,我们腾鸦部落虽然不大,但也不会任人欺凌侮辱!”沙朗面色一寒,厉声喝道。

后面的腾鸦族人更是纷纷举起武器,一片铿锵之声。

“好的很,既然你们找死,那我就不客气了!”费都脸色倏地铁青,嘴角闪过一抹残忍的冷笑,大手一挥。

他身后二十几名天狼骑士立刻化作一道钢铁洪流,朝着腾鸦族众人冲去,后面的一百余名寻常蛮族也冲了上去。

“退到里面去!”沙朗大声下令,同时口中诵念咒语,手中法杖立刻浮现出浓密的黑色光芒。

天空中骤然浮现出一团黑云,“嘎嘎”的声音从里面传出。

下一刻,数十头黑色乌鸦从中****而出冇,仿佛几十道利箭,纷纷射向这些天狼部落的狼骑兵。

那些黑鸦速度极快,尖啄尖锐如锥,当真比最快的利箭还要厉害许多。

当先数个天狼骑士由于躲闪不及,身上腿上顿时被几只黑鸦狠狠撞中,一下被撞离了狼背。

图腾勇士坚韧的身体也无法提防黑鸦的飞撞,这几人身上血光乍现,其中一个运气比较糟糕,正好被一头黑鸦击中了眼眶,尖而长的突刺深深刺入了他的头颅之中。

这个后天初期修为的图腾勇士惨叫一声,身体摔倒在地上,翻滚了两下,不动了。

沙朗大声诵念咒语,身上黑色光芒再次大放,部落之中某处忽然腾起一道黑光,一闪即至,飞快的没入了沙朗体吅内。

沙朗身上黑光翻滚,隐隐形成了一个黑色乌鸦的形状,手中的法杖则散发出阵阵红光。

红光映照之下,他的脸色也红润了起来。

他大喝一声,手中法杖长矛一般猛然刺出,速度快了倍许,直接洞穿了一个冲过来的天狼骑士胸口,将其硬生生挑了起来。

此刻,又有两道黑光从部落中****而出,没入了腾鸦族另外两个图腾勇士身上,不过比起沙朗的那道黑光,要淡了很多。

即便如此,另外两人也精神大震,手中兵刃蒙上了一层淡淡红光,攻击力大增。

三人奋起余勇,联合其他腾鸦部落战士,结成一道防御,在付出了二十余名普通族人的代价下,勉励抵挡住了天狼部落的进攻。

费都大怒,这二十几个图腾勇士都是他的得力手下,相当于他的私兵,死掉一个可都是严重的损失。

他大吼一声,猛地一挥手,一道乌光从他手中****而出,快如闪电。

沙朗手持法杖,正在和一个使双锤的后天中期天狼骑士激烈交手,胸口忽地一痛,动作一滞,低头一看,脸色骤然苍白。

他胸口上竟裂开一个大洞,伤口焦黑。

“砰”的一声巨响!

就这么一耽搁的工夫,对方骑兵手中大锤轰击在了沙朗身上,将其一下子打飞了出去。

“族长!”金发大吅汉脸色大变,大叫了一声。

他一个分心,对面一杆黑色长枪如毒吅龙出洞般一闪而至,刺入了其喉吅咙,顿时鲜血狂喷,血洒当场。

大势已去,最后一个腾鸦图腾勇士,在坚持了不足几个呼吸恭候,也被数名天狼骑士乱枪击杀。

三人一除,天狼部落的狼骑兵虽然损失了几人,不过对于战局根本没有影响。

然而没有了沙朗等三名图腾勇士的阻碍,其他狼骑兵轻易的冲垮了腾鸦部落的防御,手中武器一挥,便有一个腾鸦部落的普通族人被斩杀当场。

“跟我来,抓活的!”

费都跃狼扬刀,带着其余的百余名蛮人步兵,呼啸着冲进了部落,

腥风血雨顿时笼罩了整个腾鸦部落!

……

天色将晚,石牧,沙娇,沙星等一群人朝着部落而去。

石牧骑着四不像,与沙娇沙星两姐弟并肩而行,坐鞍边还挂着一只黄吅色獐子。

石牧手中把玩着一枚鸡蛋大小的黄吅色圆球,仿佛是一个石球一般,不过却散发出阵阵奇异香气。

“能够抓住这只獐子,多亏了诸位帮忙。”石牧将黄吅色圆球装入一个小袋子,别在腰间后,笑着朝周围和身后众人一拱手道。

为了抓到这只熏獐兽,一行十余人花了不少功夫,忙了足足一天才有所获。

“牧大哥你客气了,我们腾鸦族人帮助自己的朋友,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沙星胸膛一挺,伸手一拍胸膛,大声嚷道。

其余年轻族人也是纷纷摆手,口中向石牧说着一些道别话语。

沙娇骑马跟在一旁,神情有些寂寥,一直默默无语。

石牧对此心中叹了口气,也没有和其搭话。

在颇为热闹的气氛中,一行人很快到了部落附近。

石牧眉头忽地一皱,超强的视觉让他远远便看到部落方向几道淡淡黑烟升腾而起。

上方天空中,似乎还悬浮着一层淡淡黑云,显得有些诡异。

他的心中忽的浮现出一股淡淡的不详之感,脸色明显的沉了下来。

“牧大哥,怎么了?”沙娇其实一直在暗中留意石牧,最先发现他的异样后,犹豫了一下,问道。

“部落那里有些不寻常,我们加快些脚步。”石牧面冇色凝重的说道。

其他人听闻此话,脸色也是微微一变,目光都朝着那里望去。

只是凭他们的目力,还远远看不到部落的情况,不过眼见石牧神情严肃,他们也连忙加快了速度。

没过多久,一行人来到小河上游处,所有人一下子都呆住了。

腾鸦部落……已经不在了……

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原本坐落在小河两旁的帐篷几乎全被烧毁倒塌,有的还在冒着青烟。

残桓断壁之中,横七竖八堆积了一具具尸体,有老人,小孩,还有腾鸦族的战士们,石锤,骨矛散乱一地。

一个个原本熟悉的容颜,此刻全都变成了僵硬的尸体,有很多人身体直接被斩成数段,可见凶手下手异常残忍。

小河两侧的地面几乎被鲜血浸透,血腥气刺鼻。

沙娇,沙星等人脸上满是惊骇欲绝的神色,片刻之后,他们发出一声绝望的大吼,从坐骑上跳了下来,朝着部落废墟奔去。

“父亲……大哥……”

“小妹……”

“呜呜……不,这不是真的……”

他们脸上已经泪流满面,口中哭喊了出来,纷纷在废墟中寻找着自己的亲人。

石牧身体也是一阵摇晃,脸色苍白如纸。

在战场上的这几年他早已见惯了杀戮和鲜血,但此刻心中却犹如刀绞一般剧痛。

就在昨夜,他还和这些热情质朴的蛮人们把酒言欢,观舞听曲。

虽然他们生活清苦,物资匮乏,但却从未放弃过希望,所有人都希望鸦神能庇佑他们,憧憬着来年的生活能过得更好,有更多的牛羊和食物……

四不像似乎也被眼前的修罗场吓到,发出阵阵不安的嘶叫,蹄子不停的刨着土。

石牧握紧了拳头,闭目深深的呼吸了几下,脸上神情已经恢复了平静,不过他眼中的厉色却越来越亮。

他翻身跳下四不像,没有朝着部落走去,而是低头看向了地面,地面上有无数脚印叠加在一起,有人的,也有狼的,看起来极为纷乱。

他看了片刻,顺着脚印往前走了几步,目光看向前方的荒漠。

虽然荒漠土质坚硬,不过还是能隐隐看出,有一大片脚印,应该是一百余人,从东南方向而来,随即又朝着那里而去,不过离开的人数似乎多了一倍。

石牧眼中吅阴吅冷之色一闪,随即豁然转身,朝着部落中走去。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