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废墟

所属目录:《玄界之门》    发布时间:2016-03-17    作者:忘语

沙娇等几人还在到处翻找着自己的亲人,脸上满是悲痛神色。

荒原恶劣的生存环境,使得蛮族子女自小便养成了坚毅的性格,向来以落泪为耻,不过此刻每一个人脸上都是泪水蜂拥,那是一种无法抑制的痛。

石牧走了过去,想要说一些安慰话语,张了张口,却一句话也说不出。

任何言语,在此时此刻,都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

“父亲……父亲……”

就在此刻,一阵哭腔夹带着惊喜的声音传来,却是沙娇的声音。

石牧目光一亮,身形朝着声音传来之处横掠而去。

那里赫然正是部落的中吅央广吅场,那处供奉鸦神的祭坛所在,昨夜的祭祀篝火晚会便是在此举行的。

不过此刻这里已是面目全非,鸦神雕像也被砸碎,散落了一地。

被破坏的祭坛前方,竖立着一个一人多高的十字架,上面赫然用钢钉将一个蛮族大吅汉钉在了上面,全身满是各种可怖伤痕。

正是腾鸦部族长沙朗。

沙娇此刻正在抱着沙朗大声呼喊着,沙朗的伤势极重,不过脸上还有一丁点的血色,竟然没有死去。

沙星听到叫声也赶忙冲了过来,脸上满是泪水,不知从哪里找来一柄断了一半的砍刀,想要将父亲从木架上救下来。

不过此刻沙朗双手双脚都被钢钉深深钉住,血肉模糊,钢钉深入骨肉。

沙星一时不知该怎么做才能在不伤害父亲的情况下,将其放下来,脸上流露出万分焦急的神色来。

就在此时,石牧身形一闪,跳到了十字架前,一把拉住沙娇的手。

“他伤势太重,不能乱摇他的身体。”石牧神情肃然的低喝道。

沙娇被石牧一喝,身体顿时一僵,眼睛看了过来。

石牧将沙娇拉到一旁,同时示意沙星不要轻举妄动,翻手拔出陨铁黑刀,上下看了几眼后,身形骤然围着十字架转了一圈。

只见黑色刀光绕着十字架闪烁了几下,“咔咔”的几声轻响,沙朗身体从木架上掉了下来,贯穿手脚的钢钉被巧之又巧的贴着皮肤斩断。

石牧翻手收刀,同时双臂轻轻的托住了沙朗的身体,小心之极的让其平躺在了地上。

“父亲!”

沙娇立刻跑了过来,扑到了沙朗身旁,沙星将手中残破砍刀一扔,跪在了地上。

石牧面色凝重,手指搭在了沙朗脖颈之上,一丝真气透入了沙朗体吅内,检查着他的情况。

沙娇姐弟眼见此景,也不敢打扰,只能在一旁干着急。

几个呼吸之后,石牧目光一黯,收回了手指。

“牧大哥,父亲大人他……”沙娇身体一抖,颤冇声问道。

“他多处内脏破碎,外伤也非常严重,能够撑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以我的能力也救不了。”石牧黯然说道。

沙娇身体一软,几欲昏厥过去。

“姐姐……”沙星一个箭步冲了上来,扶住了沙娇的身体。

“沙朗大叔还有一点意识,我可以勉强激发他体吅内生机,将他唤醒,不过唤醒之后,他的伤势就会彻底爆发,很快便会真的死去……”石牧看向沙星姐弟,想了想后,如此说道。

“不过即便不在此刻唤醒沙朗大叔,他恐怕也撑不过一刻钟了……要怎么做,你们两个决定吧。”石牧轻叹了口气,又接着说道。

沙娇娇躯一抖,与弟弟对视了一眼后,握住了沙朗的手,低头默然了片刻,豁然抬起了头。

石牧脸色一震,沙娇此刻虽然仍是双目含泪,不过眼神中透出一股刻骨的仇恨。

“牧大哥,请你出手将父亲唤醒,我要问清楚究竟是什么人毁了我们部落,杀了我的族人!”沙娇一字一句的说道。

一旁的沙星同样看向石牧,脸上泪痕未干,但眼中却多了几分坚定。

石牧深深看了沙娇与沙星一眼,点了点头,从怀里取出一个白色小瓶,从中倒出一枚白色丹药,让沙娇给沙朗服下。

随即他又翻手取出一张绿色符箓,正是回春符。

石牧口中诵念咒语,一挥手将符箓贴在沙朗额头。

回春符上顿时散发出阵阵绿光,包裹着沙朗的身体。

他身上一些外伤竟缓缓开始复原起来,脸上也随之多了几丝血色,气色似乎也好看了一点。

沙娇两人脸上露出惊喜神色。

石牧眼中金光一闪,手指闪电般在沙朗胸口,小腹几处要穴上点了两下。

原本强横的天象真气在石牧精神力控制下,被精确的分成数股,缓缓的涌吅入沙朗体吅内,将其体吅内血脉强行激发。

沙朗身体一颤,呼吸立刻粗重了起来,咳嗽了一声,口中吐出一口污血,缓缓睁开了眼睛。

他脸上浮现出一阵不正常的血色,仿佛即将落幕的晚霞一般,是他最后的回光返照。

“父亲!”沙娇和沙星连忙扑了过来。

石牧站了起来,默默走到了一旁。

“阿娇,阿星……你们都没事……太……太好了……”沙朗艰难的转头看了一对子女一眼,有气无力的说道,眼中却闪过一丝欣慰。

附近的其余十余名族人听到这里的声音,也都纷纷围了过来。

他们脸色沉痛,空空的双手上满是血污泥垢,显然没有发现其他幸存者。

“父亲,究竟是什么人毁了部落?”沙娇想起石牧的话语,抓住沙朗的手,恨声问道。

沙朗眼中神色一闪,随即又黯淡了下去。

“敌人实力强大……不是你们能对付的……别想着报仇……”他缓缓说道。

“我们不怕!族长大人,我们腾鸦部落只有勇敢的战士,没有胆小的懦夫!”旁边一个青年男子怒喊道。

“我们要报仇,血债血偿!”

其他几人也怒吼了起来。

沙朗看着这些激昂的族人,脸上露出一丝沉痛的苦笑,他心中又何尝不想复仇,只是天狼部落实力强大,让他们去复仇,便等于是让他们去送死。

“父亲,是天狼部落做的,是不是?”一旁的沙星忽的开口说道。

沙朗脸色一惊,其余人也是纷纷一愣。

“果然……”沙星缓缓摊开了原本紧握的一只手掌,只见他的掌心之中握着几根手指长的粗长灰色狼毛。

石牧眉头一皱,他到这里的时间虽然不长,不过这两日和部落中人交谈,也清楚附近一些蛮族部落的势力范围。

天狼部落,正是附近方圆五百里内最大的一个凶蛮部落,实力强大,而且以嗜血好杀著称。

其他人眼中仇恨光芒大放,特别是沙娇,肩头不住抖动,片刻之后抬起了头,眼中似乎带有无尽的恨意。

“阿娇,我以腾鸦部落祭司之名,将族长之位交给你,从今往后,你要以维护族人安危为己任,同时保护好你的弟弟……我以灵魂向鸦神起誓,倘若你日后向天狼部落复仇,我的灵魂将永困无尽痛苦之中,不得超脱!”沙朗深深吸气,忽的厉声说道。

沙娇脸色大变,娇躯一抖,坐倒在了地上,嘴唇颤抖。

“不……父亲……你不能这冇么做……”她颤声喃喃说道。

“阿娇,这是我身为腾鸦部落族长,你的父亲,最后的请求,难道你连我最后的话也不听吗?”沙朗似有些激动,胸膛起伏,喘息着说道。

沙娇贝齿紧紧咬着下唇,流出了一滴滴鲜血,滴落到了地上。

“是,父亲,我答应你。”她垂下头,缓缓说道。

沙朗这才松了口气一般,艰难的伸出手,抚摸着沙娇的头顶,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笑容。

“你们也是一样,我们蛮族荒原,千百年来便是弱肉强食,每年都会有无数大小部落消失和诞生,腾鸦部落覆灭并不是什么惊世骇俗之事,你们只需日后好好生活,我便足以含笑九泉了。”沙朗目光缓缓从周围的这些年轻蛮人身上扫过,说道。

他话说的多了,渐渐流利了起来,不过他的脸色也由红色变成澄澈莹润,微微有些透明起来。

其他人看着沙朗此刻神色,心中大痛,虽然满脸不甘,不过还是先后答应了下来,只是语气大都带着哽咽。

沙朗眼见此景,心中一松。

“牧勇士。”他转首看向石牧,说道。

“沙朗族长。”石牧走近几步,半蹲下来,将头凑过去一些。

沙朗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忽的深深吸了口气,口一张,吐出了一块半个拳头大小的黑色骨片。

沙朗颤颤巍巍的将骨片递给石牧,石牧脸色震动,不过还是伸手接了下来。

“牧勇士,这里面是我腾鸦部落传承至上古时期的一些巫法和图腾秘术,阿娇他们无一人具有巫法天赋,我便将这东西托付给你了,虽然不是什么珍贵东西……不过也是我腾鸦部落最贵重之物了。”沙朗说到这里,面色已是苍白一片,气喘吁吁起来。

石牧手掌握住了骨片,脸上露出一丝异色。

“族长将此物交给在下,是想要在下帮你做什么事吗?”他缓缓问道。

“不错,腾鸦部落这里已经不能居住,我想请你护送阿娇他们到西南流沙荒原的平蛮图霍部落,投奔他们的舅舅。”沙朗期待的看着石牧,说道。

石牧脸色露出一丝复杂之色,握紧手中骨片,缓缓站了起来。

他目光环视了周围一圈,看着满地的废墟,残缺不堪的冰冷尸体。

眼前的这一切仿佛一柄锥子,扎进了他的心底。

“你放心,我定然会把他们平安带过去。”石牧收回目光,郑重的说道。

沙朗闻言,眼中露出欣慰笑容,只是眼中生机又消散了不少。

“诸位,我有一些话想要单独询问一下沙朗族长,能否请你们暂且回避一下。”石牧目光一闪,忽的对沙娇等人说道。


下一篇:
上一篇: